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碰她一下,就算我下地獄,我也會拉上你!”徐鳳年聽了女子的話,猛地睜開了眼睛。

“呦呦呦,你倒是挺心疼她的嘛。”女子摸了摸徐鳳年的臉:“可惜,你好像並不能拿我怎麼樣,呵呵呵…”

“別廢話了,多弄點火折磨他!”村長此時走了過來,惡狠狠的盯着徐鳳年繼續說道。

“主人在村裏養了這麼多年的小鬼,昨晚都被他幹掉了一半,到時候主人肯定要責罰我了!”

村長說着,就從兜裏掏出兩張黃色的符紙,仍在了地上。

女子隨手一揮,黃符上迅速燒起了藍火!

這下我看的清楚,村長扔的這符紙和郭勇佳身上的符紙是一樣一樣的,雖然上面的圖案好像不大對,但是這紙是差不多的。

“這是怎麼回事,村長和你一樣,是道士嗎?”郭勇佳的手一如既往的開始抖了起來,我很奇怪,剛纔村長拿出黃符的時候他也是這樣…

“不是,他只是一個普通人。”郭勇佳搖了搖頭,並沒有多作解釋。

我還在繼續問,可是卻突然聽到一陣慘叫。

“啊….”

我連忙轉頭看過去,原來是徐鳳年正在大叫。

我心裏一緊,剛纔只有一道符在燒,就把徐鳳年折磨的那麼痛苦,現在有三道,看樣子徐鳳年好像堅持不下去了!

就在我準備衝過去的時候,郭勇佳拉住了我的手。

“你躲起來,我去!”

他往我手裏塞了一張紙,又道:“等會他們圍攻我的時候,把紙撕成兩半!”

說完,不待我問話,郭勇佳就衝了出去。

他的速度非常快,就好像一陣風一樣,眨眼間就衝到了土罐子前,一腳把土罐子踢倒在了地上!

罐子在地上滾了幾個圈,徐鳳年的頭一下子冒了出來,他看到郭勇佳的時候眼睛都瞪直了。

“你怎麼在這?”徐鳳年不可思議的說道。

郭勇佳背對着他,虎視眈眈的盯着村長和白裙女子道:“廢話,來這裏當然是要救你。”

白裙女子還有村長,和四周那些被鬼附身的村民都被郭勇佳的出現嚇了一跳,村長面色陰沉的看了郭勇佳一眼,對着四周的村民點了點頭,迅速把郭勇佳和徐鳳年圍成了一個圈。

郭勇佳見狀,也立即退到了徐鳳年旁邊。

白衣女子比較警惕,她沒有上前,而是朝周圍迅速打量了起來。

我收回目光,立即躲在樹後面,同時心裏不禁對他們捏了一把汗…

“我還以爲白天的時候你就走了,看來,你還真是過來救他的。”村長的聲音響了起來。

“白天?跟他一起來的是不是還有一個女的,長得和我一樣?”女子疑惑的道。

“是有一個女的,不過長得和你根本不一樣,我沒見過。”村長又說。

我心裏鬆了口氣,看來郭勇佳在我臉上畫的血符,沒能讓村長看出我的真實模樣…

“咯咯咯…小道士,你不是陪着徐鳳年的小妾嗎?跑這裏幹嘛來啦?放心,姐姐會幫你宰了這個情敵,讓你和那小姑娘在一起的。”

我聽到白裙女子走動的聲音,於是偷偷看了過去,發現她正背對這我,朝徐鳳年走了過去。

“嘿嘿,這個不牢你費心,我這人講就公平競爭。對了,我剛纔躲後面你之前說的我也都聽見了,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演戲了。”郭勇佳咧嘴笑了起來。

白裙女子被郭勇佳拆穿了假話,臉色有些不好看,眼睛眯了起來威脅道:“你以爲你能救他出去?我勸你還是乖乖走吧,要不等會動起手來,你會死的很慘…”

郭勇佳沒接話,而是低頭看着徐鳳年道:“你能不能出來?”

“不行,你得幫我把罐子砸破了。”徐鳳年臉上也不好看,估計他也認爲郭勇佳根本救不出他。

“幹掉他。”村長大手一揮,不等郭勇佳幫徐鳳年脫困。

四周的村民紛紛露出獰笑,張牙舞爪的朝郭勇佳撲了過去。

情況緊急,我看了一眼手裏剛纔郭勇佳塞給我的紙,發現這是一張黃符,我沒多想,立即按照他說的,把符紙撕成了兩半!

等我擡頭去看情況的時候,發現那些原本朝郭勇佳撲過去的村民們,一個個像是得了羊癲瘋,毫無預兆的摔倒在了地上,雙手死死的掐着脖子,渾身不斷抽搐。馬樂也是一樣,他一直跟着村民做同樣的動作。

跟之前郭勇佳用黑狗血對付馬樂身上那隻鬼的情況一樣!

我心裏鬆了一口氣,只要這些鬼全死了,郭勇佳對付生下來兩個應該不難…

“這…這怎麼回事?”村長嚇呆了,驚恐的看着倒在地上的村民。

白裙女子瞬間鐵青了起來,衝着村長大叫道:“該死的,這些人喝了黑狗血!”

“你們不是很牛逼嗎?羣挑我一個?來啊來啊。”郭勇佳好像非常開心,手舞足蹈的衝村長和白裙女子扭了扭身子,還做起了鬼臉…

村長面色大怒:“你居然把主人養的小鬼全滅了,我要殺了你!”說着就朝郭勇佳衝了過去。

白裙女子也沒有閒着,她面露忌憚,警惕的看了四周一眼,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纔跟上去幫村長對付郭勇佳。

徐鳳年被困在罐子裏出不來,只能面色着急的看着郭勇佳。

村長這人深藏不露,他的功夫特別的好,一上前就跟郭勇佳對了起來,郭勇佳顯然也是沒想到村長居然會這麼厲害,被他逼的連連後退,雖然看起來落了下風,但還算能頂得住。

白裙女人加入陣營之後,郭勇佳就顯得力不從心了,被村長打的口吐鮮血,哇哇大叫。

我有些慌了,真沒想到設局解決了這麼小鬼,還有兩個厲害的還在,看樣子,郭勇佳根本對付不了啊!

我沒來得及多想,咬了咬牙,也衝了出去! 南風城死亡山谷深處

一個漆黑的山洞裡面,周圍是無數的吸血蝙蝠貼在牆壁上休眠,而洞里中間的位置放置著一個血池,濃郁的血腥味道十分的刺鼻……

血池底部似乎有什麼東西存在著,雖然感受不到溫度,可是池內的血液卻在不斷的沸騰著,讓這令人作嘔的血液味道,變得更加的濃郁……

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是一個封閉的山洞,沒有入口也沒有出口……

在血池的旁邊趴著一個女子,此刻臉貼著地面,似乎是昏迷了過去!不過從她纖細的身段不難看出,這是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子,身穿一襲白色的羅裙,頭髮僅用一根白玉簪子挽了個髻,烏黑柔亮的髮絲垂直腰間……

血池的另一邊,一團黑色的霧氣慢慢變化了起來,最後變成一個黑衣男子。一襲黑衣將他從頭到腳包裹在其中,臉上帶著一個黑色的鬼面面罩,讓人根本看不到他的容貌……

最特別的是他的氣息,冰冷刺骨,毫無生息,他的身體不斷的冒著絲絲黑煙,環繞在他的身體周圍,看起來很是詭異……

墨九琪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這樣一副景象,嚇得她倒吸一口冷氣,眼神警惕的看著對面的男子,血池中的味道,讓她忍不住想要作嘔……

「呵呵,現在就受不了了?如果無法承受那就回去吧!不過,回去之後無人能救你!」黑衣人機械般的聲音響起……

「不,我不回去!不管讓我做什麼我都答應!」墨九琪聞言緊張的說道。

她不能成為廢物,她還要做太子妃呢!她還沒殺了那個廢物呢,她是天之嬌女,她絕對不能變成廢物……

想到這裡墨九琪的眼中迸射出一股堅韌的光芒,看著黑衣人道:「請你救我!」

「很好!」

「噗通……」

隨著黑衣人的話落下后,墨九琪的身體猛然被一股力量拖起來丟進了血池中……

「啊……」

「噗通……」

「嘔……」

墨九琪絲毫沒有準備,就被丟進了血池中,入口的血腥味道,險些讓她窒息而死,抬起頭來就是一陣乾嘔……

「你最好適應這個味道,因為這裡面的血液,不管你是用喝的還是吸收的,必須在七天之內全部消化掉,不然,誰也救不了你!而且,這是死亡血池,只要進去了要麼活著出來,要麼化為血液永遠留在這裡……」黑衣人機械般的聲音冰冷且無情的說道。

墨九琪聞言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黑衣人,最終卻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低頭看著身下讓人作嘔的血液……

咬了咬牙,眼睛一閉坐在了血池中間,比起用喝的,她還是選擇儘快吸收的好……

黑衣人看了眼閉眼坐在血池中的墨九琪,身影化為黑煙消失在原地……

墨九琪坐在血池中,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吸收這池中的血液,剛才一時間竟然忘記問了。而且這太過比濃烈的血腥味道,讓她根本無法聚集精神……

想到這裡,墨九琪只好用儘力氣,好不容易封閉了自己的嗅覺,雖然累的渾身無力滿頭大汗,但是,終於聞不到那血腥的味道,讓她的臉色微微好些……

可是想到黑衣人的話,墨九琪臉色立即就沉了下來,他說要自己在七天之內,將這滿池的血液吸收乾淨!可是,這血液又不是玄氣?自己要怎麼吸收?難道真的要用喝的?

想想墨九琪就覺得無法忍受……

「你想的沒錯,這些血液,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都必須在七天內喝完!否則,誰也救不了你,還有三個時辰,如果你不喝,你的身體就會慢慢開始流血了……」黑衣人的聲音有些幸災樂禍的在洞內響起……

「為什麼?為什麼要我喝下這些血液?」墨九琪不解的質問道。

就算她不是醫師,也知道救人不是這樣的好吧! 安好,總裁大人! 雖然說這個怪物是娘親的主子,但是也不能如此刁難自己吧?

「刁難你?你還不配!話我已經說了,要怎麼做隨便你!不過,我可提醒你,現在不喝,等到你身體開始出血的時候,但願你也能忍著不喝……」黑衣人的聲音慢慢弱了下去……

「什麼意思?你把話說清楚?你是不是根本沒有辦法救我,才故意這麼做的?」墨九琪不明白的吼道。

可是,任憑她怎麼喊,再也沒有人回應她……

她只能傻傻的坐在血池中發獃,期待著時間快點過去,好讓自己從這個鬼地方出去!就在剛才她已經試過無數辦法,想要從血池內爬出去了……

可是,結果她發現,自己只能在有血液的地方自由活動,一靠近池邊就會被一股力量給彈回來……

轉眼,三個時辰過去了……

墨九琪震驚的發現,自己的手腕處無端破了一道口子,鮮血源源不斷的流入血池中,而隨著她的血液流到血池中……

血池的溫度也開始升高,她感覺到自己彷彿站在一個血色油鍋裡面。周圍的血液不斷的沸騰著,溫度不斷的升高著,再這樣下去,她毫不懷疑自己會死在這裡……

怎麼辦?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救命啊!來人啊!來人啊……」

「救命啊,救命啊……」

墨九琪一遍遍的嘶吼著,可是奈何血池的溫度急劇的升高,她喊的喉嚨都難受了,也沒有人回應她……

太高的溫度讓她連站都站不穩,只能跌坐在血池中,滾燙的血液在她身體周圍沸騰著,她看到自己的手臂已經被燒掉了皮肉,再這樣下去,自己恐怕直接變成一堆白骨了……

不行,她不能這麼死了……

看了看不斷沸騰的血池,黑衣人的話歷歷在耳……

墨九琪最後只能閉著眼睛,一頭扎進血池中……

「咕咚……」

「咕咚……」

「咕咚……」

仗著沒有嗅覺,她一下子喝了幾大口的鮮血,本以為自己喝完一定會吐出來,可是血液入口之後,她竟然奇迹般的發現自己的皮膚,竟然微微恢復了一點……

這個發現讓墨九琪開心不已,看起來黑衣人說的話是真的!她只有喝了這裡的血液才能活下去…… 我衝到了徐鳳年跟前,他一直在觀察郭勇佳那邊的情況,並沒有發現我的到來。

直至我捧起土罐子,他纔回頭過看向我。

“白素,你怎麼也來了…”徐鳳年瞪圓了眼睛,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

我看見他這樣有些哭笑不得,因爲我知道他是一個要強的男人,肯定是不想讓我看到他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我來救你啊!”我急忙說道:“我要怎麼放你出來?”

徐鳳年沒有說話,只是雙眼無神的看着我。

我使勁搖了搖罐子,又道:“你快點說啊!”

“摔…摔罐子!”徐鳳年回過神,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的地下了頭…

天哪,我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徐鳳年這麼愛面子!

“你快點躲進去,我要砸了!”我提醒他道。

“嗯。”他把頭縮進了土罐子裏。

我雙手高舉土罐子,朝地上猛地一摔。

“砰咚…”

聲音很悶沉,但是土罐子並沒有碎,反而把土地砸出了一個小坑…

我很鬱悶,剛準備拿起罐子,就聽到村長那邊大吼一聲!

“放下!”

村長撇下郭勇佳,朝我飛奔了過來。

我頓時就慌了,撿起地上的罐子轉身就跑。

“不行啊,這裏都是土地,摔不破啊!”我邊跑邊搖了搖罐子。

徐鳳年冒出了頭,衝我喊道:“找塊石頭砸了!“

我迅速朝四周看了幾眼,夜裏黑乎乎的,我根本就沒看見有什麼大的石頭…

就在我無比焦急的時候,突然,我看到了村頭那的一口井!

我趕緊跑了過去,這井是砌的,應該能把罐子摔開!

此時村長已經趕到了我身後,他猛地一撲,抓住了我的腳,把我絆倒在了地上…

不過還好,落地之前我就把手裏的罐子當成籃球,朝井砸了過去。

我心裏只希望,千萬不要進球啊,砸到井就好…

“咔嚓…”

土罐子正中井壁上,頓時碎成了四分五裂的碎片,灑落一地!

“不….”村長撕心裂肺的大吼一聲。

我心裏一喜,徐鳳年可算是救出來了!

我本想跑過去的,可是村長卻死死的抓住我的腳。

我回頭一看,在漆黑的夜裏,他的兩隻眼睛佈滿了血絲,紅通通的就好像兩顆會發光的珠子。

我嚇了一跳,腳上不停的扭動,可卻一直抽不出來…

“該死,你們都該死!”村長朝我吼了一句,抓住我的雙腿向後一拉。

“啊…”我被他拖到了跟前,後背被土地摩擦的,感覺火辣辣的疼…

村長惡狠狠的瞪着我,他此時的模樣就好像之前的那些被鬼附身的村民一樣,滿臉猙獰,咧着嘴露出兩排讓人噁心大黃牙。

他雙手按住我的雙肩,頭一扭,朝我脖子咬了下來…

“徐鳳年!”危機時刻,我閉上眼睛下意識的大叫一聲。

“砰…”

村長的頭趴在我肩膀上,甚至我都感覺到脖頸處有水,可他好像沒有咬到我…

“老頭,剛纔折磨我的折磨的爽了?”徐鳳年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我睜開眼睛一看,徐鳳年正半蹲着和我面對面,他臉上露着笑,黑色雙瞳在夜裏泛着一絲絲白光,而他的手擋在了我脖子上!

我還沒開口,徐鳳年手上一揮,就把村長整個人從我身上拋了出去…

“白素,沒事吧?”徐鳳年把我衝地上扶了起來。

我呆呆的看着他,至今也不敢相信,徐鳳年真的被我救了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