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相信我,一定會有住的地方的。」林逸說完,便拉著洛兒朝著巴黎最大的一家酒店走了過去。

兩世為人,林逸的生存經驗還是非常豐富的。

如眼前這樣中等的酒店,一旦說沒有房間了,怕是真的沒有房間了。

可本地最大的酒店,卻不然,他們不管在什麼時候,都一定會預留一些房間的,以備不時之需。

「姐夫,這,這不是剛剛問過的酒店嘛?咱們怎麼又回來了啊?」洛兒看著面前的巴黎四季酒店有些不解的問道。

「呵呵,進去再問問吧!」林逸說完,便帶著洛兒走了進去。

前台一名金髮碧眼,穿著制服,身材杏乾的波斯貓,一看林逸跟洛兒竟然又進來了,那漂亮的臉蛋兒上再度浮現了一抹十分專業的職業微笑。

「兩位尊貴的客人,非常抱歉,現在還是沒有房間!」

伊莎貝爾歉意的笑道。

「那個,我出兩倍的價錢!」林逸不死心,盯著伊莎貝爾笑道。

伊莎貝爾一聽,那金色的眸子頓時微微一亮,巴黎的四季酒店可是被雜誌評選為全球十大豪華酒店的,該酒店平均每晚房價高達850美元。 而且現在是在沒有多餘房間的情況,林逸竟然還敢張嘴加價兩倍,這倒是讓伊莎貝爾對林逸有些刮目相看了,怕是只有真是正的土豪才會有這麼奢侈的行為。

「那個,先生,房間真的沒有了,要不,要不,我把我的員工休息室讓給你如何啊?」伊莎貝爾貝齒輕輕的咬著杏乾的嘴唇,對著林逸眨巴了一下眼睛,抿嘴淺淺的笑道。

「咳咳,洛兒,你去旁邊等著姐夫,我跟這位伊莎貝爾好好的商量一下。」林逸咳嗽了一聲,轉身看著洛兒,一本正經的說道。

「哼!為什麼要讓我離開?這裡可是酒店的大堂,難道你想做什麼壞事兒?」洛兒一聽,林逸竟然讓她離開,頓時不滿了,撅著小嘴,任性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哎吆,我的好洛兒,你都說了,這裡是大堂的酒店,我怎麼可能亂來呢?乖乖的去那邊沙發上坐著,我有辦法搞到房間的。」林逸生怕洛兒影響了自己的泡妞計劃,急忙推著洛兒的肩膀,就讓洛兒朝著貴賓休息區走去。

開玩笑,這可是大洋馬啊~!

他林逸既然遇上了,還能不嘗試一下?

「那個伊莎貝爾是吧!你也知道的,我們來自外地,一個人住在你的員工休息室,會不會有些不太合適呢?」

林逸趴在櫃檯上,盯著伊莎貝爾那明顯比國內女生要恐怖的多的本錢,壞壞的笑了起來。

「咯咯,先生您完全可以放心,我們的員工休息室都是一人一間的,如果您害怕的話,我可以過去陪著您的,只是這個價格就……」伊莎貝爾,對著林逸眨巴了一下眼睛,抿嘴偷笑道。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亮,激動了起來,急忙笑道:「那行,不管多少錢,馬上給我準備兩個員工休息室!」

「兩個員工休息室?」伊莎貝爾神情一怔。

「哎呀,我的天啊!主人,偶買噶的,主人,我竟然在這裡遇到了主人!」

正當林逸在跟伊莎貝爾商量房間的時候,一道驚呼聲驟然響起。

伊莎貝爾一聽,頓時面色一慌,急忙再度一臉認真的站在前台,保持自己的工作水準,她們平時也只是偶爾兼職一下,一旦讓上頭知道了,那這分工作可就保不住了。

「卡爾?」

林逸一看,差點昏倒了,你妹的,你說你什麼時候過來不好,偏偏要現在出現?

「尊敬的主人,我,我真是太高興了,竟然在這裡遇到您。」卡爾緊緊的握著林逸的大手,那激動的樣子,就差沒有跪在林逸面前了。

「呵呵,好了,別大呼小叫的,這裡畢竟是公共場合,你在這裡做什麼?」

林逸問完,就朝著自己的腦門子拍了一下,卡爾作為義大利最知名的設計師之一,時裝周這樣的盛典自然是少不了他的蹤影。

「主人,您應該還沒有住的地方吧?」卡爾看著林逸抿嘴得意洋洋的笑道。

「嗯,酒店好像都滿了了。」林逸撇了一下嘴巴,無奈的說道。

「卡爾還有多餘的套房,主人稍等!」卡爾說完,就像是一個獻寶的小孩子,急忙看著伊莎貝爾爆出了一連串的數字。

伊莎貝爾聞言,雙手就像是舞動的精靈,快速的在鍵盤上敲打起來,很快,兩個金燦燦的房卡便出現在了伊莎貝爾的手中。

「尊敬的卡爾先生,這是您屬於您的套房鑰匙,請保管好!」 我的修煉遊戲 伊莎白爾夠恭敬的笑道。

「謝謝!」卡爾淡淡一笑,急忙把其中一張房卡遞給了林逸,討好的笑道:「主人,這是四季酒店最奢華的套房,還請主人住下!」

「好的,那個,你也去休息吧!我跟伊莎貝爾小姐還有點事兒商量,晚上咱們一起吃飯!」林逸看著卡爾有些焦急的說道。

這尼瑪可是跟妹子談判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你丫的老在這裡算什麼呢?

卡爾一聽,神情明顯一怔,隨後激動的竟然直接跳起來了,開心的大笑道:「多謝主人恩賜,那卡爾就不打擾您了,我先上去恭候主人!」

「去吧!去吧!」林逸無奈的擺了擺手。

等到卡爾離開之後,林逸才再度一臉銀盪的看向了伊莎白爾笑道:「伊莎白爾小姐,那個你們員工休息室還對我出售嗎?」

「咯咯,先生您說笑了,卡爾先生給您的可是我們四季酒店的總統套房,難道您還需要去住宿舍?」伊莎貝爾瞪大了充滿異域神秘色彩的眸子,有些詫異的看著林逸問道。

「呵呵,什麼套房不套房的,我這個人還是比較喜歡住你們的員工休息室,您看?要不就把員工休息室給我得了啊?」林逸盯著伊莎貝爾那可怕的本錢,壞壞的笑道。

這可把伊莎貝爾激動壞了,國外的女生,可是比國內的女生更加渴望得到肯定。

林逸寧願放著總統套房不住,也要住她的宿舍,在伊莎貝爾看來,這完全就是因為她的美貌,她如何能不高興呢?

「您稍等片刻,我把手頭的工作做完,就帶您去我的員工休息室!」伊莎貝爾對著林逸調皮的眨巴了一下眼睛,便急忙看向了朝著他們走過來的兩名客人。

林逸見狀也美滋滋一笑,便靠在櫃檯上,下意識的扭頭看了過去。

這一看,整個人一個機靈,差點就摔倒在了地上。

張杏分也愣住了,那有些尖酸刻薄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林逸,宛如見到了鬼魅一般,不,也許見到鬼魅她都不會這麼的驚訝。

「杏分,你怎麼了?」

芭提斯特看著發獃的張杏分,有些不解的問道。

「沒事兒老公,只是見到了一個同學而已!」張杏分薄薄的唇角微微上揚,浮現了一抹高高之色,隨後,挽著芭提斯特的胳膊,便踩著高跟鞋,傲嬌的宛如一隻白天鵝一般,朝著櫃檯上走了過去。

「林逸,真是沒想到,竟然能夠在這裡遇見你!」張杏分眼神高傲盯著林逸淡淡的冷笑道。

「呵呵,我也沒想到,這是你的新男朋友?」林逸看著芭提斯特玩味的壞笑道。 萬幸的是這張杏分長相一般,否則的話,這換男朋友的頻率,怕是都要比他林逸吃飯的頻率都高了,幾乎每一次見面,張杏分的男朋友都不是一個人。

「哼!你猜的不錯,這就是我的新男朋友,芭提斯特,純正的F國紳士!」張杏分一臉傲嬌的冷笑道,彷彿找到了一個這樣的男朋友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一般。

「請問兩位是住宿嗎?」

伊莎貝爾見張杏分似乎對林逸有些不滿,急忙上前解圍,恭敬的笑道。

她對林逸的態度還是相當不錯的,至於張杏分,那高高在上的眼神兒,傲慢的態度跟言行舉止,倒是她們這些服務人員最為討厭的,她當然要幫一下林逸了。

「不錯,住宿,我們之前預定了你們這裡的豪華房間!」張杏分說完,便把自己的最新款的蘋果手機放在了前台上,可高傲的眼神兒,卻死死的盯著林逸,彷彿在說,看到了嗎窮鬼,本小姐的手機,一萬多哦。

「好的,兩位稍等。」

伊莎貝爾看著手機上面的數字,急忙輸入進了電腦,很快便抬頭看著芭提斯特跟張杏分笑道:「二位,預定的是我們酒店的豪華包間,這是鑰匙請保管好!」

「謝謝!」張杏分傲慢的冷笑道,雖然是在道謝,可是那種冷漠,高傲的言行舉止,卻讓人感受不到絲毫的友善。

「對了,林逸,我剛剛聽說,你好像在跟這位前台小姐,談什麼員工宿舍吧?是不是沒有地方住啊?」張杏分晃動著手裡的豪華包間鑰匙,盯著林逸淡淡的笑道。

「呵呵,親愛的,你可能不知道咱們F國的情況,每次,一到時裝周開始的時候,想要在這附近預定酒店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看來你這位同學應該是找不到地方住了。」

芭提斯特同樣傲慢的看了林逸一眼之後,才對著張杏分說道。

「哦,也是哦,現在想要找到酒店,那可不是有錢就行的,還需要靠面子哦,林少在中江市也許算是小土豪,不過在F國這種世界知名的大都市中,你的那點面子怕是也不好用了吧?」

張杏分看著林逸揶揄道。

「呵呵,相當不好用。」林逸抿嘴自嘲一笑,根本懶得跟張杏分這樣的傻子爭論,爭贏了他也只是贏了一個傻子,可萬一輸,那面子可就掉的大了,所以,一旦遇到傻比,智障,如果不想動手的話,林逸都會直接選擇無視,你越跟他爭論,這種人他就越得意,實在沒必要。

張杏分看著林逸那苦澀的樣子,不禁心裡有些得意了,扭頭挽著芭提斯特的胳膊,輕輕的晃動了一下,撅著嘴巴,撒嬌道:「老公,他好歹也是我的同學,豪華包間又那麼大,不如,不如讓他也跟我們住在一起好了啊?」

「什麼?讓他也跟我們住在一起?」芭提斯特一聽,頓時瞪著眼睛,一臉不敢置信的尖叫了起來。

所謂的豪華包間,也僅僅只是比普通包間大上一點而已,也緊緊只有一張床,如果讓林逸住進去的話,怕是會有諸多的不便。

「哎呀老公,助人為快樂之本嘛!反正,咱們兩個又不住在廁所里,就把廁所讓給我這位同學好了啊?」張杏分看著芭提斯特噘嘴嘴巴,哀求道。

「住廁所?」

林逸一聽,頓時愣住了,面色也在瞬間陰沉了下去,這張杏分還真是沒完沒了了。

芭提斯特一聽也同樣愣住了,不過很快,那高傲的臉上就浮現了一抹玩味的笑容,看著林逸一臉鄙夷的笑道:「如果他不介意的話,我倒是無所謂了。」

張杏分聞言,面色大喜,急忙轉身看向林逸,一副好心人的口吻說道:「林逸,你可不要嫌棄啊!在F國,在這個時間段,晚上可是非常的冷的,有一個廁所,最少能夠保證你不用受凍啊?」

「呵呵,多謝二位的好意了。」

林逸說完,直接從身上掏出了一千美金放在了伊莎貝爾的面前,淡淡的笑道:「多謝你的優質服務,這是你應該得到的。」

「什麼?一千美金?」

在場的所有人都傻眼了。

包括伊莎貝爾,她在這裡工作有些年頭了,給小費的人也遇過很多,可是卻從來沒有遇到過一個如林逸這般大方的人。

芭提斯特那深邃的眸子里也同樣浮現了一抹詫異,他在F國算是小有勢力了,可也不捨得一次就給上千元美金的小費啊!

「這,這是給我的嗎?」伊莎貝爾有些顫抖的看著林逸問道。

「當然了,你的服務很好,拿著吧!至於那員工宿舍我很抱歉,現在貌似沒有什麼心情了。」

林逸撇嘴,不滿的笑道,隨後便轉身朝著洛兒走去。

遇到張杏分本來就是一件很掃興的事情了,現在,又聽她比比叨叨半天,林逸哪裡還有要胃口呢?

伊莎貝爾一聽,林逸竟然不去她的員工宿舍了,不禁眉頭微微一皺,一抹不悅之色在瞳孔一閃而過,一個隨便都能夠給上千美金小費的人,如果去了她的宿舍的話,那小費該會多成什麼樣子啊?

光是想想就讓伊莎貝爾無比的懊惱,可現在,這一切卻因為張杏分的行為讓成為了泡影。

「哼!還挺有骨氣的,我倒要看看,今天晚上能不能凍死你!老公,我們走吧!」

都市沉浮 張杏分不滿的冷哼一聲,她雖然為人尖酸刻薄,不過倒是還有點自知之明,明白自己在芭提斯特心中的地位,對方現在喜歡她,不外乎是因為她夠掃而已。

除去這個,她張杏分沒有任何地方能夠吸引芭提斯特,想要讓芭提斯特為她一擲千金,怕是不可能了。

「呵呵,好的,我們去房間!」芭提斯特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竟然十分開心的笑道。

「姐夫,房間弄好了嗎?」

洛兒坐在沙發上,抱著一隻粉紅豹,撅著小嘴,不滿的盯著林逸質問道。

「呵呵,那還不是必須的,總統套房,怎麼樣?不算是辱沒我們的大明星吧?」林逸看著洛兒,心中的不悅倒是一掃而光,輕輕的晃了一下手中的鑰匙,得意洋洋的笑道。 原本還撅著嘴巴,有些不滿的洛兒一看,頓時眼睛一亮,急忙起身沖了上去,一把抓住林逸手中的房卡,美滋滋的笑道:「姐夫,還是你厲害!」

「咳咳,那個,這個話千萬不能讓你姐姐知道了啊!」林逸不自然的笑道,這要是讓韓雨菲知道了,還不知道要整出多大的事兒呢。

洛兒一聽,小臉頓時一紅,嗔怒的白了林逸一眼之後,便蹦蹦跳跳,美滋滋的朝著樓電梯走去,座了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她還真是有點疲憊了。

看著洛兒那開心的樣子,林逸淡淡一笑,對著伊莎貝爾眨巴了一下眼睛,便也朝著電梯走去。

「姐夫,姐夫,你倒是快點啊?電梯已經要走了啊?」

電梯門口,洛兒見林逸竟然磨磨唧唧的不禁有些焦急的喊道。

「呵呵,來了,慌什麼?」

林逸淡淡一笑,便走了進去,只是已進入電梯,那臉上的笑容便再也沒有了。

「吆喝,林少,這是找到房間了?」

張杏分眼睛一翻,冷哼一聲嘲諷道。

林逸嘴角浮現了一抹冷冷的笑意,直接無視了張杏分。

可張杏分卻像是沒有看出林逸的不滿一般,反而挽著芭提斯特的胳膊,直接摁下了去頂樓總統套房的摁鍵,抿嘴笑道:「老公,反正咱們定的是豪華包間,跟總統套房也就差一個級別而已,咱們先去上面看看吧?」

「呵呵,當然可以,如果有房間的話,我不介意幫你再訂一間,你知道的,我並不缺錢。」芭提斯特看著宛如仙女一般的洛兒,傲嬌的笑道。

雖然張杏分也讓芭提斯特很滿意,可是跟洛兒這樣仙女級別的存在一比較,那張杏分簡直就像是不入流的脫毛雞一樣難看,他還真動了心思。

「嗯,老公你真好!」

張杏分踮起腳尖,輕輕在芭提斯特的臉頰上香了一個,隨後上前一步,站在了芭提斯特跟洛兒之間,擋住了芭提斯特的視線。

「叮!」

電梯門打開。

「歡迎光臨!」

站在電梯門口前,兩名穿著大紅色旗袍,身材高挑火爆的大洋馬,看著林逸一行人恭敬的行禮道。

隨著這些年,華夏在國際上的地位不斷攀升,很多華夏元素在國外也越來越流行了,這旗袍更是其中之一,不但很多華夏的女孩子喜歡,便是一些西方的女孩子也同樣如此。

「先生小姐,麻煩出示一下幾位的房卡!」

兩名女生,分別看著林逸跟芭提斯特笑道。

「房卡?我們是住在樓下的豪華包間的,想要上來觀光一下也不可以嗎?」

張杏分聞言,頓時眼睛一瞪,神情不悅的看著詢問她的那名服務員問道。

「美麗的小姐,非常抱歉,因為現在是時裝周期間,人數比較多,為了保證我們最尊貴的客人能夠享受到尊貴的服務,所以時裝周期間,我們這裡是禁制參觀的,真的非常抱歉。」

服務員看著張杏分一臉誠懇的說道。

「好吧!」張杏分撇了一下嘴巴,有些失落的說道,便準備跟芭提斯特一起轉身離開,可當她眼角的餘光不小心看到正朝著裡面走去的林逸跟洛兒,張杏分整個人頓時就像是被激怒的猛獸,瞪著眼睛,指著林逸跟洛兒的背影,歇斯底里的吼道:「他們是怎麼回事兒?為什麼他們兩個能夠進去?是不是欺負本小姐?」

服務員一聽,急忙扭頭看向了自己的同事,畢竟林逸跟洛兒可是另外一個人接待的,她倒是不清楚其中的緣由。

另外一名服務員一看張杏分發飆了,急忙上前看著張杏分解釋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您好,是這樣的,那兩位尊貴的客人,擁有我們四季酒店最豪華總統套房的房卡,所以,他們可以過去。」

「什麼?你說他們有總統套房的房卡?」張杏分指著林逸跟洛兒的背影,瞪著眼睛不敢置信的問道,隨後也不等服務員回答,便繼續嘲諷道:「我真是有些懷疑你們的智商了,你們可知道,在前台的時候,他甚至要淪落到要住在廁所了,現在你跟我說他有總統套房的房卡?」

芭提斯特見狀,也上前一步,淡淡的冷笑道:「你們這裡的工作實在太不嚴謹了,你覺得他真的拿的出來房卡嗎?」

被兩人這麼詢問,兩名服務員也愣住了。

洛兒的美麗,無懈可擊,可是林逸實在太普通了,而且洛兒也很年輕。

畢竟每年能夠來這裡住宿的人,幾乎都是上了年紀的中年男人,帶著妙齡少女過來,如林逸這麼年輕的,她們還真沒有見過幾個。

「可,可他們的確是拿出了房卡!」

接待林逸跟洛兒的那名服務員,看著芭提斯特跟張杏分有些無奈的說道,房卡上又不會記錄人的照片跟名字,她們自然只能認房卡了。

「哈哈,房卡?我告訴你,如果我願意的話,隨時能夠搞到十張,甚至上百張總統套房的房卡,你們難道都不需要核實一下他們的信息嗎?」芭提斯特傲慢的質問道。

「咔!」

房門打開的聲音驟然響起。

這聲音無比的清脆,悅耳,可落在張杏分跟芭提斯特的耳朵里,卻像是兩道響亮的耳巴子,讓他們兩人羞愧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兩名服務員扭頭看了一眼朝著套房內走去的林逸跟洛兒,心頭都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萬幸的是兩人沒有上前詢問,核實林逸跟洛兒的信息,否則,冒犯了能夠住在總統套房的尊貴客人,她們兩人的工作怕是就要保不住了。

「先生,小姐,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的話,麻煩二位去樓下吧!」

服務員看著芭提斯特跟張杏分,口吻有些冷漠的說道。

「哼!看來他又發揮了他吃軟飯的能力!」

張杏分傲慢的冷哼一聲,便拉著芭提斯特的胳膊,朝著下樓的電梯里走去。

「杏分,你說那個小子在中江市很久有錢?」芭提斯特眸光閃爍了一下,湊近張杏分的耳邊小聲問道。 張杏分一聽,眉頭微微一皺,有些不明白芭提斯特的意思,不過還是跨著一張臉不滿的說道:「具體的我也不是很清楚,本來他們家應該是已經破產了才對,可後來在一次同學聚會上他又開了一輛布加迪威龍,應該還算是可以吧。」

「開布加迪威龍?」芭提斯特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嘴角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邪惡的笑容。

張杏分這下回過神兒了,面色有些不自然的看向了芭提斯特說道:「老公,你不會是想要?」

「呵呵,你說對了。」芭提斯特直接摟住了張杏分的肩膀,蠱惑道:「杏分啊!我在F國雖然也算是小有資產,可畢竟算不上超級富豪,如果能夠劫富濟貧的話,說不定咱們下半輩子可就什麼都不愁了,甚至有錢之後,我還能夠讓你定居F國怎麼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