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宏也趕緊撤回了自己右手的力道,一臉尷尬的笑了起來:“沒看出來,顧老弟,你還是一個深藏不露的高手!你之前的那個問題,你覺得你還有必要問嗎?”

“哈哈哈……”

徐宏很是滿意的點着頭:“志遠有你這樣一個師父,我很高興!我再重新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徐宏,是南方省徐家的掌權人,我所在的徐家,就是和譚家平分南方省勢力範圍的那個徐家!”

“啊?”顧藏鋒驚呆了。

柳依然隨口讓自己結識的徐志遠,居然是南方省徐家的大少爺!一心想要把振華帶到一個新高度的柳依然要是知道了,豈不是會樂瘋了?

徐宏感覺到了顧藏鋒的驚喜,臉上也是浮現出一絲淡淡的驕傲:“可惜顧老弟已經結婚了,不然……不過也對,自古英雄難過美人關,以柳小姐傾國傾城的容貌,沒有那個男人不會動心!既然無法成爲姻親,合作關係也還是可以有的!”

“怎麼說?”

“最近我們徐家想要進軍湖東市和湖西市的房地產領域,剛好我瞭解到,你們振華也有分公司涉及房地產領域,不知道顧先生有沒有興趣合作一下?”

顧藏鋒樂了,振華剛剛還和相耐爾達成一筆大合作,現在徐家又想和振華在房地產領域展開合作,這對於振華資本的積累和實力的提升無疑是巨大的幫助,和這兩家合作,振華的實力一定可以連上好幾個臺階。

顧藏鋒輕輕點了點頭:“當然有興趣,不過……振華的事情都是我妻子依然負責,我只是一個外行人罷了!”

“你點頭了自然就沒問題,一會我就去找柳小姐商議一下!”

“好!”

“志遠這孩子,生性比較頑劣,湖東市又是譚家的地盤,很多事我們也管不了那麼多,我希望顧先生能夠幫我照顧一下志遠這孩子!”

“我的徒弟,自然不是誰都能欺負的!”顧藏鋒一臉傲然的揚着頭,顧藏鋒畢竟還是超級戰神,自然有着自己的驕傲,即便徐宏不囑咐,顧藏鋒也會關照徐志遠的,萬一徐志遠被人欺負了這件事傳了出去,那顧藏鋒覺得自己都沒有臉面在地下世界混了,更沒臉提什麼找血影報仇了。

“那就好!麻煩顧老弟了!”


徐宏很高興的點了點頭,兩人的右手再次握在一起,不過這一次是正常的握手了…… 此時此刻,徐長青和葉修更是激動的手都拍紅了。

鄒小北今天真是太他嬢的帥了!嗨爆全場有木有!

那一瞬間,沈衡看着在臺上掛着燦爛笑容的鄒小北,再看看現場爲他尖叫歡呼的學生們,竟然有些羨慕,有些遺憾。

年輕真好啊!

這位擺渡戰略開發部副總裁嘆了口氣,用感慨的語氣說道。

“就在剛纔,我竟然很羨慕你,因爲在我大學的時候,絕對沒有你這樣優秀耀眼。”

聽到沈衡的話,鄒小北不由微微一笑說道。

“其實,我也很羨慕沈總你。”

聽到鄒小北的話,沈衡的臉上不由微微一陣錯愕。

不由得,他有些玩味地看着面前的鄒小北好奇問道。

“拍?你羨慕我什麼?”

“羨慕你能來到浙大這所人才濟濟的大學,羨慕你可以坐在這大禮堂的臺下。

還羨慕你可以對着一個叫做鄒小北的學生說……”

鄒小北停頓片刻,笑着模仿對方的語氣說道。

“鄒小北同學,畢業了,有沒有興趣來擺渡啊?”

這話說完,全場爆笑。

再接着,學生們自發開始鼓掌。

原來牛人真的各方面都很牛。

哪怕拒絕人,都能處理的這樣有趣且圓潤,半點沒讓對方尷尬。

沈衡這次是真的驚愕住了。

顯然,這位擺渡戰略副總裁沒想到,自己竟然有天會被一個學生當衆調侃。

更神奇的是,他還半點不生氣,反而很高興!

“就衝你這句話,鄒小北同學。”

沈衡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

“擺渡的大門,永遠爲你敞開!”

哇!

這大概,就是象牙塔裏學生們的終極夢想吧。

年輕的天才,和藹的伯樂。

一身本事,不卑不亢,渾身發光。


他走在哪裏,哪裏就是焦點!

這場浙大的開學典禮,最終以鄒小北和沈衡友好互換聯繫方式結束。

而每個新生在離開禮堂回去的路上,都在談論着那個耀眼的名字——鄒小北!

浙大bbs論壇上,更是好多學生爲他發帖。

還有人把偷拍下來的鄒小北的照片傳在了論壇上。

以浙大校禮堂舞臺爲背景的照片裏,穿着白色T恤,身高挺拔五官帥氣的鄒小北,笑的一臉肆意燦爛。

而在他的身旁,百度戰略開發部副總裁,同樣用着欣慰的笑容看着面前的鄒小北!

若干年後,若有有人再看到這張照片,一定會不由發出感慨。

果然,牛批的人,那是從小就開始牛批的!

而在這天起,商大bbs論壇上,肉眼可見的多了一些‘花癡帖’。

“有廣告一班的人在嗎,鄒小北師兄是不是單身?”

“重金求賞鄒師弟聯繫方式!”

“啊啊啊!鄒小北絕對是浙大最帥的那棵草!以後他就是我的男神!”

“我要去廣告系偶遇鄒小北了,姐妹們請問有什麼需要注意的嗎?他喜歡什麼類型的女生啊?”

“請問鄒小北師兄有女朋友嗎?有的話介不介意換一個?不換的話介不介意多一個?”

“想要包養小師弟,重金收購鄒小師弟的電話號!”

一時間,整個校園,無人不知道鄒小北的大名!

至於成爲校園明星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大概就是,會有不認識的同學,主動來和你打招呼。

會有人拿手機偷偷拍你。

走在路上,經常會有一羣女生隔着老遠距離,壓低聲音興奮談論你。

教室外面,會有些紅着臉的女孩兒假裝不經意,但其實十分刻意的路過。

毫不誇張的說,浙大開學這幾天,無論走到哪裏,都能聽到大家在談論同一個名字——鄒小北!

他就像是一顆閃耀的太陽,在浙大這片天空裏驟然升起,然後肆意發光發熱。

而作爲被議論的中心人物,鄒小北本人倒是很淡定。

正式開學後,所有大一新生們終於開始感受到校園的氛圍了。

廣告班作爲一個新興的專業,雖然大一併不需要學習太多的專業知識。

甚至就連高數課,也只需要上半年的課。

但是衆多五花八門的課程,還是讓頭一次上大學的學生們感到眼花繚亂。

在大學,你不是去上課的路上,就是在吃飯的路上。

此刻,一班教室裏。

當又一個賊漂亮的妹子從窗外‘路過’以後,徐長青嘆了口氣問向一旁的葉修。

“今天上午第四個了吧這是。”

葉修蔫蔫兒地糾正道。

“是第五個。”

按理說,能被妹子圍觀那肯定會很爽。

但可惜啊,這些妹子都是來看鄒小北的。

本來他倆條件也不算差,但日常跟在鄒小北身邊,妥妥的就被襯成了綠葉。

這樣下去,怕不是要在大學裏打四年光棍。

就讓人很心酸。


唯有老實人柳園正一臉滿足的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

幾分鐘後,他擡起頭來,微黑的臉蛋上掩飾不住喜氣。

鄒小北見狀,放下手裏的書,笑問道。

“怎麼樣,有多少?”

就連旁邊哀怨的徐長青和柳園也都看了過來。

這會兒,他們趁着自習課的時候,正在計算這二十天的零食利潤收益。

“五千二,得扣除一千,分給3205宿宿舍,我們留四千二。”

柳園說完,片刻後又蹙眉道。

“不過,這兩天的零食銷量明顯已經開始嚴重下滑,我聽莊筆說,陳小龍也開始模仿我們寄賣零食了。”

其實不僅陳小龍,但凡聰明點的人,都發現了這裏面的商機。

看似利潤很大的零食市場,已經肉眼可見的開始萎縮。

“我還想着,以後每個月都能有錢進賬呢。”

徐長青很不爽。

“這個陳小龍,真特麼陰魂不散!”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人家想模仿,你也攔不住啊。

但現在,零食已經不再是204衆人關注的焦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