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的玉彩露出嬌羞之色,她含羞地望著江帆,她希望江帆能夠答應這個條件。

對於江帆來說,能救活梁艷,還能得到一個美女,這真是天大好事!江帆點頭道:「行,只要你給我回魂丹,我就收下玉彩!」

「好,果然痛快!江老弟,回魂丹我放在宮殿的寶庫里,你隨我去取回魂丹!」白鯊王露出喜悅之色,隨即他站了起來,朝著宮殿後面走去。

「好的!」江帆立即跟隨著白鯊王。

片刻后之後,江帆隨著白鯊王到了一間白色小屋前,「江老弟,這就是我的寶庫,請你在外面等會,我去取回魂丹!」白鯊王微笑道。

江帆點頭道:「好的!」

白鯊王按一下小屋前機關,吱的一聲,小屋門打開了,白鯊王進入屋裡,隨即小屋門合上。


求月票!打賞!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 此時門外只留下江帆一個人,他四處張望,突然他的天眼穴急劇跳動起來,「不好,有危險!」江帆立即警惕地望著四周。

突然轟的一聲響,江帆四周出現了白色冰塊,冰塊迅速把江帆給包圍了,一股徹骨寒氣迎面襲來。

「怎麼回事?」江帆震驚道。

「哈哈,江老弟,你中計了!」 甜妻難追:總裁老公甜蜜愛

「白鯊王,我好像沒有得罪你吧!況且我還救了你侄女玉彩,你這是為何呢?」江帆眼中露出憤怒之色,他望著四周冰塊,嘗試尋找出去方法。

「哈哈,江帆沒想到你這麼笨!玉彩只是我計劃的一部分而已!可笑你到現在還沒有明白過來!」白鯊王狂笑道。

江帆頓時就明白了,原來這一切都是白鯊王的詭計,他腦海里閃現出海上發生的事情!從玉彩被人追殺,到黑鯊王出現,隨後白鯊王出現,把自己引到白鯊宮殿,然後再用回魂丹引誘自己中計等等過程,可笑自己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媽的!真是不能低估了女人的力量!還有些細節江帆不很清楚,「白鯊王,那真的玉彩是不是被你們殺死了?」江帆猜測道。

「哈哈,這回聰明了許多,真的玉彩早就被我們殺死了!那個玉彩就是她小媽裝扮的!你沒想到吧!」白鯊王得意笑道。

「玉彩你不是說她的小媽是黑水母嗎?」江帆驚訝道。

「哈哈,那是她騙你的!你連女人的話也相信!真是蠢貨!」白鯊王譏笑道,「本來是想那個黑鯊王殺死你的,可惜那個笨蛋反被你殺死了!我們還是低估了你!所以就想出了把你誑到我的白鯊宮殿來,你果然上當了!」

「咯咯,江帆,老娘演技不錯吧!你被我騙了!」冰塊外面傳來女人咯咯笑聲。

「你是什麼妖怪?」江帆驚訝道。

「咯咯,我是白鱗魚,那個賤婢玉彩就是我殺死的!沒想到我的身材竟然沒有迷住你!」

「我明白了,其實你才是出賣魚族的叛徒!是你聯合白鯊王殺死了玉彩的父親,對吧?」江帆恍然大悟道。

「咯咯,你真是個聰明人!可惜已經太晚了!」白鱗魚妖笑道。

我靠,今天竟然被人耍了!江帆抑制不住怒火,「我靠!白鯊王,等我出來,我第一個就殺了你!然後再宰了那個白鱗魚妖!」江帆怒吼道。

「哈哈,江帆,你還有機會嗎!你陷在我的玄冰煞魂陣中,你完蛋了!」白鯊王得意笑道。

「白鯊王,你的幕後是誰?是不是仙界來的仙人?」江帆想到他根本和白鯊王有任何過節,那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侯番派來的仙界的殺手!

「哈哈,江帆果然是聰明人,可惜你還是中了我們的計策!這次你是逃不出去了!」冰塊外面傳來陌生人的聲音。

「你是侯番派來的仙界仙人?」江帆望著說話的方向。

「是的,你小子竟然勾引我們侯少主的未婚妻,你這是自尋死路!」那人冷冰冰道。

「媽的侯番,你三番五次想置我於死地,這仇老子是銘刻在心了!有朝一日,老子要百倍討還!」江帆惡狠狠罵道。

「哼,別說你沒有這個機會,就算你飛升到仙界,你也無法和我們家主人斗!就是我們小主人坐在那裡等你五千年,你也趕不上我們小主子目前境界!」那人不屑道。

「哼,既然你們主人那麼厲害,還三番五次派人來殺我,我看那個侯番是怕我超越了他吧!」江帆冷哼道。

「哈哈,這是我聽到最可笑的笑話!就憑你的悟性也可能超越我家小主人!我家小主人要殺你只是斷了朱雀的想念而已!只有你死了,朱雀才會死心塌地地跟著我家小主人!」那人哈哈笑道。

「哼,你覺得好笑是吧!你以後會覺得我說的話不好笑了!」江帆冷哼道。

「白鶴大人,不要和這小子啰嗦了,讓我發動玄冰煞魂陣殺死他吧!」白鯊王道,他想早點殺死江帆,得到江帆手裡的仙器呢。

「嗯,你動手吧!」

白鯊王雙手結印,念咒語,嘩啦啦!那些冰塊立即快速旋轉起來,緊接著咔咔的冰塊碎裂聲,那些冰塊化成了無數的冰刀,直奔江帆飛射。

白鯊王並不知道江帆雖然對水沒有他那麼熟悉,但是江帆對冰比他要熟悉多了!江帆雙手張開,冰天雪地!他四周立即出現白色寒氣。

那白色寒氣與那些冰刀相遇,那些冰刀立即被凍結了!無數冰刀被冰封在空中。

火就是冰的剋星!江帆立即使出了四連擊的四元火龍斬,一聲龍吟,一條火龍呼嘯而出。

砰!的一聲,火龍擊在冰塊上面,高溫度的火瞬間把冰塊擊穿一個直徑兩米多的冰窟窿。機不可失失不再來江帆身子立即化成一道風,瞬間從冰窟窿穿出。

江帆離開玄冰煞魂陣之後,他首先想到的是白鯊宮殿門前船上乾坤洞里的女人,嗖!一陣風直奔白鯊殿門口。

白鯊王、那個白鶴仙人、白鱗魚妖沒有想到江帆可以破陣而出,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提防,等到江帆跑到了白鯊宮殿門口,他們才反應過來。

「快給我追!不要讓他跑了!」白鶴仙人急忙喊叫道,白鯊王和百鱗魚妖急忙去追趕江帆。

此時江帆已經出了白鯊宮殿,到了宮殿門口,他躍上船,發現舒敏正站在乾坤洞門口,「敏敏,你們沒事吧?」江帆急切道。

舒敏看到江帆如此驚慌,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帆,我們都好,出什麼事了?」舒敏驚訝道,她剛想走出乾坤洞。

「敏敏,我們中計了!白鯊王是侯番的人!」江帆迅速關閉乾坤洞。

就在他關閉乾坤洞的時候,白鯊王和白鱗魚妖追出了白鯊宮殿,「小子,你逃不掉的!這裡是我的海域!」白鯊王喊道。

江帆扭頭看到了白鯊王背後的那個白鶴仙人已經快速追了出來,不能耽擱了,否則被他攆上了就很難逃脫了!

江帆手中出現了三支金色符飛刀,一抖手,三支符飛刀疾射而出,分別射向白鯊王、白鱗魚妖、白鶴仙人,江帆的目的是阻擋一下,自己好快速逃離。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砰!江帆穿出了透明防水罩,立即施展茅山千里急行術逃竄,就像海里的魚雷一樣,頃刻之間就跑出很遠。

「我靠,這小子速度好快!」白鯊王吃驚道,他暗自後悔, 蝕骨閃婚:神秘總裁的私寵 !真是大意了!

「還愣著幹什麼!快給我追!」白鶴仙人怒吼道,他雖然是仙人,但是在海里, 暗香浮愛

儘管如此,他在海里速度還是很快的,轉眼間就超越了白鯊王和白鱗魚妖。他施展御水訣,速度就像流星一樣,很快就把白鯊王和白鱗魚妖遠遠甩在背後。

突然他發現不見江帆蹤跡了,他頓時急了,不相信江帆速度比自己還要快,接著又加速追趕,仍然不見江帆蹤跡。

「咦,怪了,難道這小子速度比我還要快?」白鶴仙人驚訝道。

此時白鯊王和百鱗魚妖氣喘吁吁出現了,「白鶴大人,抓住了江帆沒有?」白鯊王喘著粗氣道。

白鶴仙人搖頭道:「我追趕出來后竟然沒有看到他蹤跡了!」

「什麼,這小子速度難道比你還快?」白鯊王吃驚道。

「說不定這小子身上有什麼水裡加速的法寶吧!要不然他怎麼可能比白鶴大人還要快呢!」百鱗魚妖猜測道。

「嗯,極有可能!」白鶴仙人點頭道。

「白鶴大人,我們該怎麼辦?」白鯊王道。

「哼,就算他速度再快,也逃不出九州海,你立刻發動海域里所有魚妖追蹤江帆,只要發現江帆蹤跡,立即報告!江帆既然要去神仙島,那我們就沿著東方追趕,我就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掌心!」白鶴仙人冷哼道。

「是的,白鶴大人,我這就通知下去!」白鯊王立即發出召喚聲音。

片刻之後,大海里來了上百隻海馬人,「大王,召喚您有什麼吩咐?」海馬人施禮道。

「你們迅速傳令下去,只要發現海里有人類,立即向我彙報!如果情況屬實,我重重有賞!」白鯊王嚴肅道。

「是的大王!」那些海馬人立即下去了。

「白鶴大人,我已經找您吩咐安置好了!」白鯊王謙卑道。

「嗯,你們隨我沿著東方追趕江帆!不殺死他,我們就不回來了!」白鶴仙人滿臉怒氣道,他十分生氣,自己堂堂仙界的真仙境界中期的仙人看,竟然殺不掉一個修仙者,這要是傳到仙界,那再也無顏面混下去了!

再說臨行前侯番再說囑咐,一定要殺死江帆,否則別到仙界去見他!白鶴仙人是侯番府中的一個仙奴,如果無法完成主人交給任務,那就無法回到仙界了!因此白鶴仙人十分著急,他必須要殺死江帆,否則無法回仙界了。

白鶴仙人、白鯊王、白鱗魚妖三人朝著東方追擊江帆,他們一直追到夜幕降臨,好也沒用發現江帆絲毫蹤跡。

「怎麼回事?我們的速度夠快了,為何不見那小子絲毫蹤跡呢?」白鶴仙人驚訝道。

「白鶴大人,我想江帆肯定是躲藏起來了,要不然他的速度不可能這麼快!」白鯊王道。

「嗯,我同意白鯊王已經,江帆肯定是躲藏在什麼地方了!」百鱗魚妖點頭道。

「躲藏起來?」白鶴仙人望著白鯊王和白鱗魚妖,沉思片刻,「嗯,應該是這麼回事!你們說他會躲藏在什麼地方呢?」

「九州海域這麼大範圍,那小子只要隨便躲在什麼珊瑚洞中,我們很難找到!看來我們只有等待海馬人的消息!」白鯊王道。

「海馬人能夠找到那小子嗎?」白鶴仙人疑惑地望著白鯊王。

「白鶴大人,您請放心,只要這小子還在九州海,他絕對逃不出海馬人的偵查的!」白鯊王堅定道。

「海馬人有這麼厲害?」白鶴仙人驚訝道。

「是的,海馬人不僅在海里速度極快,而且他們可以聞到海域一千里的氣味,只要江帆出現,海馬人立即就會聞到他的氣味!」白鯊王解釋道。

「哦,這樣我就放心了!」白鶴仙人點頭道。

突然一位海馬人快速遊了過來,「大王,小的發現了那小子蹤跡!」海馬人稟報道。

白鯊王露出喜色,「哦,那小子在什麼地方?」白鯊王急忙道。

「小的在白鯊宮殿附近聞到了那小子的氣味!」海馬人稟報道。

「什麼?那小子在白鯊宮殿附近?這怎麼可能?你是不是搞錯了!」白鯊王震驚道,他完全不相信江帆還在白鯊宮殿附近。


「大王,小的絕對可以肯定,那小子就在白鯊宮殿附近!」海馬人堅定道。

白鯊王望著白鶴仙人,「白鶴大人,您看我們該怎麼辦?」白鯊王道。

「嗯,最危險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這小子真是太狡詐了!他肯定是躲藏在白鯊宮殿!我們都以為他急著逃走,沒想到他就躲在白鯊宮殿附近!走!我們立即去白鯊宮殿!」白鶴仙人揮手道。

此時江帆躲藏在什麼地方呢?還真被海馬人說對了,江帆真的就躲藏在白鯊宮殿附近。他逃出白鯊宮殿之後,立即想到自己的速度肯定沒有白鯊王和白鶴仙人速度快,要不了多久就會被他們追上的。

於是江帆多了一個心眼,他立即往迴繞,回到了白鯊宮殿附近,躲藏在附近的珊瑚洞中。等到白鯊王、白鶴仙人、白鱗魚妖等人走遠了之後,江帆立即出了珊瑚洞了,他悄悄潛入白鯊宮殿。


「我靠,白鯊王你不是追殺我嗎,我回到了你的白鯊宮殿,你覺對想不到吧!老子把你宮殿里寶物全部收走!然後再摧毀你的白鯊宮殿!」江帆暗自道。

江帆找到了白鯊王的藏寶倉庫,那地方就是開始白鯊王布置玄冰煞魂陣的地方,江帆找到白鯊王按的機關。吱的一聲,倉庫門打開了,江帆迅速進入倉庫之中。

「我靠,這麼多寶貝!」江帆震驚道,倉庫裡面珍藏了很多夜明珠、寶石、玉石等等,還有不少珍稀的材料。

江帆還在角落裡發現了不少晶靈石,「我靠,晶靈石,大概有幾千塊呢!」江帆喜悅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既然這麼多好東西,那還客氣什麼!全部收走!江帆從腰間摘下乾坤袋,把倉庫里所有東西都收入乾坤袋中。

「哈哈,白鯊王,老子把你倉庫寶物全部收走了!就算你賠償老子!」江帆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