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天龍有些懷疑地看著秦穆然上下打量道。

「爸!這東西也不是我能夠說了算的啊!再說了,現在我們都這麼忙,還真的沒有準備好要孩子呢!」

秦穆然有些無語地回道,何著是因為這個啊!

不過他也不會告訴陸天龍他和陸傾城是因為這幾個月才好起來的,而且總不能說至今兩人為愛鼓掌也沒有幾次吧!

自己這個老丈人有多麼的生猛,他可是領教過的,要是說了,恐怕現在就敢拉著陸傾城讓她和自己同房。

「忙什麼忙!你看看你都多大了!還這麼弔兒郎當的!再說了,孩子下來了,又不需要你們管!我和你媽兩個人帶!怎麼的,難道我們兩個還沒有你們兩個帶得好!又或者說我們兩個養不起你們的孩子?」

陸天龍臉色一拉,擺起老丈人的架子來說道。

「爸,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會不會太快了……」

秦穆然避其鋒芒,說道。

「快?快嗎?你們的速度已經很慢了!你是不知道,我的那群老朋友他們的兒女跟你們一樣大,孫子都能夠打醬油了,但是現在你們還跟我說早!」

陸天龍瞪大了眼睛很是憤怒地說道。

「爸,這個關於孩子的事情,我還是跟傾城兩個人商量下,你也知道的,如今盛康集團正在風口浪尖上,這個重要的時候,懷孩子確實有些困難。」

秦穆然解釋道。

「我不管!你們今年一定要給我抱孫子!」

說完,陸天龍便是氣呼呼地離開了。

秦穆然看著氣呼呼離開的老丈人,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這個老丈人,這個脾氣怎麼這麼火爆,這麼不講道理!

不過,現在的秦穆然是這麼認為的,當初的陸傾城如何不是這麼認為的呢!

當初就是陸天龍的這個驢脾氣,非要自己嫁給秦穆然,要不然的話,無論如何陸傾城都不會嫁給秦穆然的。

因為秦穆然回來,夏雨荷買了很多菜,親自回來下廚。

等飯菜都已經做好,秦穆然便是和陸傾城一起來到餐廳吃飯。

當看到一桌的飯菜,秦穆然都覺得有些豐盛。

「穆然啊,今天做的都是你愛吃的!這一次若不是你,我和你爸還不知道能不能回來呢!你可得都吃下!」

夏雨荷看到秦穆然到來,立刻臉上帶著笑容說道。

「媽,都是我應該做的,你今天弄的這麼豐盛幹嘛,太多了,吃不下!」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你這話說的,你是姑爺,還不得多吃點!媽還等著你和傾城給我生孩子呢!」

夏雨荷臉上閃過一抹笑意。

「等著啊!今天我給你燉了甲魚湯,好好補補身子!」

說著,夏雨荷便是轉身向著廚房走去,去看爐灶上正燉著的湯。

甲魚湯?

秦穆然聽到夏雨荷這麼說,整個人一愣,他怎麼都沒有想到夏雨荷竟然會燉甲魚湯給自己喝。

自己這麼需要補的嗎?

「天龍啊!你還愣著幹嘛!今天跟咱們姑爺好好喝一口啊!」

夏雨荷端著熱氣騰騰的甲魚湯放到秦穆然的面前,隨後看著一旁的陸天龍說道。

「啊?是!你不說我都忘記了!穆然啊,你真的是有口福了,這次我老友為了給我壓驚,特意送了我一壺三寶酒。」

陸天龍臉上帶著別樣的笑容說道。

「三寶酒?」

秦穆然愣住了。

「是啊!大補啊!牛鞭,虎鞭和驢寶泡的酒!」

陸天龍在秦穆然的耳畔悄悄地說道。

「噗!」

秦穆然聽到陸天龍這話,沒差點一口氣直接噴了出來。

他怎麼都沒有想到三寶酒竟然能會是由牛鞭,虎鞭和驢寶泡出來的。

喝這個酒下去,那今晚還有命嗎?

秦穆然在心裡后怕道。

「老丈人,沒有想到您還是老當益壯啊!怎麼,還想給我老婆生個弟弟出來?」

秦穆然臉上立刻露出一副我懂的樣子。

「滾犢子!老子都多大歲數了,還想著這個!老子是讓你喝的!」

陸天龍沒好氣的說道,看到秦穆然那副賤賤的樣子,恨不得一腳直接踹了過去。

「我很強壯!不需要補啊!」

秦穆然一副我這個鍋不背的樣子。

「你要是可以,這麼久還沒動靜!別給老子說其他的,今天這個酒,你不喝也得喝,這甲魚湯,不吃,也得吃!一會兒還有生蚝,全是你的!今天不吃完,你就別想離開這個桌子!」

陸天龍看到秦穆然竟然敢拿自己開玩笑了,整個人更加的憤怒,直接說道。

「我的天!殺了我吧!」

秦穆然看著那慢慢的一桌子菜,整個人都不好了。

甚至他還向著桌子上的陸傾城投去了求助的目光,可是今天的陸傾城竟然連搭理自己的都沒有!直接選擇了無視,這讓秦穆然好不鬱悶!

「哼!既然聯合你父母一起對付我,那就不要怪我了!吃就吃,反正今晚的怒火就發泄到你的身上!」

秦穆然瞪了陸傾城一眼,索性死豬不怕開水燙,當即便是坐回了位置上,面對著面前的大補之物,吃了起來。

三寶酒一杯接著一杯,甲魚湯一碗接著一碗,生蚝一個接著一個。

哪怕是陸天龍夫婦兩個都沒有想到秦穆然的態度轉變的會這麼快!

不過秦穆然吃的越凶,他們夫妻兩個便是越來越開心。

這麼多大補的食物下去,自己要孫子的希望便是越來越大,說不定今晚就能夠有美妙的事情發生。

看著秦穆然狼吞虎咽地吃著面前的美食,陸天龍夫婦心裡更是開心。

時間過的很快,轉眼,秦穆然便是吃飽了,秦穆然還打算幫助陸天龍夫婦收拾下桌子,可是卻被夏雨荷給趕上樓去了。

「老婆,剛才你竟然見死不救,今晚就不要怪我了!」

秦穆然回到房間以後,便是一臉壞笑地看著陸傾城,剛才陸天龍和夏雨荷那般的逼迫,陸傾城竟然都不為所動,現在自己全身都燥熱無比,此時,陸傾城無疑不成為了發泄的地方。

「啊!」

陸傾城被秦穆然猛然撲倒,隨後,房間里便是浮現出了一幕少兒不宜的畫面。 李肅他是,他是最喜歡去開門了,最喜歡去冒險了,這個,在之前我們也說了,沒辦法,他既然喜歡這樣,那麼,就隨他去好了,反正,死也是死他,又不會死別人,其他的任務參與者當然是希望他去啊,只有白癡、傻瓜才。

纔會說,“等下,李肅你別去了,這次等我來吧”,哈哈,有人會這樣說嗎,估計是沒有,或者說,當然是沒有,都說了,只有白癡、傻瓜纔會這樣去說,命不重要啊,在這個時候去出風頭,真的好嗎,不會默默看着啊,就當。

就當自己是旁觀者不好嗎,也是,其他的任務參與者,沒有一個是白癡、傻瓜,所以,也就沒有一個人去會說,那麼,就李肅他來吧,讓他去開門好了,希望他不要死得這麼早,哦,對了,就算李肅他現在死了,那麼也不算是。

也不算是早了,畢竟已經八十萬字了嘛,死就死吧,反正李肅他不怕死,要不就成全他算了,讓他死掉,大家說好不好,如果大家都說好的話,那麼,立刻安排李肅他死掉,然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也接着一個一個的死掉,最後。

最後任務結束,任務參與者團滅,這樣的結局,是否也是一種解脫呢,然後再說一下朱有爲、張美華、陳婷、薛美美還有蘇姍等人的事情,最後就大結局,魔王沒有被滅掉,李肅他死了,他死在了第十次的任務之中,然後陳婷。

陳婷就只好一個人,一個人繼續把靈異事務所開下去,但之後,在一次任務中,也不小心死掉了,薛美美和張美華二人,她們二人則是在一次任務中,受到了極度的驚嚇,最後變成了精神病,但還是會進入任務世界,接着馬上就。

馬上就死在任務世界裏,魔王它是不會同情每一個任務參與者的,所以,薛美美和張美華二人,她們二人即使是變成了精神病,只要她們二人,人還沒死,那麼魔王就不會放過她們倆,這就是魔王它的殘忍,只要你還沒死,那麼。

那麼它就不會放過你,沒死,哪怕你已經是精神病了,它也還是會要你死的,當然咯,都已經是精神病了,那麼,在任務世界裏,就肯定是找不到生路的了,哎,不死都沒天理啊,別人不是精神病,都死在任務世界裏了,那麼。

那麼,你們兩個是精神病,難道還想活着離開任務世界嗎,不不不,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張美華和薛美美二人,她們就是死了,好了,接着是朱有爲,朱有爲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進入任務世界了,所以,之後李肅。

之後李肅死掉不久,朱有爲他就馬上進入任務世界了,但由於他已經是多次進入任務世界了,所以,他的任務難度比較高,而他也無能爲力,最後只好死在任務世界裏了,沒辦法,他也算是資深的任務參與者了,所以,死了也是。

也是正常的,因爲任務難度都已經那麼高了,又沒有李肅那樣的隊友,他不死都沒有天理了,好了,他也是死了,朱有爲,他終於死了,本來,他早就已經死了,是李肅救了他一命,他才活到現在的,相信大家應該還沒有忘記吧。

也許,時間過了這麼久了,大家有可能不太記得,那麼,請返回去看一下,某人記得,好像是這樣的,是李肅救了他一命,然後他才活下來的,要不然的話,他早死了,也是說,那次的任務有點特殊,要不然的話,朱有爲他也是。

他也是已經死了,竟然可以復活一個任務參與者,也是說,是因爲李肅他提前完成了任務,找到了生路,又破解了任務,所以,魔王纔給了這樣的一個機會,不然的話,其它的任務,都是沒有看到有這種情況的,相信大家也沒有。

也沒有看到過吧,就除了那一次的任務,當然咯,那一次的任務,本來都可以說是,快要團滅了,可沒想到,李肅他他竟然及時的找到了生路,哎,這也許就是命不該絕吧,李肅他的命還不該絕,所以,他沒有死,那麼朱有爲他。

朱有爲他何嘗不也是一樣呢,他也是命不該絕啊,要不然的話,他也應該和其他的任務參與者一起死去啊,是命,都是命啊,這就是所謂的命,就看大家信不信,信則有,不信則無,但其實,它是,它真正是,它真正的,應該是。

是什麼呢,以後再說,先說說蘇姍她,蘇姍她的命運,估計她也等了很久了,也想看看自己的命運,到底是怎麼樣的,是好還是壞,不過,照這樣的情況看來,她的命運,不會好到哪裏去了,如果說,她沒有被魔王選中的話,那麼。

那麼可能她的命運已經算是很好的了,至少是,衣食無憂啊,不用上班啊,天天可以玩啊,隨時可以去旅遊啊,家裏錢用不完啊,男朋友隨便玩啊,當然咯,說到男朋友,她還沒有,蘇姍她還沒有男朋友呢,大家想不想做她的。

做她的男朋友啊,如果想的話,給龍套設定一段和蘇姍談戀愛的故事,當然咯,前提是要比李肅他長得好看,要比李肅他更好,要比李肅他更厲害,要比,要比,就知道,如果說要比李肅他怎麼怎麼樣的話,那麼,就沒人了。

哎,不怪大家不好,只怪李肅他實在是太好了,不過,李肅他馬上就要死了,而大家,大家則還有很多的時間,是不是這樣一說,大家都希望,都希望李肅他快點死啊,如果是的話,那麼就證明,證明某人的文筆還是不錯的。

還是和以前一樣,甚至是,還超過了以前,這是好事啊,大家說是不是,這證明了之後,那七個恐怖任務,它會非常精彩啊,它是和之前的精彩一樣的,甚至是,會比之前的精彩,還要精彩一些,這就是,靜下心來和沒靜下心來。

和沒靜下心來的區別啊,只要靜心,那麼就能創作出好的故事劇情,精彩的故事劇情,有看頭的故事劇情,以及。 因為喝了三寶酒,又喝了甲魚湯,吃了生蚝,秦穆然的戰鬥力非同一般。

一開始陸傾城還嘴硬,挑釁秦穆然,可是最終在秦穆然非人的戰鬥下,最終求饒。

第二天,已經是日上三竿了,秦穆然和陸傾城這才緩緩醒了過來。

昨晚的瘋狂是從來沒有過的,哪怕是陸傾城都感覺下半身傳來的疼痛。

「嘶!」

陸傾城稍微起身,便是牽扯到傷口,疼的倒吸冷氣,一臉怨恨地看著秦穆然。

「那個老婆,等等啊,我給你治療下就不疼了!」

秦穆然也有些不好意思,其實都怪自己的老丈人,給自己喝什麼三寶酒,弄的自己異常的燥熱亢奮。

「真的?」

陸傾城將信將疑地看著秦穆然,那個眼神,簡直就是以為秦穆然會借著治療的幌子再調戲自己一般。

「老婆。你別用這樣的眼神看我啊!我這麼正直的一個人,被你看的都不好意思了!」

秦穆然說道。

「你要是正直我就不會現在這樣了!」

陸傾城白了秦穆然一眼道。

「這可不能怪我,要怪就得怪你爸!」

秦穆然一臉委屈地說道。

「要不是你爸給我喝什麼三寶酒,喝什麼甲魚湯,吃什麼生蚝,我會這樣嘛!」

秦穆然就跟個受氣的小娘們一樣,委屈巴巴地說道。

「好了,我也知道是我爸媽的錯,我也沒怪你啊!小然子,昨晚你的表現不錯!」

陸傾城看著秦穆然,調戲地說道。

「那必須的,我是誰!我這麼厲害的人!」

秦穆然聽到陸傾城誇自己,頗為自豪地說道。

「好啦!我先給你治療下,你就沒事了!」

秦穆然說著,語氣突然柔和了起來,隨後一指點在了陸傾城的肚臍眼下方,丹田之中的勁氣順著指尖湧入到了陸傾城的體內,頓時,陸傾城下半身那種腫痛感逐漸消失。

「真的不疼了!」

陸傾城瞪大了眼睛看著秦穆然,驚訝地說道。

「那是當然,難道我還會騙你嘛!」

秦穆然得意地說道。

「老公你太厲害了!」

陸傾城誇讚道。

「那必須的!我還有更加厲害的,昨天你不是體驗過了嗎!」

秦穆然一言不合就亂開車道。

掌權人 「討厭!流氓!沒個正行!」

陸傾城被秦穆然這麼一說,想到昨晚的場景,臉一紅,啐道。

「嘿嘿!」

秦穆然笑了笑。

「不跟你扯了,時間不早了,我要去上班了!最近梅里斯國際要再跟我們談判,我可得準備好材料!」

陸傾城說著便是起身向著衛生間走了過去洗漱。

「梅里斯國際……」

秦穆然想到伊芙蕾臨走前說的話,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跟陸傾城說,便是也不再說什麼了。

陸傾城洗漱完了以後,化了一個淡淡的妝容,便是上班去了。

陸傾城上班,秦穆然沒事,想到了自己臨走前,龍鱗的情況,便是開著家中的車,向著龍鱗總部開了過去。

如今,古武界亂了,五年大比快要到來,上面也有意向要平衡中海的地下世界力量,秦穆然覺得,龍鱗需要強勢一點。

如今以龍鱗的底蘊來說,征服青竹幫完全不是問題!

「然哥!」

守護在門口的龍鱗精銳看到秦穆然向著自己這邊走了過來,立刻打招呼道。

「兄弟們辛苦了!」

秦穆然點點頭,便是走了進去。

「然哥!」

聽到秦穆然來了,劉嘯等人也是立刻走出來迎接,正好遇到了秦穆然。

鑽石寵妻 「嘯哥,因為一些事情耽擱了,這些天辛苦你了。」

秦穆然看著劉嘯說道。

「然哥,你這話說的,應該的!看到新聞里說那個海盜島炸了,我們都擔心死了!不過幸好,你回來了!」

劉嘯的臉上露出笑容。

當聽到歐拉島爆炸的消息以後,劉嘯等人真的一顆心就懸著,不過好在,雷凱和曲天馳回來以後說秦穆然沒有事情,他們才放鬆了下來。

在龍鱗,秦穆然就是頂天的存在。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誰都不敢想象秦穆然不在會是什麼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