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他就不怕,被人揭穿他的暴行嗎?

心裡怨恨慕洛琛的同時,更多的是懼怕。

自己也沒少針對安清歡,萬一慕洛琛惱怒了,想對她做什麼事……縱然不會如雪薇那般填海,也絕不會讓她好過!

喬母心慌意亂的攥緊了手。

「這還有沒有王法了!他慕洛琛是不是想造反?竟然拿你去填海!雪薇,你去報警,揭發慕洛琛的罪行!我可以幫你。」

雪薇看出喬母的害怕,沒有聽她的慫恿,而是捂著臉哭泣道:「喬阿姨,你以為我不想報警,抓住慕洛琛嗎?他害的我家破人亡,我差點殞命大海,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得到懲罰。但慕家在A市樹大根深,普通人哪裡有能力撼動他?只怕我前腳進了警察局,後腳慕洛琛就能帶著人,把我抓走,再次要了我的命了……」

「你不敢去揭發慕洛琛,拿還有什麼好說的?」喬母有些焦躁。

「阿姨,我今天來,就是為了跟你商量,怎麼解決慕家的事情。」雪薇擦拭著眼角的淚水,稍微平靜了一些說,「我聽說,你要把喬崢送出國?」

「我沒把他送出國,是他自己要的!」提起喬崢跟著安清歡出國留學的事情,喬母氣不打一處來,「他跟安清歡那個狐媚子,又攪和在了一起。這次,是安清歡鼓動著他,要出國留學的。現在,阿崢被她拐帶的直接消失了!你說,我要這個臭兒子,有什麼用?」

「阿姨,我給你一個建議,同意喬崢出國,而且您要開開心心的送他走。」

「你瘋了?還是你當我傻了?把他送出國,跟安清歡獨處四年時間,他們能把孫子給我造出來!」喬母陰沉著臉色,不善的盯著雪薇。

雪薇露出微笑,柔聲勸道:「阿姨,你先別著急,仔細的聽我說。」

喬母板著臉,不搭理她。

雪薇見她沒起身走人,便知道喬母對她的提議,還有有點意思的,繼續解釋道:「現在喬崢跟安清歡正在熱戀期中,硬是把他們分開,只會適得其反。喬崢會把您,要就是他的親生母親,當做阻礙他們感情的敵人。你越是跟他爭吵,只會越把他推向清歡。」

喬母聽到她分析的,仔細的想了想,似乎真的是這樣。

不由得坐正了身體,傾聽雪薇接下來的話。

雪薇道,「相反的,您順水推舟,如了他的意願。喬崢對您的第一,會減輕很多。」

「那我放任了他跟安清歡,就由著他們繼續發展感情?」

「當然不是了。您明面上,是贊同他們的感情。可實際上呢,您可以在暗地裡,搞一些小動作啊。」雪薇循循善誘道,「比如,安插一個人,到他們的身邊。適時的為他們製造矛盾。喬崢跟安清歡,正值青春年少,肯定少不了摩擦和相左的意見。等他們出現裂縫時,我們再推波助瀾,分開他們。」

喬母贊同的點了點頭,這的確是個好辦法。

「我這就去找人……」

喬母起身,打算離開。

雪薇卻拉住了她的手,說:「阿姨,我已經幫你物色好了人選。」

「誰?」

「我妹妹,雪莉。她跟我一樣在米國長大,對那邊比較熟悉。而且,安清歡從來沒看到過我妹妹,哪怕她接近安清歡,也不會被察覺到。最重要的一點是,她會對喬阿姨,絕對的忠誠。」

雪薇的妹妹?

喬母有些訝異,因為這還是她頭一次聽到雪薇,提及自己的妹妹。

在這之前,她一直以為,雪薇只有一個弟弟而已。

這個女孩的心思,果然夠深。

甚至想到了失敗,給自己留一條後路。

「好,我能用你妹妹。你這麼幫我,想要得到什麼好處?」喬母明碼標價,打算跟雪薇算清觸賬。畢竟,她沒打算讓雪薇做自己的兒媳婦。提前把話說清楚,不給雪薇任何不切實際幻想的可能,還是必要的。

雪薇勾唇笑了笑說,「阿姨,我不需要您任何好處。我只想報復慕家和安清歡。如果您心裡過意不去,可以給我妹妹一些幫助,以便她更好的開展工作。」

「好,成交。」

喬母見雪薇如此看得開,自然也沒有異議了,立刻同意。

談成了合作,喬母沒再停留。

給雪薇留下了自己的號碼,吩咐她,接下來的事情,她放手去做,自己來提供資金和其他的幫助。、

雪薇應下,客客氣氣的送喬母離開……

等從咖啡館離出來,雪薇坐上了車,封景開口詢問:「事情辦的怎麼樣?有沒有說服她?」

「我出馬,哪裡有不說服的道理了?馮先生,你大可以放心,我保證,會讓你抱得美人歸。」 慕家的一處公寓。

妞妞小心的扶著喬崢,進了卧室,然後去叫醫生和護士進來,看看喬崢的身體有沒有問題。

臨時給喬崢辦理出院,實在是迫不得已。

不然,喬母若是發現,他偷偷地辦理了出國的手續,肯定又要鬧了。

這裡是葉簡汐轉到她名下的公寓。

原本是為了她就近上學做準備的,後來,搬出來住了沒幾天,葉簡汐又覺得她一女孩子孤身在外面住,有點不安全,就讓她回家了。

這處公寓由傭人打掃,鑰匙也一直在她手裡。

現在臨時讓喬崢住進來,靠近醫院,也方便醫生和護士,過來做檢查。

……

站在卧室外面,等待檢查結果。

大概過了一個多小時,檢查終於結束了,醫生走出來,對她說:「他的身體沒什麼大礙,只要小心一些,不會有問題的。」

「好的,謝謝你們。」

妞妞感激的點頭,送醫生出門。

護士則留在家裡,二十四小時照顧喬崢。

走到卧室里,喬崢倚靠在床頭,溫柔的望著對她說:「現在我媽應該發現了,我從醫院離逃跑了。她會去你們家鬧騰,你小心一些。」

「沒關係的,你媽來鬧騰,也不是一次兩次了。我知道,該怎麼應付。」

妞妞原本是想安慰他的,可這番話,卻讓喬崢更加沮喪了。

「對不起,清歡。跟我在一起,讓你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傻瓜,說什麼對不起呢?你是你,你媽是你媽,她做的事情,跟你沒有半點關係。如果你自責,那我心裡也不好受了。」妞妞笑著,伸手捧住喬崢的臉,「再說了,我們只剩下兩天時間,就該離開這片土地了。阿崢,我們多想想美好的未來吧,別再想過去那些糟心的事情了。」

「嗯。」

喬崢點頭應允。

妞妞看著他乖巧聽話的模樣,覺得這樣的喬崢,特別的可愛,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臉龐。

「別鬧。」

喬崢有些害羞道。

「哎呦,我們喬大少爺不好意思了。你怎麼能比我一個女孩子,還單純呢?」妞妞調侃道。

喬崢擒住了她的雙手,拉到自己跟前說:「我可不單純,清歡,這世上沒幾個男人是單純的。我在你面前,剋制自己,是因為我愛你,不想你受到傷害。清歡,我會等到,你心甘情願跟我親密的那一天。」

妞妞被他突如其來的動作,驚得愣愣的,忘記了反應。

等會過神來,意識到兩人的姿勢,有多麼曖昧,趕忙從他的懷裡掙脫,滿面通紅的跑向門口說:「壞喬崢,不理你了。」

喬崢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翹起了唇角。

……

妞妞跑到客廳里,臉頰紅的像西紅柿一樣。護士看了她一眼,她趕忙別開了身,走到廚房裡,拉開冰箱的抽屜,假裝拿東西。

可其實,這棟公寓,很久沒人住了,冰箱里空空如也,根本沒什麼可拿的。

妞妞躲在冰箱門口,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

像是有數百個小人,在擊打著鼓一樣,熱烈而喧囂。

這就是喜歡的感覺吧。

她喜歡喬崢,看到他就愉悅,心臟忍不住為他狂跳,甚至想……想……親吻他……和他接觸……

情不自禁,說的便是這種感覺吧。

……

妞妞等心情平復下來,又去附近的超市,買了一些吃的,放到了冰箱里。叮囑護士和傭人,喬崢不喜歡吃什麼,傭人都拿著小本子,一一的記了下來。

等辦完這些事,外面的天色漸漸地暗沉了下來。

妞妞看了眼時間,想著是時候后回家了,便慢吞吞的走到了喬崢的卧室里。

喬崢眨巴了下澄澈的眼睛說,「笨丫頭,肯見我了?我還以為,你這輩子都不再理我了呢。」

怎麼可能一輩子都不搭理他呢?

那樣,她得鬱悶死了。

妞妞說,「我要回家了,你明天有沒有什麼特別想吃的東西?我幫你買來。」

「沒什麼特別想吃的,只要你能過來陪著我,比買任何東西,都讓我喜歡。」

喬崢定定的望著她,眼眸一錯也不錯。

妞妞聽到這話,臉上好不容易降下去的熱度,再次升了起來。

「嗯……我走了……」

「明天見。」

喬崢淺笑著,目送她離開。

……

坐車趕回慕家老宅,妞妞壓下了滿心的悸動,打起十二萬分精神,尋找喬母的身影。找不到喬崢了,喬母肯定會猜測到,是她幫著喬崢搬出來的。而最能攔截得住她的地方,就是慕家老宅門口。

妞妞都準備好,跟喬母斗一番了。

可意外的是,喬母根本不在慕家老宅門口。

妞妞不敢相信,來回找了好幾遍,最後詢問了守在慕家門口的人,道:「今天有什麼人,過來鬧事嗎?」

警衛如實回答,「有位自稱喬太太得人,來我們這裡,要求見先生和太太。我們沒放她進去,她還站在門口罵人。最後,我們把她趕走了。」

趕走了?

難怪沒在這裡呢。

妞妞在心裡嘀咕。

警衛問,「小姐,您跟那位太太認識?」

「不認識,我跟她一點都不熟悉,你們做的很好,下次她再來慕家鬧事,也把她趕走。」

「是,小姐。」

妞妞放心的進了家門。

……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離,妞妞都提心弔膽的等著喬母出現,可喬母根本沒再來慕家老宅鬧事。

終於,到了他們要出發的時候。

妞妞這才鬆口氣,也許,喬母想明白了,自己根本沒辦法阻止喬崢出國留學,才會不過來阻止的吧?

既然沒人阻攔她,那她也能安心的跟喬崢走了。

慕洛琛命家裡的傭人,把準備好的行李,都送上了車。

妞妞看著裝滿了整整十輛車子的行李,有些哭笑不得道:「爸爸,用不著那麼多的東西。 總裁太霸道 國外能買到很多呢。」

「國外的再好,也不如用慣了的東西。你放心,不用發愁怎麼運輸這些。我已經安排了專機。等你到了機場,自會有人接應你們。還有,米國那邊,我也拜託了一位老朋友,照顧你。如果發生了什麼事,記得去找他。這是他的電話號碼。」

慕洛琛遞給了妞妞一張名片。

妞妞小心的接過來,放在了自己的兜里,然後踮起腳尖,輕輕地擁抱了下慕洛琛說,「爸爸,謝謝你。」

謝謝你,在我最艱難的時刻,為我打點好一切。 如果不是有父親在身後,始終如一的支持她、幫助她。

妞妞想,自己大概在言溪那件事情后,就會消失在這世上了。

「傻孩子,說什麼謝不謝的?你別忘了,你可是我親閨女。」慕洛琛拍了拍妞妞的肩膀說,「可惜你媽媽他們不能過來送你,不然,你也用不著,這麼冷清的走了。」

葉簡汐的身體弱,最近又是流感高發季。

說不定,遭受點打擊,她的舊疾就會複發。為了免得她擔心,慕洛琛只好瞞著葉簡汐。

妞妞說,「以後,我會經常回來,看望爸爸、媽媽的。」

「嗯,傻丫頭,上車吧。」

慕洛琛眼底泛起了一絲溫熱,不想讓清歡看到自己丟臉的模樣,趕緊催促她離開。

妞妞深深地看了慕家老宅一眼,坐上了車。

車隊緩緩地駛離了慕家老宅,慕洛琛獨自一人站在家門口,望著妞妞離去的方向,眼眶漸漸地發紅。

年輕的時候,不懂得別離,不懂父母的擔心。

如今,為人父母,養育了他們五個人,才知道子女離開身邊,是多讓人難過的一件事。

慕洛琛深吸了一口氣,轉過身,打算回老宅時,卻聽到了汽車的轟鳴聲。

以為妞妞有什麼東西落下了,所以去而復返呢。

可沒想到,從車裡下來的人,竟然是被他支去容家的簡汐。

慕洛琛:「……」

葉簡汐從車裡下來,看到慕洛琛獨自站在家門口,疑惑的問:「阿琛,你怎麼出來了?難道要出門辦事嗎?」

「沒……我出來散散步。」慕洛琛勉強維持住自己的神情,不讓簡汐看出來破綻。

雖然到最後,簡汐總會知道,清歡去了米國的事情,但能拖延一會兒,還是多拖延一會兒吧。

葉簡汐聽言,更加懷疑的望著他。

洛琛很少出家門來散步吧?頂多也就在家裡的花園走動。

老夫老妻那麼多年,他無論做什麼,都瞞不住她的眼睛。直覺告訴她,慕洛琛瞞著什麼事。

葉簡汐走到慕洛琛跟前說,「阿琛,你是不是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情?嗯?老實交代,我還能考慮饒你一回。如果不說實話,等我發現了,可是要讓你跪榴槤的。」

慕洛琛堅定地搖頭,「沒,真的沒有!」

「是嗎?」

葉簡汐根本不信,朝四周打量,看看有沒有哪裡不對勁。

可車隊都走了,這裡根本沒有留下什麼線索。

她再怎麼看,都看不出端倪。

慕洛琛正要把葉簡汐拉回家,可沒等他走到她跟前,葉簡汐忽然拉住一個警衛,問:「你告訴我,剛才洛琛跟睡在一起?」

慕洛琛拚命地瞪眼,示意警衛別說。

葉簡汐回過頭。

慕洛琛迅速的變換了表情,笑眯眯的說:「老婆,你這是幹嘛呀?我真的沒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你就別再浪費時間了。咱們趕緊回家吧。」

葉簡汐伸手,捏住了他的臉頰一側,犀利的說:「你在故意轉移話題。 霸氣總裁,不屈妻 慕洛琛,你如果不跟我說實話,那我今天就跟你耗上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