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康趕緊追上去,拉住了杜春娟,“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上哪找律師去啊!你給我回來!”

杜春娟轉過頭,淚流滿面的看着李康,“你兒子還在監獄裏受苦呢,你讓我如何能安心啊!”

“哎,你等等我,我去範局長那裏問問。”

杜春娟臉色一喜,“那你快點穿衣服去!”

李康瞪了杜春娟一眼,“去人家那裏打聽消息,你就不帶點東西啊!還不去將去年別人送我的那根人蔘拿出來!”

杜春娟臉上閃過一絲不情願,“那人蔘雖然不大,但是也是好東西,我還想將來兒子高考的時候給他補補呢!”

李康的臉立馬就沉了下來,“補補補!兒子都沒了,你留着人蔘有什麼用!”

他們趕去範局長家的時候,並沒有提前打電話,以前也不是沒有不打電話就上門的經驗,但是今天,他們卻被範家拒之門外了。

保姆尷尬的告訴他們,範局長正在加班,並不在家。

但是他們剛纔還聽見範局長那洪亮的聲音,告訴保姆,說他不在家!

李康臉色都白了,他立馬就將準備好的人蔘給推了過去,“大姐,您看,這是我們準備好的人蔘,專門拿來送給範局長的。您看……”

那保姆爲難的看着李康,將那人蔘又給推了回去。

等他們離開範局長家的時候,杜春紅一邊走,一邊暗啐一口,“呸!什麼人啊!不是他當小警員,住大雜院,需要咱們幫忙的時候了。”

反觀李康卻什麼也沒有說,路邊昏黃的燈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得忽明忽暗。

杜春紅說了一會,見李康一句話也不吭,立馬就反應過來不對勁了,她看了李康一眼,臉上閃過一絲慌亂,“老李,咱們家兒子應該沒有事吧……”

“估計電視上面的那個人真的是樹民了。”李康語氣平淡的說道。

杜春紅一把抓住李康的袖子,停了下來,焦急的問道,“啥?!真的是咱們兒子?你怎麼知道的?!”

“如果不是樹民,那範局長也用不着躲着我們啊。”

杜春紅張了張嘴,她只以爲那個姓範的,當了局長就狗眼看人低了呢,卻沒有想到這一層!

不等杜春紅說什麼,李康又繼續說道,“我看從新聞上看到,那些犯人已經帶回京城了,明天我們去警局看看能不能見見兒子一面。”

第二天,李康帶着杜春紅就來到了警局,提出見李樹民一面,但是警局是什麼地方,先不說,這個案子牽扯到的那麼多人,一定都會被判刑的,就說他們要見的李樹民,是上面早就交代下來,要好好招呼的,他們也不能讓他們見面啊。

可想而知,李康他們這次又是無功而返了。

儘管李康擔心李樹民,但是他也不能不去上班啊,第三天,他去上班的時便帶上了昨天晚上準備送給範局長的那根人蔘,然後找到自己的老上司,想要求他幫忙,讓他們跟李樹民見上一面。那個老上司滿口答應,還將他的人蔘也收下了。這才讓李康心裏有了一點底,他以爲這次終於可以有一點消息的時候,卻接到他老上司的電話,告訴他李樹民是見不到了,讓他們準備準備再要一個孩子吧!

李康一下子就傻眼了,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他培養了這麼多年的兒子就這麼毀了?!還有他那根人蔘,他的老上司也沒有還回來的意思。結果,他用了一根人蔘,就換回了這麼一個晴天霹靂的消息?!

回到家,李康看着不停抹淚的杜春娟,重重的嘆了一口氣,將他今天從老上司那裏的到的消息說了出來。

可想而知,杜春娟肯定接受不了這個結果啊,躺在牀上哭天搶地的。而李康只等坐在一旁的沙發上沉默的抽菸。

過了很久,李康才突然說道,“你說李東跟咱們家兒子長得像麼?”

杜春娟擦了擦眼淚,“咱們家兒子都救不會來了,你還想着別人的兒子?!李東學習再好又如何?!他也不是你的兒子!”

李康皺了皺眉頭,“你說什麼呢?!我這不是也在想辦法嘛?!”

“你想辦法?!你想辦法就趕緊將兒子給救出來啊!我怎麼嫁了你這麼一個沒用的人啊,要是嫁給老範,現在也不至於想見兒子一面也不行啊~!”說到這,杜春娟又嚎啕大哭起來。

李康眉頭皺的更深了,“你說這些幹什麼?!當初是誰非我不嫁的?!你以爲我想……”

杜春娟立馬質問道,“你說什麼?!你是不是還想着杜春梅呢?!李康!我就知道你一直都想着她呢!我這是造的什麼孽啊~!”

“行了!現在最要緊的是救兒子出來!”李康一把抓住杜春娟揮舞過來的手,斥責道。

杜春娟被他這麼一吼,果然冷靜了下來,但是剛纔的事情就像她心底的一根刺,讓她忍不住想,如果不是她對杜春梅說自己看上了李康,讓她自己退出。李康和杜春梅此時就會組成一個美滿的家庭了?!而且還有一個像李東那麼乖的兒子……

這種事情,有時候一想就剎不住車了,杜春娟不禁想到了李東的長相來了,雖然這李東和他們家樹民是表兄弟,可是爲什麼就長得這麼像呢?那眉眼,那嘴巴,說是親兄弟也有人信啊!杜春娟心中一動,心中有了一種不好的想法。難道說……

那邊李康還不知道杜春娟的想法,他將菸蒂放在菸灰缸裏碾了碾,湊近杜春娟低聲說道,“你說李東和咱們兒子這麼像,咱們能不能來一個偷龍轉鳳?!”

------題外話------

灰常感謝貂貂520、miangu和ad317的票票~

原本想今天將李樹民解決掉的,結果寫不完呀~那就明天在解決吧~麼麼噠~

妹紙們的支持,就是悶悶更新的動力喲~

悶悶一定要將過去丟掉的節操全部都撿起來~

麼麼噠~愛你們呀~ 葉繁星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竟然喜歡她!

論自身條件,她連蘇琳歡都比不上,而且她又一點都不溫柔,當然,對傅景遇除外。

她也不知道這男人怎麼想的,明明他條件那麼好,身邊有那麼好的未婚妻看不到,非要鑽牛角尖。

霍振東聽着葉繁星這麼埋汰她自己,忍不住笑了一聲。

見到他露出笑容,不再是一張沉重的苦瓜臉,葉繁星也笑了起來,“以後不要喜歡我了,對十七好一點。你想啊,如果我真的拋棄傅景遇跟你在一起,連自己兒子都不要了,你會喜歡我這麼一個女人嗎?不會吧?以前你喜歡蘇阿姨的時候,不也是很喜歡她,後來她做了對不起大叔的事情,你還喜歡她嗎?”

如果她是個不顧傅景遇的好,選擇和霍振東在一起的女人,那麼,在霍振東眼裏,也不過如此,不值得他喜歡。

“知道了。”霍振東看着葉繁星,嫌棄地道:“你年紀不大,話是真多。”

葉繁星理直氣壯地說:“我就多怎麼了?還不能說你了?我就要說你!你說,你們兩個大男人的事情,還讓我和十七來操心,幼稚不幼稚?”

“是,就你不幼稚。”葉繁星年紀是最小的,可她有時候做事真的很穩重。

跟她聊了一會兒,霍振東感覺自己的心情突然好了很多。

葉繁星望着他,“記得去看蘇阿姨。”

葉繁星覺得,他不去看看蘇阿姨,就不會明白,當初傅景遇被他害得有多慘。

只有他親眼見到了,他才會知道,傅景遇有多在意,才能做到原諒他。

霍振東點頭,“知道。”

葉繁星望着霍振東,說:“那我回去了,記得對十七好一點。”

她一邊叮囑着,一邊給自己叫了車,然後跟遠處買了個冰淇淋正吃着的慕十七揮手說了再見。

亡者殊途 霍振東看着她上了車,才將目光移回來。

慕十七見兩人說完了話,走了過來,站在霍振東身邊,吃着她的冰淇淋,又看了看手上快要化掉的,本來是給葉繁星買的,現在葉繁星走了,她只好遞給霍振東,“要不要?”

霍振東望了一眼慕十七局外人一樣的平靜的小臉,“我跟她說話,你就不嫉妒?”

要是蘇琳歡,早就衝上來了,也根本不可能讓他們單獨談話。

慕十七笑了笑,“嫉妒什麼?怕你倆在一起啊?你們在一起,那我就去找別人唄!而且,就算你有這個想法,星星也不會有的。她現在幸福着呢!”

葉繁星是真幸福,慕十七沒打算結婚的,看到葉繁星也會忍不住羨慕她那樣的生活。

不過,每次她冒出這個想法,再看看身邊的霍振東,都忍不住打消了這個念頭。

霍振東從她手裏接過了冰淇淋,吃了一口,對慕十七說:“太甜了。”

“太甜你就還給我。”

她說完,一把搶了回去,把她自己手裏那個吃完了,又把剩下的吃了。

霍振東:“……”

他吃過的,她也不在意?

霍振東打開車門,對慕十七說:“上車吧。” 厲爵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弧度,他的視線卻也沒有移開過虞夕。

咻地,他的俊臉在她的面前放大,兩人近得連厲爵噴薄出的溫熱氣息也能感覺得到。

厲爵霸氣的濃眉微微挑動着,聲音輕緩,“你就不怕我弄垮虞氏嗎?當年那些照片……你就不怕我發給媒體嗎?”

“死*!”虞夕雙眸怒火閃閃,她的冷硬聲音是從齒縫間迸出來的。

都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他還要拿出來威脅她,她罵他一點也不過份。

這種人渣一點也不配做嘟嘟的爸爸,她是不會讓他知道他有個女兒的。

或者吧,倘若讓他知道嘟嘟是他的女兒,他不喜歡她也有可能。

她更擔心他知道了之後連個小孩子也不放過,就像之前那個小孩一樣,他逼着她打掉。

“我就要呆在京都,以後不走了,那些照片你愛怎麼發就怎麼發吧,我不怕身敗名裂。我已經接管虞氏了,我要盡我所能守護好它。”

冷冷地瞥了厲爵一眼,虞夕走了,她懶得理他。

她的表情也相當冷漠,好像是不當他存在似的。

“你真的不怕嗎?信不信我弄死你?”

莫名的,厲爵很生氣,他黑臉了。

雖然他還怔在原地,但他卻是定定望着虞夕的背影,他衝她大聲喊話。

虞夕彷彿是沒有聽見,她頭也不回,她毅然絕然往自己的車走去。

上了車,她開車走了,就連反駁的話她也懶得說了。

不相關的人,打從心裏無視就好,不管厲爵想要怎麼弄死她,她已經不是以前的虞夕了,她現在什麼也不怕了。

見虞夕走了,厲爵更加氣憤了,他擰緊雙眉,雙手也情不自禁握成拳頭狀。

指關節泛白着,拳頭在隱隱抖動着。

他的表情好像是虞夕欠了他似的,他心裏也特麼的不爽。

她寧願身敗名裂也不怕了,她就連跟他吵也不想了,她好像變了個人似的。

該不會是她一心一意要跟姓夏那個混蛋在一起了吧?

厲爵眯眼,他眼瞳裏醞釀着一股黑沉的風暴。

那個照片,他還沒刪除,至今也沒給過別人看。

有時候,他自己不自覺地打開看過,莫名的,除了他自己,他不想給別人看那種照片呢。

要是這個該死的女繼續不識趣,說不定他真的會讓整個京都的人都看到她的不雅照片。

誰讓她自己不聽話的,走了別回來不好嗎?

在矛盾糾結中,厲爵往自己的車走去了,他的神色一點也沒有好轉。

真的要走到那一步嗎?他自己也不知道!

那個該死的女人,就不能乖一點嗎?她就不能做個柔情似水的女人嗎?

一副母老虎的架勢,他很不喜歡。

~~~~~~~~~~

虞夕先去御品軒了,沒多久,她從後車鏡看到了厲爵的車,他在她後面。

路是公家的,他去哪也不關她的事,所以,她沒理他,也當作沒看見。

在御品軒的停車場,虞夕停也車之後她下來了。

而且,她也看到厲爵的車同樣進了御品軒的停車場。

穿書後她成了大佬的掌中嬌 虞夕連招呼也沒跟他打,也沒有去望他一眼,更沒有上前質問他,她徑自往電梯口走去,因爲夏奕灈在那裏等她。

“虞夕,雲熙和風御野都到了,他們都挺想見到你呢,剛纔我和他們聊了一會兒。”

“差不多忙完了,明天能過回正常的生活了。”

“是,虞總!年輕,漂亮,又有魅力,在你的領導下,華豐的業績肯定節節攀升的,我相信你不會讓伯父失望的。”

厲爵一聲不吭,他黑着臉也來到了電梯口這,沒好氣地,他瞪着虞夕,然後又掃瞄了一下夏奕灈。

虞夕的視線完全在夏奕灈身上,她還對着他綻放一抹甜美的笑靨,“那是當然的,我不會讓我爸失望的。如果我再有個男朋友,我爸一定很開心的。我雖然漂亮又能幹,可是,真不年輕了,夏公子你可要罩着我哦。”

“當然,我罩着你,改天還去你家吃飯,我答應伯父了要陪他下棋。”

“這麼快就把我爸搞掂了,你真行啊!”

“我這不是心疼虞總嗎?好好體貼你!”

虞夕和夏奕灈有說有笑,儼然是*似的,厲爵的性感薄脣卻是抿得越來越緊。

他眉心也緊鎖着,瞪着虞夕的眼神有些不屑。

他不喜歡她,甚至他很討厭她,她愛跟哪個男人在一起關他什麼事,他巴不得她不再纏着他的。

他嫌棄她特麼的煩。

他們倆在他面前說這些話,還顯現很親暱的樣子,厲爵露出了鄙夷的神色,他不喜歡虞夕,但她討厭她跟夏奕灈在他面前秀恩愛。

他覺得他們幼稚!

電梯到了,門開了,厲爵率先走了進去,他沒好氣地啐了一口,“秀恩愛死得快!”

虞夕僅是微撩一下眼皮子極冷漠地掃瞄了他一眼,很快,她就收回了目光。

她沒有罵厲爵,一聲不吭,她牽着夏奕灈的手和他一起走進電梯。

下意識望着虞夕,咻地,夏奕灈的大手反過來滿滿地握着虞夕的手,他脣邊牽起淺淺的笑容。

“虞夕,你這是答應我了嗎?”

“你都去我家吃飯了,你覺得你還能推得掉嗎?難不成,你只是想去我家蹭飯吃?你嫌棄我老了,沒魅力了?”

“不會不會,我太開心了,也很激動。虞夕,我是求之不得的,不可能會嫌棄你。在我心裏,你很完美。”

電梯一直上升,整個夾小的空間都瀰漫着虞夕和夏奕灈的甜蜜氣氛。

不僅是緊緊地握住了虞夕的手,夏奕灈還摟着她。

虞夕也沒有推開夏奕灈的手,她像個小女人似的呆在夏奕灈懷裏。

她當然也有溫柔的時候,只對她值得的男人。

虞夕沒對自己的舉措反感,她也沒有怒斥他,這麼說,虞夕是答應給他們一次機會了,夏奕灈像是撿到寶似的開心得不得了。

他一定會好好疼愛她的,不讓她失望。

他也很珍惜這個來之不易的機會。

不自覺地,站在角落裏的厲爵由繃緊的身軀散發出一股徹骨的寒意,漆黑的眼眸也冷得彷彿要射穿虞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