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姑爺,大事不好啦,門口又來了一批國家安全局的人,據說這一次帶隊的是一個分局長,不是普通的辦事員兒了,而且門口的胡老三已經去通報家主了,據說這次來的人很厲害,不是胡老三能夠應付的。」門口有一個聲音傳了過來,然後就趕緊的離開了。

這個傢伙是胡家家主的女婿,胡家老爺子算是他的爺爺,在整個胡家的內部,這也算是嫡系了。

大舅哥是胡家下一任的家族,這件事情有大舅哥的參與,原本以為應該是很安全的,但現在看到國家安全局出動了這麼大的陣仗,應該是把那些間諜都抓住了,那自己的罪行他們也就很清楚了,不知道還能不能保得住自己,關鍵時候也得預防他們會不會丟居保帥呀。

這個時候,他聽到了一陣繁雜的腳步聲,看來胡家出動護衛隊了,門口那些都是看門的,屬於外圍人員,護衛隊可屬於核心人員了。 「我怎麼做事,還輪不到你來管!要解約是嗎?可以啊,隨便你想怎麼樣!我嘉世娛樂還沒到缺了你就運轉不了的地步!」

陳姐的話里滿是輕蔑,但是她也確實被高芷卿的態度氣的夠嗆,這個高芷卿真以為她是什麼了不起的大明星不成?竟然敢不知死活的威脅她。

顧可彧看著眼前劍拔弩張的兩個人,心裡一片唏噓,果然在娛樂圈是不會有什麼長久的交情可言的,一切靠的都是名氣,你就名氣,那你就有交情,沒有名氣了,你便什麼都不是,這就是娛樂圈一貫的規則。

高芷卿之前火的時候,大概也沒想到有一天陳姐會這樣對她說話吧,畢竟當年陳姐對她可是出了名的順從。

一旁的小唐則是被眼前的一幕震得目瞪口呆,和顧可彧一起安靜的坐在一旁,只是看著一臉失望以及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的高芷卿,搖了搖頭,這高芷卿的情商真的是堪憂,太不懂得審時度勢了。

不說陳姐對高芷卿是否還有交情,就高芷卿目前的人氣,要不是找不到正當的借口,嘉世娛樂怕是早就想將她踢出去了,偏偏她還不自知,把最後一個能夠為她說話的人給得罪的死死的,結果可想而知,她這番威脅,怕是剛好如了嘉世娛樂的意。

「你!你可別忘了,沒有我,你能有今天?過河拆橋是吧?你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讓你跪在我面前求著簽我回去!」

高芷卿被陳姐不留情面的話氣的滿臉通紅,她咬牙切齒的看著一臉無所謂的陳姐,緊接著一臉陰狠的看向一旁的顧可彧,她可沒忘了這一切是怎麼發生的,這一切都是因為顧可彧!

「說完了嗎,說完了就滾出去!」陳姐這話說的毫不客氣,對於一個沒有任何價值的人,她向來不願意多費心思。

從來都是被陳姐小心供奉的高芷卿,被陳姐這態度氣到渾身顫抖,這個牆頭草,翻臉比翻書還快!

看著眼前一臉不耐煩趕人的陳姐,高芷卿氣的直接將陳姐從凳子上推了下去。

「你這個卸磨殺驢的牆頭草!去死吧!」

吼完,高芷卿便氣勢洶洶的拎起自己的包往外頭走,臨走前還好像不解氣似的在門上踹了幾腳。

陳姐被高芷卿這突然的一推,推的猝不及防,瞬間從凳子上摔了下去,額頭差一點就磕到了桌角,幸好顧可彧在旁邊拉了她一把。

陳姐有些尷尬的從地上爬起來,理了理自己的衣角,想到自己狼狽的樣子,心裡不禁咒罵到,高芷卿,這個賤人!總有一天自己要收拾她!

接著又從善如流的換了個諂媚的表情,非常和藹的對著顧可彧說道,「小彧,讓你見笑了,沒被嚇到吧?真是對不住,你第一次來姐這裡,就讓你見笑了,這高芷卿就是個瘋女人,你可千萬別放心上。」

陳姐熱絡以及賠小心的樣子,讓顧可彧覺得胃裡都在翻滾,這變臉的速度確實是沒人能夠趕得上,瞧瞧她現在這個樣子,就好像剛剛那翻臉不認的人不是她一樣,剛剛高芷卿的話可是一分都沒說錯,這陳姐可不就是顆牆頭草么,哪裡有利哪裡倒。

「陳姐放心,我懂得。」顧可彧的話和陳姐熱絡的話語比起來,可是冷漠多了,沒辦法,她真的無法對著陳姐這樣的人生不出半分好感,即便她知道,像陳姐這樣的人,在娛樂圈佔了大半,但她還是沒有辦法讓自己去迎合這樣的人。

「唉,還是咱們小彧懂事,不像高芷卿那個白眼狼,也不看看自己現在什麼身份,一點腦子都沒有。可彧不往心裡去就好。」

陳姐像是沒有看見顧可彧臉上的冷漠,依舊笑得一臉燦爛且十分恭維。

也對,能混到她這個位置的,哪個不是演技派,對於她而言,現在的顧可彧就像是當年的高芷卿,都是財神爺,能帶來錢就行,面子什麼的,架子什麼的,都不重要。

陳姐說完話后,便從起身往柜子那邊走去,然後從柜子里拿了一包茶葉,一邊拆封一邊熱情的朝顧可彧說道,「哎呀,我真是招待的太不周道了,你都在我這裡坐了這麼久,連口茶水都沒讓你喝上。」

「這包呀,是我珍藏的多年的好茶,好喝的很,平時也沒捨得喝,剛好今天泡給你嘗嘗。」

說著,便也不管顧可彧的反應自顧自的泡了起來,然後將茶邀功似的端到顧可彧的面前。

顧可彧看著眼前諂媚的笑臉,扯了個公式化的笑容將茶接了過來,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人家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自己也不能顯得自己一點禮數都不懂。

只是今天的她可不是來陪她喝茶的,顧可彧輕輕抿了口茶,對著陳姐直接問到:「我想陳姐今天應該不僅僅是請我來品好茶的吧,實不相瞞,來之前我這邊還有一些事情沒處理完,現在就等著陳姐把正事講完,我好回去處理。」

顧可彧這番話說的十分直白,陳姐聽了有些局促的點了點頭,「明白明白……」

這邊話還沒說完,就聽見門又是被人暴力的一腳踹開,顧可君從門口風風火火的闖了進來,直接奔向陳姐。

「什麼情況啊,陳姐,居然有人打電話通知我來公司解約,你們是不是搞錯了!我合同期根本沒到,你們這是單方面毀約!」

顧可君一臉怒容的看向陳姐,而那張憤怒的臉上,此刻卻絲毫不見以往的光鮮亮麗,反而十分頹喪,一看就是最近在劇組的日子過得不太好。

「進門前先敲門的基本禮儀你都不懂了嗎?你們現在是想怎麼樣,一個個的都翻了天了,全都想當家做主了是嗎!」陳姐的聲音十分冷漠。

「對不起陳姐,是我太著急了,我就是擔心公司是不是搞錯了,這不,我還沒到合同期呢。」顧可君小心翼翼的陪笑著,畢竟之前才剛吃過虧。

「沒搞錯,公司的決定,你聽從就行了。」

陳姐端起一旁泡好的清茶,輕抿了一口,絲毫沒有理會顧可君的焦急,只是懶懶的斜睨了顧可君一眼。 看門的胡老三不明白李天是誰?但是上次送周家人過去的那些人可知道,很快消息就會急到胡家的家主那裡了,這個傢伙能夠一巴掌把周家的大少爺給打翻了,而且還能把周家大少爺給扣著,周家又選擇了跟李天和解,這就說明李天有足夠的能力,這一次國家安全局的崔局長就把這個煞星給請來了。

在胡家家主的眼裡,李天絕對不是一個魯莽之輩,既然敢於得罪周家,又敢帶著國家安全局的人上門,這就說明他們對胡家的實力也有一定的了解,就算李天不了解的話,山泰市的姚爺也了解,就這樣的情況他們也敢上門,那就說明他們有足夠的實力。

「各位先生,我們家主有請,但只能請五個人進去。」除了門口胡老三的話,姚爺點了點頭,這已經是很給面子了。

據說其他世家的人到這裡也只能是進去三兩個人,能夠讓他們帶五個人進去,一個就是因為李天的實力,另外一個就是因為他們國家安全局的背景了,胡家在魯東省雖然強大,但還沒有強大到跟國家對著乾的地步,怎麼說也得給國家點面子。

李天讓姚爺廖忠誠和鐵塔,加上國家安全局的一個工作人員跟自己進去了。

李星本來也想進去,不過李天知道李星是一個無戰鬥力的人員,等會兒真要打起來的話,還是讓她留在外面比較好。

進入院子之後,李天才開始仔細的觀察胡家大院,從外面看上去就很有年份,從裡面看上去就更加的震撼了,院子里的這些大樹估計都有百年的樹齡了,應該是從別的地方弄來的,因為這座院子才只有50年的歷史,不可能種出上百年的樹木,這才是一個大家族的底蘊,如果有機會的話,得想辦法自己也弄一個這樣的院子,至少外來人口看上去就有一定的震撼,從心底里會產生畏懼。

李天的心裡自然是波瀾不驚的,但是對於其他人來說就不一樣了,其他人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院子,在他們的心裡的確是產生了畏懼。

在院子的中央,李天甚至找到了一個小型的靈氣陣,當然效果連自己那一個的萬分之一都沒有,可是這已經非常了不起,在地球上果然有人能夠布陣,不過效果不怎麼樣,李天觀察了一下,使用的都是最極品的寶石,其中有鑽石,也有翡翠,價值高達十幾億,用十幾億的寶石布置出了這樣的一個靈氣陣,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簡直就是暴斂天物呀。

如果讓李天布置一個同樣效果的靈氣陣,估計只用普通的寶石就行了,最多也就是價值100萬的。

這就是陣法師實力的差距,一個有能力的陣法師,隨隨便便的用一些垃圾材料,就能夠布置出好的陣法,一個垃圾的陣法師,把一些天材地寶仍在他的面前,他也只是能布置出一個垃圾陣法,就好像眼前這一個一樣,不過在地球這樣的地方,能夠布置出靈氣陣,這就足以說明這個傢伙非常厲害了。

在胡家大院主樓的前面,已經有幾十個人在這裡站著了,家主自然是不會出面的,出面的就是那位胡家的大少爺,對於那個研究員兒有親戚,也就是那位研究員的大舅哥。

李天注意到這個傢伙臉上有黑氣,胡家是一個正宗的修真家族,應該不會出現這樣的黑氣才對,莫非這個傢伙練了什麼邪功嗎?不過這個事情跟自己沒關係,咱就是到這裡來抓人的,至於其他的事情,老子可沒空管那個。

所謂的正派邪派,也就是你們自己說的就是了,正派當中不見得沒有姦猾之人,邪派當中也不見得沒有正直之人。

「這位就應該是李局長了,上次因為事情沒有過去拜訪,真是怠慢李局長了,如果早知道是李局長來拜訪,在下肯定出迎十里。」這個傢伙站在原地說道,嘴裡說的話雖然很熱情,但是一點動作都沒有,很難讓人相信他所說的話是實話,很明顯就是一個場面話。

對於胡家的人,安全局都是做過調查的,之所以帶著那位安全局的工作人員進來,就是害怕不認識裡面的這些人,這傢伙小聲的在李天耳朵邊說出了眼前人的身份。

「原來是胡少爺,多餘的事情咱們也不說了,我來這裡的原因,相信胡少爺也明白,把那位研究員交出來,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以後大家或許能夠成為朋友,如果不合作的話,那就是國家的敵人了。」李天跟水星也學了一段時間,基本上扣帽子的本領也學會了,上來就是一頂大帽子扣過去了,就看你們胡家想不想成為國家的敵人了。

李天現在的心理是有些氣憤的,如果你們不知道老子的身份,那你們找一個小孩出來也是行的,既然你們什麼都了解,還讓一個小孩出來,很明顯就是看不起咱,你們看不起國家安全局咱不管,可要是你們看不起咱的話,那就得給你們點顏色看看了,讓你們這些世家也知道,外面也是有厲害的人,別天天在家裡坐井觀天的,以為你們這些人就是天了。

李天的話讓所有的人臉上都沒有了笑容,他們原本以為李天總得寒暄一會兒吧,誰知道上來就直奔主題了,而且還有威脅他們胡家的意思,如果你是國家安全局總局的局長,你說這個話還能夠過得去,可現在你就是一個毛孩子,真以為把周家大少爺扣住就有威脅胡佳的能力了嗎?

「囂張跋扈的小輩…」在胡家大少爺的後面,一個中年人不屑的說道,同時右腳就發出了力道。

這個傢伙比李天更加的囂張,一言不合就要動手了,李天能夠看得出來,在地面上的力量波兒躲過了胡家的人,直接朝著李天這些人過來了,出手的這個人至少得是中級武者五段。 顧可君滿臉疑惑,事情不應該發展成現在這樣子啊,明明之前自己的活動還做得好好的。這未免也有些太突然了吧。

「陳姐,你確定這其中沒什麼問題嗎?我最近工作一直很努力,也沒出什麼差錯啊,再說了,這合同還沒到期呢。」

顧可君強裝淡定,可是她說話的語氣分明帶著幾分顫抖。

「行了,你別在我這裡胡攪蠻纏了,公司的決定又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你跟我在這裡有什麼可爭執的,趕緊出去,不然的話我就叫保安過來了。 我有一座藏武樓 另外,以後都不要在到我辦公室里來,現在你已經不是我的藝人了!」

顧可君臉上一陣煞白,她簡直不敢相信,昨天一切都還好好的,今天突然就被解約了。她的雙手趕緊扶住了桌角,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暈倒了似的。

「呵呵。」

顧可君冷笑兩聲說道:「陳姐,你當我好欺負是吧?咱們當初可是簽了合同的,還沒到時間你就想解約,這是需要賠償我違約金的!今天你不把話給我說明白了,就別想我離開!」

說完了之後又像一隻未滿月的小奶狗,搖著尾巴帶著楚楚動人的神情,抓住了陳姐的手腕,苦苦哀求的說道:「陳姐,對不起我太莽撞了,你就看在我是你一手培養出來的份上,好好跟我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吧。」

「嘉世娛樂就像我的家,你就是我的家人,突然要趕我走,你這是要讓我無家可歸嗎陳姐。」

顧可君的眼淚就像斷了線的珠子似的,一個勁兒往下掉。整個人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顧可彧看在眼裡,只覺得有些眼熟,好像永遠都是這一招,可是眼淚,卻是最沒有用的東西。還真把自己當林黛玉了,從小到大說哭就哭,也不怕把眼睛給哭瞎了。

不過這顧可君和高芷卿比起來也算得上是聰明的,至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不像高芷卿,雞蛋碰石頭還真把自己當塊寶玉了。

之前的高芷卿就是被眾人捧的太過頭了,才會導致事到如今,都始終沒有將娛樂圈給領悟透徹。如今的她連通告都接不到一單,哪裡還有什麼資格跟人放狠話,談條件?

顧可君雖說做法不同,軟硬兼施,可今天就算她說破了天,打動了陳姐,也難以再讓嘉世娛樂跟她繼續簽約吧。畢竟這事情來的突然,要說跟陸季庭沒關係,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再說了,公司里的決定,一個經紀人能夠改變什麼?

陳姐在看到顧可君如此模樣之後,果然臉色緩和了一些,她一步一步帶著顧可君走到現在也不容易,好歹從前也是紅過火過的,今天在自己面前哭的那叫一個梨花帶雨,再怎麼說,表面功夫還是要做的,不能叫人說她冷漠無情吧。

陳姐拍了拍顧可君的手,臉上掛著無可奈何四個字,她開口安慰道:「我知道你不容易,看著你一步步走來也費了不少功夫,可是公司的決定我一個經紀人哪有能力改變什麼?」

「要怪就怪你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你要知道,人外人,天外天,惹不起的就應該躲遠一點。」

話音剛落下,陳姐冷漠的將顧可君給推開了。

剛才還可憐兮兮的顧可君一瞬間臉上滿是怒容,她咬牙切齒的看著陳姐,恨不得撲上去咬上幾口似的。那模樣就像是在看著自己的殺父仇人一般。

顧可彧和小唐,只是安靜的坐在一邊,看著這接二連三的鬧劇上演,不用多想,這些事情一定有陸季庭在背後搞鬼。沒想到陸季庭居然狠到這個地步,真的是一條活路都沒給顧可君留,甚至剝奪了她留在娛樂圈的權利。

本來以為網上醜聞滿天飛,撤了代言人,刪減了所有戲份,事情就算過去了,沒想到他這是徹底要斷了顧可君的後路啊。

這一切,顧可彧都覺得合乎常理。這就是報應!壞事做的太多,總要承受住後果的。想到這些,顧可彧端起茶杯抿了一小口,不錯啊,今天的茶都分外甘甜可口。

放下茶杯時不小心弄掉了杯蓋,這聲動靜才讓顧可君注意到辦公室里居然還有其他人。

她轉頭看過去,居然是顧可彧一副居高在上的模樣坐著,自己今天如此糟糕,為什麼她還在悠閑自如的品茶,眼睛里的憤怒又深了幾分。

「顧可彧!你怎麼總是陰魂不散的!」

顧可彧差點笑出聲,這話說的好,也不知道是誰總是莫名其妙的出現,搞的像是怨氣十足的女鬼一樣。怪不得剛才沒衝過來對著自己泄憤,原來是根本沒看見啊。

「怎麼?你能來我不能來?再說了,我可是陳姐請來的客人,你以為我跟你似的?趕鴨子上架往裡沖啊?」

顧可君回頭看著陳姐,她不明白為什麼顧可彧會出現在嘉世娛樂。

「陳姐,她來做什麼?你……」

陳姐根本不想再和顧可君多說,剛才已經被高芷卿耽誤了不少時間,這合同再不簽都快要被放涼了。

索性擺擺手,不耐煩的說道:「你也看到了,今天我叫顧可彧過來就是簽合同的,你也別在這裡跟我唧唧歪歪的,早點走人吧,好歹大家合作了這麼久,有些話我也不想說的太難聽了,多少給你留點面子,自己出去吧。」

顧可君本來還想說些什麼,眼看著陳姐都已經將話說的如此直白,自己若是在苦苦哀求下去估計只會更加顏面無存,可是要讓她轉身離開,這口氣她怎麼也咽不下去。看著桌上的合同,她一把抓了起來。

顧可彧饒有興趣的用手支撐著太陽穴,她就等著看顧可君的表情能夠有多豐富。

「陳姐,我這人還沒走呢,你就這麼迫不及待要跟這個賤女人簽約了?」

顧可君看著陳姐,一口一個賤女人的罵著,手裡也沒停歇,一直翻看著合同,終於她停了下來,整個辦公室里都能聽見她沉重的呼吸聲。

「陳姐,這個賤人到底憑什麼?她哪裡比我優秀?這些待遇你從前連我都沒有給過,憑什麼她比我好這麼多?」 按照這個中年人的估計,這些人應該會立刻散開才對,但是看這些人的臉色,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而且一個個的都還是氣定神閑的,就好像自己剛才就是吹了一口氣兒,根本就沒有發動攻擊一樣。

這種層次的攻擊李天當然是不會出手的,對於李天來說,在這裡能夠讓他出手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胡家的老爺子,其他的人,廖忠誠就可以解決。

氣浪要到達他們身邊的時候,一股更猛烈的氣浪沖了出去,直接就把剛才的那股氣浪給衝散了,而且這股氣浪還繼續朝著胡家的正房過去。

廖忠誠出手可不算輕,不但打破了敵人的攻擊,而且還得要他們硬扛,因為他們的身後就是胡家的主樓,如果這些人想要逃離的話,那這座主樓就會被氣浪給轟塌,就看你們如何處置了。

原來的中年人大驚失色,一把就把胡家大少爺給扔到一邊去了,剩下的幾個中年人也組成了一個陣法,把所有的力量都輸送到中年人的身上,讓中年人硬抗這次攻擊。

現在主樓前面只剩下了六個人,這六個人應該是胡家的中堅力量,他們的實力都是中級武者,在外面的社會當中,初級武者都是非常罕見的,更加不要說中級武者了,在這裡竟然直接出現了六個,而且看他們的地位竟然還不是很高,胡家的底蘊可見一斑,難怪能夠成為魯東省第一家族。

胡家大少爺驚訝的發現,在旁邊的一塊石頭都開始挪動了,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層次才能擁有的呢?雖然他從小見過的世面夠多,但這次來的人絕對是最厲害的,20多年的時間還從來沒有見過家裡的六個護法同時出手呢。

這一次不再讓他見了,還能看到這六個護法臉上的表情很緊張,曾經的時候,他爺爺告訴過他只要是出動四個護法,在魯東省內就沒有擺不平的事情,現在六個人全部都出動了,還不知道結果是什麼呢。

沒事的,這一次六大護法都在,這件事情肯定能夠解決的,胡家大少爺不斷的在心裡告訴自己,可真實的情況卻讓他大跌眼睛。

這一股氣浪直接衝擊在了六大護法的身上,領頭的那個傢伙一口鮮血噴出來,後面的這五個人也是四散而去,沒有一個人身上的衣服是完整的,看他們的臉色,應該是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好在廖忠誠還留手了,並沒有想著幹掉他們的主樓,如果剛才全力出擊的話,恐怕這幾個人都會死在這裡,李天的手下沒有六大護法,現在如果論的話,就只有廖忠誠一個護法,卻能夠大敗胡家的六大護法,這也算是很值了,沒枉費李天平時費那麼多的勁培養廖忠誠。

「現在是不是應該找個管事的出來談呢?如果你們還這麼不懂規矩的隨便出手,下一次可就沒那麼簡單了,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我這可是救了你們一命,如果是我們李爺出手的話,恐怕你們的小命兒會隨著這棟建築灰飛煙滅的。」廖忠誠站出來說道,看到剛才動手的那個中年人滿臉的憤怒。

這些人聽了廖忠成的話之後,一個個的都十分驚恐,原來這個傢伙還不是第一高手,最厲害的人竟然是身後的那個年輕人,可他們根本感覺不到那個年輕人的氣息,就好像是一個普通人一樣,忽然間中年人想到了一句話,真正的高手都是大隱隱於市,可以把自己的氣息收放自如,莫非這個傢伙已經到了真正的高手嗎?

中年人想到了胡家的胡老爺子。

胡老爺子是高級武者,胡老爺子出來的時候他們也感覺到恐懼,可是多少能夠感覺到那個層次,但是這個少年的層次一點都感覺不到,莫非比胡老爺子還厲害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這一次胡家可是大難呀。

胡家大少爺的眼珠也是一邊轉一邊在想問題,這些人擁有如此厲害的武力,為什麼不直接衝進來呢?忽然間,他想到了李天的身份,除了李天一個人之外,這個傢伙還有一個龐大的企業,還有一些家裡的人,肯定是不想跟我們胡家鬧翻的,想到這裡,這個傢伙心裡好像又有了底氣,但如果讓他站出去的話,那還是絕對不敢的,剛才那一幕給他的震撼實在是太大了,從小到大就沒有見過六大護法落敗的情況,就好像是心中的一個信念被擊碎了。

這麼大的動靜,肯定是驚動了胡家的高層了,這個時候從後面的小道上出來了好幾個人,其中一個傢伙還穿著長衫,剩下的都穿著唐裝,看來這些人才是胡家真正的高層。

那個研究員也在房間里感覺到了,桌子上的水杯都在胡亂的晃動,肯定是剛才打鬥引起的,胡家也有很多人經常切磋,但從來沒有出現過這樣的動靜。

想到自己做的那些事情,這個傢伙就感覺到一陣后怕,肯定是出動高手了,對於國家安全局的實力,身為資深研究員的他多少也了解一點,看來這一次出動的是那些老怪物嗎?如果真的是那些老怪物的話,那自己這一次絕對是凶多吉少的,就算胡老爺子出來了,自己也不可能就這麼躲出去。

出來的長衫男子就是胡家的現任家主,他先是檢查了一下六大護法,知道他們也就是受了傷,休養一段時間就可以痊癒,也知道人家對面的人留情了,要不然的話一旦給他們留下個暗傷,這可就是一輩子的事情,就算是有天材地寶也養不好。

「在下胡天磊,是胡家這一代的家主,不知道閣下是?」這個傢伙強忍著自己心中的怒氣,看向了對面的這群人,早就知道國家安全局的人會上門,但沒想到來的團隊竟然如此強悍,連他們家裡的六大護法都頂不住,什麼時候國家安全局如此強悍了呢? 陳姐一副快要忍無可忍的模樣,恨不得上去親手把顧可君給撕成兩半,剛看她要上前去教育教育,辦公室的門又響了起來。

顧可彧看著門外的黑影,看來自己今天來的不是時候啊,陳姐還挺忙。不過這次這個人還挺有禮貌的,知道敲門。

陳姐抿著下嘴唇,抬手指了指顧可君,隨後順手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珠,厲聲說道:「進來!」

推門而入的正是顧可君之前的經紀人,李嘉斌。顧可君現在沒有任何通告,他也就無事可做了,整個人都清閑了下來,估計正在物色新的藝人吧。

顧可彧側過頭看著小唐,也就只有小唐這個傻小子當初才會義無反顧的跟著一無所有的自己,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嘉世娛樂。同樣是經紀人,李嘉斌可就不同了,他腦子裡的鬼主意多了去了,是個無利不起早的人。

李嘉斌看到顧可彧和小唐的存在,臉上並沒有驚訝的表情,只是禮貌的點點頭,隨後冷漠的看著一旁氣的渾身顫抖的顧可君。

陳姐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厭惡的說道:「你還知道進我辦公室要敲門,你手下這個藝人現在是翅膀硬了,跑到我這裡胡攪蠻纏,趕緊給我把她拖出去,看見她我就心煩!」

李嘉斌抬手碰了碰顧可君,面無表情的說道:「你先跟我出去,別在這裡找事兒。」

顧可君看到李嘉斌就好像看到了救星,一把拉住李嘉斌的手又開始哭哭啼啼,好像她在這裡受盡了委屈似的。

「李嘉斌,你快點幫我說幾句好話啊,告訴陳姐我工作很認真很用心的,公司怎麼會不要我了呢,我比顧可彧強太多倍了,怎麼會不要我了呢?求你了,你幫我說幾句啊,你以前不是最護我了嗎?」

顧可君好像生怕李嘉斌不相信自己說的,忙著把有關顧可彧的那份合同塞到了李嘉斌手裡:「你看啊,這個待遇比我還好,怎麼會這樣呢,這中間肯定有什麼誤會是不是啊?」

顧可君的小臉進門時還掛著精緻的妝容,而現在她整張臉都被自己給哭花了,人也急的發抖,看上去十分狼狽。

如若換做其他男人,說不定也就被她這副可憐兮兮的樣子給打動了,可這李嘉斌不是一般人,心中的算盤那可是打的比誰都精。現在的顧可君對他來說已經沒有半分利用價值。

「行了,趕緊出去吧,別逼我翻臉。」

李嘉斌拉起顧可君的一隻手腕兒就往門口拖,那模樣令人難堪,顧可君用儘力氣掙扎也只是無果。

一盞茶的功夫,顧可彧的眼前總算是清凈了。

望著她不情不願被拉扯出辦公室的模樣,顧可彧的心中一陣複雜,她再次掀開眸子時,陳姐朝著她靠近了一二分。

她輕輕的笑笑,不好意思道:「今兒個也不知道是怎麼了,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摩肩接蹱的,真是不好意思了!不過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你應該也明白,我們公司是真的非常吃香。假如你加入了我們公司,以後肯定會飛黃騰達的。」

不愧是陳姐,這接二連三的壞事從她嘴裡說出來,倒還像是好事一樣。顧可彧的嘴邊瀰漫著笑容,只是眼底沒有幾分真心實意。

顧可彧躲開陳姐伸來的手,她的笑容淡了幾分:「陳姐,我挺不明白的,到底自己哪裡好了,讓你這麼惦記。但是說句實話,我對於簽約這件事情,還真的沒考慮。最近這日子吧,過得風平浪靜,我想繼續維持下去。」

她這話明擺著就是拒絕的意思,要是陳姐再裝不懂,恐怕就當真有些面子上掛不住了。

她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了下來,「顧可彧,我跟你掏心掏肺的說了那麼多為你好的話,合計你一句都沒有往心裡去呢?」

這可讓陳姐心裡頭不是個滋味了,連帶著把冷臉都擺出來了,看著她的模樣,顧可彧的心裡卻是放心了。

這樣的陳姐才是真實的她,剛剛那熱情似火的,還讓她渾身不自在呢!

顧可彧沒有說話,陳姐趁機調整好自己的心情,她嘴角向下撇,「行吧,我知道你是個有主意的人,心裡頭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這樣吧,要是等你以後後悔了的話,隨時來找我。這合同吧,為你留著,遲早有你後悔的那天。」

陳姐就不信了,這麼豐厚的酬勞,她顧可彧還能不心動!

話音剛落,陳姐往裡面走了,她的背影透露著一股子不耐煩,單單是看著,就能夠察覺到。

顧可彧訕訕的摸了摸鼻子,她無奈的看了一眼小唐,示意把正經事給辦了。

小唐卻朝著顧可彧擠眉弄眼,經歷過了今天這麼一遭后,小唐的心裡別提多高興了,正美滋滋著呢!

顧可彧起身,「陳姐,餘款的事……」

她沒有說完,但陳姐明白她的意思。

陳姐擺了擺手:「行,過來。」

「陳姐,既然事情解決清楚了,那我們就不打擾你,先離開了。」

顧可彧領著小唐離開,小唐剛一踏出辦公室,就壓抑著笑,低聲說道:「今兒個可真是好日子,碰上這麼多值得慶祝的事情,真是讓我高興得不行呢!」

小唐臉上的笑容太過於得意洋洋,顧可彧頗為無奈的提醒道:「現在還在別人的公司里,你好歹注意點面上的表情,別太過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