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音剛落,他只看到眼前一道白影閃過,緊接著,還沒來得及說話,脖子位置猶如被冰劃過。

再開口時,一口氣,居然是從脖子下面的傷口冒出來的。

抬起頭,艱難的看著眼前發笑的男子,毒狼沒說出一句話來,便直接栽倒在了地上。

第一姝 殺死毒狼的,不是別人,正好就是早已經潛入工廠的龍龍。

龍龍早就發現了躲藏在這個角落的毒狼,只不過,他剛看到時沒直接下手,畢竟整個工廠的敵情他還沒摸清楚。

但現在不一樣了,整個工廠,除過二樓七個人之外,外面只有二十來個人。

這二十幾個人,狙擊手總共七個人。

而毒狼所在的位置,正好能看到每個狙擊手所在。

看到毒狼斷氣,龍龍迅速匍匐在地上,拿起毒狼的狙擊手,開始一個個將藏在暗處的狙擊手擊殺。

這一切,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雪狼所帶領的潛伏小組總共八個人,現在已經被打死了四個,還剩下連他在內的四個人,藏在樓道里就是不敢爬出去。

這時候雪狼靈機一動,對自己三個手下道:「你們兩個上樓頂,我們兩個去樓下,到時候我們一起爬到距離敵人兩三米的位置,直接開槍。」

「老大,好辦法,我們這就行動!」然,話音剛落,幾個人剛剛轉身,他們立即傻眼。

眼前,居然站著位身穿白色長裙,面若桃花,嘴角帶著一抹冰冷笑容的年輕女子。

「老大,天使……」

「快開槍!」雪狼在看到眼前姑娘眼神的瞬間,便被強大的殺氣所震懾。

一聲令下,三個手下剛剛拔槍,槍口還沒對準眼前這姑娘,沒想到對方只是順手在腰間一摸,隨著一道寒光閃過,他們手中的手槍,全都被一分為二。

拿著沒了槍管的手槍,三個手下獃獃的看了眼,雪狼倒吸了一口涼氣,知道他們這次徹底完了。

可到現在,雪狼都很是好奇,這婆娘手裡的那把劍,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

難道華夏的高手,真的都會魔法?

「你……你別動。」雪狼腦子一片空白,他挖掘自己所學過的一切有關華夏的知識,最終,也只挖掘出這三個字來。

站在雪狼面前的,正好是打完電話,就潛伏進來的龍兒。

龍兒聽到這三個字,不由皺了皺眉頭,問了句:「別動?我為什麼不能動?」

雪狼奔潰,大哭著跪在地上:「求您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求您了!」 第三十章憤怒的吻

Daniel站起來撓著頭,臉紅得跟柿子一樣,難為情地笑著說,

「對不起」

「沒關係,在跆拳道發生這種事很正常」說完有點擔憂地看向休息區,發現陸洋袁彥他們已經不在了,

「那個,沈浪,我去打個電話,等下回來」說完往更衣室里跑去,打開手機看到一條簡訊

「有點無聊,我先回去了,明天見」語氣不痛不癢,

「是我自作多情了吧」秦齊苦笑,關了手機回到訓練場。

陸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著,袁彥小跑跟上,一把拉住陸洋,

「你去哪兒?」

「回家」

「我送你回去」

甩開袁彥的手:「不用了,我坐地鐵回去」冷冷地說完,轉身往地鐵方向走去,袁彥知道他因為訓練場秦齊親到Daniel的事吃醋生氣,他心裡更加冒火,抓住陸洋的手臂就往自己車裡帶,

「你幹什麼!放—-手!說了我坐地鐵回去不用你送!」陸洋一邊掙脫一邊大叫,

袁彥不顧他的大喊大叫,推上車之後幫他系安全帶,

「我不坐你的車!你起開!」拚命不讓袁彥套上安全帶扣,

「你鬧夠了沒有!」

「沒有!」

兩人身上的怒火燃燒,火冒金星,

「唔….唔….」

袁彥一手托著陸洋的臉,一手抓住陸洋不安分的手,憤怒地吻上陸洋的唇,含住他的雙唇,撬開皓齒,靈活的舌長驅直入,不給陸洋喘息的機會,吻到他沒了反抗的力氣,癱軟下來,袁彥這才反應過來,

「我…對…對不起」鬆開陸洋,看著他

陸洋:「.……..」,陸洋紅著臉低下頭,用手背捂住自己的唇,沒有說話。袁彥不知所措的關上車門,環顧了一下四周,還好沒人經過,他急忙從前面繞過上了車,瞟了一眼陸洋,

「我…我…我送你回家」

陸洋:「.…..」

車在路上勻速直線運動,氣氛異常尷尬,陸洋和袁彥的臉紅彤彤的,似乎從脖子紅到了腳後跟,袁彥打開音響,播放著一首又一首輕音樂,

「那…那個,你還在生氣嗎?對不起,我剛剛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樣……」

「我剛剛也不對」

袁彥抿嘴笑了:「那你還在生秦齊的氣嗎?」

總裁的漠然逃妻 「我沒有!」

袁彥將車子開到路邊的樹下停住,有點憤怒地問道

「為什麼你還是不肯承認?承認一下有那麼難嗎?」

「我沒有,只是我覺得很沒勁,想先回去了」

「你少在這自欺欺人了!」

「……」

「好,秦齊的事我暫且不說,那我問你,我剛剛親你,你是什麼感覺?」

「我沒什麼感覺」

「真的?一點感覺都沒有嗎?」袁彥的心彷彿被人掐了一下,揪著疼,

陸洋看著袁彥的眼睛認真地說:「嗯,對於我來說就像是被蚊子咬了一下」

袁彥苦笑出聲,啟動車子繼續前行,一路上不再說話,陸洋在車裡連呼吸都不敢大聲,直到回到家才送了一口氣。

袁彥目送陸洋下車上樓后,並沒有馬上離去,看著陸洋房間的燈亮起。

進了卧室,陸洋像只泄了氣的皮球,癱倒在床上,回想起袁彥的吻,他摸了摸自己的唇,又回想起之前在袁彥家裡的那次,他羞愧地將頭埋進被子,他的初吻給了袁彥,竟然還是在他喝醉的時候,今天的吻竟然讓他有點熟悉心動的感覺。

「我怕不是瘋了吧?一定是錯覺!」

袁彥在樓下靜靜地看著陸洋的房間,

「你還真是不會撒謊,我會等你,直到你明確自己心意的那天……」袁彥一抹長笑,離開了。

第二天早上,陸洋像平常一樣坐在車裡,但是沒有和秦齊有過多的眼神交集和說話,

秦齊:「怎麼了?昨晚沒睡好?」

陸洋:「嗯,有點」

秦齊:「昨天你們什麼時候走的?」

陸洋:「看了一會兒就走了」

秦齊:「那你有看…到…」本來他想問一下是不是看到昨天那一幕誤會了,但是陸洋似乎不給他機會,

陸洋:「昨天老師布置的作業你做完了嗎?」

秦齊:「做完了」

陸洋:「等下借我參考一下吧」

秦齊看著陸洋不太想說話的樣子,嘆了一口氣:「好吧」

到了校門口,兩人下了車,剛準備進校門,

Daniel在後面喊住了他們:「秦齊,陸洋!早上好!」小跑追了上來,秦齊笑著和他擊掌:「早上好!」,陸洋心裡更氣了,進了校門,沒有等他們,頭也不回地走了,

Daniel奇怪的問:「陸洋這是怎麼了?是不是我又做什麼讓他不開心了?」

秦齊看著陸洋生氣離去的背影,不知怎麼的心裡有點小開心,嘴角不自覺的帶著笑意:「和你沒關係,是我的錯,」

Daniel聽了這話看到秦齊竟然還在傻笑,一副摸不著頭腦的表情:「什麼鬼?」 第三十一章好的老師!

袁彥睡眼惺忪地走進教室,坐在課桌上伸了個懶腰,慢悠悠地拿出作業本開始趕寫昨天的作業,沒多久,陸洋背著書包走進來,一副很生氣但是卻隱忍的表情,罕見的是後面沒有跟著秦齊,袁彥在心裡想:這倆人不會來真的了吧。默默含笑看著陸洋走到課桌上坐下,袁彥湊過去,坐到秦齊位置上,

袁彥:「秦齊怎麼沒和你一起來?」

陸洋一邊往課桌里塞書一邊沒好氣地說:「在後面!」

袁彥看他火藥味不減昨天:「喲,還沒消氣呢?要不—?(袁彥慢慢上手撫摸著陸洋的幾縷頭髮一邊笑著說)和我坐?」,秦齊站在門口,看到袁彥那個死不要臉不安分的手,咬了咬后槽牙,

陸洋不耐煩地拍開他的手:「你走開!」

袁彥聳了聳肩膀,攤手無奈地說:「那好吧」,剛回到位置上坐下,秦齊也在位置上坐了下來,轉過臉,瞪著袁彥,袁彥一臉壞笑,

上午整整兩節課,陸洋沒有和秦齊說一句話,也沒有看他,上課的時候他一直目視前方認真聽課,下課就直接睡覺,雖然兩人是同桌,但是對方直接把他當空氣,這可憋壞了秦齊,他實在沒轍,第三節課的時候,拿出一個本子,在上面寫:你什麼時候能和我說說話?將本子移到陸洋課桌那邊,陸洋低頭看了一眼,不搭理他,

秦齊見他看了,繼續寫:你可以看我一眼嗎?悄悄將本子移過去,還是不搭理他,

秦齊:你想吃什麼零食?我等下去給你買

秦齊:你昨天的作業可以借我嗎?

秦齊:今天放學后沒有課,我請你去吃越南米粉好不好?

陸洋只是看看,不說話,也不回復,

秦齊:我知道錯了,求求你原諒我吧,陸大少爺,你再不理我我就要崩潰了,嗚嗚嗚……

陸洋瞟了一眼,看見秦齊抱著腦袋垂頭喪氣的樣子又有氣又好笑,

陸洋:我要去吃火鍋

寫完后,移到秦齊眼皮底下,秦齊驚訝開心地瘋狂點頭,台上政治老師看到他的樣子,

忍不住說:「秦齊同學?秦齊同學!!!你怎麼了?」

秦齊尷尬地笑著撓撓頭:「我…我沒事」

政治老師:「上課不能開小差,認真聽課!」

秦齊紅著臉乖巧安靜地坐正:「好的老師」

政治老師:「繼續上課,剛剛講到哪裡了?」

陸洋別轉頭用手遮住臉抿嘴笑,袁彥在旁邊一邊笑一邊小聲學秦齊剛剛說話和乖巧坐姿的樣子,氣得秦齊握緊拳頭,下課鈴聲一響,秦齊操起書就往袁彥身上打,

Daniel下課後去廁所回來的路上,接到了肖瀾的電話,

肖瀾:「我現在在咖啡廳,中午我去學校接你出來吃飯好不好?」,車子在湘南實驗高中側面停下,肖瀾一邊打電話一邊看著喧鬧的教學樓,

Daniel走到同學少的教學樓連接走廊上,小聲地說:「不用,我在食堂吃,你別來」

肖瀾:「為什麼?學校食堂飯菜又不好吃」

Daniel:「我們學校可是貴族學校,食堂的飯菜還是可以的,你別來,我們之前的視頻和照片事件風波剛過去,我可不想重蹈覆轍,你等下早點回去吧」

肖瀾有點小失落,嘆了一口氣:「好吧,既然不方便那我就回去咯」

Daniel:「嗯,我下課後過來」,放心地回到教室,肖瀾掛了電話並沒有馬上離開,他明天就要上班了,Daniel應該也不會再去他家照顧他給他煮難吃的雞蛋挂面了吧,這段時間讓他感覺到像是回到了三年前他們住在一起的時光,那時候雖然年少懵懂,但是都把對方當成親人,互相照顧,互相扶持,共同進步,Daniel的夢想是做一個國際知名模特,平時不管大小單他都接,以此來磨練自己,肖瀾則悄悄地努力學習,希望有一天有能力成為公司的接班人,但是當時他對Daniel隱瞞了身份,他說他的夢想是成為國際名模沈浪Daniel的經紀人,Daniel當時還感動得差點掉眼淚。

肖瀾坐在車裡想起曾經的時光,臉上浮現幸福的笑容,現在好不容易又重新和好,他要想盡辦法將Daniel留在身邊,啟動車,他決定要去置辦一些東西。

不遠處,一輛黑色轎車裡一個戴眼鏡的黑衣人正在監視著肖瀾的一舉一動:「老闆,最近肖總沒有什麼異常,但是沈浪這段時間放學後會去肖總家照顧他」

老闆:「留宿了嗎?」

黑衣人:「沒有」

老闆:「好,繼續監視,有什麼情況立馬向我報告」

黑衣人:「是,老闆」

掛完電話,黑色轎車尾隨在肖瀾車後面,消失在巷子里…… 龍兒猶豫了,看著眼前跪在地上的雪狼,她想不通國外的這群傭兵怎麼這麼沒有骨氣。

沒好氣的順著雪狼的胸口來了一腳,緊接著龍兒眼神中露出鄙視的神色,冷聲問:「你們這次總共來了多少人?」

「三十二個人,總共五個小隊,我們老大是火狼,另外還有狂狼,毒狼,瘋狼。我叫雪狼,是潛伏組的老大。」雪狼的確是怕了,看著眼前這個冰山美女,他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對手。

畢竟,人家會魔法,自己不會啊。

試想想,國外那群一個個吹牛吹上天的王八蛋,有那個能嗖的一聲從自己身上拔出一把利劍來?

顯然,他們是不行的。

「火狼在什麼地方?」龍兒問了句。

「火狼就在那邊會議室。」雪狼急忙說。說完,還覺得不夠仔細,順手指著旁邊的會議室道:「就在樓上會議室。」

龍兒點點頭,然後順著雪狼還有剩下的三個人望了眼,低聲說:「現在你們應該怎麼做都知道吧?」

雪狼忙點頭說:「知道知道,我們當然知道了。」

說著,雪狼對同樣跪在旁邊的三個兄弟冷聲說:「還都愣著幹什麼?給快點出手將老子打暈啊!」

這三個人面面相覷,他們哪裡敢出手打自己老大啊?

雪狼氣的不行,於是直接出手,照著旁邊一個年輕小夥子下巴便是狠狠一拳。

小夥子嗷的一聲,倒在了地上。

雪狼望了眼其餘兩人,但是還沒開口,這兩人便反應過來。

相互間順著自己同胞的面門上打過去。

彼此擊中之後,兩人也都倒在了地上。

雪狼算是傻眼了,看著倒在自己身邊的三個兄弟,他面面相覷之際,忍不住苦著臉說:「美女,那個……下手輕點啊。」

對於這樣沒骨氣的人,龍兒是根本懶得理會的。

搖了搖頭,龍兒將自己手中利劍收了起來。

她現在還不知道樓上到底是什麼情況,只看到樓梯口位置燈火通明,上面是靜悄悄一片。

這些年執行任務,龍兒向來都是小心謹慎。

所以,她為了不出意外,也為了不驚動樓上的敵人,於是便小心翼翼的邁步走上樓梯。

走到樓梯口的時候,龍兒轉過身,對身後雪狼道:「你給我小心點。」

雪狼點點頭,但看著龍兒徐步朝著樓梯口繼續走去,他嘴角也露出一抹毒辣的笑容。

四樓會議室門口,葉浪依舊躲藏在火狼等人身後。

欺負火狼的同時,葉浪賤兮兮的拿著對講機說:「剩下的朋友們都聽著啊,識相的話現在都給我到院子里待著,放下武器,老子還能饒你們一命,或者是讓你們死的痛快點,要不然,讓老子生氣的話,嘿嘿,老子就將你們一個個全都削成木頭樁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