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毅在魂帝的指引下,在那一道琉璃金光面前跪了下去,對着那一道琉璃金光,立下了誓言。

望着冷毅一副極爲認真的樣子。魂帝滿意地點了點頭,用手輕輕摸着他的腦袋道:“很好!孩子!我代表魂族的五百義士感謝你,我相信,你會得到他們的庇護的。終有一天,你會除去黑暗邪神的。”

冷毅只是默默地點着頭。是的,是魂帝給了他的第二次生命,哪怕他叫他去死,他也會義無反顧。

“來吧!孩子!跟我們一起做,起手,掐訣……”

在魂帝的一連患的作下,冷毅跟着他的節湊不停地變幻着手中的指訣,嘴中唸唸有詞。

“來!孩子!我先教你如何收魂,快把眼睛閉上,摒除一切雜念。”

在魂帝的命令下,冷毅閉上了眼睛,償試着排除一切雜念。

忽地,他覺眼前亮起一道金光,緊接着,整個身體迎着一股巨大的陣風飄了起來,衣袂飄飛,在半空中迎風而動。

他隨風而蕩,來到了一個巨大的玉石廣場上,在廣場的兩邊林立着無數的雕像,一個個雕像的手裏手裏不約而同地託着一具赤紅色的方塔。

在廣場的正中央立着一根擎天巨柱,直通雲宵。

專屬玩偶:帝少請溫柔 ?冷毅在心中狐惑道。

驀地,從巨柱的中間。走出一個十來歲的門童,門童身着一襲雪白的雲裳。

門童見了冷毅,深深地朝他鞠了一躬,“恭喜師兄!你是我們魂族塔派煉魂師的第一百零八個入門弟子。請師兄跟我一道進來吧!”

白衣門童將冷毅帶到了擎天巨柱的面前,朝那一根巨柱深深地鞠了一躬。然而,單掌向半空中一伸,憑空從手中多了一個紅色雲袍。


門童將紅色雲袍,交到了冷毅的手中,叮囑道:“師兄!這是你的煉魂袍,請師兄穿上吧!”

冷毅接過了門童的手中的雲袍,穿在了身上。就在他披上紅袍的一剎那,只覺一股巨大的能量,從他的胸前橫貫而過。

從遙遠的天際傳來如雷般的聲音:“孩子!恭喜你成爲我們魂族的一員,從今天開始,你便是一名正式的煉魂師了。你手中掌握的是無數的靈魂,無數鮮活的生命。一切盡在你的掌握當中。正,則爲神,邪,則爲魔。祝福你,正義之神會無時無刻無刻的庇護你的。”

Www◆тTk Λn◆CO

話畢,眼前的一切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冷毅一陣愕然,他驚訝地睜開了眼睛,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臉認真的魂帝。

他慈祥地望着他。

冷毅摸了摸腦袋,似乎就在剛纔魂帝觸摸他腦袋的一瞬間,他一領悟了一切。關於《煉魂訣》裏面的東西,以前他不曾悟透徹的東西,在這一刻,恍然大悟。

他驚訝地望着魂帝。魂帝溫婉的目光落在了他堅毅的臉寵上,朝他會心地點了點頭:“孩子!沒錯,你現在已經是一個合格的煉魂師了,我已將《煉魂訣》裏所有的知識都傳授與你了。以後,你就會收魂、養魂、築魂塔了。” “好了!孩子!我該交待的事情也交待了。看來,我要試一試,能不能突破這‘血影祭壇’帶你們出去了。”魂帝望着冷毅認真地說道。

他溫婉慈祥的目光中,又似藏着無限的悲涼。

是的,在冷毅的印象中,魂帝幾乎都是叫他“臭小子”,而此時,他總是稱呼自己爲“孩子”,向來樂觀的魂帝是很少如此嚴肅的。

“前輩!難道我們真的沒有別的辦法出去嗎?”冷毅問道。

魂帝搖了搖頭,道:“沒有!除非把這屏障,炸開。而要炸開這‘血影聖壇’的屏障,除非達到半地尊的實力。老夫目前勉強達到了這個實力,可以一試。”

說到這兒,他頓了頓,似在思考着什麼,好一會兒才繼續道:“你等下緊緊地握住‘天龍聖像卷軸’,這是我的藏身之所,一旦炸開‘血影聖壇’後,我的魂魄,可能也會魂飛魄散,最終留下的也不過是一絲殘魂而已。而那一絲殘魂,會在這‘天龍聖像卷軸’內,你一定要收好它。”

望着魂帝一臉嚴肅的樣子,冷毅只覺鼻子一酸,很快眼角也泛起了淚珠。

“孩子!不用難過,我不會死去的。你只要好好活着,不斷的修築煉魂塔,只要靈魂力量達到一定程度,你就會有能力,將我留下的那一絲殘魂救活。”魂帝輕輕拍了拍冷毅肩膀,將‘天龍聖像卷軸’收了起來,放到了冷毅的手中。


很快他又轉臉轉了過去,望着天空,聲音微略有些顫抖着道:“好了!你們快些準備吧!我準備動手了。只要我把‘血影祭壇’炸開,巨大的靈魂力量便可以與你們的心靈形成感應,將你們傳輸到你們想去的地方。”

冷毅抹去了眼角的淚痕,緊緊地握住了孟溪雅的手。

“好了嗎?快!先結聖光鎧甲!”魂帝忽然大聲喝道,“我就要動手了。”

冷毅緊緊地擁住了孟溪雅,左手緊緊地握住了“天龍聖像卷軸”。

忽見魂帝,臉色一沉,手中玉骨權杖猛然一晃,向上立起。從杖柄處射出無數的金光。

“以我之魂,祭天之靈,蒼天賜給我力量吧!……”隨着魂帝口中咒語不停地念動,剎那間,忽見一道金光閃耀,“啵”地一聲,先前魂帝所結的空間屏障,瞬間破滅。

頓時,狂風大作,捲起地面的塵土和沙石。

起先是飛沙走石,繼而是樹木倒伐,山崩地裂。

“魂飛魄散,裂!”魂帝仰天一聲怒吼,被狂風吹得衣袂飄飛,長袍的一角隨風而蕩,獵獵作響。

先是從地面升騰起萬丈光芒,繼而“砰”地一聲巨響,接着整個天空暗了下來。

黑暗中冷毅只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排斥着他和孟溪雅,他拼盡了全力,緊緊地摟住了她。

“快!把‘天龍聖像卷軸’收起來。”隨着魂帝的一聲喝令,忽見黑暗中一點青光閃耀,緊接着是一個人影被巨大的衝擊力震得魂飛魄散。

魂帝被炸飛了?冷毅心中一凜,緊緊地握住了手中的“天龍聖像卷軸”,忽見一道金光射來,作化一團青煙射進了“天龍聖像卷軸”。

冷毅心中一沉,知道得魂帝的一絲殘魂留在了“天龍聖像卷軸”內,心中無比的悲傷。他忍不住叫了聲:“前輩!”與此同時,快速將“天龍聖像卷軸”收得了儲備戒指當中。

然而,夜空中再也聽不到任何的迴音。

就在這時,他手中的孟溪雅也在漸漸脫離他。冷毅只覺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排斥着他和孟溪雅。

“快!抱住我。”冷毅大喊一聲,就在這時,在他們的中間,陡間閃出一道電芒,只聽“劈啪”一聲,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將他和孟溪雅生生地分開了。

“孟溪!”空曠的原野中再也沒有任何的迴音。

出現在冷毅面前的是一片黑暗世界,他試着用靈魂力量去看個明白,可發現卻絲毫不起效果。冷毅無比地悲傷,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在黑暗中快速穿行,體表外的溫度越來越高,高得幾乎要燃燒起來了一般。

冷毅緊咬着牙,他只覺口乾舌躁,一陣頭暈目眩的感覺泛上心頭。

忽聽“砰”地一聲巨響,冷毅好似撞在了什麼重物身上,他只覺黑眼一黑,很快便暈了過去。

當他醒來時,自己已躺在一戶農夫的家裏。一個八歲左右的小男孩見他醒來,高興得大聲叫了起來。

“阿爸!阿媽!這位大哥哥醒來了!”

正在廚房裏做飯的中年婦女跑進了房間裏,見冷毅醒來了,向外探了探腦袋,朝正在院子裏編織竹筐的丈夫大聲喊道:“孩子他爹!這位小兄弟醒來了。”

“哦!是嗎?”男子放下了手中的活計,立即跑到了房間裏。朝冷毅裂開了滿嘴是鬍鬚的大嘴,嘿嘿笑道:“喂!小兄弟!你總算醒來了。你在這裏躺了三天三夜了。”

說着,他朝身後的女人使了個眼色,吩咐道:“孩兒他娘!快!快去熬一碗粥來,這位小兄弟一定是餓壞了。”

冷毅剛剛醒來,見了眼前的男子,先是一愣,繼而客氣地朝這位中年男微笑着點了點頭,道:“謝謝這位大哥救了我。敢問這是什麼地方?”

中年男子見冷毅能夠開口說話,很是激動,“小兄弟!太好了。你終於可以說話了。你先別激動,聽我慢慢說。這裏是靈舟山。”

“孟溪雅呢!”冷毅忽然想起了孟溪雅,激動地叫起來。

“小兄弟!別激動,你說什麼溪啊!我沒有聽過啊!這裏是靈舟山。”那位中年漢子心急地向冷毅解釋道,同時朝自己的兒子望了一眼,小聲地問道:“他剛纔說什麼溪啊,你聽過沒有?”

中年男子的兒子搖了搖頭道:“爸!我哪知道什麼溪啊!”

中年男子見兒子也沒有聽懂,便朝冷毅嘿嘿一笑,解釋道:“這位小兄弟!我們的確是在後村的小溪邊發現了你,但那裏不叫夢溪啊!那裏叫後村溪邊。”

冷毅聽了中年男子的解釋,心中不覺好笑,嘴角微微上揚,長長地嘆了口氣。忽然,他想起了魂帝的話來。魂帝說,當他用靈魂力量將“血影祭壇”炸開時,可以將自己和孟溪雅傳送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如此說來,孟溪雅心中未必是真心想去靈舟山了,所以沒有將她傳送到靈舟山,可是她又會到哪裏去呢?

冷毅心中一陣狐疑。想想也是,一個女孩子出來兩年多,沒有回家,估計第一時間應該是回家了纔對。想到此,冷毅的心中寬慰了許多。

既然到了靈舟山,離姐姐也就不遠了。那就先去找姐姐吧!自己已經在這兒躺了三天了,也不知在“血影聖壇”內耽誤了幾天,也不知姐姐到底有沒有去幽靈島,登幽靈船。

透視小村醫 ,冷毅心中不覺有些着急。他欠起了身子,朝中年男子微笑着道:“謝謝大哥這段時間的照顧,我想我得走了。”

中年男子起身攔住了冷毅,勸道:“小兄弟!且慢!如今海盜四起,這靈舟山也不再似前些日子啊!最近海盜猖獗,小兄弟還是謹慎爲妙,就算要走,也要養好了傷再走啊!”

這時,中年男子的妻子也進來了,她端着一碗剛剛熬好的熱粥到了冷毅的身邊,用勺子輕輕地攪拌着,嘴裏還在不停地吹着上面騰騰的熱氣。

“來!小兄弟!先喝一碗熱粥暖暖胃。有什麼事吃飽了再說好嗎?”


望着如此熱情的一對憨厚老實中夫妻,冷毅再也不忍心拒絕了,便笑着坐了起來,端起碗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起熱粥來。

喝着喝着,他只覺鼻子一酸,一股溫意在心間流淌。想想出生如入死這麼多年,又曾幾何時,靜下心來享受過如此的溫情?

望着這一對憨厚純樸的夫婦,冷毅不禁心中生起憐憫之心來。 透視神醫 ,多呆一天,待弄清楚了情況後,再作打算。

喝完熱粥後,冷毅和男人聊起了家常來。男人見冷毅的氣色恢復得差不多,便與他一道上山打起獵來。

在山上,一中一少,兩個男人,聊得很是投機。無所不談。中年男子告訴冷毅,這些年,多虧有了雲天海將軍,纔將靈舟山的叛軍給鎮壓了下去。

可是就在五天前,聽說雲天海將軍被困在了幽靈島的幽靈船上,那裏的海盜就又登上山來了。這不,原本安定的靈舟山,又一次亂了起來。

聊到此處,中年男子無不噓唏感慨,“唉!要是雲將軍在的話,哪會輪得到,這些海盜和叛軍來欺壓百姓,想來這龍國的命運不保啊!聽說那皇帝老兒也不行了,爲了鎮壓南疆郡王的叛軍,竟派出了龍宮侍衛,並且在龍城中張榜,說是什麼誰要是能夠拿下南疆郡王奪下的龍城三殿,便招他爲附馬,賜封爲龍國大將軍。唉!誰又有這個本事呢!”

中年男子說着,忽地又像是想起了什麼,高興地稱讚起來:“咦!對了,聽人說雲天海的舊部郭大海正率領他的虎豹騎軍,往這靈舟山開進,說是要去救雲天海來的。據說這是一支神奇的部隊,而且裏面有一對烈火戰雕非常的勇猛,還有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只要一唱歌,便會讓戰士們士氣大振。或許,此人可救龍國。”

難道是欣兒妹妹來到龍國了?冷毅聽了中年男子的話心中好一陣激動。 “快看!前面有一隻梅花鹿。”中年男子朝冷毅道。

“走!我們往前邊去。”冷毅驅馬向前,已從掌中分射出兩道柳葉鏢。

只聽“颼”“颼”兩聲,兩道柳葉鏢射在了梅花鹿的頸脖處,那鹿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便倒了下去。

“走!我去把鹿撿來。”說着冷毅驅馬向前,來到了那梅花鹿的身前,正準備飛身下來,將那隻梅花鹿撿了。

就在這時,忽聽“颼”地一聲,一股濃濃的殺意從冷毅的背後襲來。

只見一道寒光閃過,緊接着是“啊!”地一聲慘叫,一人從馬背上滾落下來。

冷毅緩緩轉過了身子,聚目朝叢林中一瞧,大喝一聲:“出來!”

很快便有一名滿臉猥瑣的青年男子,從叢林中鑽了出來。

“公子!饒命啊!剛纔不是我,是他!是他要害你。”那名青年男子,慌慌張張地從馬背上,躍了下來,跪在了冷毅的面前,用手一指倒在地面上的另一位少年的屍體說道。

那青年見冷毅竟然能夠從背後出手,便已知對方是一名強者,眼下只有求饒的份。

隨同冷毅一道前來打獵的中年男子,驚訝地望着冷毅,很快他又望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那名青年男子,旋即臉上露出一陣驚慌之色,慌慌張張地朝冷毅道:“小兄弟!不可亂來,千萬不可亂來,這人是幽靈島的海盜啊!你看,他的脖子上還畫了幽靈島的‘骷髏頭像’呢!”

中年男子當然沒有看清楚,方纔冷毅出手,更不知道進入銀魂壯魂期的冷毅,能夠輕易識別數十米範圍內的敵意。是以,見了冷毅敢如此的對待海盜,心裏非常的緊張。

冷毅聚目一瞧,當真在那名海盜的脖子上,看到紋了一個血色的“骷髏頭像”。

很快,他便得意地笑了起來:“正好!我差個帶路的人。”

說罷,冷毅一個飛身下馬,將梅花鹿撿了起來,往身後的中年男子的馬背上一扔,“突”地一聲,梅花鹿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了中年男子身後的馬背上。

中年男子驚得嘴巴都張成了“O”字型。

就在他驚訝之際,冷毅忽然施展“凌空行”鬥技飛了起來,快速衝到了那名跪在地上的海盜身前,伸出右手,一把將那名海盜給提了起來,飛掠至馬背上,兩腿一夾,便朝中年男子的小木屋走去。

中年男子早被冷毅施展出的鬥技嚇得不輕,愣了好一陣,才兩腿一夾,朝前狂奔而去,邊追邊大聲喊叫:“喂!小兄弟!等等我啊!”

冷毅到了中年男子的小木屋前,將那名海盜往地上一扔,又從儲備戒指當中取出了一根繩索,將那名海盜捆了個結實。

中年男子在後面拼命地勒着馬繮,趕了好一陣,纔到了自己的家裏。

他見冷毅將那名海盜捆了起來,滿臉驚慌地叫了起來:“喂!小兄弟!千萬使不得啊!最近靈舟山的海盜猖獗,都是成羣成夥的。我想這名海盜不過是落了單罷了,到時要是讓他們的頭兒找到這裏就麻煩了。”

冷毅望了望中年男子,思考了一陣,覺得中年男子說得挺有道理。作爲一個普通的農夫而言,的確是怕招惹這些兇狠的海盜。

若要是讓這些海盜的頭兒知道,他在這裏曾經殺了一名海盜,又掠走了一名海盜,那海盜的頭兒一定不會放過這戶農夫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