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威望、人氣、實力,無一不是族長最佳人選,若說此局乃他所設,也有幾分道理。

莫脫轉而言道:「笑話,我莫脫想當族長,許多年前就可以,何需等到現在,衛小賊,你休要血口噴人!」

軒嘯一把拉住衛南華,言道:「二哥,先別衝動,今夜我們一個都不能有事,當日我眼睜睜看你落下陽炎谷,好生後悔,此生再願這等事情發生在我的面前,二位嫂子還在家等著你,你得好好活著!」

軒嘯言語之時,氣勁猛然爆發,震得那一頭亂髮飄飛衝天,緩緩變成那血紅之色。

祖元真氣亦由原先的紫金之色變成了血紅,雙瞳之色亦是如此。

軒嘯周身骨格響聲極是刺耳,身形已較先前漲大了一倍有餘,兇悍的模樣,讓人望而生畏。

高空之中,戚剛摩拳擦掌,一血前恥的機會就在眼前,他又怎會放過。

身旁那年紀最輕的男子,言道:「四弟,此地非是小宅,不在我們動手的範圍,有人替我們料理了這小子,不是挺好,神上交待可不包括殺了他,有人代勞,你該高興才是!」

「可是…….」戚剛見年輕男子有些不快,立時改口言道:「是,大哥!」

莫脫面上閃過一絲得逞的神色,忖道:「小賊,就怕你不接招,既然送死,老夫不成全你,似乎有些說不過去啊!」左右一看身旁的四位長老,當即喝道:「今日就讓我來會會你這狂妄的小子!」


話音未落,人影便已暴射而出,最後一字出口之時,那二指已然點在軒嘯肩臂之處。

尋道問仙途 ,未及側面,便欲橫移,不料手臂頓時爆裂,血花四射。

軒嘯一聲悲鳴,將那假山頓時撞得粉碎!

(跪求張月票,順便恭喜下國足,預禍下一場大勝。另,喜歡本書的朋友,可到「」註冊訂閱,推幾張推薦票,多謝多謝!)(未完待續。。) 那一瞬間,軒嘯的五臟六腑如同擰在了了起般,整條手臂頓時失去知覺,經脈盡斷。

識海之中,鴻蒙狂笑不止,「小子,你終於碰上了硬茬,就算老子奈何不了你,總有人能收拾你!」

軒嘯當真是氣不打一處來,自己被揍得如此狼狽,鴻蒙這老傢伙竟然還笑得出來。

元神冷哼一聲,喝道:「鴻蒙,我死了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何況我還死不了,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麼,反正那幾個傢伙亦是沖道祖源生盤而來,如果我沒猜錯人的力量與道祖源生盤乃是同源,他們一旦將道祖源生盤壓走,你以為自己還能善終?別給我說你實力有多高,數十萬年前的事就別再提起,因為你現在的實力絕不可能是他們幾人的對手,除非與我合作!」

軒嘯不待他言語言,叫道:「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吧!」轉眼回過神來,那撕心裂肺的痛,讓他冷汗直冒,若非有聖體法衣相護,此謹刻這整條手臂只怕是已碎成了渣。

軒嘯翻身旋飛而起,抱手那受傷手臂,見得衛南華周身光芒大作,比艷陽更加明光,將這夜晚照得大亮。


衛南華雙手合十,厲聲道:「敢傷我三弟,讓你見識一下九轉玄陽之威!」

話語一出,玄元真元狂泄,天地之間若化為火煉,炙熱難擋,周遭的一切變得虛無飄渺,連空間似乎都要被這玄元真元給燒化一般。

這不過才第七轉,想來一旦修成九轉,只怕威力會成倍增漲。

轉眼間,這主府之中成成一片火海,哭喊聲隨即響徹,莫脫眉眼一挑,冷哼一聲,「螢火之光。豈能同日月爭輝,老夫讓你知道什麼是境界的差距!」言罷大手一揮霍,一道巨大無比的掌影從天而降,照衛南華當頭拍下。

衛南華毫無懼意,雖然已是苦苦撐著那將要跪倒的雙腿,咬牙一聲暴喝,玄陽神掌怒揮而出,衝天而起與那巨掌擊在一處。

兩道元氣衝撞一氣,半空之中如同一道星光不住的放大,狂旋。藍紅二色相互交織,好光團越來越大,緊接著便是一聲驚雷般炸響當空。

妙手仁心 ,如同絢麗的焰火,燦爛而美麗。

藍色光團以壓倒性的優勢將玄陽真元擊得潰散,為這大地帶來了躁熱之後的一絲清涼。

清涼之中又帶著一絲血腥之氣,衛南華如遭雷擊一般,身體大震,鮮血狂噴之時。也從高空之上立時下墜,雙目之中神彩依舊,全身滾燙,時刻都會自燃一般。

就這麼一招之間。軒嘯的手臂經脈已續接七八,無礙接下來的大戰,見衛南華中招之時,如離弦之箭一般朝衛南華射擊去。

當那手掌印在衛南華的背心之時。那青木元氣瞬時透入他體內,將心脈護住,全身頓時被長生氣所潤養。才讓那有自燃之威的軀體恢復了正常體溫。

柳胥在側急得眼淚在眶里打轉,軒嘯穩穩落在他的身側,叫道:「師侄,挺住,只要今夜活了下來,對你將來的修行大道必定是影響深遠。」


柳胥心中自責無比,若不是他中了別人的圈套,又豈會讓軒嘯與衛南華陷入萬劫不復之地,現下的情形,別說活著,能留下個全屍都成問題。

豈不知軒嘯與衛南華的實力已徹底子將在場眾人給震懾。尤其是莫脫,他以聖元之境對上兩個玄元之境的小子,本以為殺他們如同捏死只蟲子一般簡單,不料幾招后后,這二人不但還活在世上,看樣子,還有一戰之力。

別看軒嘯與衛南華這般狼狽,就方才對招那餘威便已經讓這主府之中多人倒地不起,如今還能好好站著的,都是些實力尚可的。

軒嘯與衛南華今日只要活著,他日必將句震九天仙界。

莫脫那嘴角不斷抽搐,怒火中燒,忖道:「這般逆天的小子,一個都嫌多,何況是兩個,如果不將他二人除掉,只怕將來必成心腹大患啊!」

念及於此,再不給他們活命的機會,閃身狂沖,一掌便將軒嘯與衛南華給分割開來。

此時衛南華傷勢更重,顯然對莫脫並無危脅,而軒嘯則不一樣,莫脫早已看出來他的實力非同小可,除掉他才是當務之急。

「我就讓你瞧瞧何為聖元之境!」隨意一掌拍擊在軒嘯那腹下,當中竟然飽含八屬之元。

這讓軒嘯又驚又喜。驚的是莫脫出手之迅猛,全然無法讓他閃躲,以至腹下中掌。

喜的是,沒想到這聖元之境便是以天地之中八屬之元同修,從而達到新的高度,如此來看,軒嘯、衛南華與楊稀伯三人都極有可能修入聖元之境。前提是他二人今日能活下來。

入得玄元之時,丹田早已化作無形,周身每一個毛孔都如同湖泊一般可貯存元氣,吸納元氣。

不過原本的丹田之處,卻是人最致命的地方,而軒嘯不同,在那處,軒嘯還放著一個保命的東西。

高空之中,戚剛言道:「大哥,我們難道不先將那道祖源生盤給取出嗎?」

年輕男子哼道:「著什麼急,這小子若只有這點本事,那日何以能將你傷得半死不活,以你的實力至少能在莫脫這老傢伙手上走十招,而他,百招這內絕計不會死在莫脫的手上!」

戚剛面色難看,顯然對大哥說的話不服,不過以過往的經驗來看,大哥從未看走眼,只怕這次也不會例外,於是只得咬著牙,耐著性子地看下去。

此刻那八屬之元閃耀出的奇異光芒全然將軒嘯籠罩,元氣如狂吼的猛獸一般,欲將軒嘯撕得粉碎。

聖體法衣的微光在這八屬玄元氣之下顯得無比的微弱,卻將大部份的力量給拒之體外,軒嘯雖然面色極是痛苦,不過內心卻無比的平靜。

此時,他竟以元神對猶豫不決的鴻蒙言道:「前輩,你可想清楚,這應當是你最後的機會,放著雪中送炭不做,以後再想景上添花,就得看我接受不接受了!」

軒嘯能明顯感覺到鴻蒙情緒上的變化,而他自己也沒這把到能躲過這一劫,只能賭了,以鴻蒙的實力只要全力配合他,今夜活著的希望會更大。

就在這時,軒嘯暴喝一聲,腹生氣旋,任那八屬之元狂涌而入,眾人吃驚萬分,聖元之境一招所迸發的元氣絕非玄元境可以想象,軒嘯這般找死的行為,無疑讓眾人大吃一驚。

在場之人,也許只有衛南華與柳胥才知道,軒嘯腹內還有一顆能容納天地的翻雲珠。

此刻翻雲珠於腹中狂旋,天空之中亦是風雲涌動,短短的時間之內,天空中已是烏雲密布,雷電交加,狂風呼嘯。

這突如其來的異象讓高空之中的四人同是一驚,天象如此詭異,難不成與軒嘯有關?

再看軒嘯那情形,似乎將聖元一擊的威力給盡數化解,全無暴體的跡象,讓他四人的心跳頓時加快。

果然,眾人最不想見到的情形發生了,軒嘯將那磅礴的元氣如數吸入腹中,狂吼一聲,震耳欲聾,順勢祭出無傷劍,抖肩探手,不及眨眼之際,劍刃挑過那莫脫頸脖之處,氣勁狂沖,叫那莫脫下一式全然無法使出,旋飛倒退。

就在這一刻,時間如同靜止一般,眾人盯著那正巧穩身身形的莫脫,一道閃電當空劃過,讓他頸上那道血痕更加顯眼。

莫脫面元表情,以手指在脖子上的傷口輕輕一抹,放在口中添了添,感受著自己的鮮血的味道。

想當年,他出手擊殺竺天婁之時,亦未受半點傷,不料今日卻叫一個黃毛小兒讓他破皮流血。

這乃是奇恥大辱,不將軒嘯碎屍萬段,何以能泄他心頭之恨?

軒嘯周身那血氣更加妖異,護在衛南華與柳胥身前,放聲叫道:「多日之前,霍昌破開封印潛回南荒,在下念在和血族有些淵源,放下宮門之中安逸的生活來此,只為化解一場劫難,不想卻遭你血族如此對待,軒嘯向天立誓,若你莫脫再這般顛倒黑白,我必讓你生不如死!」

這尚次交手以來,軒嘯首次與那莫脫有一戰之力,雷鳴電閃光更加激烈,高空之中頓時出現一道金光。


眾人方才以為不過是道物殊的閃光電罷了,少許,才發現這道金光並非是閃電,且不斷朝地面墜來!

高空之中那年輕男子對這東西再熟悉不過,失色驚道:「竟然連此物也驚動了!」

眾人頭頂無端出現一道數尺長寬的「布錦」,似由金繞織成,更比金錢更加華麗,不知是何材質。

莫脫緩緩抬起頭來,虛目以望,這東西好生眼熟,已有多看未曾見過。

只見那「布錦」之上正憑空生出幾個大字。

軒嘯見得那大字之時,有種莫明的衝動,卻又不知這東西是什麼。

此時,識海之內,鴻蒙長嘆一聲,如若做了某種重大的決定一般,叫道:「當年,我在你體內復活,興許就是命中注定,我又何必掙扎,今日你只需要答應我一件事,我今後便聽你調遣!」

萌妻寵上天︰帝國總裁套路深 ,「前輩,不必說了,什麼事我都答應!」道祖源生般立時斂去那光罩,鴻蒙若重見天日般狂喜。(未完待續。。) 空中那金黃「布錦」之上,竟然出現了莫脫與軒嘯的名字,卻非人為。

此時,赤咕城之中無數的修者已注意到這一切,朝血族主府的高空中靠近。

已經有許多人認出這東西,頓時被驚得合不攏嘴,許多修者這一生最大的夢想便是與人交戰之時,這事物會出現在戰場之上,不過以他們的實力全然達不到這事物出現的標準。

洪都神山的四名來者此刻面色再無先前那般輕鬆,反而有些緊張。

年輕男子言道:「此次出行,神上絕沒料到是如此結果,任這小子發展下去,將來必成禍害,不知三位弟弟如何打算?」

此事,戚剛絕無發言權,敗在軒嘯手上一次,已讓他心境受損,只怕將來再想提升實力,已是難上加難,此刻叫他殺了軒嘯,恐怕他沒這本事。

而另兩人卻各有所思,半晌后才聞一人言道:「大哥,神上吩咐之事,我們照做便是,這小子將來就算成為了禍患與我等也沒多大幹系,若是真將他殺掉,神上一旦怪罪,我們四人亦只有死路一條!」

另一人亦是點頭附和。

年輕男子嘆了一口,言道:「你二人最大的缺點便是將神上的話記得太清楚,希望將來我們不會為今日做的決定而後悔吧。」望著那莫脫與軒嘯二人,再看了看天上的那張金黃的事物,冷聲道:「待他二人分出高下,立時活捉軒嘯,今日無論如何也要將道祖源生盤奪下!」

三人抱手稱是。

軒嘯雙目血紅,死死地盯著那莫脫,血族中人不僅被天上的事物所震驚,亦被軒嘯方才說的那番話給嚇到了。

霍昌?此人乃是血族的惡夢,竟然回來了。血族這些年好不容易過了睦太平日子,不想那傢伙竟然還活著。恐怕將來的日子要難過了。

而此時,成百上千的修者已將那血族主府圍了個水泄不通,均是將高空之中那金黃之物死死看著,那上面寫著「血族莫脫對血族軒嘯!」

終於有人失聲驚呼,「仙君戰榜!是仙君戰榜!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見得此神物,死而無憾啊!」

「莫脫聖元之境,出現在戰榜之上實屬正常,可這軒嘯又是誰?」

「不知道,不過二人之戰能引出仙君戰榜,說明此子與莫脫有一戰之力!」

「怎麼可能。這小子才多大?那莫脫可是以道祖同輩,亦是當世老人,實力更是深不可測……..」

諸多議論之聲盡數傳入軒嘯的耳中,讓他知道天上那事物正是無數修者想要衝擊的目標,只要榜上有名,無論能否排入仙君戰榜之中,那都是一生的榮耀。

而軒嘯與莫脫二人之中,莫脫早已是仙君戰榜之上的人物,且排名不底。

仙君戰榜之所以能夠出現。只因軒嘯已有實力與莫脫一戰,否則它是不會出現的。

鴻蒙此刻在於識海之中耐著性子給軒嘯解釋著,軒嘯問道:「如此說來,這世間的一切。都有人在看著?」

鴻蒙冷哼一聲,喝道:「還記得我當初告訴你天地初開之時嗎?」見軒嘯點了點頭,立時再言道:「三界分離,自然將一些老怪物給弄到了神源聖界之中。那群傢伙自詡為神,能掌控世間的一切,若非祖源之力生生將三界阻隔。這天下還有誰能耐何他們?這仙君戰榜就是那群老王八蛋給搞出來的!」

軒嘯已有許久沒同鴻蒙交談,今日聊上一席,反覺得更加親切,且終於弄清楚鴻蒙究竟在怕些什麼。

軒嘯問道:「前輩,我們有幾成把握能戰勝莫脫?」

鴻蒙的情緒有些沮喪,嘆道:「還記得我是如何說你父親的嗎?凡事不能操之過急,那霍昌的實力之所以如此之弱,是因當年與道祖一戰,將一半元神分離,而自己的本體被道祖給封印。道祖本意是想將他另一半元神尋到之時,再一併除掉,不過最後卻因為別的原因,而未達成。」

「那日你見到的霍昌頂多只有你以往三成的實力,你便以為你能靠自己的力量拯救血族?我若你,便留在湖薈仙谷之中,潛心苦練,到斗神大會之時,便可一鳴驚人,號令群雄,這天下遲早是你的。而如今你多管閑事,妄以玄元之境戰勝聖元?不自量力!」

軒嘯聽了這麼多,臉一黑,識海之內頓時陰暗無比,連鴻蒙亦是嚇了大跳,柔聲道:「我答應助你,只有一個條件,雖然你不問,我還是要提前告訴你,待你將來大業有成之時,希望你還我自由!」

軒嘯點了點頭,轉而問道:「如何能還?」

「到時你便明白!」鴻蒙南身的那金光已如和軒嘯初識一般刺眼,數道祖源之氣自他體內狂涌而出,那道祖源生盤似若受其感召一般,立時沖入鴻蒙祖樹的軀體。整個識海突然天崩地裂。

軒嘯並未恐慌,反而是興奮無比,那鴻蒙似乎已和道祖源生盤完美的融合,這識海正在極速地擴張。

血族方府的頂空突然生出八色彩雲,伴隨著陣陣驚人的雷聲,如漏斗一般朝軒嘯的天靈處狂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