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其實也都願意爲國家爲政府重建基地,畢竟這個是自己的國家。

當然,前提要是政府沒有坑害他們。

————————

小劇場

發生的時間是,軍隊還未過來別墅,車隊衆人還在衆志成城的打喪屍,挖晶核,提升實力那會兒。

天短夜冷,夜黑風高。

在外頭打喪屍的車隊衆人不得不早早歸回別墅。

不過,白七最喜歡這樣的晚上。

最近他有了一個讓他心情愉悅的發現,那就是,唐若不會游泳。

於是,他讓唐若把三樓房間內的游泳池放滿空間水。

美其名曰:泡空間水有益異能晉級,游泳能鍛鍊身體。

別墅游泳池亦是按最頂級配置打造,所以,它附帶了加熱功能。

現在車隊不缺電,加熱個游泳池的水也是小意思。(太陽能電板君:謝謝這麼擡舉我!!!)

自然,溫泉一樣的游泳池就這麼出來了。

站在游泳池裏的白七對唐若招手:“過來。”

唐若只在小時候遊過泳,而且還溺過一次水,現在沒有游泳圈,更是不敢:“我們要不要先去拿個游泳圈,然後你再教我?”

白七說:“帶着那東西永遠學不會的,別怕,我在這裏。”

白七的‘我在這裏’永遠是唐若最信任的東西。

心動,不是愛情。

心定,纔是。

只要有白七在,唐若就能毫無畏懼。

於是,她慢慢過去,把手交到白七手掌裏。

手剛被握住,撲通一聲,唐若被拉進了游泳池裏,濺了一身水,臉上、嘴裏都不能倖免。

“白彥……”唐若薄怒,都沒有提醒一聲,就掉進水裏,直接讓她想起童年陰影。

“嗯,我在。”白七捧着她的臉,低下頭,細細吻去她臉上水花。

暖暖的水溫下,此時此刻,此情此景,盈盈透出一室春意。

室裏無風,兩人心池搖曳。

白七的手從她的臉向下,伸到她脖子後面……

唐若感覺到他要解哪裏了,頓時旖旎全消,額頭黑線三根推開他:“你到底在幹嘛。”

白七被微微推開一些,也沒惱,依舊面上含笑,眼睛略彎嘴角上翹,說:“這件泳衣,很不錯。”

唐若想到身上泳衣,簡直黑線直下三千尺。

之前的她沒有去商場拿泳衣,等某人說學游泳的時候,還是在前主留下的紅色皮箱裏找到的泳衣。

不過這個泳衣……

爲啥是,三點一式啊三點一式,豹紋啊豹紋!

她剛在衣帽間換上時,在鏡子中看見自己的那前啥後啥模樣,都忍不住對自己想要那啥……

所以她才披了一根大浴巾,希望能擋擋。

只不過,突然被拉下水,毛巾一飛,已經一覽無遺了。

唐若淚流滿面。

白七慢慢靠近,黑色瞳孔中若有火焰跳躍而出:“小若……”

唐若退後一步:“不許想!教游泳,不然我起來穿衣服……”

白七:“……”

他臉上已經顯示的那麼明顯了嗎。

接着,在唐若的嚴威下,白七也果真開始‘認真’教唐若學游泳。

先是在水中保持平衡,再要學會憋氣、吐氣,然後再換氣。

嗯,這個換氣的時候,每每剛擡頭,某人的嘴就會湊上來,然後給她‘換氣’!

白七最喜歡看唐若這時候的雙眼。

璀璨如星,其中,有幾分羞澀,有幾分渴望,有幾分熱情……交織在一起,光華奪目,變成一種難以抵擋的誘惑。

這個游泳的時間自然沒有多久,地點就變成了牀上。

唐若看見白七從牀頭櫃裏抽出一個粉紅色小片戴,纔想起,這個東西的由來她還不知道呢。上次一起去超市掃蕩時候,好像自己明明沒有拿這個東西啊,白七是哪裏拿的?

這樣一想,不禁出聲詢問:“這個……”

不過,總覺得好難以啓齒的樣子。

“嗯?”白七等不到她的問題,以爲她不滿意這個,於是又換了個,“香橙味?玫瑰香?”

唐若:“……”

白七又從裏面拿出幾個:“冰火兩重天?螺紋型?顆粒型?”

唐若:“……”

這些都是什麼鬼!!

唐若艱難發問:“這個哪裏來的?”

白七微一翻身軀,壓在她身上,同時也爲她授業解惑:“胡浩天的超市裏。”

“什麼時候……”

那句‘什麼時候分的’消失在另一人的口裏。

噓……濃情蜜意時,要凝神,不可分心……

第二天晚上,趁白七洗澡時,唐若直接打開了那個牀頭櫃。

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嚇一跳。

滿滿一個牀頭櫃裏,居然全是這個東西!!

白七裹着浴巾出來,看見自己的未婚妻主動在牀頭挑選,過去把她抱了起來,臉露一抹邪笑:“小若今天這麼主動,我真是高興。”

這人如今養的好,這一笑,當真脣紅齒白,風月無邊。

唐若雖被美色所惑,但也沒有忘了心中疑問:“這麼多那啥,你們什麼時候分的。”

白七說:“忘了是哪天的午後。”

唐若:“你們……一羣,一幫男人?”

白七說:“自然,這也算是必須品,現在局勢還未定,小若,我們暫時不能要孩子。”

要孩子什麼的,唐若還真沒有想過,出生在末世這樣一個世界,其實真的不能算好。

但是……

白七剛纔說,自然……

唐若在腦中自我分析。

自然就是一羣男人……

光風霽月的白七與決策果斷的胡浩天,圓滑老練的羅自強……還有潘大偉,劉兵……

那麼多男人,圍坐在一起……

圍坐在一起分xx套……

你一個,我一個,田海未成年,留一個?

噢!

誰能來拯救一下,這個被一萬隻草泥馬奔騰過的畫面!

————————

感謝起點“遙夭夭”,“品格kuw”,“dengfang”,“墨塵雨落”,“青丘蘭玥”,“苒苒888”,qq閱讀“山友”,“晴天”,“微微一笑醉皆美”的打賞。

再謝那些一起支持留言的親們。 停在別墅區大門口時候,見到許多曾經在電視上看到過的政治要員一個一個從車上下來。

他們隨着軍隊從西區來到南區,但是也不是一天就能直接過來的,在先鋒隊清掃的第一天,他們都只在附近的學校裏頭擠了一夜。

昨天那些士兵進入別墅區後,將所有無人住的屋裏都清理了一遍,徹底收拾好之後,還很仔細給進行了消毒。

有些原本就在這裏有房的政治人員與富商都是各回各家。剩下的領導、軍官,被引到監控室裝上指紋,也引進了各個尚未出售的別墅中。有些路子的都能被分派進這些房子裏,經管如此,別墅區還是空出了不少房子。

與此同時,旁邊高層小區裏也被安排進來許多人。

這些就是之前就投奔軍區的一些異能者,與一些還有點門路的普通人。

高層區房子衆多,可容納上千戶家庭居住,所以這些人員過來統統住下之後,也還剩出許多套房。

與此同時,旁邊另外的一些小區,還有醫院,學校裏的清理工作也在逐步進行。

“他們今天一天就能把這些人都給安頓好了,真是有效率。”唐若與白七站在三樓的窗口,往樓下看去。

小區裏終於有了這麼多活人行走的情況,倒讓人在末世的惶恐中有了一絲信心。

能再建國家的信心。

不過軍方這次能有這麼高的效率,也離不開自己車隊的幫助,要不是之前車隊衆人把小區裏裏外外的喪屍都給掃蕩光了,現在他們也沒有那麼快就能入住進來。

甜寵進行時:霍少請克制 樓下的政治要員一排排的從主道上走過,有個女人躍入了唐若的眼,其實能讓唐若都注意到她,是因爲她的打扮與那些人統統都不一樣的緣故。

一身雪白套裝,套裝的下裝還是包裙,踩着一雙高跟鞋。

末世裏,還這麼打扮的人,要不就是職位高到能讓人權杖,要不就是異能高到能讓人臣服。

唐若指着她問旁邊的白七:“那穿白衣的人是誰呀,政治上的哪個人物還是大明星?”

白七擁着她,順着她指的看過去,搖了搖頭:“不認識,應該不是大明星。”

不過,末世前的那些明星,白七認識度也有限。

現在末世了,明星若是沒有強大的異能,也不可能有這麼樣的待遇。能讓一羣士兵圍繞着她。

“咦……”唐若突然轉了一個身,在房間裏查詢了一遍,又順着那個樓下衆人看去,“精神力異能……”

“嗯?”白七不明所以,但是他馬上也會意過來,“有人對我們這裏使用精神力探查?”

“是啊,就在剛纔,掃了過去。”

白七再問:“你能察覺到她的異能,那麼,她是否也能察覺到你?”

億萬寵溺:腹黑老公小萌妻 唐若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但是從她一掃而過的情景看來,應該是沒有察覺到我的異能。而且……”她感受了一下,繼續說,“她的異能比我薄弱很多,剛纔掃過來,我好像就能直接把她給屏蔽掉了。”

只是她剛纔怕對方有所察覺,纔沒有這麼做。

自上次藍光科技倉庫裏異能晉級之後,唐若就明顯感覺到自己精神力的進步。

現在,已經可以隨自己意願支配的精神力,就像對着水一樣,她能使用精神力裹住它變成任何形態。

雖然,那次的晉級有點驚險,不過也確實給了很大的驚喜。

白七這才放下心來:“那麼,可否能知道是誰在使用精神力異能?”

唐若說:“我放個精神力過去看看。”

她的精神力已經不僅僅在感知的這一類,還能某一個地方探索延伸,就像力量一樣,可以有意識的將它形成一股。

接着,她就把自己的精神力細細密密的延伸出去。她的主要目的是不是要探查樓下的每一個人,而是與那個人的精神力接觸一下,從而可以順着對方的精神力探測到是誰在使用同樣的異能。

異世界道門 從剛纔的‘一掃而過’看來,那個精神力異能應該已經到了前面去了,唐若就釋放自己的快速追了過去。

那股感知力量也沒有走出去多遠,還在胡浩天那棟而已。

唐若順着這股感知力量,看到了釋放同樣爲精神力異能的異能者。

“原來是她。”唐若收回了自己的感知精神力,“原來就是剛纔那穿白色套裝的女人。”

白七眉頭一動。

這個擁有精神力異能的曹博士,今天終是得以見到廬山真面目。

軍方把人員都安頓好了之後,就是統計人口與異能者。

下午也果然有士兵過來把昨天交過來的表格收走。還交代了一下注意事項:只有附近的醫院還是高危地帶,社區裏其他地方可以自由活動,軍隊不限制衆人的外出行動,但是要在小區門口進行報備。等明天統計好人口,就可以去越換基地的臨時身份卡。

車隊中人見軍隊都已經駐紮下,人員也都安頓後,就各自出去尋找自己的親人。

他們都已經等待太久,迫切需要證實自己親人的無恙。

胡浩天是車隊中最先找到自己父親與妻子的,因爲早上站別墅窗口看的時候,已經看見身爲政治要員的胡父從車上下來。

於是,中午時候,他直接去了自己那套的老別墅,也果然看見了自己的父親與妻子。

“爸……”胡浩天整個人都有點激動,“我可算找到你們了。”

“浩天……”胡父也很激動,他自己倒覺得沒什麼,早早的就在a市的軍方基地住下,但是這個身在h市的兒子,他真的是無比擔心,還曾多次想要派人去尋找。

只是末世後,他因沒有覺醒異能,權力大爲削弱,幾經波折下,到底沒有那個能力派人出去尋找,“你沒事,太好了,你居然能一個人來到a市……”

“浩天。”胡浩天的妻子楊黎也很激動,直接過去就抱住了他,“真的是太好了,我一直很擔心你。”

胡浩天是個三十歲的年輕企業家,與楊黎結婚也才兩年時間,二人連孩子都未有,當然還沒有過濃情蜜意的時間,再則,胡浩天這半個月被車隊的那對小情侶,恩愛秀的滿眼通紅,。

見到自家老婆,現在就像在荒漠中流浪,見到綠洲的模樣。

自然就緊緊抱住自家妻子:“老婆,我也很想你,真的,真的是日思夜想。”

楊黎有些嬌羞的離開了胡浩天:“這裏好多人看着呢。”

一環首,還真的看見許多士兵在別墅的角落裏站崗着。

胡浩天到底沒有學來,白七那種,隨時隨地的‘不要臉’。

只好放開了自家嬌妻。 之後,兩人圍繞着胡浩天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的問題展開了詢問。

胡浩天說:“不是一個人來這裏,我在路上認識了一幫人,人品都很不錯,組織成了一個車隊,本想着去西區那邊找你們,結果喪屍太多,只好在這裏暫時先落腳,哪裏知道就這麼巧,軍隊就選擇了這個地方當基地……”

胡父也楊黎也紛紛感嘆了胡浩天的運氣。

但是胡浩天倒是覺得不是他的運氣好,是白七那對小情侶帶給車隊的運氣。

若不是他們,車隊不會到這裏落腳,若沒有他們,車隊也沒有水資源可以過得這麼滋潤,更沒有方法可以強大自己的異能。

聊過了胡浩天的事情,自然胡父就說了現在軍中的情形。

“現在天下大亂,軍中也是分成好多派別,之前的周將覺醒了力量異能,而一直與他抗衡的衛將卻……”

胡浩天自然問:“怎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