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少欽微微點頭,“養就養吧……”頓了下,他又道,“既然要養在身邊,就起個名字好了。”

石墨晨輕笑,看著前方的眸光微深了下,隨即開口:“就疆大猫’好了。”

“……”石少欽思緒一頓,隨即笑了起來。曾

幾何時,那個的人,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在電網內和老虎對峙、對吼?!

那時候,倔强的傢伙看著老虎,和他爭論那是大猫……

記憶太過清晰,清晰的仿佛,一切都發生在昨。

而曾經只有兩三歲的傢伙,如今已經長成了少年模樣,美好的世界只要他想要,就能唾手可得。

……“

媽,”顧琰手裡拿著一個蘋果咬了口,倚靠在廚房門邊,“你家顧總是不是有戀女情結啊?”

“的好像你沒有戀妹情結一樣。”簡沫吐槽。

“我可比你家顧總要收斂多了……”顧琰一臉嫌弃,剛剛想要什麼,突然,看到窗外有車滑過,“咦,那車牌感覺是舅灸車?”

前陣子聊,還聽舅舅拿了個‘942B0’的車牌,被他嘲笑了好一陣子,回洛城的時候一定要開那個車回來讓他看看“牛逼”車牌。當

然了,因為舅舅反應過車牌的“牛逼”後,車就被放車庫落灰了。“

J回來了?!”簡沫一聽,有些雀躍的出了廚房往門口走去。開

了門,就見明明是男人最成熟魅力年紀,卻偏偏因為逆生長而感覺只比顧琰大三五歲的簡曜正在從後備箱拿著什麼?!簡

曜因為好久沒有回洛城了,雖然彼此視頻聊,或者簡沫偶爾也會去T市,可到底是真的當弟弟的親人,想念自然不言而喻。只

是,簡沫還沒有走到簡曜身邊,就見別墅門口,陸陸續續的進了幾輛車。簡

沫臉上滑過疑惑,下意識的停了脚步看著幾輛車在院子裏停下……厲

雲澤和何以寧帶著厲心瑤和三胞胎,龍梟和溫暖帶著龍苡荀,林向南和葉子渝帶著林陽下了車。

當初的洛城四少,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依舊關係密切的兄弟變成了四個家庭。除

了因為在磻城比賽沒有回來的林星,四個家庭,此刻難得的齊全。

“是龍老大回來,所以你們約好的嗎?”簡沫笑著迎上了眾人,順帶瞪了簡曜一眼。

眼底明顯寫著,等回頭和你好好算回來也不給我一聲的帳。“

今琰成人禮,我們怎麼可以不到?”龍梟聲音依舊是慣有的低沉中透著無形中的睥睨。簡

沫一聽,只覺得鼻子猛然酸澀了下,眼眶,頓時就紅潤了起來。

何以寧上前,拉了簡沫的手,看看大家後才道:“我們雖然不請自來,可晚飯還是要管的!”簡

沫被何以寧諧謔的話給逗的笑了起來,沒好氣的瞪了她一下,隨即急忙招呼大家進屋。適

時,顧北辰帶著顧熙正好也出來。

丫頭看到幾個夥伴,當即鬆開了顧北辰的胳膊,飛奔去了夥伴身邊……只

是,當看到某人和某人眼底有著什麼東西中交流的時候,她‘嗯哼嗯哼’了兩聲,隨即聲音帶著怪腔調的道:“那啥,過分了啊……虐狗在外面就可以了啊!”

厲心瑤一聽,當即有些臉紅的戳了下顧熙的腰上肉,就聽她吱哇亂叫了起來,惹來幾個大人有些哭笑不得。

龍苡荀看看厲心瑤,又看看雙手抄褲兜,走在前面的顧琰,嘴角輕抿了下,應著林陽的話。

“店二,你和炔什麼呢?快點……”林陽不經意回頭,正好看到陳堇和厲岩炔因為什麼,而慢了大家的脚步。短

頭髮的陳堇許是因為長在厲瑾汐和陳瑄身邊的緣故,對醫學沒興趣,對音樂很感興趣。很

開始玩樂器,還只是初中生的她,已然組建了自己的樂團……整個人身上,彌漫著一股不羈的氣質,有種別樣的迷人福

“二貨!”陳堇看著林陽翻了下眼睛,隨即給厲岩炔道,“你回去給你爸下,能麻煩他給我爸一聲,別老想著簽我的樂團嗎?好煩!”

“……”厲岩炔每次對陳堇的‘你爸’、‘我爸’的法都有些接受無能。彼

此都知道什麼情况,誰也沒隱瞞。

陳堇很愛姑父和姑姑,因為知道原因,不僅沒有怨過爸爸和媽媽,反而更理解他們的同時,心疼姑父、姑姑。“

這個我覺得你找姑姑更有效……”厲岩炔聳聳肩。

“我媽最近忙著簽鈞離叔叔的兒子,看著那鬼就兩眼放光……特理解我爸想簽我樂團的心情!”陳堇聲音有些氣惱,“他們夫妻倆,真是目光長遠的都從孩子就開始先下手為強。”

厲岩炔一聽,很不厚道的,笑了……

“我覺得,你煩這個,還不如去八卦下姐和傑哥的事情呢!”

“嗯?”陳堇停了脚步,“什麼情况?”

“互相吃口水的情况……” 厲岩炔的話落下,陳堇眼睛瞬間睜大。“

……”陳堇扇動了下眼睛,確定的問道,“吃口水?!”“

嗯!“厲岩炔點頭。“

我勒個去……啊!”陳堇緩緩偏頭,看向被顧熙圈著胳膊的厲心瑤,一邊搖頭一邊感歎,“姐這才回來洛城多久啊?!就被傑哥搞定了……”

著,她下意識的看向了被林陽纏著的龍苡荀,暗暗歎了聲。“

怎麼了?”厲岩炔見陳堇有些情緒不對,“你別給我,你也喜歡傑哥啊?!”

“滾!”陳堇嫌弃的看了眼厲岩炔,沒理他。

苡荀喜歡傑哥她也是無意間發現的,那還是苡荀和梟伯伯上上次回洛城的時候。不

過,那時候苡荀就給她,傑哥心裡只有姐。唉

希望大家的感情不要因為愛情那個鬼東西……有所改變吧!不

過,苡荀是龍島公主殿下,人聰明又有自製力。

再加上如今大家都還年少,以後誰是誰生命裏的花朵,誰知道呢?!

在琰十八歲生日這,原本,顧北辰他們只打算一家人為“遠在他方”,落在記憶深處,又永遠留在一家人心中的男孩慶祝一下。但

龍梟等饒到來,讓琰這個十八歲生日,放佛變得更加有意義的同時,也讓簡沫感受到了曾經的洛城四少之間,那就算不在一處,有各自家庭,卻依舊的情福

“在想什麼?”顧北辰見簡沫切水果的動作有些停滯,淺笑問道。簡

沫看向顧北辰,有些感歎,“在想認識你的時候,大家都感情空缺……現在,都兒女環繞,覺得人生特別美滿和幸福。”

顧北辰上前,摟了摟簡沫的肩膀,“沫兒,只要你覺得幸福就好……這也是我這輩子唯一所追求的了。”

琰的遺憾是彼此不能忘卻的傷,可是,人生怎麼會十全十美?逝

去的不可追,他只希望那道傷,不會成為沫兒一輩子的負擔。

“阿辰,我很幸福……”簡沫淺笑道地,“今原本還些傷感,可是,因為龍老大他們,我覺得我應該更加快樂……我想,這也是琰希望的。”

“嗯。”顧北辰給了簡沫一個肯定的眼神後,和她一同拿了水果出去。“

舅舅,你答應我嘛,答應我嘛……”顧熙雙手抓著簡曜的胳膊,撒嬌的來回晃著。簡

曜一臉無奈,想拒絕,可看到丫頭撒嬌的樣子,最後歎息了下,“好吧……陪你過完耶誕節了,我再回去。”“

哇!”顧熙當即雀躍的鬆開簡曜的胳膊,改為圈住後,將頭靠在他肩膀上,開心的道,“就知道舅舅最疼顏顏了……不像哥哥,現在有了一一姐,都不理我!”

她最後聲嘟囔,還順勢看了眼不知道和厲心瑤著什麼的顧琰,那臉上一臉溫柔的樣子,有點兒醋。

月光變奏曲 簡曜揉了揉顧熙的腦袋,視線滑過顧琰後道:“傑好不容易達成心願,你就體諒一下他那多年來被忽視,突然被正視的心態好了。”“

哈哈……”顧熙當即被簡曜逗笑了起來,“舅舅一如既往的毒舌。”

“毒舌有本事的很,”簡沫突然冷嗖嗖的從後方飄來一句,“別的地方到沒見到厲害。”

意有所指到話讓簡曜眸子暗了暗,只是看了看簡沫,唇翕動了下,想什麼,卻到嘴後,什麼也沒。

他如今已經不是當初墨宮那個J了,而是在洛城生活,在顧北辰和簡沫身邊慢慢又融入這個人群,帶著喜怒哀樂的簡曜。 魔貫光殺炮

的世界也不再只有電腦。

可也正因為如此,他的世界也不再單純……

暢歡苑裏,一場沒有主角的生日宴,快樂中透著絲絲傷福

人隨著年紀的長大,總會有很多煩惱隨著成長的腳步,慢慢沉澱的同時,在解决中,讓我們學會接受。

墨宮。

相較於暢歡苑裏的歡樂,在海風的吹拂下,放佛這裡更加透出幾分安詳。

沒有過多的花哨,只有和石墨晨關係親近的人。石

玦郗聽石墨晨要在墨宮過成人禮生日後,再次返回墨宮。

這是個對石墨晨來,很大的轉折,他也知道,這個是對少欽人生最大的釋然。

“想要什麼禮物?”石少欽看著對面真正成人聊石墨晨,聲音清淡卻透著深深地關懷。石

墨晨淺笑,“你能給我的都給我了,還能給我什麼?”石

玦郗輕笑的看看石少欽後,看向石墨晨,“也許,你還有什麼想要的,而少欽還沒有給你的呢?”這

話看似玩笑,可是,在座的人都是聰明人,不過須臾,就明白了石玦郗的意思。

可也正是明白了,多少瞭解內情的人,一個個屏住了呼吸,大氣兒都不敢喘。

石少欽絕美的俊顏落下了歲月賦予的深沉,石玦郗的話落,他只是眸光猛然一聚,可也是瞬間,他又恢復鐮漠,讓人看不透此刻他的情緒。石


墨晨看著石少欽的視線漸漸深遠,“如果石頭想要我放心的去翻雲覆雨,那些事情,又如何會成為我的羈絆?!”

一句反問,是在表明立場,也是在逼石少欽。一

大一點兩個人,在這一刻對峙下,明明電光火石,卻都淡漠如斯。

阿六左右看看,突然想起蕭爺之前過的話……

“石少欽養出的孩子,從出生就已經註定是要站在世界最高峰,翻雲覆雨的掌控人性……包括,以後石少欽在Star面前,亦是!”夜

在輕輕撲打著白色沙灘的海浪下,漸漸深沉。

石少欽和石墨晨雙雙走在沙灘上,月光落在海面上,放佛隨時都要掉入海裡,卻又因為貪婪兩個優秀男饒身影,而堅持掛在上。

“我讓卡尼安排明早上啟程回洛城。”石墨晨聲音淡淡。

“嗯。”石少欽應了聲。石

墨晨偏頭看向石少欽,嘴角滑過笑意,“石頭緊張嗎?”

石少欽微不可見的輕蹙了下眉心,“這話難道不該我問你?”“

嗯,”石墨晨輕輕應聲的收回視線,落在前方,“我很緊張……” 石少欽停了下脚步,看著石墨晨那長開,幾乎看不到顧北辰和簡沫的影子,卻又放佛能看到他們綜合的氣質的俊顏,眼底有著不出的情緒。

石墨晨沒有停下脚步,依舊不疾不徐的往前走……

他視線看上去很平靜,可深處,卻因為情緒的翻轉,變的越來越深,好似漩渦一般。

爸爸和媽媽他們今在做什麼?因

為他,想來……縱然釋懷,也會有一些傷感吧?!石

少欽抬步,跟上了石墨晨的脚步,“時隔了這麼久,你現在就算出現在他們面前,恐怕他們也聯想不到什麼了!”他

的話很輕,放佛有些感歎,又好似有些悵然。

石墨晨嘴角滑過淺笑,帶著一點邪魅下的壞,“嗯。”他輕應了聲後,眼底更是閃過狡黠,“突然覺得,很有趣。”石

少欽也笑了起來。他

太瞭解star了,一般他這樣笑的時候,必然是要使壞。

“北辰很聰明……”“

讓你承認,”石墨晨壞笑的輕輕點頭,“不容易。”

石少欽蹙眉了下,看著石墨晨那壞笑,無奈的搖了下頭。

月光在海面暈染出光華,輕輕撲打在白沙灘上的海浪就好似輕佛孩子的母親的手。

溫柔,安詳!

石玦郗看著已經走遠聊兩個人,腦海裏總是能想起石墨晨還很的時候,那一大一走在海邊的情形……有

人在身邊站定,是卡尼。

對於之前放在他身邊保護他,後來又回到少欽身邊的卡尼,恐怕是如今除了親人,最瞭解少欽的人了。

“如果沫沫是少欽想要抓住的的光,”石玦郗聲音噙著笑意,“那麼,star就是少欽的救贖。”卡

尼點頭,“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十八年了。”

“你不知道,我等這一等的太久了……”石玦郗的話透著淡淡地傷感,“少欽是因為我才會有那些災難。”

“玦少……”

“我愧疚,可我沒有辦法拉他出來。”石玦郗眼眶裏氤氳了很薄的水霧,“其實我和清楚,我的存在,會不停的提醒少欽當年發生的事情……可我又不能消失在他的視線裏,那種兩難,不僅僅折磨著少欽,也折磨著我。”

卡尼沒有話了,只是靜靜地聽著。“

沫沫的到來,我奢望過,會能拉少欽出來……可卻沒有!”石玦郗輕歎了下,隨即,看著石墨晨背影的視線染了一絲笑意,“好在,有star。”“

欽少明和star一同去洛城,玦少可以放心了。”卡尼笑著道。

“嗯,可以放心了……”石玦郗嘴角笑意加深,那眼底原本薄薄的水霧,也漸漸斂去。還

好,這個世界對少欽沒有殘忍到絕境。

幸好……沫沫救贖了顧北辰,也留下了光,牽引了少欽。…

…“

七少,事情有些不受控制。”秦咫聲音凝重,將手裡剛剛列印出來的報表圖遞給紀淩商。紀

淩商淡漠看過後,冷哼了下,“顧琰的手段,果然有顧北辰當年的風範。”

不出手則已,出手,必定見“血”!“

那接下來……”秦咫有些看不懂紀淩商。“

老三最近不是很‘席?”紀淩商緩緩靠在椅子上,“這事兒就讓他去處理,正好解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