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警察問着探測的人:“機器是不是壞了!還有嘛!”

“不可能啊,這是新機器,老嚴,那邊的舊機器拿過來你探測一下”

兩人的探測儀同時再次打開,但,所顯示的畫面都是一致的。

“看來,我們的機器並沒有問題,是這裏有着高磁能的東西存在”

警察的領導皺着眉,看着那前邊的詭異之地:“不會是···以前的傳聞中的東西吧···”

他旁邊的同級搖着頭說:“如果連科學都解釋不了的東西,只能信傳聞了”他側過身問探測人員:“你們認爲,什麼東西最可能讓儀器有這樣的效果?”

“大型的爆炸!”

“怎麼辦?現在可是上升的階段,再出點什麼事,今年你我的位置就又沒着落了”

“哎!能怎麼辦!現在只死一個,咱們的人要是再上去,死的可就是公務人員,事情就越來越大,封鎖吧!要是媒體來問,就說······就說是細鋼絲滑落!”

偵測人員暗笑着,嘀咕了一嘴:“這裏根本沒有細鋼絲的結構,誰會信吶!”


“那你說,該用什麼理由,可以讓一個人的頭沒有徵兆的掉下?”

他沒再吭聲,這眼前的事確實令人匪夷所思。

官員回頭望了一眼聚集的民衆,朝着身旁的同事說:“羣衆的眼睛,我們可擋不住啊!” 所有人的命力都已經不多了,他們停在原地喘息着,盯視着彼此,準備最後一次的拼殺,用這次,來結束。

“江,挺住!”

費雷德感受的到江的身體已經在發抖,他被擊穿了的右胸的血已經染盡了他的背部。

“沒事!管好你自己!”江盯着前面,周圍還有零零散散已不多的隊友。

“啊!”江咆哮着,二人同衆人再次衝上去,拼殺,吶喊。江與費雷德,還有衆人的身上,已經滿是傷口,他們的人越來越少,寡不敵衆,那些涌上來的敵人包圍着,那遠處長信等人的戰鬥還在繼續,他們離着衆人越來越遠。

“堅持!”一個人大喊着,鼓勵着衆人衝下去。

江喘息的聲音越來越大,眼前的人已經重影,他感覺,腦袋裏越來越發脹,越發越睏意。 絕代散仙重返都市 ,腳似乎已經沒了知覺,手中的刀胡亂的砍着。頭上的血已經像是水一樣的不斷流下去,他隱約聽到,費雷德轉過頭對他的咆哮聲,還有最後,眼前那些好多的人影,那血流入了他的雙眼,一片紅,紅的徹底,代替了黑暗。

費雷德見背後的江倒下,迅速的將他抱起,扛在肩上。江流下的血,在他的每一步的前行上,留下血印。

“喂,醒醒!”在江的精神世界中,他的身體被一層又一層的氣泡包裹着,他聽見有人在叫他。

江眼睛緩緩的睜開,眼前模模糊糊的身影,在離他不遠的位置面朝着他。

他坐起,又起身,走出氣泡,擡頭望去那不見面容的人。

“你是···誰?”

這個人形漂浮在他的身前,衆多的氣泡在他的腳下游動着。

“我是你,你也是我”

“什麼?”

這個身形升入上空,將那巨大的紅色水泡引到江現在的身體前,他說:“我們是一個靈魂。不過,分開太久了,相互成了獨立的部分,並各自有了不同的肉體。因爲我是神,所以,神的靈魂的分支就會成爲獨立的人類,你若是死了,現在,我也會神魂俱滅,你我必須融合成原體”

“神?我只是個付複製品?”

“不,你我是一樣的。不過,幾億年前,我的身體被分爲三股,一股在人間輪迴,一股成了阿修羅王之子,另一股現在漂泊不知何處”

“阿修羅王之子···你是鷊神?!”

“你我都是神,不覺得自己跟自己說話很怪嗎!?”

“那你爲什麼不早點告訴我!”

“在我是鷊太子的時候,也不知道這件事,只是在我死後進入你的身體才知道。而且,只有你的生命終結的前一刻,我纔會從這氣泡中出來,與你結合”

“與我結合···那到時候是你的記憶,還是我的記憶···我,不想因爲結合你,我就會像是你的能量一樣消失···”

“不會,我們的記憶是共享的,而且,這只是我一半的靈魂,還有半個在阿修羅的世界封印,到時我們要取回來。當初最開始將我們分開的靈魂,只要找到他,我們纔是真正的一個身體,否則,在相溶後不能儘快的找到主尊,我們還是會身形俱滅”

“什麼?那算了,讓我死吧,再投胎一次好過這樣魂飛魄散!”

“你沒法選擇,我的出現,意味着我們的因緣之輪已經開始”

此時,江的身體猶如烈火焚燒,那些能量的涌入更像是在摧殘他,氣泡的融入很慢,是一個極其漫長的過程。

鷊浮在空中望着他慘叫痛苦的模樣,笑着嘲諷道:“人類的身軀真是差勁,這只是普通的力量,還沒到我的命力呢,哪裏像我啊!”

江費力的擡起頭望着他罵道:“屁話,既然你我都是一體,那你就不是什麼神,有本事你來試試人類的身體!”

“啊?我試過幾千年了,也沒有你這麼痛苦,快點吧,不想你周圍的人全死光的話”

“你可以用你的毅力來吸收,而不是讓它們一點點融入你”

“別說了!”

“算了,我來”

鷊穿過他靈魂的身軀,口中唸誦這咒音,那些能量化作了一滴水的大小,瞬間便融入進去,江沒感到一絲的痛苦。而此時,那位傳說中的神已經不見,已經在他的腦中,化爲能量和記憶,還有另一個對話的心。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去”

“集中精神,回到現實”

在現實世界,那些羣衆和警察的眼中,周圍的建築物不停的在被破壞着,很多地方甚至燃起了火,但沒人敢去滅,因爲他們哪怕往裏扔個石子,都會引起巨大的波動。

恩佐已經被長信和費恩二人斬殺,那兩個隊長也沒能堅持住連同長信等人的合力攻擊而倒下,但是,那些剩餘的一百多人,他們已經沒有再去戰鬥的力量,算起來,他們加起來也就五十人不到,現在一對一都已經難以支撐,何況一對二。

費雷德的肩上,他一手搭在他的身上,一手戰鬥,這使他受了不少傷,那腿骨都清晰可見。

“投降吧!念我們都是一個世界的人,這樣,還可以從輕處理你們!”

“哼,一羣叛徒,當場殺了,回去各個領功難道不好嗎?他們是如羅剎一樣的魔鬼!”

“那個長信的命留給我,結束了他,我就就能代替!”

衆人搶着他們的命,等着結束他們後升官發財。

“放你孃的狗屁!我們自殺,也絕對不死在你們這種人手中,不知悔改的混蛋們!”

“大家把他剁成肉泥!”

一陣陣的呼喊聲,朝着他們奔來,衆人拿起手中的武器,走向生命盡頭的最後戰鬥。

費雷德衝在最前,他沒能支撐住他們的一下,那些力量就朝着他涌來,他的手還緊抓着

江的上衣:“兄弟,對不住了,咱們馬上就見了!”

“喂,放棄了嘛!”

此時,一陣白光放出,那光芒灼燒着前來的人,他們的身上燃燒着白色的火焰,立刻,像是蒸汽一樣的化掉而消失。

衆人在絕望中看到的那個江的身影,像是神降臨一樣。長信笑着,他就知道,那本書,不會選錯人。

費雷德皺着眉看着眼前的江,又看着他沒有傷口的身體:“你,你小子不是死了嘛···!”


江回頭朝着衆人望去,臉上露出**的氣質,看着費雷德:“我可沒有那麼容易死掉!”

江的心中,鷊說着:“果然,我們結合爲一體,我的力量都發生了質的變化”

“我們成爲一體,比我想象得要好,現在,我也可以享受一下做神的滋味”

“我們本是一體,沒有人與神的區別,你只是希望得到別人的關注而已”

“那有什麼不好”


費雷德一把抱住江,可是傷口讓他無能無力這樣做。

江抱住她,拍着他說:“不要硬撐強嘛!”

江此時問到大家:“我們現在該怎麼辦,該去哪裏?”


一個老師走出來:“去H國,那裏,還沒有完全受到無妄世界的控制”

“我的國家?”江驚道。

“那就更好了,你會更瞭解那裏。我們可以直接去你們的**,把事情的原委說清”

長信問道:“他們怎麼會相信?”

這個老師點着頭:“沒錯,他們不一定會相信我們所說的話,但是,我們的身份還在,H國與地下基地的關係一直不好,他們一直懷疑着地下組織的工作性質,所以我們可以爲他們提供他們認爲是機密,卻被我們了知的事情,這對於我們當中的很多人來講,並不是什麼難事”

“也好,也只能這樣,江,你帶路吧,你們的國家,我是一次沒去過,在場的人也應該一樣吧!”

衆人都點着頭。

“好!”江放出一個巨大的空間,衆人涌入,隨着那白光而消失。 “我們的人全軍覆滅”

“什麼!”他拍着桌子,又朝那陰暗的角落裏低沉的說道:“一個沒剩嗎······”

“剩下幾十人,不過,是叛變的,他們在清剿流浪者的時候一起叛變的,裏面,還有您要的人”

“那個學生?”

“嗯!”

“廢物,我真是高看了他們,本以爲,他們還能有一半的力量回來”

“那,那些與叛變者有關聯的人要不要······”

他突然開懷大笑說:“你真把我當作了殺人魔王嗎?呵呵,真是這樣,我怎麼能將世界統治”

他看着那池中游蕩的屍體說:“不用找出關聯的人,反而要爲所有死去的人舉行最大規模的葬禮,默哀七天。至於那些叛變的人,正好藉此機會洗去那些一直去不掉的傳聞,這種事,你會做吧?”

“而且,他們的叛變,我們應該向所有的人說是迫不得已的保命,在敵人的威脅下,他們才選擇的投降,讓大家不要怨恨他們。所有的能顯示我們仁愛的方法都使出來,從此以後,我們就用這種方式管理,力量,就會越來越強,所謂的叛變,就會消失”

“哼,我還要感謝叛變的那些人,他們的叛變,會讓我們更加強大”

“那,那個學生怎麼辦?”

“暫時放一放,現在還沒有到合成的關鍵時刻,用其他的屍體來替代”

“明白!”

他詭異的笑出了聲,朝着黑暗中。

已經是凌晨四點多,城市的人已經開始逐漸多了起來。

幾十個渾身是血的人在街上走動着,那些纔剛剛清醒,本想呼吸清晨新鮮空氣的人們,那血腥的味道讓他們驚慌地避開,拿着手機拍着他們的身影,但是江的身體釋放出磁場,干擾着他們的設備。

他們根本來不及換身衣裳,畢竟,身體的傷都沒好。雖然也清楚以這樣的樣子暴露在外,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但還好有江在,可以對周圍電子設備進行干擾,不至於造成城市的秩序混亂。

“哎,真好,這裏充滿着寧靜和幸福”

“我都已經十幾年沒有感受到這樣的環境了”

“因爲這個國家一直保持着清醒,即使地下的組織對他們有種種不滿,也不會有大動作對國家進行危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