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後風鎮天拿過這塊結晶,帶著淡淡的笑容走到那借錢的大漢面前,對於剛才發生的一切,這大漢也是看在眼裡,當發現風鎮天朝自己走過來后,本是驚愕的面容陡然的變得自然起來。

然後風鎮天便是把這塊結晶放在大漢手中后說道「其中十五塊元氣石是你的,還有一千塊元氣石是給掌柜的毛料,剩下的都給那位老大哥。」隨後風鎮天便是指向門口,而那門口之人則正是告訴風鎮天事情之人,看見風鎮天指他,則是滿臉驚愕的看著風鎮天。 這時風鎮天指向先前對風鎮天勸阻不要讓風鎮天賭石的中年人,而這中年人則是一愣,之前風鎮天可以說的上是震驚全場,而當風鎮天說把剩下的元氣石給自己的時候,則是驚愕萬分,因為他也就是與風鎮天閑聊幾句而已。

沒想到風鎮天竟然如此將這麼多的元氣石給了自己,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然後風鎮天便是向這位中年人走去,然後到了中年人身旁的時候,則是帶著淡淡笑容說道「多謝你的勸阻。」然後風鎮天便是瀟洒的走了。

而這人則是愣在那裡半天也沒有緩過來,此時風鎮天手中就只有兩塊結晶,但是其中卻是有一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而那一塊元氣結晶,則是準備換回自己的小乾坤。

然後風鎮天來到那居住的客棧,看見店小二正在忙碌,隨後招呼店小二「小二哥,我來贖回小乾坤的。」隨後風鎮天從懷中拿出一塊元氣結晶。放到店小二的手中,而店小二看見這塊結晶后,則是震驚的看了看風鎮天,隨後便是從懷中把小乾坤拿了出來。

送還給風鎮天,然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謝謝。」

隨後風鎮天便是上樓去了,將房門關上盤坐在床上,開始煉化這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風鎮天煉化過元氣結晶,但是玄氣結晶倒是第一次煉化。

很快風鎮天便是將心情轉換到最佳狀態,然後開始吸收這玄氣結晶內的火屬性玄氣,當第一條火屬性的玄氣進入風鎮天體內后,風鎮天陡然的發現,這些玄氣有些強大,而這些玄氣也是陡然的流入到風鎮天的三個漩渦當中,被三個漩渦給瓜分。

但是瓜分的並非玄氣,而是火屬性,使得風鎮天體內的火屬性已經漸漸的變強,這讓風鎮天心中一喜,頓時快速的煉化起來。

不得不說風鎮天煉化結晶的速度可是異常的快,如果平常人煉化一塊玄氣結晶最快也要一個月,但是風鎮天竟然只用一日便已經煉化乾淨,剩下的只是石頭的碎末而已。

隨後風鎮天心念一動,發現自己體內的玄氣漩渦已經擴大不少,但是卻還需要不少的玄氣才可以到達巔峰,進行突破。

所以風鎮天便想到,現在應該去繼續賭,此時已經日上三竿了,而風鎮天下樓后便是找過店小二「小二哥,不知道我那塊結晶還剩下多少快元氣石?」

那小二哥則是一愣隨即帶著淡淡的笑容說道「客官,還有不少那,您要拿嗎?」

風鎮天則是點了點頭說道「給我十塊就行,剩下的繼續留著,等不夠了到時候告訴我一聲就行。」

然後那小二哥欣然的說道「好,好。」便去給風鎮天拿了十塊元氣石。風鎮天接過元氣石后帶著笑容「謝謝。」便轉身離開客棧。

其實這小二哥也是有些不解,第一天來的時候風鎮天沒有絲毫的銀兩,但是短短出去一個時辰竟然可以帶回一塊結晶來結賬,難道這人是去強的,隨後那小二哥便是搖了搖頭,不再去想。


此時風鎮天已經來到了昨日的古迹賭坊,這次風鎮天來到賭坊后,陡然的出現不少人圍著風鎮天,而風鎮天也是禮貌的對眾人一笑。

隨後風鎮天便是去選了一塊毛料,自然是垃圾區的毛料,這次風鎮天只帶了十塊元氣石而來,自然只能在垃圾區選擇毛料了。

然後風鎮天便將這塊毛料再次放在開石之人的手中,一併的還有十塊元氣石,而這開石之人看到風鎮天後,則是有些不解,他明明記得昨日風鎮天可是大方的把大把的元氣石送給別人。

而今日竟然又到垃圾區去選擇毛料,這讓他如何可以理解,但是並非風鎮天不想去普通區選擇毛料而是現在風鎮天只有十塊元氣石而已。

很快這開石之人便是快速的將毛料削了一般,而風鎮天周圍的人也是越來越多,因為他們有些人是想來看看風鎮天的運氣到底如何。

事實上已經有不少人將昨日風鎮天開出三塊結晶的事情說了出去,自然會有些人慕名而來,很快這塊風鎮天選出的毛料已經開了一半,但是卻沒有出光。

這讓不少人皆是有些失望,但是卻沒有人離開,因為賭石這種東西不到最後誰也不會知道結果。

但是當這毛料被削掉三分之二的時候,不少人的臉上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當這些人的失望神色剛露出不久,突然一道光芒陡然的爆發出來,蘊含著豐富的元氣充滿了整個古迹賭坊。

頓時不少人皆是向這邊看來,而在風鎮天周圍的人則是高喊到「出光了,出光了。」

這些人顯然顯得興奮不已,很快那開石之人則是一用力便將這塊不大的毛料給捏碎。

陡然的從這人的手中出現一塊結晶,「啊,竟然又是結晶,這已經是第四塊了。」

「什麼第四塊?」

「昨天他開出了三塊結晶,而且還有一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

「而今日竟然又開出一塊,這個人的運氣簡直就是逆天了。」

這時不少議論的人皆是歡騰起來,好像都是自己開的一樣,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沒有說話,好像這些都在自己的預料之中。

「哼,什麼運氣,一定是瞳眼。」就在這時一道冷哼陡然出現,而眾人皆是看向聲音的來源之處,當大家看見這人的時候皆是驚愕不已。

「竟然是夏侯大師。」

「怎麼是夏侯大師?難道連夏侯大師也被驚動了嗎?」

而風鎮天則是一腦子霧水,因為他好像不認識這位叫夏侯大師的人,更不會與他有任何仇怨,但是為什麼這位大師會對自己有些偏界那。

「大師您怎麼來了?」這時在古迹裡面的主管還有那借錢之人皆是來到夏侯大師的身前抱拳施禮。


其實這古迹賭坊就是夏侯家所立,而這夏侯大師則是夏侯家中一位比較強大的存在,不僅是修為就連瞳眼也是如此。

應該已經步入人階巔峰瞳眼了。

但是為何來此,就無人知曉了,隨後那夏侯大師則是擺了擺手「起來吧,這次前來就為了這個運氣逆天的小子來的。」

這讓風鎮天更是不解,然後問道「不知老人家,在下可有得罪之處?」風鎮天很有禮貌的對這夏侯大師說著。

「得罪我?沒有。」那夏侯大師則是說道。

「那為何是為了我而來。」這時風鎮天就更不明白了。

「因為我不相信時間上會有如此運氣之人,你第一天開出了三塊晶石,而第二天剛來就開出一塊晶石,而且你還是在垃圾區開出來的,這難道真是運氣?」這夏侯大師發現點端倪。

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不知夏侯大師可還有什麼事嗎?」其實風鎮天是故意這麼問的,因為那夏侯大師其實就是想知道風鎮天到底是怎麼選石的。

雖然在古迹可以運用瞳眼來選石,但是除了一些高級的瞳眼大師可以在一日選出三塊結晶外,剩下的皆是沒有出現過。

但是一般來這裡選毛料的高級瞳眼大師根本就不用去賭,那些大師來到這裡自然會有人孝敬他們。

「還有什麼事情?如果說你是高級瞳眼大師,那老夫絕對不會相信,但是如果你有什麼特殊的手段的話,那必須說出來。」這時夏侯大師便是把自己來的目的說了出來,其實這次是為了讓風鎮天把自己的秘密說出來。

但是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我好像沒有破壞這裡的規矩吧,就算我擁有特殊的手段,那也只是運氣而已,就算我擁有瞳眼,你怎麼就說我不是高級瞳眼那?」

這風鎮天不僅沒有說出自己的手段,更是將了夏侯大師一軍,讓夏侯大師騎虎難下。 其實風鎮天根本就沒有錯,因為在古迹賭坊根本就沒有什麼規矩可言,因為這裡就算瞳眼都可以用,那其他的手段當然可以用了。

而這時的夏侯大師則是憋得滿臉通紅,其實他也知道,這裡基本就是沒有規矩,所以風鎮天的沒句話都說道點子上了,這讓夏侯大師根本就沒有什麼話來說。

但是這地方畢竟是他們夏侯家所建隨後夏侯大師便是說道「這裡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那就是禁止用法寶之類的東西來選擇毛料。」

這讓眾人皆是一驚,因為這個規定他們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而且就算有什麼法寶之類的東西那也絕對不是那麼輕易得到的。

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說道「我有沒有什麼法寶,我是憑藉自己的運氣來選石的,如果你要是說這運氣也算是法寶的話,那我無話可說。」

此時風鎮天已經將自己的實力歸功於運氣了,而這讓夏侯大師更是怒不可言,然後夏侯大師則是再次看了看風鎮天一眼說道「既然你執意如此之說,那就別怪老夫了,來跟老夫賭上一賭,老夫就知道你是不是擁有法寶了。」

其實運用法寶來賭石一般人都可以看的出來,很簡單,因為每次運用法寶的時候都會出現異常的光芒,但是風鎮天每次選石都是十分平靜。

隨後風鎮天則是淡淡一笑「既然夏侯前輩想要與晚輩賭,那晚輩就只有捨命相陪了,但是這賭應該有些賭約吧。」其實這是風鎮天故意這麼說了,一個前輩,一個晚輩,而且還是一個前輩想找晚輩賭,這豈不是笑話、

這時不少人都在暗自偷笑,但是卻沒有人敢大聲的笑出來,因為這夏侯家族的施禮可以說是古迹當中的一等勢力,豈是他們這些人敢惹的。

而這話聽到夏侯大師的耳朵內也是非常刺耳,隨後便是冷著臉說道「那你說賭約是什麼?」

風鎮天則是想了一想「既然與前輩賭,那賭約自然要大一些,就十塊玄氣結晶吧。」風鎮天說出后則是帶著淡淡笑容等待著夏侯大師的回答。

而這夏侯大師則是微微一愣問道「你有玄氣結晶嗎?」其實現在風鎮天穿的是十分樸素,並非風鎮天沒有錢買,而是穿這樣的衣服比較自在,舒服,反正是自己絕對怎麼得勁,怎麼穿。

但是從外表看來風鎮天根本就是沒有錢之人,而事實上,風鎮天現在還真的沒有十塊玄氣結晶,隨後風鎮天便是嘴角陡然的露出一絲弧度「我想昨日我開出了一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在場之人應該有不少人都看到了吧。」

「嗯,看到了,昨日這小兄弟的確開出了一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

「我也看到了。」

「是啊,而且還是很好的火屬性玄氣結晶那。」

這時不少人都為風鎮天證明,而風鎮天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隨後風鎮天說道「這塊火屬性玄氣結晶,應該可以價值十塊普通的玄氣結晶了吧。」

「那是自然,你那塊都可以價值二十塊普通玄氣結晶了。」

這時便有人說道,其實這人昨日就像買風鎮天這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所以這人才會這麼懂。

「那我就用這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與夏侯前輩賭上一賭你可願意?」這風鎮天便是問道。

其實現在風鎮天根本就沒有那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了,因為那塊結晶已經被風鎮天給煉化了。

而那夏侯大師則是奸笑道「好。那如何賭就得我說的算了。」其實這夏侯大師巴不得的讓風鎮天拿那塊火屬性的玄氣結晶來賭,因為那塊結晶如果要是拿到拍賣會上去賣的話,最少可以價值三十塊玄氣結晶。

而風鎮天那嘴角的弧度更勝從前說道「那好。」

隨後那夏侯大師便是說道「一人一塊,看誰開出的東西值錢,誰就是贏。」這規矩顯然對他有利。

但是風鎮天也是點頭答應了,然後對夏侯大師說道「夏侯前輩,您是長輩,您先來。」

「好,既然小友如此之說了,那亭贊便是先下手了。」這時夏侯大師說道,原來這夏侯大師名叫夏侯亭贊。

隨即,那夏侯亭贊便是心念一動眼睛當中散發出淡淡的火光,而風鎮天則是一驚,雖然知道這西部的火屬性武者較多,但是卻也沒想到這夏侯亭贊的眼睛竟然散發出淡淡的火光,不僅如此他的瞳眼竟然已經達到了人階巔峰境界。

事實上,這瞳眼雖說分為天,地,人,玄,黃這五階,但是每階又分為四小階,而不僅如此就連每個人修鍊的瞳眼都是與功法武技相同有強弱之分。

天階瞳眼自然是最高的,但是卻不是天生就是天階瞳眼,而是後天修鍊上去的,因為天階瞳眼只是修鍊瞳眼的功法是天階而已,但是這種功法可以說是有市無價的存在,這天階瞳眼的修鍊功法在整個神武大陸當中都沒有幾人可以得到,就算天階的相石大師也是屈指可數,就那麼幾位。

而此時的夏侯亭贊已經到了人階巔峰,很快就到地階瞳眼了,雖說只差分毫,但是相差千里,到了地階瞳眼的時候可以說已經被各個聖地捧為貴賓了,因為聖地的人不少,可以說是很多,但是修鍊資源也需要很多,這樣自然就用到了相石大師。


此時的夏侯亭贊則是細細的檢查著每塊毛料,雖然這夏侯亭贊沒有去往二樓只在一樓挑選,但是去也挑選了、大半個時辰,不僅如此,此時的夏侯亭贊臉上已經露出了滴滴汗珠,可見這樣的瞳眼對於夏侯亭贊也是具有強大的損耗的。

隨後夏侯亭贊挑選了半天終於拿出一塊毛料,這塊毛料看上去就與眾不同,上面散發著弄弄的玄氣。而風鎮天此時也是把自身的瞳眼運用上了,當風鎮天看見這塊毛料的時候也是心中一驚,因為這裡面竟然有一塊很濃郁的氣。

然後夏侯亭贊則是走到風鎮天的面前,面無表情的說道「去選吧。」

隨後風鎮天便是點了點頭,而於此同時他眼神當中帶著的那絲絲灰色光芒也是沒有逃出夏侯亭贊的眼睛,因為他發現這風鎮天竟然是一位人階低級瞳眼,雖然與自己相差三級,但是年齡卻是要比自己小上數倍不止、這夏侯亭贊也是暗暗吃驚。

而此時風鎮天則是用意念溝通了小九「小九剛才那個夏侯亭贊選的毛料裡面有什麼?」

小九則是奶聲奶氣的回到「他那裡面應該是一塊玄氣結晶,而且裡面的玄氣能量還是非常豐厚的。」

這讓風鎮天陡然的有些暗暗吃驚,因為在小九嘴中說出非常濃厚的玄氣能量,那能少嗎?此時風鎮天皺著眉頭不知如何示好。

突然風鎮天好像想到些什麼便是嘴角漏出絲絲的弧度「小九,你知道晶石的能量嗎?」小九那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在風鎮天的腦海當中「不知道。」

然後風鎮天便是對小九說道「如果感應到比夏侯亭贊那塊毛料中的玄氣多上數倍的然後告訴我。」

小九則是暗暗的感覺這裡的毛料,而風鎮天則是裝模作樣的隨便敲了敲,然後又聽了聽。

突然風鎮天的嘴角露出一絲奸笑,然後便是拿出了一塊毛料放在夏侯亭贊的身前「我選好了。」 只見風鎮天手中拿著一塊普通的毛料,而且當風鎮天把毛料拿過來以後,這夏侯亭贊也是把自己的瞳眼施展出來,看了看,嘴角露出一絲弧度。

因為他用人階高級瞳眼看到裡面的能量非常稀少,這樣的毛料根本就不會有相石世家之人去選,因為這裡開光也就是元氣石。

隨後這夏侯亭贊則是說道「小夥子,你認輸吧。」當夏侯亭贊這話一出頓時激起眾人的不解,因為他們沒想到夏侯亭贊竟然直接讓風鎮天認輸,這是為何?

而風鎮天則也是一愣,問道「為何?」

「哈哈哈,小夥子,你的毛料裡面最多也就是一塊元氣石而已。」這時夏侯亭贊笑著說道,因為他對自己的瞳眼有著非常的自信。

反觀風鎮天,這時微微皺了皺眉,但是卻也大笑起來「既然,你如此自信,那何不與我多加些賭注?」當眾人聽到風鎮天的話時則是更加懵了,如果要是風鎮天手中的這塊毛料已經被夏侯亭贊看穿了,所以風鎮天繼續這樣說話,只能在眾人的腦海中出現兩個字,白痴。

這時夏侯亭贊也是一愣,隨後用自己的瞳眼反覆看了好幾次,都絕得風鎮天這裡面絕對不會有什麼值錢的東西,隨即心中暗想「為什麼這小子敢與我繼續賭,難道是在詐我?」

隨後夏侯亭贊微微一笑「好,既然如此,那加多少?」

風鎮天嘴角露出自信的弧度說道「既然夏侯大師同意了,那就少加點,一百塊玄氣結晶一把,如何?」

震驚,非常震驚,在場之人皆是震驚不已,因為現在已經不是一場賭石了,而是一場讓人聽著都心跳不已的豪賭了。

一百塊玄氣結晶,那相當於,一百萬塊玄氣石,就算在古迹內也算的上是一個富豪了,而夏侯亭贊則是驚愕的看著風鎮天,皺著眉頭問「你有一百塊玄氣結晶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