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接著,韓羿一把扣在了城頭繩索之上,運足勁力狠狠一拉,整條繩索頓時飛盪而起,

原本,秋離月等人正順著繩索急速上爬,此時繩索盪起,幾人直接隨著繩索盪到半空之中,紛紛展動身形,剎那之間便是落到城頭之上,

至此,紫潮門想要阻止眾人,登上城頭的打算徹底失敗,而與此同時,腳下的城牆,卻是忽然傳來一陣劇烈搖顫,

在幾場短暫,而又激烈的戰鬥之中,呼嘯星空的無盡獸潮,終於澎湃而來,衝到了天狩城下,開始衝擊天狩城,

天狩城上的眾多武者,頓時將注意力,從秋家眾人與紫潮門的爭鬥之中轉移開來,開始應對那洶湧無盡的浩蕩獸潮,

畢竟,紫潮門與秋家的戰鬥,不論最終誰勝誰負,與他們都沒有多少關係,但是,如果天狩城被獸潮攻破,那可就不是鬧著玩的了,到時候誰也跑不了,都得死,

於是乎,震天的呼喝聲中,天狩城頭流光溢彩,能量波動洶湧澎湃,一道道雄渾的功法能量傾斜而落,向著下方獸潮無差別的瘋狂攻擊,

而在這震天的喊殺之中,韓羿心中的殺機與戰意,也是瞬間攀升到了頂點,戰血沸騰,咆哮一聲,向著紫潮門的眾人衝擊而去,

「要麼滾下城頭,要麼,死,」

聽了韓羿的話語,別說紫潮門的眾人,就連旁邊不相關的武者,都是一陣無語,

這個時候下城,那和送死有什麼分別,這林梟果然霸道,完全不給活路呀,

不過,他們不知道的是,韓羿當初,也曾被人在天罡輪煞之際,生生逼下城頭,並且,生生殺出一條血路,逃出生天,

紫潮門的眾人,聽了韓羿給出的兩條選擇,也是群情激憤,既然橫豎都是死,還不如放手一搏呢,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也沒有了別的選擇,只能生死看淡,拿命來戰,

「媽的林梟,真以為自己是根蔥了,鹿死誰手還未可知,給我去死,」

紫潮門中,一名龍脈後期的強者熱血上涌,站出來沖著韓羿破口大罵,

然而,沒等他將話說完,他頭頂的虛空便是猛然扭曲,凝聚成為一把虛空利刃,當頭斬落,

下一瞬,這名強者的聲音戛然而止,脖頸之上,出現一條殷紅血線,臉上依舊殘留著不敢置信的驚恐表情,整個頭顱,直接掉落,

這詭異的一幕,頓時令得紫潮門的眾人心頭髮寒,這究竟是什麼功法,無聲無息取人性命,還讓不讓人活了,,

甚至,就連秋族眾人,見此情景也是紛紛一愣,有些意外,眾人身後,秋傑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收回了斬出的右手,搖了搖頭,低聲喃喃道:

「這虛空天元斬,威力確實很強,只不過,消耗的罡氣卻也太多了,」

直到此時,眾人才是明白過來,原來這詭異的攻擊,竟然是秋徹發出,韓羿倒是沒有太多驚異,

看來,在那藏寶之地,秋傑與秋徹的收穫都是非常不錯,秋徹獲得了那種防禦變態的龜甲功法,而秋傑選擇的,則是這種詭異鋒銳,殺人無形的強大戰技,

雖說虛空天元斬對於罡元的需求非常之大,以現在秋傑的修為,根本發不出幾擊,但在這馬上就要短兵相接的檔口,雷霆出手,卻是頓時收到了震懾人心的作用,

原本,面對秋族眾人,紫潮門一方的弟子,就是有些底氣不足,此時還未正式交鋒,就有一名龍脈後期的強者詭異死亡,頓時令的紫潮門的弟子心膽皆顫,生出懼意,

而反觀秋族眾人,則是群情振奮,氣勢如虹,緊隨韓羿之後,向著紫潮門弟子衝擊而去,

雖說天狩城中,紫潮門的弟子有幾十人,但全部分散在四面城牆之上,即便收到命令立刻趕來,此時也不過僅僅到了十幾人而已,與秋家眾人相差不多,

當日地暗城中,韓羿龍脈初期之時,憑藉自身之力,雖說無法力敵出雲宗龍脈巔峰強者,但卻已經能夠與其周旋,將其纏住,

如今,韓羿突破進入龍脈後期,雖說施展三次死魔九絕刀之後,對黃慎造不成什麼威脅,但要將他纏住還是沒有任何問題的,

秋池與秋離月,都是堪與韓羿分身比肩的強者,實力遠在紫潮門的眾多弟子之上,在兩人的帶領之下,紫潮門的龍脈強者,根本就沒有多少抵抗之力,

除卻被殺之外,紫潮門的強者全部在秋家眾人的驅逐之下,掉下城頭,迎接他們的,將是無窮無盡的嗜血星獸,

而從其他城頭之上,支援而來的紫潮門弟子,看到自己同門幾乎沒有什麼還手之力,都是不敢衝上前來,紛紛退卻,甚至直接扯下身上的宗門服飾,混入武者群眾,求保平安,

看著自己手下的弟子,兵敗如山倒,黃慎的臉色難看無比,而秋離月與秋池騰出手來之後,也紛紛將目光轉向了他與韓羿的戰場,

危機之下,黃慎狠狠地咬了咬牙,毫不猶豫的翻身躍下城牆,沖入星獸群眾,向著外圍拚命地衝擊而去,

他雖然說擁有著龍脈巔峰的修為,但只是因為年紀較大而已,本身的天賦,並沒有多高,因此,也不怎麼受宗門重視,身上自然沒有如同柳風那樣的可以空間傳送的珍貴玉簡,

繼續留在這裡,他只有戰死一途,而跳下城牆雖說兇險,但總歸還有一線生機,所以危機關頭,他果斷取捨,選擇了後者,

看著黃慎在群獸圍攻之中揮動兵刃,縱橫突殺的場景,韓羿目光微微閃爍,冷哼一聲,

之前的戰鬥,已經令他將心中的怒火宣洩大半,對黃慎的必殺之心,也沒有了那麼強烈,此時黃慎躍下城頭,韓羿也沒有心思繼續追殺,最後黃慎究竟能否逃出生天,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感受著身體之內,因為激烈戰鬥而沸騰的熱血,韓羿心頭一陣感慨:

「自己進入天墓之後,一共到過兩座巨城,一座是地暗城,一座是眼前的天狩城,然而,在這兩座巨城之中,都因為自己的到來,而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

先是出雲宗,后是紫潮門,兩個佔據一方雄城的強橫勢力,都在自己手中走向覆亡,難道自己真是一個災星不成,走到哪裡就殺到哪裡,」

想到這裡,韓羿無奈一笑,不置可否,事實上,韓羿也絕非嗜殺之人,很多情況下,都是得饒人處且饒人的,除非面對是敵人,否則韓羿,輕易不下殺手,

比如,在那星空樓閣之中,遇到王立夫三人搶劫自己,若是換了另外一名武者,可能直接將這三個不開眼的傢伙殺掉,然而韓羿卻是放過了他們,

只不過,韓羿想要放過他們,人家卻不領情,非要自己找死,回來繼續找韓羿的麻煩,並且,是想弄死韓羿,那麼韓羿就沒有什麼好客氣的了,殺你沒商量,

這一次天狩城中的事件,差不多也是如此,若非柳風等人傷害了秋水,觸及了韓羿的逆鱗,也不會給自己招來血光之災,

「哎,修鍊界就是這樣,有能力殺人的人不多,但沒事找死的人,卻是殺之不絕,」

輕輕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甩在腦後, 「哎,修鍊界就是這樣,有能力殺人的人不多,但沒事找死的人,卻是殺之不絕,」

輕輕搖了搖頭,將這個念頭甩在腦後,韓羿轉身來到秋水身邊,安慰秋水,他可不想這一次的事情,會在秋水心中留下陰影,

而安慰了一會兒之後,韓羿發現,秋水的狀態還算不錯,說起來,秋水也是秋族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修為高超的同時,心理素質也是相當不錯,

只不過,一直以來秋水的性子比較柔弱,所以才會令人有一種她很容易受傷的錯覺,而韓羿也是太過關心緊張她了而已,

而安慰了秋水一會兒之後,韓羿便是轉身走上城頭,手提魔槍,投入到抵禦獸潮的激烈戰鬥之中,

雖說,以他一個人的實力,並不能對整個戰局有什麼影響,就算他不參與其中,其他武者,也多半能夠守住天狩城,

但他身為城中武者的一員,就有義務參與到這場戰鬥之中,何況,天罡輪煞,也是一個收集星辰珠的絕好機會,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尤其是進入藏寶之地,在其中獲得蒼龍返源術后,韓羿更是深深體會到了星辰珠的重要之處,

若是沒有足夠數量的星辰珠啟動令牌,恐怕自己根本沒有機會進入藏寶之地,更不會得到如此逆天的造化了,

所以,此時此刻,韓羿收集星辰珠的熱情無比高漲,手中魔槍舞動生風,將一頭頭接近城頭的星獸洞穿崩碎,無盡的星辰精華凝聚而來,在韓羿身周,凝聚成一顆顆光華璀璨的星辰珠,

這場殺戮,足足持續了整整一天一夜的時間,才終於漸漸落下帷幕,這一天之中,韓羿屠戮的星獸數量眾多,

收集到的星辰珠,再加上之前在地暗城中得到的星辰之力,已然再度凝聚出了一顆四品星辰珠,這也就意味著,死在韓羿手中的星獸數量,已然超過千頭,

此時,城外的凶暴星獸雖然依舊前赴後繼,滾滾而來,但在數量之上,已經遠遠沒有了最初之時的那樣變態,也沒有了那一股排山倒海,席捲天地的無匹氣勢,

甚至,城牆之上,已經有不少自信的強者,躍下城牆,進入到獸群之中,收割星獸,

這個時候,星獸數量大大減少,對於韓羿來說,已經不再具備什麼威脅,以韓羿的修為,完全可以衝出獸潮包圍,呼嘯星空,

因為心中記掛著自己儲物戒指之中藏著的那滴神秘精血,想要儘快匯合本尊,融合精血,所以韓羿此時的心情非常急切,


城下獸潮稍稍減少,韓羿便是有了趕緊動身的衝動,而且,此時他也找到了秋離月等人,將秋水託付給他們,有秋離月的保護,應該不會有什麼危險,

因此,韓羿從城頭之上退下之後,連身上的衣服都沒有換,就是穿著一身血跡斑駁,破碎凌亂的衣服,帶著秋水來到了秋離月的面前,

秋水自然知道,韓羿這是要將自己託付給秋離月,然而就離開了,雖然心中十分不舍,但她也知道,韓羿不可能一直陪在自己身邊,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需要更多的歷練闖蕩來磨練自己,


歸根結底,這一切的根源還是自己實力太弱,如果自己修為足夠強大,能夠幫到韓羿的話,那麼自然就能追隨韓羿左右,

然而,此刻的自己,卻是沒有這個實力,因此,她只能將自己的不舍埋在心底,暗暗發誓,一定要拚命修鍊,儘快提升修為,爭取有一天,不只是讓韓羿保護自己,自己也能夠幫助韓羿,

韓羿帶著秋水來到秋離月的面前,沖著秋離月說道:「聖女,我有一些事情,需要自己離開一些時間,不能和你們一起行動,還望見諒,至於秋水,就拜託你來照顧了,」

秋離月聞言微微一怔,沒有想到,韓羿這個時候來找她,竟然是向她辭行,不過,雖說意外,但她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畢竟,韓羿原本就並非秋族血裔,在天墓之中要求自己行動,也很正常,而且,韓羿此時的身份,乃是天水支脈的首席客卿長老,若論輩分比她還高,她也沒有資格去約束韓羿,

因此,秋離月並沒有太多遲疑,略有深意的看了韓羿一眼,便是點頭說道:「這個,你就放心吧,秋水是我秋族血脈,不用你說,我也會照顧她的,」

「既然如此,那就多謝了,」韓羿點了點頭,又與兩人寒暄了幾句,便是在心中的急切驅使之下雙拳一抱,轉身告辭,

望著韓羿離去的背影,秋水銀牙緊咬,眼中滿是濃濃的不舍與依戀,而秋離月看著秋水的樣子,再看看韓羿的背影,心中也是有些感嘆,

她能夠明顯感覺出,秋水對於韓羿的依戀,也能感受到韓羿對於秋水的關懷,一天之前,韓羿大殺四方的瘋狂模樣,至今依舊在她心頭不斷閃動,

而令韓羿如此瘋狂的原因,只是因為秋水受到了傷害委屈,手提魔槍,一怒殺人,

想到這裡,秋離月對於秋水,竟然沒來由的產生了一絲妒忌情緒,秋水遇到危險,受到委屈,有人為她憤怒,有人為她瘋狂,有人為她浴血復仇,

但是自己呢,若是有一天,自己同樣遇到危險,受到傷害,是否也有這樣一個人,會為自己憤怒發狂,不顧一切的幫自己出頭報仇,,

秋離月的心中一陣沉默,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一張淡漠之中透出冷毅的臉龐,

雖然貴為秋族聖女,但一直以來,她所表現在外的清冷孤高,只是因為自己身份而不得不戴上的偽裝,

然而,內心深處,秋離月同樣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她同樣渴望著被人保護,被人關懷,

只不過,秋離月身為秋族聖女,身份高貴,修為強大,同輩之中罕逢敵手,又有幾個人,夠資格去關懷她,去保護她,絕大多數的人,都只能圍在她的身邊逢迎阿諛而已,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使得秋離月內心的柔軟,愈發深藏,表露在外的,永遠是那一副清冷孤高的淡然模樣,就如同初見韓羿之時,那種居高臨下的傲然姿態,

那個時候,整個天翎聖國之中,恐怕也只有在王紫坤的面前,她表現不出自己的驕傲,也只有王紫坤的身份,才不用曲意逢迎與她正常交往,因此,秋離月才會對王紫坤表現出一些好感,

然而,韓羿的出現,卻是將這一切徹底打破,

論修為,論天資,自己在韓羿面前,根本沒有任何優勢可言,韓羿在七海境界之時,就能夠生擒自己,如今修為更是將自己遠遠超過,

從初到天翎聖國,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小武者,到現在攪動風雲,令霸主王家無計可施,天墓之前斬殺王家聖子,問鼎年輕一輩的巔峰強者,秋離月可謂是親眼見證了韓羿的成長,


自己一向引以為豪的天資修為,在韓羿面前,根本沒有任何稱道之處,

論出身,論地位,自己貴為秋族聖女,韓羿只是一介區區散修,看上去彷彿差距很大,但是,秋離月卻沒有任何可以驕傲的地方,

因為,從一開始起,韓羿就根本沒有將她的聖女身份放在眼中,在他的眼中,根本就沒有這種概念,

管你什麼聖子聖女,若是不來招惹於我,那麼大路朝天,各走一邊,但如果惹到了我,那麼對不起了,管你是誰,管你身後有什麼勢力,該動你就動你,

就連王家聖子都說宰就給宰了,自己這秋家聖女的身份,怎麼會被韓羿放在眼中,

甚至,在韓羿的觀念之中,自己這聖女的身份,非但不是高貴的象徵,反而是便成了讓他不屑的原因之一,若是沒有身後的家族栽培,自己什麼都不是,

雖然心中有些不服,但事實卻是擺在眼前,韓羿身後沒有任何勢力的資源支撐,僅僅憑藉自己拼搏,然而成就,卻是遠遠超過了有家族雄厚資源支撐的自己,

這樣的事實,令秋離月對於韓羿的不屑,沒有半分反駁的理由,

論姿容、論相貌,秋離月有著足夠的信心,整個天翎聖國之中,能夠超過自己之人,恐怕都是沒有幾個,

然而,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容貌,在韓羿眼中卻彷彿沒有任何吸引之力,將自己帶在身邊一個多月的時間,看向自己的眼神,竟然沒有絲毫異樣,

有的時候,韓羿寧願凝望天上明月,俯瞰大地,欣賞河山風光,也不願多看自己一眼,在他眼中,自己長相如何,彷彿沒有任何意義,

一直以來,秋離月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她的修為、身份與容貌,然而這三者,在韓羿面前卻什麼都不是,不管她是什麼修為,什麼地位,在韓羿這裡,她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而已,

或許在別人面前,她是高高在上的秋族聖女,然而,在面對韓羿的時候,她卻再也無法保持平日的冷傲,只是一個弱質女流而已,

這讓秋離月在心中挫敗的同時,也是觸碰到了她那深藏心底,一直以來,都被外表的清冷孤高所掩蓋的柔軟之處,漸漸衍生出一種異樣的情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