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女兒的背景,周子怡不知道手裡的麻花該不該吃。

「陶洋這地方弄的不錯,戲園子現在也多了不少,你說人是不是會追隨以前的時尚,那些年唱戲的都吃不起飯,現在看,又活過來了。」

易陽帶著媳婦兒來了陶洋的地盤,不是視察,純屬是溜達,陶洋也是在家沒什麼事,又出來指導孩子們唱戲。

「師叔,嬸嬸你們來了也不說一聲兒,這是想上我這兒檢查啊。」

「你個頭不高,心眼怎麼那麼多呢。」

「您可別這麼說,傻的也有。」

說笑著陶洋帶著他們到處參觀,還負責講解。

「這裡是大爺留下來的。」

易陽看著牆上的照片,熟悉的面孔又出現在眼前,那個為了妻子甘願回到鄉下的男人,面容是那麼的清晰。

「四師兄其實是最有潛力的,老爺子這麼說過,只可惜太重感情,註定是被感情左右的,不過我倒是覺得這種感覺是對的,如果他不注重感情,就不是四師兄了。」

伸出手,易陽摸了一下照片,只可惜,是沒有溫度的,四師兄在國外去世,他沒看到最後一眼,好在,他和家人在國外團聚了,也算是完成了心愿吧。

彩雲之南,山海以北 「行了,別走到哪裡都想這些,他們要是在天有靈也不願意看到你難過,師兄們都疼你,是你的福氣。」

「你說的對,是福氣。」

後台的演員看到易陽進來,直接站起來說話,易陽在這裡也是祖宗級別的,京劇行當里,他身份更高一些,畢竟老爺子是當年的大家,留下了傳承,被稱為易派,易陽只是沒有研究唱戲,要不然現在就是祖師爺了。

「都坐吧,別緊張,我什麼都不懂,生旦凈末丑我都分不清,來就是看看,歲數大了,總想看一些熟悉的地兒。」

陶洋知道他們在後台,演員緊張,乾脆帶著師叔辦公室休息去了。

「喝點兒茶吧。」

「好,這些人裡面,你是最不讓人操心的,不爭不搶,什麼都有主意,老郭和我說,想捧你都沒有理由,你是個出家人的心態,還說你少年老成,二十像七十,現在想想也沒什麼錯。」

老郭最得意的弟子有很多,最喜歡的絕對是這個乾兒子,不因為別的,聰明,懂事,認學,為什麼大家都開玩笑說老郭才是他的親爸爸,原因就在這兒呢,有時候易陽都懷疑,雖然查無實據,當然,這就是玩笑話。

「我郭爸為我操心還是操了不少,我也幫不上忙,還做了一件……,其實我有時候也後悔,但是世界上後悔葯沒地方買啊。」

陶洋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後悔?你不開心。」

「開心,但是後悔,或許,沒有這件事情,我郭爸可以活得更久,人有七情六慾,親情也是最重要的一種,當年要是我知道會是那種結果,可能真的會好好考慮吧,起碼不會頭腦發熱什麼都說了。」

易陽其實沒覺得這件事情誰對誰錯,但是他也知道,這種事情確實很多人不能接受,老郭能做到這個樣子已經是不容易了,恐怕很多人直接就把人趕出去了。

「別想那麼多了,其實……唉,算了,咱們中午是不是要有安排啊,總不能我們兩個來了還要自己管飯吧?」

陶洋知道師叔是在開玩笑,他也就順著說。

「您別說,每天食堂的東西可是固定的,你們來了,還真就不夠了,要不然泡一些速食麵算了。」

「也成,你說的算,不花錢我們都行。」

說是說,中午陶洋帶著他們出去,吃了點兒烤鴨,一家小館子,但是味道還不錯,也是他們經常來的地方,老闆認出來易陽,說什麼都不收費,說是他為國爭光,也屬於英雄,吃頓飯不能要錢,易陽堅決給了,臨走的時候老闆給拿上了一隻鴨子,推脫不下,只能收了,出了門,易陽掃碼把錢付了,他就知道有這麼一出,特意把收款碼拍了照片。

「我們也走了,你也不要再想那麼多了,其實我覺得,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句話還是有些道理的,你們的選擇是為了讓自己更好,只要你們過得好,就說明沒有選錯,好的生活還有很長時間呢。」 飛機上,徐曉雯和關悅興緻很足,這種打扮,說實話很驚艷,看起來更是能夠激起男人體內的荷爾蒙分泌,這麼一對漂亮的姊妹花,到哪裡都是最聚焦的所在。

不過,雖然很美,但林楠無福消受,這若是被家裡知道,肯定更是麻煩,只能是一副哭喪個臉!

「林楠哥,你幹嘛哭喪個臉呢?我們擔心你這旅途寂寞,這麼一對姐妹花陪著你,難道不值得開心嗎?」徐曉雯非常的主動,直接坐在林楠身邊,並且拉著關悅也坐了下來,就這麼一左一右的陪伴在林楠身邊。

見狀,林楠露出一副比哭還難看的笑來。

「開心!」

這一幕,飛行員看在眼中那是一副頗為羨慕的意思,不過看到林楠這般好像很遭罪的模樣,心底隱約有著一絲不爽,這麼兩大美女主動熱情,幹嘛擠出那麼一副表情?給誰看呢?

徐曉雯自然看的出林楠的那副無奈,不過她不介意,她明白林楠,關悅雖然沒有徐曉雯那般主動,但現在這件事她基本上全權交給徐曉雯處理了,她就負責跟隨好了。

「嘿嘿,我就知道林楠哥喜歡,我和關悅今天漂亮嗎?」徐曉雯坐在林楠身邊,還親昵的抱著他的胳膊,那模樣不知道的話還真以為二人有些關係,林楠想要掙脫,不過貌似抱得很緊。

另一邊關悅雖然沒有這般主動,但也差不多,態度擺在這裡。

「曉雯,咱正常點,我陪你們聊聊天好了!」林楠開口,任由她抱著,林楠很不自在,尤其是她整個人都想貼在林楠身上,林楠的手臂甚至能夠明顯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壓著,心跳都不由自主的快上幾分,這麼長久下去,林楠可受不住,若非眼下飛機已經起飛了,林楠肯定要逃了。

聽到林楠這麼說,徐曉雯直接將駕駛艙與客艙的門關上,頓時這就成了一個小房間,林楠坐在位置上,左右各一位大美女陪伴著。

這種地方,也算是兩女一男共處一室了,林楠可謂是曉之以情動之以理的去給二人解釋自己的情況,還道出了自己與周穎間的親密,甚至昨晚自己被爹娘打出門的尷尬之事林楠也老實道了出來。

「兩位,你們犯不著在我這裡浪費時間啊,都好好的,咱們可以成為最好的朋友,我就這麼一位,也只能滿足我那邊一位,你們兩位我真的無福消受。」林楠嘆息,帶著無奈,希望他們能夠理解。

關悅倒是還好,理性的多,但徐曉雯就不管了。

「我可以去給阿姨解釋,我和關悅願意當這個第三者第四者,只要你願意我們無所謂啊?」徐曉雯話語驚人,這句話絕對雷人,也幸好無人能聽到。

即便是林楠都被她雷的外焦里嫩的。

「不多說了,你們看著辦吧,反正我這一個人,真吃不消,別瞎折騰了!」林楠最後開口,索性不管不問了。

聽到他這話,關悅倒是沒什麼,徐曉雯則是不然,一臉意外的看著林楠,那種眼神,一時間很難說的清。

帶著懷疑,帶著疑惑,帶著不解與遺憾。

「林楠哥,你該不會是那方面不行吧?」沉默少許,徐曉雯還是開口給問了出來。

一語出,可想而知,再度將林楠給雷到了,外焦里嫩,而且還是又過了一遍鍋的那種,直接非常不滿,不爽的看著她。

是個男人,誰能受得了女人這麼說自己?林楠也不例外!

一旁,關悅也是小嘴微張,臉上帶著羞紅,不過卻也是帶著意外的眼光審視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難道真的是那方面不行?

再看看她這種表情,陳凡更不爽了。

「你們才不行呢,腦袋裡想什麼呢,我健康的很!」林楠沒好氣的看著二人說道,特么的這東西真不好解釋,林楠真想回一句,要不要試試的話。

不過考慮到徐曉雯很可能回一句試試就試試的雷語,索性被自己給憋了回去。

「哦,那就好,那就好!」徐曉雯聽到林楠這話,竟然是一副放心的表情,好似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不過那模樣,怎麼看都覺得不對。

「這是你們該操心的事情嗎?我有女朋友的,這事歸我女朋友,未來老婆操心!」林楠沒好氣的教訓道,很是不滿這兩個瘋女人。

徐曉雯瘋也就算了,關悅也怎麼跟著一起了!

然而,卵用,二人根本不當回事。

徐曉雯依舊抱著林楠的胳膊不撒手,依舊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林楠先前的話好像不是對她說的一樣,完全沒有聽見……唯獨關悅一直在秀眉微皺,暗暗思量著,若有所思。

良久,關悅才終於開口,心中下了一個巨大的決定,是對自己的也是對林楠的!

「這樣吧,你別逃避我們,我們願意待在你身邊,哪怕是看著你也可以,真若是有一天,我們找到了自己其他的幸福,亦或者是你覺得可以對我們負的起責任了,你再接納我們,可好?」

「嗯?」這句話,聽著很理性,讓林楠微楞,隨即注視著關悅,至少沒有徐曉雯這般死纏爛打的。

「我可以不要你負責任啊,你要不要我?」徐曉雯依舊沉迷於此,不過話音一落,就被關悅給打斷了。

「曉雯,清醒一些,這樣他只會越來越遠離你,這樣你會讓他覺得可怕,就按我說的,林楠你能不能答應?」

對於關悅此刻的提議,林楠自然沒有意見,只要能擺脫眼前,肯定是沒問題,反正本就在一個鄉鎮,低頭抬頭見的,躲也躲不過,畢竟家還在那裡,只要他們別亂來就沒事。

至於其他的,暫時是不可能了,只能期待著她們能找到屬於她們的幸福而放棄自己。

「沒問題!我還可以當你們是最好的朋友,有呼喚我依舊會幫忙,但僅僅是朋友關係,你們也都好好冷靜一下。」林楠連忙應了下來,同時給她們約法三章,真的不能胡來,否則自己這裡也受不住。

儘管徐曉雯不願意,但關悅顯然打定了主意,她被關悅拉著,然後二人悄然在機艙後面竊竊私語了半天,才算是將她給扭了過來,一臉的幽怨與不滿。

「林楠哥,那咱說好了,以後我盡量不打擾你生活,但你不能躲避著我們,我和關悅的一片心,你要明白。」 妖孽學生 徐曉雯對林楠說道。

見徐曉雯也答應下來,林楠懸著的一口氣總算是鬆了下來,總算是搞定了這件事,只要她們別鬧下去,怎麼都好說。

一兩個小時,飛機抵達機場,陳聽雨早已派人來接,關悅則是要回家看看,徐曉雯原本是想要賴在林楠身邊的,不過最終還是幽怨的跟在關悅身邊,和林楠依依不捨的道別。

「呼!」坐上車子,擺脫了這兩個漂亮的女人,林楠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開車的時間也是安全局的人,也招待過林楠幾次,看到林楠這麼大鬆了一口氣,還以為是兩個美女太驚艷,讓林楠這種年輕人心裡痒痒的那種。

「呵呵,林先生這桃花運不淺啊,這兩個姑娘可都是大美女啊,看樣子竟然都對林先生有意思。」司機輕笑。

「屁的桃花運,這叫桃花劫!」林楠沒好氣的回道,哪怕是到現在林楠依舊不敢相信女人瘋狂起來竟然這麼可怕,尤其是這種漂亮的女人,更是很嚇人!

也幸好自己還算是意志堅定的男人,否則在這般姐妹花的這般猛攻之下,誰能堅持的住?肯定要淪陷下去!

畢竟,這是一比二的力量,一旦真的妥協了,特么的豈不是等於所有男人夢寐以求的雙/飛要實現了?

咳……當然,這裡面不包括自己,林楠自己安慰自己了一句。 還是那個神秘大院,這座機場距離並不遠,不過一二十分鐘林楠便出現在院子里,陳聽雨已經在等待著了,身邊赫然還跟著賴美雲和徐江龍二人,臉色都不怎麼好看。

「林楠你可來了,趕緊去救人吧,裡面有四個,下午剛被我們的人找到帶回來,不過極其危險,隨時都可能斃命,靠你了!」陳聽雨沉聲說道。

「什麼情況?一次性被幹掉四個?」林楠疑惑。

「你先救人吧,晚上咱們再細聊,這次是遇到大麻煩了!」徐江龍臉色不好看,這四人正是他們這一組的人手,彼此間都是戰友兄弟,看到他們的慘狀,徐江龍之前差點暴走殺過去。

林楠點頭,只要人沒死就好辦。

和之前一樣,哪怕是四人也沒有耽擱太長的時間,不過出來后明顯感覺到林楠一陣肉疼,人是沒事了,但問題是林楠的消耗也太大了,為了救這四人,足足耗費了林楠一萬兩千點靈氣值,絕對是大出血!

「林楠咋樣?」徐江龍見狀連忙上前詢問。

「人沒事了,也幸虧你給他們用了葯,否則估計小命真要沒有了!」林楠開口回道,上次在台煙市林楠給了徐江龍一瓶半的治療外傷的好葯,這次他給四人用了,否則以他們的重傷情況,小命不可能保住。

聽著林楠這話,幾人當即鬆了一口氣。

「那你幹嘛一副這種表情?」賴美雲不解,有些不滿的開口訓斥了一句,上次的事情哪怕是誤會,她也依舊對林楠的怨氣不減,若是能動手,她依舊會好好教訓這個狂徒!

林楠本就夠肉疼了,再被她這般訓斥,泥人還有三分火呢,更何況這裡還有陳聽雨和徐江龍,林楠也不懼這個女暴龍!

「現在左右對稱了?」林楠沒有回答她的話,直接朝她身前的高聳位置掃了一眼,而後悠悠然說道。

果不其然,一瞬間一股冷意殺意出現,讓徐江龍一驚,滿是疑惑的打量著林楠和賴美雲,尤其是順著林楠的目光也看了過去,再然後就看到賴美雲那殺人般的目光!

「你也想死?」賴美雲寒聲開口對著林楠,冰冷之氣嚇得徐江龍果斷拉開一段距離,不知道這位老大是怎麼了,正待開口說上一句的時候,賴美雲斜著眼睛看了他一眼,更是讓他如墜冰窟。

「你皮癢了?」

徐江龍臉色尷尬,整個安全局也就這麼一位能這麼理直氣壯的這麼教訓自己,陳聽雨這位局長都沒有過,但賴美雲卻可以,而且不是一次兩次!

林楠不屑,對著徐江龍露出一個鄙視的目光,就這麼怕這個人形女暴龍?

「龍哥你可真沒有出息,上次你和我討論什麼左右不勻稱影響美感的問題嗎?怎麼現在一點鼓起都沒有了?你看看我的手段怎麼樣?都好了吧?」林楠開口對著徐江龍顯得很不樂意的說道,帶著鄙夷之色,而徐江龍這一刻直接懵逼了。

自己啥時候說過這種話?而且到目前為止徐江龍還沒有完全搞清楚這個左右不勻稱到底指得是什麼人。

然而,根本不待徐江龍開口,就在這一刻陡然間,一道凌厲的拳風已然傳了過來,不回頭徐江龍便知道出自哪裡了,沒有任何的耽擱,直接躲閃。

「蓬!」一拳,逃都沒有逃掉,徐江龍直接被擦中,然後身形倒飛砸在不遠處的柱子上,身上的疼痛讓他忍不住咧嘴慘叫。

他很想開口詢問一聲他娘的什麼情況,不過賴美雲已然再度殺了上來,抬腿就是一腳,本來看起來非常女神的賴美雲,這一刻就是冷酷殺手,毫不留情,打的徐江龍是沒有半點脾氣,直接被揉虐個半死,慘不忍睹。

「乖乖的!」林楠看的那叫一個感嘆,真特娘的敵我不分啊,這可是同伴,就這般被狠狠的揉虐了一番,而且就因為自己的一句話?林楠都有些後悔了,感覺有些對不起這半個師傅的大哥了。

陳聽雨雖然也在,但卻沒有阻攔,賴美雲什麼脾氣他自己清楚,雖然看似收拾的不輕,但還是有分寸的,只要是皮肉傷,就當操練了,他們隊員之間這種操練也偶有發生,陳聽雨基本上屬於放任的,也就看著林楠特殊,才數次阻攔。

「你等會慢慢給這小子治療吧,他這可是被你給坑了!」陳聽雨開口說道,哪裡聽不出來之前林楠完全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而已。

「額……」林楠無言以對,只能心中為自己的靈氣值與徐江龍的傷勢而默哀三秒鐘了。

很快,賴美雲收拾過徐江龍,又將目光瞄向了林楠,顯然這才始作俑者,不過才剛準備動手,陳聽雨已然開口呵斥了。

「好了美雲,看看人怎麼樣了,不要動不動就大打出手,都是男人能不能給他們留點面子,尤其是江龍這小子,好歹也是咱們安全局的高手,看看被你打的?」陳聽雨開口勸說道。

林楠倒是無所謂,不過徐江龍聽到這話就不好受了,委屈之極,特么的哪裡還有半點面子,怎麼就遇到這麼一個殘暴的女領導,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不對,尼瑪的是根本沒有開口,就特么的順著林楠的目光看了一眼而已,什麼不對稱的問題,誰能告訴我到底咋回事?

當然,這一刻他還看向了林楠,心中明白自己是被這小子給坑了,好一頓皮肉之苦啊!徐江龍哭的心都有了,這兄弟真心不想要了!

「那啥,龍哥你怎麼這麼不經打,連一個女人都打不過,還以為你特別牛/逼厲害呢。」 愛上你,時光傾城 看著徐江龍委屈的目光,林楠上前,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讓徐江龍想罵人。

不過好在林楠及時開口彌補。

「不過龍哥你放心,我這有真正的好東西,他們太殘暴了,好東西絕對不給他們,晚上咱哥倆找個地方,讓你滿意。」林楠一副神秘兮兮的說道。

聽到這話,徐江龍這才算是稍稍好受一點,打定注意要好好敲詐一下林楠,否則不足以彌補這一身的傷痛! 目送師叔離開,陶洋久久沒有動,他在想師叔說的話,自己的選擇真的沒有錯嗎?

「你說他能想通嗎?」

「這麼多年想通想不通也該放下了,人啊就是這個樣子,有的時候想通了也難受,想不通也難受,這就是為什麼有些人失憶,只會丟失自己不想要的那部分,因為那部分就是他們想不通的。」

四月中旬,易陽不怎麼願意出門了,在家裡怎麼都好好的,出門就感覺累,實在是身體原因,孩子們最近好像知道他累,也不來打擾他,玩也是讓他看著就好。

「老闆,東西準備好了,給您。」

易陽看了小王一眼。

「哭什麼,有什麼好哭的,生老病死,是沒有人能夠避免的,這件事情你要保守秘密,特別是對我的孩子們,我讓你來辦,也是相信你。」

「您放心,我知道。」

易陽讓小王把墓地買了,又弄了衣服,骨灰盒,全都準備好了,就等著那一天來了。

「都弄好了。」

「弄好了,這回真呢可以放心了,咱們在去祭奠一下老朋友吧,也算是和他們通氣,他們走的時候都說過,等著我去了照著我,這回機會來了,我先給他們提個醒。」

易陽越來越看淡這件事情,和周子怡在一起的時候可以輕鬆地說出來,周子怡好像也被感染了,也沒有那麼糾結了。

兩個人定好了,選了一天天氣好的,直接過去了。

「師兄,嫂子,也不知道你們在下面怎麼樣,這回我也要去了,可能又要團聚了,就是不知道現在下面是不是也有了一個德雲,師兄,你拜託我的事情我還沒有辦,我記得您說過,要等我走的時候告訴他們,其實我一直怕留下遺憾,現在看來不會了,您放心吧,這事情我肯定辦好的。」

這裡說完了易陽又去其他人的墓前,說著一些看似不著邊際的話,周子怡就一直陪著,聽著,她好久沒聽到易陽說這麼多話了,這兩個月易陽在家裡就是養老,不願意說話,只喜歡曬太陽,讓后逗逗孩子,就一天過去了。

所有人都看完了,易陽手裡還剩下一朵菊花,走到一個沒有名字的墓前,把花放下了。

「這是誰的墓?」

周子怡知道,這不是易陽選的那塊。

「易陽的墓,以後你就知道了,走吧,回去吧。」

來時日出東方,回時夕陽西下,兩個人彼此攙扶著,那場景,很美,很美。

「爸,您看一下我這個計劃怎麼樣?」

易小芊說了許久,也沒得到爸爸的回復,一看,竟然睡著了,她也知道最近爸爸經常睡覺,除非孩子們,要不然誰也叫不醒,對了,他們一家人已經搬過來了,就為了多陪陪爸媽,雖然他們隱隱感覺,老兩口好像挺不歡迎他們的,除了外孫子,這就有點兒尷尬。

「你爸又睡著了?給他蓋上點兒,真是的,本來還挺精神的,結果又睡著了。」

易小芊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好像說的是自己……

「大千,晚上弄點兒清淡的,你爸最近不喜歡吃油膩的。」

「知道了媽,對了,過兩天我要去出差,可能兩個月回來,到時候請個廚師吧。」

周子怡聽了手一抖。

「不用,我們幾個能行。」

說完就回房間了,易陽樓下睡醒了,又跑樓上睡了。

「醒醒,醒醒,醒醒。」喊了幾聲也沒有反應,周子怡無奈的嘆了口氣。

「老公,起來了。」

「嗯,媳婦兒,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