當即搶了紅包,果然,在第一個紅包自己就是運氣王。

叮!

包蕾:十個運氣王,分別是:張小凡,宋風,蘇倩倩,陳靜,顧塞靈,馬世友,許小龍,周建,徐大慶,孟飛。

遊戲內容:生死牌大戰。

今晚十一點半,老職工宿舍門口集合。

遊戲內容:廢棄的老職工宿舍內被我放置了五塊生牌,幾塊死牌。

最後拿到生牌的人,則生,沒拿到生牌的人,則死。

死牌的作用是:死牌擁有一擊五級惡鬼的強大攻擊力,同學們,加油!

瑪德,果然又是讓我身邊的人加入。

張小凡算了算,蘇倩倩,顧塞靈,許小龍,周建,和自己都有交集,這個鬼是擺明了針對自己。

而他讓宋風加入,很明顯鬼知道,宋風是現在整個班級中,唯一和我有矛盾的人,鬼是要自己和宋風對決。

“看來鬼已經開始想辦法除掉我了,可是當中有種規則,讓他不能親自對我出手。” 媽粉睡前集訓 張小凡心中暗道。

如今,蘇倩倩,許小龍,周建,顧塞靈是自己一幫的。

其餘包括陳靜在內,都是和宋風走的很近的人。

羣裏其餘的學生這時候發信息:五個生牌,那豈不是說,有五個人一定會死?

“厲害了我的哥,還好這一次我不是搶的最多。”

“現在每一次遊戲都要死好多人。”

“老職工宿舍,我可是聽人家說那裏鬧鬼哦,而且是晚上十一點半過去,嘖嘖,鬼在十二點的時候,最兇了。”

不一會兒,蔣介偉,顧塞靈回來了,顧塞靈臉色有些不好看,說道:“真倒黴,居然被抽到了。”

張小凡拍拍他肩膀說:“放心,我們到時候在一塊,不會有事。”

顧塞靈想了想,突然說:“以這宋風的心狠手辣,一定會帶傢伙,我們得有點防備才行,要不這樣,我們出去買點武器防身吧。”

顧塞靈的擔憂不是沒有道理,以往幾次,宋風都表現出了極度的心狠手辣,這一次的生死牌淘汰率更是達到了百分之五十,所以防備是必要的。

“好,我們出去買點武器。”張小凡站了起來,沒想到門突然打開,林柔和蘇倩倩兩人提着大包小包走了進來。

兩個大美女來到男生宿舍自然是引起學校其他學生的圍觀,不過蔣介偉出去罵罵咧咧喊道:“看你們媽啊,有什麼好看,沒見過美女?”

蔣介偉個子挺壯的,一些學生們都被嚇得連忙走了。

張小凡看着這些包說:“這是……”

“林柔車裏的後備箱拿出來的,都是一些武器,她說我們要進入裏面了,得有東西防身。”蘇倩倩說。

林柔笑了一下,隨後打開包包,頓時,一堆棍棒,刀劍,流星錘,斧子都拿了出去。

“這個刀劍可以理解,這盾牌什麼玩意?”蔣介偉進來說。

“防禦啊,你們拿刀劍,對方一定也有這些東西,那個盾牌安全啊。”林柔說着,拿出一道盔甲服,說:“倩倩,你穿這個吧,安全第一。”

經歷了電鋸遊戲之後,這兩個妞現在儼然一對同性情侶了,關係好的張小凡都要嫉妒。

蘇倩倩皺眉說:“好重啊,我穿不了。”

“那這樣,今晚我也進去,保護你。”林柔毫不猶豫的說。

張小凡說:“算了,我一個大男人怎麼能讓你保護。”

林柔瞪大了眼睛說:“你想的倒是美,誰保護你啊,我是說保護倩倩。”

“哈哈……”

兩個宿友笑的前俯後仰,蘇倩倩輕笑着說:“還是算了吧,你忘了嗎,每一次的遊戲都是嚴禁外人加入的,要不然會受懲罰。”

“那好吧,我在門外等你們。”林柔嘆氣着說。

“這樣吧,我把周建和許小龍叫來,我們五個人制定一個詳細的計劃。”張小凡說着,給周建和許小龍發去信息,沒一會兒,他們和張豔豔一起過來了。

自從他們三個一起xxx了之後,張小凡等人都已經有些看不懂他們之間的關係了,幾乎每一次都三人一起走。

而原本關係不錯的許小龍和周建兩人,最近一段時間話少了很多,好幾次看向對方的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這兩人,難道在搶張豔豔麼?”張小凡敏銳的察覺到這一點,因爲張豔豔在他倆中間的神色很尷尬,好幾次周建和許小龍找她聊天,她都是勉強微笑。

“又是一個三角關係。”張小凡想到了自己和林柔蘇倩倩以前的那一幕,這三人是何等相似。

其餘幾人也多多少少看出了一些苗頭,不過都沒多說。 和三人打了招呼之後,張小凡開始說了一些進入老職工宿舍的注意事項,無非就是進去裏面之後,不要各自爲戰,一定要一起行動。

不管是生牌還是死牌,一定都要找到,因爲死牌就算沒用,但是五級惡鬼的一擊力量也非常強大,所以必須放在身上,才能自保。

“都記住了吧?另外,據我所知,那個老職工宿舍一定鬧鬼,所以我們有必要弄一些法器防身。”張小凡說道。

“放心吧,我們都買好了。”周建點頭說,他的實力比較強,走的和張豔豔比較近。

顧塞靈抓起地上的一把匕首,放入腰間。

“這是我這些日子畫的符,是防禦鬼用的,你們留着,萬一有用。”蘇倩倩每人給了一張。

“好了,大家在買些藥丸什麼的,到時候受傷什麼的能用得上。”張小凡再次提醒,他打開了手機,突然想起陳靜。

如果能把陳靜拉攏過來的話,倒也不錯,這樣宋風就沒有優勢了。

想到這裏,他發去:陳靜,晚上的生死牌遊戲你怎麼看?要不聯合吧?

陳靜很快回應:可以啊,不過我問你,生牌一共五個,我加入你們的話,可是有六人了,你準備讓誰死?

張小凡一愣,他想不到陳靜這麼精明,想到了這一層,他迴應:這個再看,目前還沒想好。

陳靜:呵,那我也再看吧,至少,宋風他人雖然不好,但是這一次他們不會對我動手。

張小凡:那好吧,我希望你能記住宋風以前對你的所作所爲。

陳靜:你放心吧,這些我都記得清清楚楚。

“陳靜,和誰聊天呢?”校外的一處賓館內,宋風對陳靜說道。

“沒事,我朋友叫我晚上吃飯,我和她說沒空。”陳靜淡淡的說。

宋風沒多想,此時他正是和馬世友,徐大慶,孟飛等人在一塊,他們的面前是一堆砍刀。

宋風說道:“這是我託朋友帶的傢伙,這一次,我們十人中,只能活五個,張小凡那一幫你們也瞭解,這個時候五個人一定結盟了,所以我們五人到時候也要嚴格的團結在一塊。”

“放心吧宋哥,這一次殺光他們,至於那個蘇倩倩,玩完了再殺。”徐大慶冷厲的說。

宋風爽朗笑說:“有想法,這個蘇倩倩太不識擡舉,老子幾次約她,她都不給面子,這一次定要讓她好看。”

幾個男的一陣大笑,陳靜含笑着看着他們,眼中閃過一絲別樣的意味。

入夜,十一點鐘,張小凡五人和林柔早早的來到老職工宿舍門口,沒一會兒,宋風帶着四人也走了過來。

這五人腰間都彆着砍刀,邊上還插着匕首,宋風冷冷的喊道:“小凡哥,待會可得手下留情啊。”

“宋風,你們裝備的也挺多啊,我看你們手下留情才差不多。”張小凡咧嘴一笑,扛着開山刀說。

“切,彼此彼此!”宋風說完,突然拔出砍刀,看到這一幕,許小龍等人也紛紛拔刀。

“宋風,你想馬上打架不成?”顧塞靈罵道。

“宋風,我們可不怕你。”周建喊道。

“哈哈……瞧把你們怕的,我只是看看我的刀利不利。”宋風摸着刀,隨後帶着人走到宿舍門口。

張小凡輕聲說:“他剛纔是故意試探你們,你們別太激動,我們幾個並不比他們差,怕什麼?”

周建點點頭,說道:“不錯,千萬別緊張。”

林柔沒跟進來,站門口喊道:“倩倩,我等你,張小凡,你可得保護好她。”

張小凡苦笑說:“放心。”

進入之後,張小凡對蘇倩倩說:“我現在都有點吃醋了。”

蘇倩倩輕聲說:“你吃啥醋啊,你不是說不喜歡林柔麼?”

張小凡無語的說:“此一時彼一時……”

蘇倩倩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緊接着神色一黯,說道:“其實她也挺好,我死了,你還有她。”

張小凡緊緊握住她的手說:“你胡說八道什麼呢,我說過,我會保護好你。”

蘇倩倩默默點頭,卻是說道:“如果我能像林柔那樣厲害就好了,這也就不是你的累贅了。”

“你說什麼呢,再說這種話我撓你癢癢。”張小凡突然撓着她咯吱窩,笑嘻嘻說,也幸好他們在幾人身後,別人沒注意到。

“好了好了,饒了我吧。”蘇倩倩哪經得住這種攻擊,很快就被弄得叫饒,張小凡見她心情好了,心頭一鬆,他還真怕蘇倩倩胡思亂想。

宋風等人進入之後,開始收拾行李起來,他們帶的裝備除了砍刀之外,還有很多符紙,這些裝備倒是和張小凡他們的差不多,弄好之後,一個個整裝待發,隨後幾個男生目光掃了掃蘇倩倩,臉上流露出毫不掩飾的貪婪。

“蘇倩倩,你要是害怕的話,待會跟我行動吧。”徐大慶嘿嘿笑着說。

“蘇倩倩現在可是小凡~哥哥的女朋友,他們哪會看的上我。”馬世友說小凡哥哥的時候,故意把聲音拉長,揶揄的意味不言而喻。

這麼明顯的挑釁讓張小凡心中不爽,他當即抄出砍刀,不過這時候,蘇倩倩連忙拉着他搖搖頭,張小凡這才停下手,輕聲說:“放心,進去之後一定會讓他們好看。”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張小凡看了看羣裏,同學們都在討論着這一次的遊戲,胡小天和蔣介偉則是給自己私聊,說加油,一切小心。

這時候,包蕾終於發信息了。

包蕾:時間到,同學們來的很準時,看來很喜歡這一次的活動,那我就宣佈一下這一次的遊戲規則。

老職工宿舍有五層,每一層造型都一樣。

現在這五層樓層的某個地方被我寫上了你們各自的名字,你們必須要在半小時內找到自己各自的名字,然後站在原地不許移動,其他人不許抹除名字,否則接受懲罰,等你們找到各自的名字之後,纔開始尋找生死牌。

半小時內沒有找到各自名字的同學,死亡懲罰。

好,生死牌遊戲第一階段現在開始! “沒想到會讓我們分開!”張小凡臉色低沉的說道,隨後看了蘇倩倩一眼,這個遊戲他最擔心的還是蘇倩倩,因爲她性格太好了,遇到宋風那些人恐怕會吃虧。

“這個遊戲的目的恐怕就是讓我們分開,然後將我們逐個擊破。”周建沉聲說。

“可是我們沒有辦法,只能服從,走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只有半個小時。”許小龍說道。

“嗯,先進去吧,到時候大家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之後,發個消息。”張小凡說着,拿起手機,驚愣發現手機信號都沒有了。

其他人也發現到了這一幕,紛紛臉色一沉,這也就是說,比如張小凡找到了蘇倩倩的名字,但是不能通過手機提醒他了,這樣一來,同學們要找到自己的名字得親自去尋找。

“看來手機發不了信息了,我們進去再說吧。”張小凡拉起蘇倩倩走進了第一個樓梯口,宋風等人則是走向另一個樓梯口,隨着他們的進入,寬闊的宿舍裏,一陣陰風颳了起來。

蘇倩倩甩了甩滿是灰塵的空氣,捂着嘴說:“這裏每一層都挺大的,還是分開尋找吧,如果你們找到其他人的名字,用石筆刻在樓梯口。”

“這倒是個好辦法,這樣我們就不用一個個尋找了。”顧塞靈當即表示同意。

於是許小龍說去三樓,周建去四樓,顧塞靈則去五樓,而張小凡陪着蘇倩倩在一樓二樓。

張小凡和蘇倩倩走在一起,身邊的溫度越來越低,張小凡能夠感覺到,這裏有不乾淨的東西,不過他沒有動用鬼眼,畢竟現在鬼似乎沒有對他們動手,他沒必要去浪費時間對付鬼,現在最重要的事還是找到自己的名字。

不過想法是好的,他們不動手,不代表鬼不動手。

找了連續三間宿舍之後,推開一零四宿舍大門,終於傳來陣陣哭泣聲。

“啊,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嗚嗚……媽媽,我要媽媽……”

宿舍中,一個穿着校服的男生蹲在地上抽泣着,手指在地上畫着什麼,張小凡和蘇倩倩第一時間關閉手電筒,黑夜中,兩人對視了一眼,背脊一片發涼。

這個男生的手指早已經磨破,在水泥地上,不斷的用殘指寫着字。

不過他似乎沒有感知到背後有人進來,還是在不停的寫着字。

“你等在門口,我進去看一下有沒有人名,然後馬上出來。”張小凡叮囑說。

剛要進去,蘇倩倩突然拉住他,緊張說:“小心,我給你看着門。”

張小凡點點頭,緩緩進入宿舍,用腳趾頭想想就能猜到,這個男生一定是鬼,根據一百零八鬼圖上的記載,眼前的鬼應該是個怨鬼,這種鬼可不是普通的孤魂野鬼,由於怨氣很深,所以實力很強。

因此張小凡不敢怠慢,他快速的掃了掃四周,好在這種地方空曠無比,只是一眼便發現這裏沒字。

這時候,張小凡奇怪的發現鬼蹲在地上寫着什麼,之前的時候,關注度一直注意鬼本身了,忽略了鬼寫字,可是現在卻發現,似乎兩個漢字已經被他寫了出來。

許小……

“嗯?許小!”張小凡看到這兩個字吃了一驚,而鬼還在畫着,最終,寫出一個龍子。

也就在這時,男生鬼突然回頭,他長有滿嘴的利牙,眼珠子瞪得極大,嘶鳴道:“媽媽,你不是媽媽!”

說完,直接衝了過來,張小凡大吃一驚,他也算知道了,這裏的名字是許小龍。

只不過此時已經來不及了,鬼一下子撲了過來,張小凡砍刀直接劈了出去,只是對他沒什麼效果,他連忙從背後拿起自己那把桃木劍,喝道:“木劍術!”

精神力輸入木劍,桃木劍光華一閃,鬼頓時被擊退了幾步,隨後齜牙咧嘴的看着張小凡,顯然對桃木劍非常忌憚。

“小凡快出來。”這時候蘇倩倩大喊,張小凡連忙退出去,蘇倩倩關好門,說道:“可把我嚇死了,你沒事吧。”

張小凡搖頭說道:“沒事,這裏面是許小龍的字。”

“那他過來沒問題吧?”

“我的桃木劍已經傷了他一下,應該沒什麼問題。”張小凡搖搖頭,既然這隻鬼寫出的是許小龍的名字,那麼就由他自己來解決吧,現在時間過去了幾分鐘了,他們得抓緊時間。

隨後在樓梯口用石頭刻上一零四房間,許小龍的字樣,以此提醒他,最後再找了過去,只見在一零九號宿舍,陳靜已經穩穩地坐在了宿舍牀邊,而在她的腳下,一頭無頭屍體躺在一邊。

看到蘇倩倩和張小凡,陳靜笑着說:“喲,小情侶過來了,這一層你們就不要找了,沒你們兩個名字。”

“陳靜,你沒騙我們吧?”蘇倩倩蹙眉說。

“切,無聊。”陳靜說着不理兩人了。

張小凡也沒廢話,直接拉着蘇倩倩上樓,在一間間檢查宿舍的時候,張小凡發現好幾間宿舍裏已經有人進入了。

周建在二樓的二零六室內,顧塞靈在三樓處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至於宋風他們,也有兩個人已經找到了自己的宿舍。

每一個寫有名字的宿舍內,都有一隻鬼,不過等級都是二級的,所以對於如今的他們來說,不是非常困難。

隨後繼續上樓,張小凡急的滿頭大汗,這時候,樓梯口遇到宋風和徐大慶,如今也只剩下他們沒找到寫有他們名字的地方了。

不過四人見面之後,都沒有動手,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便各自尋找宿舍中的名字,畢竟這個時候幾人心裏都明白,只有找到自己的名字才能贏,現在打起來只會浪費時間。

張小凡經過樓梯口的時候,都會仔細看清有沒有自己人留下的字,這時候,他們路過四樓處樓梯口,蘇倩倩指着一處被剮蹭過的地方說:“有人把這裏的字刮掉了。”

張小凡臉色難看無比,說道:“宋風那個狗雜碎,一定是他們經過這裏的時候把字刮掉了,我說剛纔那傢伙臉色怎麼這麼得意呢,原來是這樣。” 蘇倩倩看了看手機,着急的說:“只剩下十分鐘了,可是我們還有兩層樓沒有找到,除了兩層樓之外,邊上還有一個鍋爐房和洗浴室,要不我們分開尋找吧?這樣快點。”

張小凡回頭看了看滿臉擔憂的蘇倩倩,拒絕說:“剛剛被刮掉的字體就說明這兩層一定有你或者我,我們仔細找,一定能發現。”

天使消逝的地方 蘇倩倩擔憂的點點頭,來到四樓處,在拐彎口的第一個房間便發現一個吊死的女生掛在宿舍。

吊死女生身上的衣物已經破敗的不成樣子了,身上的皮肉也腐爛不堪,散發着一股濃郁的臭味。

張小凡定睛看去,女生不停的在半空中亂抓着。

根據之前的經驗,張小凡知道有鬼的房間一定有人名。

隨即說:“我進去看看。”

這一次,蘇倩倩卻是要求一起進去,張小凡想反正鬼實力不強,就同意了。

沒想到剛剛進去,吊死鬼的繩子便脫落了,女鬼扭頭看來,腐爛的鬼臉上面涌起猙獰之色。

張小凡正欲動手,沒想到蘇倩倩主動出擊,她嬌喝一聲,甩出一道紅色符紙,“破!”

這張符紙等級一看就不低,隨着蘇倩倩話音的落下,女鬼慘嚎一聲便被擊飛,沒等張小凡動手,蘇倩倩掏出她那把金剪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