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鳴玉,怎麼是你?我說丫頭, 你怎麼跑這裏來了?”

當看清楚面前的女子時,葉千鋒忍不住高喝道,那熟悉的面龐,不是鳳鳴玉又是誰?

“葉大哥?你真的是葉大哥?哇…….”

看清楚面前的男子真的是葉千鋒之後,那鳳鳴玉就再也忍不住了,狠狠的撲進葉千鋒的懷抱之中大聲的抽泣了起來。

“我靠,我葉千鋒的朋友你們也敢打主意?簡直是活得不耐煩了,兀那小子們,還不快報上名來!”

聽到那讓人心碎的哭聲之後,葉千鋒當場就毛了,對着那幾個紈絝弟子就是一陣獅吼,他的吼聲原本是沒有嚇着人家的,只是當他說出自己的名字之後,那一羣紈絝子弟一下子就如同閃電鳥一般,瞬間就沒了人影。

“乖,別哭了,那些壞蛋都被我嚇跑了,你還說說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爲什麼會被壞人追?”

嚇走那幾個紈絝弟子之後,葉千鋒就安慰着懷抱之中依舊在大聲哭泣的可人兒。

“嗚嗚嗚,因爲我想葉大哥了,所以就瞞着父王來找你,卻不想聽到到處都有人在談論着你,只是人們都說你被人害死了,沒想到今天終於見到你了,嗚嗚…….”

可人兒一說完,再次如同梨花帶雨一般哭泣了起來,那哭聲,差點讓葉千鋒的心都碎了一地,雖然他對鳳鳴玉並沒有什麼男女之間的情愫,可是人家卻是因爲找他而來,他又怎麼能一點都沒有感觸?

“好了,葉大哥知道了,放心以後有葉大哥在,任何人都別想要動你半根頭髮,要不然我就將他給閹了!”

一邊拍着可人兒的肩膀,葉千鋒一邊霸氣側漏的說道。

“對了,爲什麼人們說我已經死了?”

葉千鋒突然想起鳳鳴玉說他已經掛了,故而疑惑的問道。

“衆王之城中人都說你一年沒現身了,怕是早就被人暗害了,嗚嗚!”

鳳鳴玉繼續哭着。

“我靠,誰要詛咒我?太不道德了,看我不撕爛他們嘴!好了,真的別哭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回來了嗎?”

葉千鋒說完,就推開懷抱之中暖香撲鼻的可人兒笑道。

“好,我不哭,嗚嗚,我不哭,嗚嗚!”

一邊擦拭着眼淚,那鳳鳴玉卻一邊繼續哭着……

“葉千鋒回來了!”

“葉修羅回來了!”

“葉壞蛋回來了!”

“你聽說了嗎,葉千鋒那個屠夫回來了!”

當葉千鋒帶着鳳鳴玉,騎着神駿非凡的三元步入衆王之城的時候,耳邊卻響起陣陣讓他鬱悶的聲音,那街道之上的人們望着他的眼神更是帶着敬畏。

“葉大哥,想不到只是兩年多沒見你而已,你的威勢居然就如此的生猛了!”

Wωω_ тт κan_ ¢O

三元背上的鳳鳴玉卻和葉千鋒有着不一樣的感受,一邊緊緊的抱着葉千鋒的腰肢,一邊崇拜無比的說道。

“咳咳,其實我是一個好人!”

葉千鋒有些尷尬的對鳳鳴玉說道,其實也是在對街道之上那些望着他有些害怕的人羣說道。

“葉千鋒,你還敢回來?”

“哼,簡直是不知道死活,爲什麼你就不能像一條喪家之犬一般躲一輩子?”

“哈哈,二哥說的是,他應該躲在一個角落苟延殘喘纔是,根本就不該再出來找死!”

剛剛過了城門,那街道之上就出現了三個如同野狗一般囂張的傢伙攔住了葉千鋒的路。

“那一家養的野狗?還不快滾開!”

一聽那羞辱性的言語,葉千鋒就高喝道,他今天其實不想殺人。

“咦?那三人不是木家的人嗎?並且其中一個還是最近風頭很盛的木倫泉,此人年紀雖然不過二十出頭,修爲卻已經達到了九品玄武境,端的厲害啊!”

“是啊,另外兩個人也不錯,修爲也有六品玄武境!”

“這下有好戲看了,我聽說那木倫泉能夠斬殺一品地武境的修者!”

一旁的人羣之中認識木倫泉的人就小聲的開始議論着。

“讓道?你以爲我們會讓你這種敗類玷77污衆王之城嗎?有種的話,與我到城外一戰!”

“是啊,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

聽着人羣之中的議論聲,那木倫泉相當嘚瑟的對着葉千鋒說道。

“哎,我本不想殺人,不過屠屠狗還是可以的,也罷,你們跟我來吧!”


葉千鋒輕嘆一聲,率先騎着三元朝着城門走去。

“葉大哥,那三人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抱着葉千鋒熊腰的鳳鳴玉擔心的說道。

“放心,土狗而已,殺也就殺了!”

聽到鳳鳴玉的擔心聲,葉千鋒居然風輕雲淡的說道,甚至還說得是非常的大聲。

“狂人啊!”

“人言葉千鋒乃是千古狂人一枚,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只是他真的很厲害嗎?”

人羣之中再次爆發出議論之聲。

出得城門不過五十米,葉千鋒就停留了下來,雖然十大家族以及修者們明面上還是給白甲神君留了幾分面子,不過已然敢在城門外進行殊死的決鬥了。

“我叫木倫泉…….”

一出城門,那木倫泉就囂張的介紹着自己,只是沒等他說完,葉千鋒就生硬的打斷了他的話。

“算了吧,我纔沒有興致去知道一個土狗的名字,準備好了嗎?沒準備好的話,再給你一分鐘,因爲殺你們三條狗就如同捏死一隻螞蟻一般的簡單!”

葉千鋒一邊鄙視的說着,一邊伸出兩根手指頭在空着晃動……. “好膽,莫非以爲你那六品玄武境的修爲能夠抵抗我不成?”

那木倫泉一聲冷喝,舞動手中的兵器,駭然發動攻擊!

“真是無知者無畏啊!”


葉千鋒輕嘆道,他用來自木家那能夠掩飾他真實修爲的聖器掩飾了他的修爲,那聖器 ,原本是人家用來對付他的,如今他卻用來對付木家人,不得不說,世事無常,造化弄人啊!

“葉大哥……”

還不知道葉千鋒多少底細的鳳鳴玉望着木倫泉那兇猛的攻擊就擔心起來,不過她那抱着葉千鋒的小手卻被葉千鋒輕輕的捏了一下,繼而,在衆目睽睽之下,在所有帶着看好戲,看一場龍爭虎鬥的好戲的路人注視之下,葉千鋒只是伸出了兩根手指,只是以指代劍發出了三昧焚天的第一式——燎原!

“啊!”

木倫泉淒厲的慘叫之聲劃破長空,更是讓城門外所有帶着看好戲的人當場就震精了!

“人言葉千鋒威猛無比,卻不想他能以六品玄武境的修爲,以兩根手指頭就將那九品玄武境的木倫泉給燒成了灰燼!”

“你知道什麼,我可是聽說葉千鋒一年前就能以六品玄武境的修爲斬殺留個九品玄武境的修者了,如今 他只是面對一人而已,那還是輕鬆加愉快!”

“是啊,那木倫泉也真是不知道死活,以爲自己能夠斬殺一品地武境的修者就逆天了,卻不想有葉千鋒在,三十歲以下的修者,根本沒有任何人敢與之爭鋒!”

看着那瞬間變成了灰燼的木倫泉,聽着人羣的議論,鳳鳴玉終於明白爲什麼葉千鋒的聲名如此的強大,以至於她在邊陲的留神城都聽說了,只是她怎麼也想不到如今的葉千鋒居然強大瞭如斯的境界,只是兩根手指頭,剎那間就能要了九品玄武境修者的性命,而現在的她不過只有九品黃武境而已,和葉千鋒早已不是一個檔次上很久了…….

“我們走!”

葉千鋒拍了一下三元 ,無視旁邊那兩個早已目瞪口呆,身體顫抖不已的木家弟子,徑直的在人羣的熱議聲中朝着衆王之城邁進…….


一年之前,葉千鋒一戰成名,後來更是引得七五大神君,四大神王,更有一個超越了神王境界的人物從天邊顯化一道虛影,從那之後,葉千鋒卻消失了一年的時間,當所有的人都懷疑他已經被人暗殺的時候,他卻再一次震撼的登場。

“哈哈,壞蛋就是壞蛋,出場的橋段總是那樣的牛氣哄哄!”

當葉千鋒進入衆王之城不久,已然得知一切的落天驕就帶着興奮的聲音遠遠跑來,他是興奮了,可是當他看到葉千鋒神後的鳳鳴玉的時候,臉上就浮現出了奇怪的神色:

小子好膽,居然又出去勾三搭四了!

“葉大哥,你回來了?”

果然,就在落天驕那廝的話音剛落的時候,原本在聽到葉千鋒迴歸就興奮不已的寒靈雨,此刻在看到鳳鳴玉之後,那臉色刷的一下就漆黑了起來,並且帶着幽怨的目光盯着葉千鋒說道。

“咳咳,那個,我回來了!”

一見到落天驕那自求多福的眼神,一見到寒靈雨那因爲獨守空閨,幽怨無比的眼神,葉千鋒當場就傻了,只得尷尬的說道。

“喲,這是那裏來的美女啊?葉大哥你就不介紹一下嗎?”

寒靈雨始終都是寒靈雨,稍微收拾了一下心情之後,就酸溜溜的指着那有些不好意思的鳳鳴玉問道。

“她叫鳳鳴玉,我老家的一個朋友!”

葉千鋒一邊訕訕的說道,一邊從三元的背上給跳了下去,並且在他的示意之下,一直都古靈精怪,刁蠻的緊的鳳鳴玉也乖乖的從三元的背上跳了下來。


“三元,想你的女主人沒有,來抱一個!”

無視了葉千鋒等,寒靈雨親熱的抱着三元的脖子說道。

“我想了,”那三元,一見到寒靈雨就開始苦兮兮的說個不停,“女主人,我真想你了,你都不知道這一年我乾的是什麼活,是怎麼活過來的,主人一會讓我去引傳說級的妖獸,一會又讓我生吃神話級妖獸的血肉,女主人,你可一定要給我做主啊,一定要好好的收拾一下主人,他太腹黑了,太不應該去沾花惹草了,雖然我讓主人的老朋友騎了,可是我心中一直是惦記着女主人的,嗚嗚…….”

那三元的話一出口,所有的人全部集體石化,特別是那一句“我讓主人的老朋友給騎了”,絕對是將四個人雷得是裏嫩外焦。


“哇,妖獸也能說人話了?”

“逆天了,簡直是!”

“你們懂什麼?那是葉千鋒的寵物,好像叫什麼三元的,一年之前那一道斬殺神君,嚇退三大神王,四大神君的虛影就是三元的父親!”

“我說嘛,有那樣的父親,怪不得能過張口說人話了!”

人羣之中的議論聲,將四人一獸之間的尷尬氣氛徹底的瓦解了,只是那鳳鳴玉在聽到三元的控訴之後,那臉色卻是一變再變……

“好你個三元,說,你到底是跟誰學的?居然敢誹謗起你的主人來!”

葉千鋒聽到三元的控訴之後,立馬就翻臉了,指着三元就怒吼道。

“怎麼?三元說錯了嗎?”

將三元保護在身後的寒靈雨冷冷的盯着葉千鋒,一時間倒是讓葉千鋒那廝頭皮發麻了起來。

“我這是怎麼了?我爲什麼要怕她?我又沒有真的虐待三元,更沒有出去沾花惹草…….等等,她又不是我老婆,別說是沾花惹草了,我就是採00花了,那又怎麼樣?”

葉千鋒心中一想到這裏,就挺了挺胸膛,準備發出最兇猛的反擊,只是沒等他開口說話,寒靈雨卻幽幽的說道:

“我聽說這一年之中很多老傢伙都突破了,十大家族之中多了上百個神侯,出現了數十個新的神君,還添了上十個神王,哎,也不知道他們要是想要拿你開刀的話,我祖爺爺還能不能對付!”

一聽到那話,剛剛想要囂張一把的葉千鋒一下子就如同泄氣的皮球一般,乖乖的走到寒靈雨的面前,低聲下氣的說道:

“靈雨,我錯了,我不是人,我不該虐待寵物,我不該讓三元生吃神話級妖獸的血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