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子煜說道:“他的鬼修在陽間算強的,比他還強大的鬼魂沒多少,放心把。”

夏侯櫻朝我豎起拇指:“準備好了。3,2,1……”

噗通……

夏侯櫻一頭紮了下去,鳳子煜牽扯着身子,一點點的放下放。

薛紅背靠着我們,狐狸眼發出青色幽光,注視這片荒地的,在幫忙放風。

我站在鳳子煜身邊,聚光燈手電照向水裏的繩索。

附近沒有人住,這片水除了有點發黃,還算乾淨的。

只是這麼清澈的水。很奇怪,我感覺不到水裏有任何生物!

湖面依舊平靜,夏侯櫻下去半分鐘左右,,突然繩子晃動的很厲害。

鳳子煜毫無防備下,被拖行了一米。

我驚出聲:“小心。”

他迅速單手抓着繩子穩穩站定。

繩子在他手上緊緊的勒了一圈,勒出血痕。

我伸手想幫鳳子煜把繩子拉住,他制止:“別動,下面有強大的力道牽引夏侯櫻,像黑洞一樣把他吸進去,這力道不是你能拉扯的。”

他話剛說完,突然聽見嘭的一聲,繩子斷裂了。

鳳子煜因強大慣性,後退了幾米遠,幸好沒有摔倒在地。

我拿過斷裂繩頭一看,這繩子不是草繩,是鋼絲繩!

可就這麼斷了。

我立即往前一步,迅速把斷裂的鋼身子從水庫裏撈起來,斷裂口子不是平整的那種,是幾股鋼絲,一股股的斷斷。

鳳子煜走上前,把我手心上的繩子拿起來一看,放在地上。

他把身上的揹包放下,走前一步,準備脫鞋子。

我一把拉住他:“別下去。”

鳳子煜脣角一笑:“小幽,你在擔心我?”

我侷促的看着他,說道:“我……要不在等等把,夏侯櫻沒這麼菜。”

這時,薛紅轉過身來:“要不,我下去看看?”

鳳子煜搖頭道:“夏侯櫻比你強太多,你們等着,那裏都不要去。”

鳳子煜把大風衣外套拖來,包裹在我身上,幫我扣好釦子,一頭就扎進水裏。

我和薛紅站在水庫上方,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水面。

自大鳳子煜進去後,水庫上方立馬升起一股旋窩。

一開始那旋窩很小,隨着時間,旋窩越來越大,越來越高,形成龍捲風。

龍捲風卷着水,嘩嘩嘩的響,周圍狂風肆虐,風力最少12級。

我和薛紅相互攙扶着,站不穩,眼睛都睜不開,衣服被吹的獵獵作響。鳳子煜掛在我身上那件衣服,像個袍子似得,左右搖晃着。

突地,我聽見水聲越來越近,猛地擡頭,龍捲風迅速朝我和薛紅捲來。

薛紅朝我喊道:“跑,快跑……這風力太強大了,我制止不了。”

她拉着我的手轉身……

兩個頓時愣住了,倉絕的那棟大樓不見了,圍牆,路燈都不見,甚至連水庫旁邊的簡易板房都沒了。

四周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薛紅拿手電聚光燈往前一照,聚光燈被暗夜黑霧吞噬,什麼都看不見。

身後那巨大龍捲風朝我們刮過來。

我迅速反映過來:“快跑,不管前面有沒有路,被龍捲風捲進去,我只有死路一條。” 薛紅的速度比我快,她拉起的手就拼命跑。

黑霧中可見度極低,手電光都穿不透,只能看見近處三米遠的距離。

我們兩個幾乎摸着黑在拼命奔跑。

我被她拉着的手肘都快被拉斷了。

我回頭一望,龍捲風從水庫平面直接掀起來,掀起幾十米高的水花,在我們身後呼呼呼的捲來。

速度奇快,距離我們不過20米遠了。

沒多久,一定會飛旋到我們身後。

我急的大叫:“快,快,龍捲風過來了。”

我和薛紅周身大片水花落下,身體被澆個溼透。

我擡頭,龍捲風就像在我們頭頂上盤旋縈繞,即將把我們覆滅吞噬。

薛紅知道情況危機,她直接幻化成巨大的紅色狐狸,對我大聲喊道:“上我背,抓緊了。”

戰國之平手物語 我迅速趴上她的背,雙手扶住她的脖子抓緊。

風太大,雨太密集,狂風暴怒肆虐着我們。

薛紅帶着我倉惶狂奔,我看不見眼前的景象,巨大海嘯山崩聲音就在頭頂縈繞着。

我從沒經歷過這樣的磨難,我壓低頭抵在薛紅的脖頸上,心臟嘭嘭嘭的劇烈跳動,就快出心口。

我心裏唸叨,快點,快點……

狐狸形態的薛紅是奔跑快了些,可是,一隻狐狸和一個人,怎麼能跑的過龍捲風。

我們距離一拉開,龍捲風便飛馳而來,就在我們幾米肆虐狂卷。

薛紅牟足勁的跑,龍捲風越來越快,狂風就在我身邊呼嘯,好幾次差點被龍捲風給捲了進去。

我們性命危在旦夕。

也不知道跑了多遠,我覺得薛紅體力漸漸透支,速度一點點的變慢。

我不想這麼被動下去,從兜裏掏出一張靈符,眼睛狠狠盯着龍捲風,咬牙怒道:“急急如律令……破。”

靈符朝龍捲風狂甩出去。

原本我以爲,龍捲風會把靈符打溼,沒一點用處。

萬萬沒想到,龍捲風捲起的二十米高的水柱子頃刻間倒塌,大量的水嘩啦啦的朝我和薛紅衝下來。

我被巨大水壓從薛紅背上衝開,翻滾了十幾米遠。

薛紅大喊道:“小幽……”

我睜開眼睛望向她,她拼命想朝我這邊跑來。

嘩啦啦——

一大片水花把她衝沒,把我衝到更遠的地方。

待我停下後,我想從地上爬起來,可全身溼透,手腳無力,加上天氣陰冷。大病初癒的全身使不上勁來。

我癱在地上半天,有點絕望。67.356

這時,漆黑霧氣裏,不知從那冒出冷幽的聲音,帶着鄙夷朝我笑着:“君無邪的女人?果然有兩下子,居然能把我的千水柱破解。”

我從口裏嘴裏吐出一口水:“呸……”

用手背抹了抹嘴脣,擡頭看四周。

黑黢黢的霧氣裏,我不知道是那裏,像是衝進他的幻境裏。

我從地上慢慢的爬起來,氣勢不輸的罵道:“你是那個王八蛋,有種的就給我滾出來,縮頭畏尾的,算什麼英雄好漢。”

“嘖,真有趣,死到臨頭還敢程英雄,”

黑霧慢慢幻化成一個人形,是個男人身形,身子魁梧高大,身上像覆蓋一層黑霧,看不清楚什麼長相。

他慢慢的朝我走來。

我看見他,拖着受傷的腿後退了幾步:“你別過來,我警告你別過來。”

“呵,這是我的地盤,我說了算。”

剛纔摔跤的時候,我把鞋子甩開了。

我從地上快速的撿起鞋子,顫抖的手握着鞋子,鞋子還在滴水。

鞋頭指着他:“站住,鳳子煜在附近的,只要你敢欺負我,他不會放過你。”

他聽見我說鳳子煜,雙手打開,猖狂大笑,彷如我在說多麼好笑的笑話。

“哈,鳳子煜,那個陰間的千年老二?被君無邪欺負了一千五百年,他是有多大怨氣,多麼的不甘心,才拐了君無邪的女人,哈哈哈……千年來,這是我見過最好笑的事。”

他癲狂的在我面前大笑,那笑聲極爲刺耳,就想魔咒一樣,我耳膜嗡嗡的響。

我溼漉漉的鞋子放到地上,伸腳進去,站穩,發現他還在笑,頓時生氣了,從地上撿起一個大石頭,猛地朝他臉上砸去。

我大聲罵道:“你給我閉嘴,別笑了……”

大石頭就頭丟到他臉上時,嘭的一聲,石頭化爲粉末,四處散開。

我嚇的立即後退了幾步。

他很強,強大到出乎我的意料,而且我分不出他到底是實體還是虛影,是鬼還是妖。

他黑色脣角,高傲對着我冷笑:“哼,跟我鬥,簡直不自量力。”

他光腳踏着地板,一步步朝我走過來。

我緊張的一步步往後退去,從包裏掏出桃木劍,對上他:“別過來,我警告你別過來,要不然休怪我不客氣。”

西游之問道諸天 “呵,你要將我如何,君無邪不能滿足你牀上的私慾,放心,我會讓你欲生欲死。”

他說完,我手上的桃木劍咔嚓一下斷裂了,劍頭直接掉在地上。

我看着光禿禿的劍身,臉上覆出一層汗水,有點消化不過來。

我潛意識裏發現,自己攤上大事了。

我不知道他是什麼怪物。

能如此狂妄囂張,不將鳳子煜放在眼裏的,絕對不弱。

怎麼辦?我要如何才能斗的過他。

我手伸向揹包,在揹包裏摸了一圈,摸出陰陽乾坤袋,那袋子自從上次受傷後,靈氣弱了很多。

鳳子煜幫我修補過,但它好像一直沉睡着,從來不動了。

我又把手摸向鎖魂鏈,把鎖魂鏈從袋子裏掏出來,捏着鏈子一頭,對上他。

霸愛成癮:穆總的天價小新娘 我咬着牙,故作大聲道:“我警告你別過來,否者,你會知道我的厲害。”

他半仰着頭,鼻孔朝天,眼帶鄙夷望着我。

“如何,就靠你手上那個破鐵鏈子嗎?區區凡人,你敢跟我的鬥,簡直不自量力。”

突地,我手上的鏈子嘭嘭嘭的火花四起,斷成幾節,嘩啦啦成爲一堆廢鐵掉在地上。

我瞬間臉上大駭,身體止不住的顫抖。

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強大的已經超乎我的想象了。

要知道當年君無邪砍斷鎖魂鏈救出傲雪時,還是用七星龍魂劍斬破的,絕對不像他這麼簡單。

他含着嘲諷笑容,一步步的朝我走來。

我被逼的往後退去,就在他靠近我三米左右距離時,我拔腿就跑。 這怪物我鬥不過他,我只能跑。

我跑了幾步之後,腳後跟被一隻冰冷的手一扯,我重重的摔到地上。

我的裸腳被黑氣凝結而成的手拖着,拖到他面前,我拼命的針扎無濟於事。

那隻手把我放下後迸裂,消失在黑霧中。

他高高在上的窺視着我,嘴角彌着冷笑,眼睛像看催死掙扎的動物。

幾秒鐘後,他冰冷無情道:“呵……跑,你跑啊,不管你跑到那裏我都能把你逮回來。”

“君無邪的女人,可比那些女人有趣多了,她們除了尖叫,哭泣,求饒……最後只能被我嚇死,一點趣味都沒有,你是第一個沒有被我嚇死的人,我定會好好的玩弄你,憐愛你。”

我趴在冰冷的地上,額頭的汗滴眼睛上,用衣袖把汗水一擦,咬牙瞪着他。

近處我纔看清他。

他只是一個虛幻的影子,黑霧凝結而成的影子,並不是實體。

就一個影子能把我弄成這樣,確實有猖狂的資本。

我甚至想,即便君無邪來了,都未必是他對手。

可是現在,怎麼辦?

“走把,我們去尋樂子把,一想到能把君無邪的鬼後佔爲己有,我就無比的興奮哈哈哈……”

消散的黑手又凝聚起,一把抓住的我裸腳處,把我往湖裏拖去。

他而在前面帶路,我在後面被拖行,

我一路被拖到水庫邊上,黑影手才放開。

我趴在地上望下去,湖面很平靜,鳳子煜和夏侯櫻自從下去了後,湖面一圈漣漪都沒有。

他就在我旁邊,我到底要怎麼樣纔可以擺脫他?

他半彎着腰,俯下身來,看我似一隻垂死掙扎的螻蟻般。

他對我說道:“你說我把你擒下水,君無邪會不會來尋你?如果他不來,那我可就要失望了。”

我狠狠瞪他,怒道:“閉嘴,我和君無邪完了,我們在也沒關係了,他不會來的。”

他離我很近很近,偌大頭顱就在我面前。

國民男神又被分手了 眼睛陰鬱狠毒窺視我,陰森森的說:“就只有那殭屍,這可不好玩,君無邪纔在冥界最強大的存在,如果他不來,你可就倒黴了,瞧瞧這楚楚可憐的樣子……看我的都心疼了。”

他的手慢慢落下來,朝我臉上拂來。

我狠狠的瞪着他,妄想從衣兜裏掏出一張黃符,可黃符都被大水澆成紙屑。

我掏出紅線銅錢,打在他的手上。

呯——

黑霧幻化成的手瞬間散開,他的手沒了。

他勃然大怒,用腳狠狠踹我。

我尖叫一聲,在地上滾了幾個圈,滾了好幾米遠。

鑽心的疼襲來,我抱着肚子在地上痛苦的哀嚎。67.356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