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正是進來了,那麼感覺和感受絕對是不一樣的,有句話叫做,身臨其境,就是說的是,一個人真正感覺到了那種感覺,平時,大家可能只是在看,並沒有過多的感覺,但是,不知道任務參與者們他們,他們內心的壓力是。

是有多大,他們其實都是種子選手啊,不怕任務世界的危險,不怕任務世界的恐怖,甚至是,不怕任務世界的詭異和未知恐怖,以及,還有,但其實呢,剛纔都是假的,其實這些,他們都怕,並且還是非常的怕,怕得要要要死。 道將行打了個電話給紀凌風,說秦穆然打算帶著一眾兄弟去格林酒店吃飯,紀凌風本來都已經準備睡了,一聽這話立刻便是趕了過來。

「然哥!」

紀凌風穿著一件簡單的羽絨服,開著車感到了龍鱗的總部。

「這麼晚了,你還沒睡呢啊!」

秦穆然調侃道。

「咱是黑夜之王,怎麼可能睡呢!再說了,剛剛做完運動,可不得好好緩一下嘛!」

紀凌風的臉上露出猥瑣的笑容。

「紀少,你這是又撩了哪個美女啊!」

陳龍與紀凌風也熟絡,離開湊了過去,好奇地問道。

「郝文靜。」

紀凌風擠了擠眉毛,有些嘚瑟道。

「什麼?郝文靜?就是那個誰是大明星的冠軍?」

陳龍瞪大了眼睛,難以置通道。

要知道,郝文靜能夠成為歌唱比賽的冠軍,那聲音可不是甜美萬分嘛!尤其是她長得好看,唱的還好聽,陳龍不知道在夢裡與郝文靜為愛鼓掌多少次了呢!簡直就是他的夢中情人啊!

「必須的,不是本少跟你吹,要不是我,你覺得她能夠成為冠軍?她是本少的女人!」

紀凌風看到陳龍那一副崇拜的樣子,頓時有些驕傲地說道。

「紀少牛逼!」

陳龍忍不住豎起大拇指道。

「低調!低調!」

被陳龍這麼一誇,紀凌風整個人也是超級爽。

「少特么吹牛逼了!小風最近你的修鍊落下了沒有!」

秦穆然看到紀凌風這一副欠揍的樣子,忍不住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道。

「那個…我練了!」

紀凌風有些心虛地說道。

「真的嗎?好啊,老曲,明天你當他陪練!」

秦穆然臉上露出壞壞的笑容,從紀凌風的神情他怎麼看不出來,這小子根本就沒怎麼修鍊。

「別!曲哥剛回來,就不用打擾人家了,讓他好好休息就是!不是說出去吃飯嘛!怎麼還不走啊!」

紀凌風果斷岔開話題道。

「去格林酒店啊!」

秦穆然道。

「大哥,你真當我家那個是飯館啊,二十四小時廚房都開著啊!這個點,大廚早就休息了!不過嘛,我有一個好地方帶你們去!」

紀凌風話風一轉,神秘地說道。

「你那個好地方不會是什麼『城中村』吧!」

想到紀凌風的尿性,秦穆然有些懷疑地看著他問道。

「怎麼可能,我帶你們吃飯,想什麼呢!然哥,你真的是太污了!我都有些羞愧與你這樣的人為伍!」

紀凌風頓時義正言辭地反駁,看他那樣子,整個就是一個正直的人。

若不是認識你,還就真的信了你的鬼話了!

「……」

秦穆然無言以對,恨不得錘爆紀凌風的頭。

「走吧!我帶你們去!」

紀凌風似乎感覺到秦穆然的氣氛有些壓抑,臉上露出笑容,急忙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現在的他也著實餓的不行了。

一行人上車,紀凌風的悍馬在前面開路帶頭,浩浩蕩蕩向著紀凌風所說的好地方開了過去。

大約十幾分鐘的路程,紀凌風的車便是停在了不遠處的停車位上,眾人從車上走下來。

「這就是我說的好地方了!怎麼樣,不錯吧!」

紀凌風咧嘴對著眾人說道。

眾人尋聲看去,頓時愣住了。

卧槽!竟然會是……大排檔!

不過,大排檔如今在整個中海都很難見到了,紀凌風能夠找到這麼一個,還真的是不容易的。

不得不說,即便如今夜深了,這家大排檔的生意依舊很是紅火,外面寒風料峭,但是聰明的老闆確實拉起了搭帳篷,將眾人圍在了裡面,倒是有些暖和。

「不錯!不錯!好久沒有吃這玩意兒了,沒想到還有!」

秦穆然點點頭,像這種開在路邊的,遊走性的大排檔也只是秦穆然大學時候的記憶。那時候一個宿舍的朋友一起出來吃個飯,喝著酒,聊著天,談著美女,那種美好的時光已經多少年沒有體驗過了。

再加上如今現代化的進程,城管對於城市面容的整治,讓大排檔這種民間特色風向變得越來越少。

其實不要覺得大排檔是臟攤,大排檔或許要比一些大飯店更加的乾淨,而且這裡的廚師放到任何一家星級酒店裡面,那都是板上釘釘的總廚。

沒有菜單,只要你想吃什麼,自己挑菜,就能夠給你做!

「走吧!剛才我可是給老闆打過電話了!他特意給我們留了一個大桌子!」

紀凌風對著秦穆然說道。

「嗯!」

秦穆然點點頭,說著,紀凌風便是帶著他們去了一個獨立的大帳篷。

此時,秦穆然,紀凌風,曲天馳,雷凱,小刀,白羽,道將行,劉嘯,狐狸,陳龍等人剛好坐了一桌。

坐下來以後,紀凌風便是看著眾人問道:「你們想吃什麼,隨便點!」

「呵呵!你自己出去看看吧!管飽就行!」

秦穆然著實餓了,也沒有什麼挑的了,而且大排檔吃的就是一個家常味,也不會出現星級飯店裡的澳龍這些的。

「好!」

說著,紀凌風便是起身,走出了帳篷。

眾人一邊喝著熱水,一邊聊著天,一邊等待著紀凌風點好菜回來。

可是,這麼久了,怎麼紀凌風還沒有回來?

「老曲,你去看看小風在幹嘛呢!磨蹭啥,都快餓死了!」

秦穆然看著曲天馳說道。

「嗯!」

總裁毒愛:致命的淪陷 曲天馳剛要站起身來,便是看到紀凌風氣呼呼地走了進來。

「怎麼了這是?不就點個菜,紀大少氣成這個樣子?」

秦穆然有些好奇地問道。

「然哥,你是不知道,就剛才,有個小王八犢子要跟本少爭一條魚!媽的,這是我跟老闆說好的,留給我的江鮮,要讓大家嘗嘗的,這小癟三竟然想要橫刀奪愛,被我好好教訓了一番,你知道,他幹嘛了嗎?」

紀凌風一想到這裡,就又好氣又好笑。

「幹嘛了?」

「他說他讓我記住,一會兒找人來弄我!卧槽!這還是我在中海第一次聽到有人來弄我!笑死我了!」

紀凌風真的是氣炸了!

在中海誰不知道他紀凌風,竟然被這樣一個小癟三警告了,紀凌風真的不知道是榮幸還是恥辱了。

「呵呵!有嘯哥在這裡,誰能夠找你麻煩啊!安心了,別跟這些人計較,自掉身份!」

秦穆然安慰了幾句以後,便是讓紀凌風不要放在心上,同時和眾人聊起了關於滅掉青竹幫的事情。 害怕是害怕,這是沒有錯的,但是路還是要走啊,葉黎你走得這麼慢,你自己能知道嗎,哎哎哎,看你那樣子,估計你也是不知道的,好吧好吧,隨便你了,你想走多快就走多快,你想走多慢就走多慢,這個,以後都不會再說了。

本來就是,人家走多快,那是人家的事情,管你什麼事情,你只管,那接下來看看李肅和劉美熙二人吧,看看他們有沒有偷偷的在親嘴接吻,等等,估計沒那個可能的,劉美熙她不是薛美美,又不是蘇姍,李肅他也不是**。

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別說是接吻了,就是手拉手,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是的,絕對沒有,不信大家可以看,此時,在五道門前的李肅和劉美熙二人,他們二人的臉上,都有一絲的不詳,是不安吧,到底是不安還是不詳,不詳。

不詳它是李肅和劉美熙二人心中的感覺,不安纔是臉上的神情吧,是的是的,此時,李肅和劉美熙二人的臉上,多多少少能夠看出,他們二人此時有點不安,但也只是不安而已,親嘴接吻、拉手什麼的,那還是沒有的哈,大家不要想多了,李肅和劉美熙他們二人,他們二人可都是正經人來着,何況這裏又是在任務世界裏,想開房,那也沒有。

那也沒有賓館啊,等下,總感覺這一章的畫風有點不對,估計是個假藍花一現寫的,大家可能是遇到了一個假的藍花一現,哈哈哈,開玩笑的哈,藍花一現還是藍花一現,只是,這一章它是需要這樣來描寫的,要不然的話,它沒有。

它沒有那種感覺,不信的話,大家可以接着看,看看到底是不是應該按這種畫風來,如果不是,那個朋友吃完那碗屎,這個承諾夠了吧,還不行的話,把藍花一現掛吊扇上,大家開五檔,這樣夠了吧,好了,開玩笑歸開玩笑。

接下來還是要繼續看文的,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還沒有來,李肅和劉美熙二人的臉上就已經有點不安了,那麼要是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來了,那該如何是好,還不得嚇尿嗎,當然咯,說嚇尿那還是誇張了一點點,最多是李肅他又。

李肅他又要去冒險了,他就喜歡去選擇最危險的做,哪道門最危險,他就喜歡選哪一道門,其實,他這樣做,也是爲了其他人,也是爲了其他的任務參與者們,只要自己選了最危險的,那麼剩下的,就好了,至少沒有自己選擇的。

單親男女 沒有自己選擇的那麼危險,那麼活下去的可能,也就大一些了,只要這樣,李肅他就心滿意足了,李肅他是喜歡這樣,其實,在任務世界裏,是沒有什麼友情可講的,也是沒有什麼愛情可講的,甚至是,連親情,都會變得有點。

當然咯,這個是要看人去的,有的人,他可能不會變,而有的人,他甚至會,全部變了,但是,這個能怪他嗎,他也只不過是爲了想活命而已,他有錯嗎,他沒錯嗎,那他到底有沒有錯呢,他是錯了嗎,還是他根本就沒有錯呢。

說真的,其實對對錯錯,又何必要看得那麼重呢,每一個人,他做任何一件事情,那都是有他自己的想法的話,只是,等下,這個好像之前說過嗎,就好像這樣,哪怕是之前說過,那麼現在既然說到這裏了,何不再說一次呢,何。

何不說完呢,反正都已經要說完了,那就是對對錯錯,它其實沒那麼多講究,只要不殺人放火,偷竊、強那個什麼的,還有等等,只要不是違法的事情,那麼,也都不是什麼大的事情,也都不是什麼不能夠忘記的事情,和原諒的。

和原諒的事情,儘量多包容,儘量多理解,儘量多無私,儘量多好事,儘量幫助人,儘量少生氣,儘量多開心,人活一輩子,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如意的只有一、二,那麼我們就要好好的關心這個一、二,而不是那個八、九。

說了這麼多,也不知道大家到底有沒有明白,但是知道一件事情,等下大家要把藍花一現掛吊扇上,開五檔了,因爲,其實藍花一現也知道原因的,大家也知道,所以就不說了,不說出來了,也就是在這時,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

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它終於又來了,“任務參與者李肅,在剩下的兩道門中,可隨意選擇其中的一道門進去,進去之後,會有任務提示”,那個詭異恐怖的聲音說完了,這次它好像又說了重複的,只是,任務參與者程陌、秦風。

還有葉黎,這次是變成了李肅,那麼進去吧,反正是要進去的,只是,到底應該進哪一道門呢,哪一道門更危險一點,李肅他想把危險小一點的那道門留給劉美熙她,自己選擇更危險的那道門進去,但是,李肅他能選對嗎,這個。

這個,還是要看他的運氣了,也看劉美熙她的運氣,因爲,接下來劉美熙她是沒得選擇的了,她就只能進那最後一道門,沒有人,沒有任務參與者選的那道門,一、二、五,這三道門已經有任務參與者選了,那麼李肅他就只能。

他就只能在三、四,這兩道門裏選了,那麼到底是三、還是四,其實意思就是,傷、死,那麼還是選四吧,反正李肅他喜歡,不要問原因了,李肅他就是喜歡,誰也沒辦法,本來他是可以選擇三的,但估計他,他會選擇四,那麼。

那麼到底,他會選擇三,還是四呢,還有一個就是,三,它真的就代表是傷嗎,只是受傷嗎,四,它就真的代表是死嗎,它會不會其實不是呢,如果它是百分百死的話,那麼就矛盾了,它多多少少也還是有一條生路的纔對,所以。

所以,這個數字它其實也是不一定的,它不一定三就比四要好,也許四還好一點,那也說不定,在這個時候,李肅他還是想好好的觀察一下,到底自己是進哪一道門,進哪一道門會好一點呢,這個“會好一點”,它的意思有點多。 不得不說,大排檔的速度很快,而且量很足。

紀凌風點的菜很快就上來了,當然,也包括紀凌風搶過來的那條江鮮。

色香味俱全,再加上眾人都餓了,頓時便是不顧形象的狼吞虎咽起來。

就在眾人吃的七成飽的時候,帳篷外面,突然傳來了吵鬧聲。

「大哥,那個搶了你江鮮的小子就在這個帳篷裡面。」

「給我將那個傢伙給我弄出來,廢掉雙手!敢搶老子的吃的,他還是頭一個!」

一個男子沉穩的聲音傳來了過來,但是卻異常的霸氣。

不過是搶了一條江鮮,就要廢掉紀凌風的雙臂,這得多麼的不講道理。

「是!」

話音落下,帳篷便是被打開,正在吃飯的秦穆然等人抬起頭,正對著衝進來,殺氣騰騰的青年男子。

「小子,敢搶我們老大的吃的,你是活膩歪了!剛才還跟我裝!來,現在我們老大找你聊聊!」

似乎是外面的中年男子給了青年男子膽量,說話也是異常的囂張,大有一種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架勢。

「呵呵!好大的架子!怎麼,你們老大來了,只敢說話,不敢露面?」

紀凌風看著青年男子,臉上露出一絲的不屑,依舊很是淡定地吃著面前的菜,將青年男子當做空氣一般。

「小子!老子跟你說話呢!聽不到是吧!」

青年男子見紀凌風完全忽視他,感覺受到了莫大的屈辱,當即便是走了過去,要給紀凌風一個教訓。

「滾!」

別看紀凌風在秦穆然的面前客客氣氣,乖巧的,但是不在秦穆然身邊的時候他可是名副其實的中海魔王,地方一霸!

從來都只有他紀凌風欺負人的地方,還沒有過被欺負的時候,現在這個小子竟然還對自己爆粗口,他紀凌風要是不好好教育一下,這要是傳出去了,他紀大少以後還怎麼混?還不得在這個圈子裡丟人丟死了!

想到這裡,紀凌風目光一寒,手中的筷子當即便是從手中甩了出去。

筷子飛出,帶著菜的油光,但是速度確實異常的快,好似一道閃電,當即便是插進了青年的身體裡面!

如今,在秦穆然的催促下,紀凌風也踏入到了二流高手之列,根本就不是這種連三流高手都不是的小混混能夠比的,力量也是達到了一定的程度。

筷子刺入青年男子的身體,強烈的疼痛感,讓他的身體一僵,倒在了地上,雙手卻是捂住傷口,不敢將身上的筷子拔出來。

因為他知道,一旦筷子拔出來,那麼接下來會更加的血流不止。

「宇哥,救我,那混蛋他打我!」

青年男子忍著疼,連滾帶爬地向著帳篷外面鬼哭狼嚎而去。

不嫁總裁嫁男僕 一直在外面的男子聽到青年男子的聲音,臉上皺的眉毛都快要堆在一起了。

在這片,曹宇一直都是霸王般的存在,就因為他加入了龍鱗,如今只要是在地上混的,誰不知道他們龍鱗的大名。

曹宇加入龍鱗以後,基本上以前的死對頭,只要聽到他曹宇的名字,哪一個不是臉上立刻堆著笑,叫一聲宇哥和曹爺?

久而久之,曹宇便是飄了,便是有些肆無忌憚,橫行鄉里了。

平日里,包括這家大排檔都是沒少交給曹宇治安維護費(保護費)。

曹宇一聽自己的手下被人打了,原本自己想要吃的江鮮被人搶了就已經不爽了,現在這小子還敢動手,這不是不要命了嗎?

當即一怒,將手中的啤酒瓶摔在地上,操起一旁的凳子,吼道:「兄弟們,給我那傢伙,進去砍死那個小王八蛋!」

「鏗!鏗!鏗!」

曹宇一聲令下,頓時身後的十來個人紛紛從腰后掏出了一把光亮的刀。

殺氣騰騰地要向著帳篷里衝去。

「殺!」

衝進帳篷,曹宇看都不看,手中的凳子便是朝著桌子上扔了過去。

打了老子的兄弟,還想要吃東西,吃米田共吧!

「嘭!」

感受到曹宇扔過來的凳子,小刀看都不看揮手一拳,便是將凳子給打飛了出去。

「殺了這群王八蛋!敢弄我龍鱗,老子滅了你們祖宗十八代!」

曹宇大吼一聲,率先奪過身旁小弟手中的刀,向著前方殺了過去!

「哼!曹宇,一段時間不見,膽子漸長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