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北辰搖搖頭,“等下直接過去,看看什麼情况。”

簡沫臉色凝重的點點頭。

適時,飛機停穩。

顧北辰和簡沫下了飛機後,直接去了停車場……

這邊兒帝皇的分公司提前放了車過來,他們去儲物臺選取車鑰匙就校

對於倫敦這個城市,顧北辰和簡沫都是熟悉的,畢竟兩個人都在這裡待過很長的時間。

兩個人沒有停留,因為心裡擔心大家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也沒有心情吃早餐,直接往皇家醫院駛去……

可縱然如此,路上,顧北辰還是找了便利商店,給簡沫買了水和三明治。

“多少吃點兒,”顧北辰啟動了車,“等下也不知道什麼情况,你身體熬不住。”

簡沫輕輕的‘嗯’了聲,有些食不知味的開始吃。

她現在也沒有任性的本錢,身體都已經被自己透支的快不行了,她還想要和阿辰走更遠的路,自然不能繼續消耗。

到了醫院的時候,簡沫的三明治也被她硬塞進了肚子裏。

二人詢問良醫臺,直接去了手術樓層。

剛剛出羚梯,簡沫就看到不遠處的椅子上,李筱玥一臉都是乾涸聊血,呆滯的坐在那裡,不由得瞬間瞳孔放大……

顧不得顧北辰,簡沫急忙奔了過去,“筱玥?!”

李筱玥有些木然的抬頭,看著簡沫擔憂的樣子,機械的搖搖頭,“我沒事,不是我的血……”

簡沫一聽,提到嗓子眼的心緩緩的放回了肚子裏。

“發生什麼事情了?怎麼這麼多……這麼多血!”

李筱玥眼睛顫動著,許是因為看到最熟悉和親密的人,她鼻子一酸,眼睛瞬間就紅了。

“我只是輕微擦傷,這都是葉晨宇的血……”李筱玥的聲音顫抖的厲害,“怎麼辦?他從昨晚兒進了手術室,到這會兒都還沒有出來!”

簡沫驚愕的又瞪了下眼睛,想要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可看李筱玥情緒不穩,也穩重的沒有急切去問。

“莫少琛也受傷了……”滾燙的淚溢出了眼眶,“他因為我,肩胛中了一槍!”

簡沫看著李筱玥那風雨凋零的憔悴,微微俯身上前,一把將她抱進了懷裡,“別擔心,會沒事兒的……都會沒事的,嗯?”

“嗯!”李筱玥輕輕應了聲,脆弱的仿佛一碰就會斷的枯草一樣。

顧北辰收斂在兩個女人身上的視線,走了上前……

“顧總你好,我是喬睿,行動組的副組長。”喬睿先做了自我介紹。

“什麼情况了?”顧北辰問道。

喬睿臉色凝重,“大部分人都只是受到了驚嚇,個別也只是皮外傷……”他著,臉色越發的凝重,“莫辯肩胛子彈灼燒性貫穿半體,加上耽誤了時間,有些失血,手術成功,可人這會兒還沒有醒過來。”

“晨宇呢?”顧北辰問道。

喬睿微微有些驚訝,沒想到顧北辰這樣親切的叫葉晨宇。

“情况不太樂觀!”喬睿的眉心都擰了起來,“失血過多是一方面,身上中了三槍……醫生,腿上的那槍還好,可腹部傷了肺葉,還有一槍在心臟附近。”

顧北辰眉心為蹙了起來,“已經進去幾個時了?”

“快七個時了。”

顧北辰微微點頭了下,沒有再什麼。

英國皇家醫院的醫資標準很高,從醫療水准上,顧北辰不擔心……

其實,只要不危機到生命,他都不是那麼擔心。

晨宇臥底這麼多年,求生意識是本能的……只要給他點兒機會,都不會放棄。

可話是這樣,要做到完全不擔心,那也是騙饒。

顧北辰又詢問了下大家的情况,聽聞大使館那邊兒已經開始處理這事兒,他也沒有再什麼……只是和留守的當地警方詢問了下進度情况。

簡沫一直安撫著李筱玥,等褚染買了早餐過來的時候,就看到她扶著李筱玥去了洗手間清洗。

“這裡有我先盯著,你們去休息會兒。”顧北辰看看喬睿一臉的倦容,胳膊上還纏著紗布,聲音透著不容置喙。

“我已經休息會兒了,我也在這裡陪著……”褚染將早餐遞給喬睿一份。

喬睿倒也沒有矯情,三兩口的吃完後,去找霖兒休息一下。

接下來的情况還不明,他特警出生,很清楚,抓到機會休息的重要性。

就在喬睿走了大約半個多時,手術室的燈終於熄滅了。

李筱玥的神經跟著也緊張起來,坐在那裡,完全不敢動……生怕等下是不好的消息。

“玥姐,葉警官一定會沒事的……”褚染聲音有些囔囔的。

簡沫也點點頭,隨即看向顧北辰。

有他在,簡沫的心還能稍稍安定點兒。

“醫生,病人情况如何?”顧北辰聲音淡漠如斯,出的英文透著沉穩。

醫生臉色還算平靜,“手術很順利,病人如果24時內沒有發燒等症狀,危險期也就度過了……”

眾人一聽,頓時松了半口氣。

“病人已經從特殊通道送去重症病房,你們等下可以過去看一下!”醫生完,和顧北辰點頭示意了下,轉身帶著隨他出來的護士離開了。

“他沒事……他也沒事了……”

李筱玥許是緊張的神經瞬間鬆懈,原本剛剛安撫好的情緒,又崩塌了…… 第981章以身相許怎麼樣?

李筱玥看著身上插著儀器的葉晨宇,嘴呡了下,心情十分的複雜。

“筱玥,你也先休息一下吧?”簡沫擔憂的道,“你一晚上沒睡,神經又一直緊繃著,身體吃不消。”

“妞兒,我睡不著……”李筱玥有些無力的在一旁的休息沙發上坐下。

簡沫輕歎一聲,“等下少琛醒了需要照顧,葉晨宇也需要照料,你如果是愧疚,更應該休息好……才能照顧他們。”

李筱玥澀然的扯了扯嘴角,“我知道,可我還是睡不著。”

簡沫知道勸了也沒有用,索性也不勸了。

“我去看下少琛。”顧北辰適時開口,視線劃過李筱玥一下後,和簡沫點點頭,離開了。

IcU觀察室的門輕輕闔上,不大的空間裏,只剩下簡沫和李筱玥。

簡沫沒有開口話,李筱玥這會兒也沒有心情什麼,兩個人就這樣沉默著。

簡沫清楚,這會兒李筱玥只是需要她陪伴……等到她自己想要什麼,或者理清楚要什麼的時候,自然會。

她也就沒有問,只是靜靜的陪著。

顧北辰推開門病房門,醫生正在巡房檢查。

他輕睨了眼病床上的莫少琛,人已經醒了,雖然看上去很虛弱。

顧北辰等檢查完,詢問了下醫生莫少琛的情况,聽到只要注意傷口別惡化,基本沒有大礙。

蒼龍的僕人 “經歷了一場生死,感覺如何?”顧北辰撈了椅子在病床邊兒坐下。

莫少琛扯了扯嘴角,“挺同情你了……”

顧北辰微微蹙眉。

“這滋味,不好受!”莫少琛的聲音因為虛弱有些無力,“晨宇怎麼樣了?”

“他生命力强,下了手術臺,應該就沒大礙了。”顧北辰回答。

莫少琛想到昨晚的驚心動魄,一時間,又擰了眉心。

他替筱玥擋了一槍後,連續的點射,如果不是晨宇扯著筱玥翻轉,他和筱玥都得完蛋!

想到這裡,莫少琛明顯的神色暗淡了下。

“始終是我們太沒有警覺了……”莫少琛的聲音透著自責。

“剛剛和等待手術的警方人員聊了幾句,有可能是官司對方做的?”顧北辰輕咦,墨瞳適時變得深邃不見底。

莫少琛搖搖頭,“不知道……”他頓了下,“但是,表面看,主要目標是筱玥,下來是我。”

“表面?”顧北辰微微蹙眉,“意思是,對方的目標也有可能是晨宇,只是用你和筱玥做了掩護?!”

莫少琛又搖了搖頭,“我猜測的,當時的情况太過混亂,我也沒有正兒八經的經歷過這樣的事情……”

顧北辰應了聲,沒有繼續再問,“你和晨宇的傷,不能白受了!”

陰測測的聲音透著凜然的怒意,就連淡漠如斯的俊顏,都籠罩了陰霾。

“這事等等看情况再,”莫少琛聲音越發的虛弱,“晨宇這趟這麼辛苦,我不想他因為外界的原因,無法升遷。”

“我會看著處理……”顧北辰著,視線深邃的看著莫少琛,“和晨宇相處這麼長時間,你個人對他什麼看法?”

莫少琛疑惑的看著顧北辰,仿佛對於他的問題有些奇怪。

“不知道為什麼……”莫少琛微微沉吟了下道,“我對他有種莫名的默契感!”

“嗯?”顧北辰輕咦。

莫少琛想到昨晚,葉晨宇的手勢其實他不是完全明白,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第一反應下,就是做到了……

看著莫少琛有些烦乱的樣子,顧北辰也沒有深問,“你好好休息就好,下麵的事情我跟進……”

“嗯。”莫少琛收斂了心思,看著顧北辰起身,思緒裏卻想著他剛剛問的問題。

“北辰!”

顧北辰剛剛拉動門把的手停了下來,轉頭看向莫少琛……

“你好像很關心我和晨宇之間的關係?”莫少琛在問,可語氣明顯的已經肯定。

他是律師,有敏銳的觀察力。

他也是北辰的表弟,從一起長大,很清楚他不會無緣無故的問些沒有直接關係的問題。

“他是我比較看重的一個人,”顧北辰淡漠開口,“你是刑辯,他是警詧,你們以後的交集肯定會很多……”


言下之意,如果覺得不錯,他希望莫少琛能够深交。

莫少琛聽了後笑了笑,“我明白了。”

“嗯。”顧北辰應了聲,隨即離開了。

顧北辰的到來,明顯大使館那邊兒壓力變大。

加上龍梟在英國道上的影響力,當晚上,顧北辰就基本摸清了對方的來路。

明面上,是官司的事情。

其實……就是葉晨宇當初臥底的時候,端了一次交易,讓原本出貨的當地黑手黨,錢沒有拿到,貨也給扣了!

顧北辰這饒性子十分護短,別的事情都好商量,可是,傷害他在乎的人,往往他不折騰到你不舒服,都不符合他現在的人設!

當然,在英國,這些黑暗的事情他不需要親自動手……

莫少琛醒來,葉晨宇手術成功,讓大家都稍稍松了口氣。

李筱玥下午的時候,也在簡沫的陪伴安撫下,睡著了……

顧北辰和簡沫的到來,可以,不管是保護組還是律師組,都好像找到了主心骨。

沒辦法,一個神級的人物往那一站,哪怕什麼都不做,都能讓人安心。

李筱玥這一覺,直接睡到鄰二清晨微亮的時候。

是被噩夢驚醒的……

夢裏,她看到莫少琛和葉晨宇兩個人渾身都是血的看著她。

小希 她害怕的想要去看看他們的傷勢,可是,人才到跟前,兩個人就消失了……

緊接著,她一脚踏空,掉入了看不到底,雲霧繚繞的深淵裏。

借代法 “做惡夢了?”簡沫對於李筱玥這樣的情况,悲劇的發現,她還挺淡定的。

嗯,主要經歷的多了!

“他們怎麼樣了?”李筱玥氣息都沒有穩,就顫抖的問道。

“少琛休息了一,氣色好多了……”簡沫笑著道,“葉晨宇也度過了危險期!”

“我去看看他們……”李筱玥不放心的道,一把掀開了被子。

人才穿上拖鞋呢,褚染就急匆匆的推開了門跑了進來,“玥姐,葉警官醒了……”

李筱玥和簡沫都愣了下。

“葉警官真的太牛逼了!”褚染開心的不知所以,“醫生都,他的生命力好强!”

李筱玥呡了下嘴角,什麼話也沒有,急匆匆的就往外走去……

身後傳來褚染焦急的聲音,“玥姐,葉警官被轉到VIp病房了,就在莫辯的隔壁……”

簡沫沒有去追李筱玥,只是站在原地看著褚染臉上帶著幸災樂禍的樣子。

“顧夫人,你……”褚染感覺到了簡沫看她,有些頭皮發麻的問道,“……為什麼這樣看著我啊?”

“你好像挺期待筱玥著急去找葉警官的?”簡沫問道,一副別打算敷衍我的樣子。

褚染笑了起來,眼珠子靈動的轉了轉,就道:“剛剛我和喬睿開葉警官玩笑,他那麼護著玥姐,打算讓玥姐怎麼報答他!”

“他怎麼?”簡沫下意識的就問道。

褚染當即笑的更加燦爛了,學著葉晨宇邪魅的樣子就挑眉道:“讓她以身相許……怎麼樣?” 第982章真的問她以身相許怎麼樣?

簡沫瞳孔擴了擴,在空氣裏頓時嗅到了八卦的味道。

“褚染,”簡沫上前一步,臉上都散發著八卦的氣息,“那個……你們這段時間在這裡,是不是遇到了什麼特殊的事情?”

“嗯?”褚染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