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容麟環抱著雙臂,靠在椅子里,上下打量著她,「朕應當信你么?」

「皇上不應該問臣妾,應該問皇上的內心。」

「朕現在問你。」

史芃芃想了想,答,「臣妾以為,夫妻之間以信為貴。」

墨容麟默了一下,指了指前面的椅子,「坐下吧。」

史芃芃心裡咯噔了一下,坐下來,這是要長談?

她順從的坐下了,聽到墨容麟說,「朕昨兒晚上見到史老闆了。」

聽他提起娘親,史芃芃的心一下就提了起來,她最不放心的就是史鶯鶯,因為她嫁進宮的事,史鶯鶯正恨著皇帝父子,一見面,還不得炸呀……

她試探的問,「臣妾的娘親,還好么?」

「好得很呢,」墨容麟有點陰陽怪氣,「見了朕不行禮不問安,史老闆的架子比朕這個皇帝還足。」

史芃芃忙跪下來替母請罪,「皇上息怒,臣妾娘親脾氣不好,她不是有意對皇上不敬,她只是……」

「只是怨恨朕立你為後。」

史芃芃嚇得把頭低下去,「臣妾願替母受過。」

「你拿什麼受過?」墨容麟說,「一塊免死金牌在史老闆手裡,另一塊在金釧兒手裡,現在朕要殺你,你能怎麼辦?」

史芃芃猛的抬頭,滿目驚惶,她沒想到皇帝會說出這種話,要殺她?

雖然她手裡捏著皇帝的把柄,但心裡也明白,那點把柄並不能真正把皇帝怎麼樣,他擁有至高無上的生殺大權,要殺她,只需動動嘴皮子即可。

皇帝很滿意她的表情,史芃芃平時跟戴了面具似的,平靜從容得不像個十七歲的姑娘,現在知道怕了吧?

第二更到。 擔心那件事的王珩,見喬隱和唐娜都談完了,立即問道,「既然不是你做的,那空門寺那件事會是誰幹的?」

唐娜搖了搖頭,「那邊發生什麼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董雅寧和唐坤被送去醫院了,還有老闆一死,董雅寧就把那些人全部換走了,除此之外,我也是一無所知。」

總不可能那麼湊巧,就在今天發生這種事情,見喬隱沒說話,王珩便看著對面的唐娜問道,「會不會是去救木小寶的?」

「救木小寶?」什麼意思?「這跟木小寶有什麼關係?」

「昨晚去找老闆之前,我就找了幾個人,讓他們把木小寶綁去送給老闆娘了,剛剛我跟隱哥到了密室,沒想到就在門口遇到襲擊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應該不可能是紀總,他現在也就四個人跟著他,那就是木兮了,不管是誰,只要木小寶被成功救走了,那董雅寧接下來,好人的那副面孔,恐怕就演不下去了,被逼到這份上,那我們這邊,就成為了董雅寧唯一的希望,到時我們就能利用這個機會給老闆報仇了。」董雅寧那個毒婦,恐怕沒想到,處心積慮養大的棋子,已經沒用了。

一直沉默不做聲的喬隱,抬頭看了眼王珩,「我們的人還在醫院?」

看來,隱哥現在連董雅寧這個名字都不想提到了,直接帶過,「是。」

「讓醫院那邊,拿唐坤的電話,通知紀總過去。」

狐妖適合家養 「是。」

董雅寧還沒醒來,都沒想好要怎麼解釋這一切,喬隱就先讓人打電話通知紀澌鈞過去了,喬隱現在的態度,就是最好的開始。

董雅寧,你就等著遭受報應吧!

木兮去了傅氏,還沒回來,公司的事情交給費亦行去處理,紀澌鈞回住所給木兮熬雞湯。

屋子裡,雞湯鮮甜的肉香味四溢。

「叮鈴鈴……」

一陣來電鈴聲傳來,男人撿起手機。

「喂?」

「先生,寶少爺被救出來了,要不要通知太太那邊?」

「不用。」

「救援過程中,發生了一些意外,雅寧夫人被火燒傷了,不過已經讓人送去醫院了。」

「知道了。」

一句再冷淡不過的三個字過後,紀澌鈞便將掛斷的電話放到水槽邊上,拿起噴瓶,對著小樹連著噴了數下。

快穿攻略之甜蜜小聯盟 「還是你乖,不像你大哥調皮,跑出來,還讓你媽咪擔心。」

身後傳來蓋子噗通噗通的響聲,紀澌鈞放下手上的噴瓶,將蓋子打開,勺起一口湯嘗味道,這味道還沒嘗出來,放在一旁的手機又響了。

撿起手機的男人,看到來電后,眼神冷到極點。

「喂?」

「你好,我們這裡是市附屬二院,請問您是紀先生嗎?」

「有什麼事?」

「我們這裡剛剛接收到兩面因為吸入濃煙昏迷的傷者,從他們隨身攜帶的身份證來看,一位叫唐坤,另外一名是董雅寧,那位叫董雅寧的女士,面部有燙傷,現在正在接受治療,請問你方便過來醫院嗎?」

「好,我知道了,謝謝。」

「不客氣。」

大概是董雅寧做的太絕情了,所以他在聽到董雅寧受傷的消息時,他心裡有的居然不是擔心,而是同情和可憐,接著放調料的紀澌鈞,騰出一隻手打電話。

電話響了三聲后,才接通。

「喂,紀總啊?」

「秋姨,有件事想麻煩你一下。」

「什麼事?」

「我媽跟唐坤入院了,在市附二院,我這邊工作忙,一時間走不開,想麻煩你替我照顧我媽。」

照顧董雅寧?好啊,她求之不得呢,「你放心,我一定會替你照顧好你媽的,你就放心去工作吧。」

「那她就交給你了。」

「行,沒問題。」

隔著電話,紀澌鈞都能感受到駱知秋喜悅的心情。

他的母親,身上肩負了多少條人命,他已經算不清了,他知道,駱知秋跟他家兮兮一樣都因為他的母親沒了一個孩子,把他母親交給駱知秋照顧,是最好的選擇,也是他能為駱知秋所做的一些補償。

血債血償,這個道理,他,還是懂的。

……

到了醫院,江別辭推著木兮找到楊鵬說的病房,門剛推開,那個彎腰正在打量木小寶的男人聽到聲音,轉過身,就看見坐著輪椅進來的木兮。

再見到她,他已經不知道該用什麼字眼來形容自己的心情,就連話都不會說了。

愣在那裡盯著她看的男人,比分開的時候,要滄桑不少,眼角也多了幾道皺紋,從他的身上,木兮看得出來,他在那邊過的並不好。

被木兮這樣盯著看,有些不好意思的梁帥,眼眸一抬就望見對面,西裝革履,從頭到腳一絲不苟,打扮得體又比自己年輕帥氣不少的江別辭,再看看自己現在。

一雙手,十個手指漆黑乾裂遍布傷疤。

和這個跟在她身邊的江別辭比起來,他簡直就像個又老又糙的男人,一點外在優勢都沒有,尷尬的梁帥,甚至是有些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感覺氣氛有些僵硬,梁帥沖著一旁躺著的人比了一個手勢。

「小寶在這裡。」

小寶在這裡?

江別辭趕緊推著木兮過去。

過去后,江別辭看了眼還睡著沒醒的木小寶,又望著梁帥,「是你救了他?」

「嗯。」

見木兮滿臉著急,捧著木小寶的臉,在檢查木小寶身上是否有傷勢,一旁的楊鵬便說道,「木小姐,你別擔心,寶少爺沒事,很快就會醒來的。」

聽到木小寶沒事,木兮才鬆了一口氣,先跟楊鵬道謝,再看了眼站在旁邊,從進門到現在說了一句話以後就一直沉默的梁帥,「三叔,謝謝你。」

「不客氣。」

有些拘束的梁帥,在木兮面前,都不知道該把手放在哪兒。

旁邊站著的江別辭,本來還是雙臂垂落的,在梁帥和木兮說話時,表現得有些緊張,江別辭抱起胳膊,將眼前這個人從頭打量到腳邊。

「三叔,你是從哪兒把他救出來的?」

「董雅寧那裡。」他以為,他跟她再見,第一句,她會說,好久不見,緊接著會關心自己這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情,沒想到,突然出了木小寶這件事。

「你怎麼知道那個地方的?」

「我……」

就在梁帥想著該怎麼回答木兮時,對面的楊鵬已經替梁帥做出回答。

「是這樣的木小姐,我們回來以後,我出去給少帥買生活用品,偶然看到有人抱著寶少爺上車,行為有些鬼祟就告訴了少帥,我們跟蹤過去,才發現那個地方和董雅寧,你放心,董雅寧沒看到我們是誰,不過,在我們的人進去時,董雅寧自己打翻了東西,引起了火災,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影響,我們只帶走了寶少爺,但是已經有人知道著火趕過去救火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這個董雅寧,還真是不死心。」雖然沒看見他們,但是木小寶回來了,董雅寧肯定會猜到和她有關係,這樣一來,她跟董雅寧,可以說是徹底攤牌了。

聽著楊鵬的解釋,梁帥心裡有些過意不去,他不該騙木兮的,可是有些事,在這裡還不適合讓木兮知道,忽然餘光發現到一旁的人似乎一直在打量他。

剛別過臉,梁帥就對上江別辭觀望自己的眼神。

「好久不見。」梁帥可比以前滄桑了不少,不過也成熟多了,這樣的梁帥看起來,更配得上少帥二字,只是,再也不是少帥了。

「是啊,好久不見了。」江別辭打量他的眼神,讓他不知為何,有種窘迫感,大概,是因為外在的形象吧。

「咳咳……」

一陣輕細的咳嗽聲傳來。

打破了江別辭和梁帥對望時有些微妙的氣氛。

「寶少爺,醒來了。」最先看到木小寶睜開眼的楊鵬笑著說道。

睜開眼的木小寶,看到一張熟悉的臉,還以為自己做夢了,當木兮過來抱住自己的時候,木小寶才知道,自己沒做夢,是真的。

「媽咪。」

「你怎麼那麼不聽話自己跑出來,你知不知道,媽咪有多擔心你。」

被木兮教訓的木小寶,委屈到嘴巴扁扁,「嗚嗚嗚,人家不是不聽淺淺阿姨的話,人家很想媽咪,很想老紀,很擔心你們,所以才出來的。」

「對不起,媽咪以後再也不會丟下你一個人了。」她就是擔心董雅寧會對他下手,才把他留給深哥和梁淺照顧的,沒想到,他卻偷偷跑出來找自己了,心裡自責的木兮,用力抱緊懷裡的人。

「媽咪,我沒有不乖,你不要生我氣。」他好像差一點就被壞人抓走,再也見不到媽咪和老紀了。

「你啊,怎麼就跑出來了,你知不知道你媽咪知道你不見了有多擔心你。」過來的江別辭,摸著木小寶的腦袋。

低著頭,用木兮的衣服擦眼淚的木小寶,看到一旁站著的人,激動到都忘記哭泣了。

「三,三,三叔?」眼前這個黑了不少,老了一丟丟的人,是三叔嗎?

「嗯。」

從木兮懷裡出來的木小寶,開心到爬起身跳過去。

木小寶跳下來那一刻,周圍的人都為木小寶捏了一把汗。

看木小寶把木兮都嚇成什麼樣了,這果然是鈞子的兒子,父子倆沒一個是讓人能放下心的。

崩壞的神 快步上前接住木小寶的梁帥,用力抱緊投入自己懷抱的木小寶,當時救木小寶他也有份參與,帶走木小寶的時候,他還摸到地上有一把刀,要不是這個消息來得及時,他擔心木小寶已經讓董雅寧給殺了。

「三叔,太好了,你回來了,你都不知道人家有多想你呢。」坐在梁帥懷裡的木小寶,開心到晃動兩隻小腳丫。

「是嗎。」他還以為,她們母子倆都不記得自己了。

「當然咯,我跟媽咪都很想你。」

她……

也會想他?

眼神里有藏不住的喜悅和驚訝的梁帥望著面帶笑容的木兮。

那麼久沒見了,少帥一定有很多話要和木小姐說吧,「現在也是飯點了,木小姐,要不要一塊去吃個飯?」

聽到這話的梁帥一臉期待看著木兮,從剛剛見面到現在,他都沒能和木兮好好敘舊,他有好多話要跟木兮說。

「好。」梁帥幫她救了小寶,怎麼都得請人家吃頓飯。

見木兮點頭了,梁帥高興到嘴角都合不攏,低頭望著懷裡的木小寶,「小寶,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烤肉,以前我們一起吃過的那個烤肉。」

木小寶的話將氣氛再次拉回到他們分開之前的日子,就在梁帥的好字即將出口時,旁邊傳來一聲,「小寶,烤肉不能吃那麼多,對身體不好。」最重要的是,木兮現在不適合吃這些。

為什麼不能吃啊,他喜歡,媽咪也喜歡……

扭頭看向木兮的木小寶,見木兮腿上蓋著毯子,忽然想到了什麼。

對哦。

媽咪現在不能吃這些,因為妹妹不能吃。

木小寶沖著梁帥眨眼,「那我們就去吃普通的吧。」

最強吞噬升級 「好。」自從離開景城以後,他就再也沒過過這種輕鬆又溫馨的日子了,他懷念,也想念這樣的生活。 聽到葉紫涵這樣說,歐陽清凌沒好氣的搖搖頭:"你果然是作死,那現在這樣的情況,你打算怎麼辦呢?"

葉紫涵頭疼的揉了揉腦袋:"我這不跟你說話,現在都避著朵朵嗎,我也不知道怎麼辦,我現在告訴她,我不會離開臨海市,這也算是安撫一下小傢伙吧,但是,市區我是真的不能待下去了,我感覺楚蕭要是看到朵朵,肯定會直接把朵朵搶走的!"

歐陽清凌囧了囧:"他應該不會那麼不顧忌你的感受吧,其實,你可以試著跟他溝通一下的,當年,我也是覺得,你哥肯定是要跟我搶孩子的,所以,一直瞞著辰辰的身份,直到後來才恍然大悟,男人或許並不是我們想的那麼惡劣,他也有好的一面,我們不應該那麼武斷的!"

葉紫涵的表情有點衰:"嫂子,不瞞你說,你相信我哥,但是,我卻不怎麼相信楚蕭,當年訂婚宴上他能跟我說出那樣的話,我就覺得,他肯定不會顧忌我的感受,所以,你說的辦法,在我身上,可能行不通!"

歐陽清凌沒好氣的看著她:"行不通,那你要做什麼,你現在這個樣子,身上顧忌一個證件都沒帶吧,你想去哪?能去哪兒?"

葉紫涵想了想,開口道:"嫂子,其實我已經想好了,既然我答應了朵朵,就不能騙她,我不會離開臨海市的,但是,我也不會留在市中心,我打算去找一個偏僻的小鄉鎮,安安靜靜的等朵朵上完學前班,等到她能上一年級的時候,我再看情況!要不要轉學,帶著她回來,說不定那個時候,楚蕭的執念就沒有那麼重了,也不會再繼續找我了!"

歐陽清凌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覺得這個辦法真的靠譜,要是楚蕭真的那麼容易放棄的話,那他至於這五年時間,都不曾放棄找你嗎?"

聽到歐陽清凌的話,葉紫涵頓時覺得,很是有道理,她立馬開口道:"一兩年不行,我就等朵朵上完小學,如果還不行的話,那就初中高中,都在鄉鎮上,等到大學的時候,估計楚蕭都忘記我這個人了!"

看著葉紫涵說的那麼堅定,歐陽清凌無奈的點點頭:"好吧,我尊重你的決定!"

葉紫涵立馬狗腿的笑了笑:"嫂子,我需要你跟我哥的幫助!"

歐陽清凌輕笑了一聲:"知道你要什麼,身份證件和錢,你放心,我會讓你哥幫你準備的,瞧你這個慫樣,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要去逃荒呢!"

葉紫涵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她們倆剛下樓,就聽見開門聲。

歐陽清凌的臉色立馬冷了下來。

葉紫涵一臉好奇:"嫂子,你怎麼了?"

歐陽清凌冷著臉開口道:"還能怎麼呢,你哥回來了,除了他,誰還能拿著鑰匙開門啊!"

果然,門打開,葉墨笙一身西裝,板著臉,從門外走進來。

葉紫涵暗暗的戳了戳歐陽清凌:"嫂子,我怎麼感覺,你們倆都不是很高興啊!"

歐陽清凌用鼻子輕哼:"昨晚吵架了!"

葉紫涵頓時識相的閉嘴,怪不得呢,一見面溫度就降下來了。

她倒是第一次知道,這麼寵著嫂子的哥哥,也會跟嫂子吵架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