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身後的兩中年男子無奈搖頭,只能驅馬跟了上來。

其實,他們是真的擔心那些密報所說的都是真的。畢竟江湖上的傳言都是這般說來,那麼事情就不會完全是空穴來風。

也因此,他們想着能否有更好的方式去處理這件事情。而不是像師父這般,直接前往絕情山找大魔頭凌天。


“現在如何是好,風師兄? 惡魔總裁別找茬 。”

“還能如何?現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哎!如果那魔頭真是跟密報說的那般,此行豈不是凶多吉少?”

“閉嘴!既然跟師父來了,就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吧,林師弟。”

“這……哎!風師兄,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比如師父的打算?畢竟按照師父的性格,他定不會這麼貿然行事纔對啊?”

“林師弟,你真的想多了。師兄我並不知道。”

“這??”


林師弟頓時語塞。

隨後,兩人皆是無奈搖頭。

來到老者身旁之後,便不敢再多言語。

絕情山巔,玄冥教主殿之內。

凌天從高臺上的石椅走了下來,正準備會密室一趟的時候,主殿之外竟然傳來了叫喚聲。

“來者何人?竟敢擅闖我絕情山地界。”穆塵雪厲聲喝到。

老者和其兩名弟子見狀,頓時停下了腳步,三人皆是上下打量着穆塵雪。

穆塵雪見狀,心底瞬間有種被冒犯的感覺。

“不管你們是誰,請即可離開我絕情山,不然休怪我不客氣。”穆塵雪的語氣比之前更加冷淡嚴厲。

不過,老者和其兩名弟子,卻根本沒把穆塵雪放在眼裏。

畢竟僅僅是那一眼打量,穆塵雪的修爲已經完全暴露在了他們的眼底之下。

此刻,他們三人的心底各自嘀咕着。

老者:“沒想到這絕情山現在如此破敗,人走茶涼恐怕就是這般模樣了。”

風師兄:“區區武王初期境界,也敢大言不慚。這絕情山還真是狗仗人勢啊!”

林師弟:“如此境界之人,恐怕只是個看門打雜的奴僕。也敢在我等面前叫喚。”

“我是青巖山元陽殿弟子,今日與師兄陪同家師,特地前來絕情山拜訪。請你通報一聲。”

那位林師弟站了出來,語氣之中盡是不屑。頗有一種狗眼看人低的意味。

青巖山元陽殿!

異域農場 ,整個人都愣住了。

這可是武林之中,甚至可以說在這蒼元大陸之上是數一數二的強大勢力。

先不說它在整個大陸設立了多少分殿,就中州人族的大地之上,就已經擁有了五十多家分殿。

不敢說這青巖山元陽殿的弟子遍佈整個中州淵國,但是佔據一半這個絕對是有的。

畢竟現在諸國的各門各派之中,那些掌門,宗主,閣主,元老,甚至是一些頗有名氣的武林人士都出自這青巖山元陽殿。

它表面就像是一家武修學院,招收各種各樣的人才進行培養。這些人不是驕子就是天才。

而且江湖一直流傳,凡是能進入元陽殿的人,他們日後定會出人頭地,大有作爲。

不僅有叱吒風雲的江湖中人,也有爲國爭光的護國將軍,甚至連國之謀士,國之重臣也是數不勝數。

所以,數百年來,中州人族諸國,乃至西域巫族,北荒魔族,南陸蠻族,東海羽族,妖族等都會前往各國所在的元陽殿進行測試錄取。

如此的存在,穆塵雪如何不驚不怕。

可以說它的勢力可是比鼎盛時期的玄冥教都要厲害千倍。

“喂!姑娘,你沒聽到我說的話嗎?趕緊進去通報。”林師弟再次叫到,此次的語氣之中盡是不滿。

畢竟他們青巖山元陽殿的人去到哪裏,哪裏不是夾道歡迎,畢恭畢敬的。

這日暮窮途的玄冥教,竟然敢如此對待他們。按照平日裏的規矩,這簡直就是找死!

只不過,他們也只能暫且的忍氣吞聲罷了。

因爲在搞清楚這大魔頭真正的實力之前,切莫輕舉妄動。

這也是老者決定前往絕情山之時,跟他們千叮嚀萬囑咐的事情。

穆塵雪微微蹙眉,卻是沒有了之前的氣勢。正要回應之際,一道飄逸不羈的身影從天而降。

“不過是青巖山元陽殿的一名弟子,竟敢在我絕情山上大聲叫喚。理應驅逐!”竺興修的身影款款落在穆塵雪的面前。

老者和其弟子順勢望去,眉頭頓時微皺。

“劍魔浪人竺興修!”


雖說元陽殿的人極少會跟江湖人動手,但是對於江湖中各種有名有實力的人或勢力都有相應的記載。

“他怎麼會在這裏?密報根本沒有提及過啊!”風師兄心中頓感疑惑。

“這傢伙的實力不俗啊!起碼已經是武神初期境界。”林師弟心中開始揣測起來。

畢竟他們瞭解竺興修的信息已經是好幾十年前的事情。

“原來是絕情山八先生。”

老者朗聲一笑,隨即站了出來。

“今日老夫特地前來拜訪凌教主,勞煩八先生通報一聲。”

其弟子二人從未見自己的師父如此放低姿態過,當即內心更加不是滋味。

而穆塵雪也是一臉驚訝。


她沒有想到自己這竺師兄一出面,竟然連那老者都如此主動的開口了。

“哦?!原來是青巖山元陽殿五執事魯修遠,魯老啊!”竺興修一臉淡然的說到。

彷彿這青巖山元陽殿,和這五執事魯修遠就是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一般。

但是穆塵雪卻是一臉震驚。

她怎麼都沒有想到,眼前這位老者竟然是元陽殿的五執事,魯修遠。

他可是穩居武林龍虎榜,龍榜第十的高手。

“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啊?”穆塵雪一臉驚疑。

竺興修也有些疑惑,之前就聽說了一些關於他的情報。

相傳兩年之前,天榜第十的魔族之人桂承德僅僅三招便死在了他的劍下。

隨後,其好友元子罡,亦是穩居天榜第九的高強之人。

在與他的生死決鬥之中,五招之內便敗下陣來。而且還因此斷了右臂,傷了修爲,自此銷聲匿跡。

最近還有傳言,幾個月前,積怨已久的魔道中人突襲正道真武派。原本以真武派掌門武聖後期境的實力,又豈會輸給這些魔道中人。

奈何當時這突襲的人之中竟有天榜排行第八的越元龍在。以他武帝初期境界的實力,僅僅一息就將這真武派掌門鎮殺當場。

而當時這魯修遠和其兩弟子恰巧路過,當即出手。僅僅半息,便讓這武帝初期境的越元龍當場斃命。

想到這,竺興修不得不暗暗思忖。

“從天榜第十到第八,從三招到半息,如此看來,他的修爲在這兩年之內精進到了讓人懼怕的地步。不然他怎麼敢如此大搖大擺的跑到絕情山來。”

“家師此刻正在午休,不便見客。有事,那便等着。無事,那就請回吧!”竺興修冷冷說到。

不要說魯修遠和其兩弟子臉色難堪不已。就連穆塵雪心底也一陣緊張不已。

這魯修遠可不是善茬啊!如果真發起怒來,她和竺興修怎麼可能抵擋得了。

要是因此師父怪罪下來,那豈不是呵呵噠了!

不行!得提醒一下竺師兄才行!

就在穆塵雪想要開口提醒的一刻,那位林師弟當即忍不住怒聲說到。

“這就是你們的待客之道嗎?我們可是從千里之外特地趕過來的。你們竟……”

未等他把話說完,竺興修的雙眼頓時掠過一道冷冽的精芒。

四目相對,那位林師弟當即啞口無言。

就連一旁的風師兄也愣了一下。

武神後期境界!

“怪不得敢如此囂張!”

此刻,風師兄雙眼微微一眯,心中也開始涌起了一股殺意。

“我們等!”

什麼?

“師父!”

那位風師兄和林師弟聞言,當即齊聲叫到。

“師父,這傢伙明擺着故意刁難我們啊。我們爲何要等?”

“就是。倒不如我們……”

“住口!”

魯修遠厲聲呵斥其兩位弟子。一雙如鷹般的眼睛死死瞪着他們。

彷彿在說:之前你們兩個不是怕的要死嗎?怎麼?現在不怕了,想要打頭陣了?

那位風師兄和林師弟當即語塞。

極爲不甘的把頭扭向一旁。

“小師妹,走!”

竺興修也不在理會他們,當即轉身朝着主殿走去。只不過在離開之前,很是寵溺的拉着穆塵雪離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