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想說什麼,但沒有說出口,只是滿臉擔憂地看著床上的人。

何澤漁彷彿看透了蘇的想法。「是擔心大衛無法承受這毫無牽挂的生命嗎?是啊,想想看,大衛醒來會發現什麼?身邊沒有一個親人和朋友,他所了解的世界也成為了歷史。這種打擊一般人可是承受不了的。噢,鑒於我是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你最好先不要跟他提起我。」何澤漁狡黠地向蘇眨了眨眼睛。

「何先生。」蘇轉過頭來,直視著何澤漁的雙眼,問:「我想知道你是怎樣做到的?在這漫長又孤獨的兩百多年裡,是什麼讓你堅持下去的?」

「像你一樣,不去想,也不去感受,只是機械的往前走。」何澤漁輕描淡寫地回答。

「我不相信。人類的一切行為都有其動機,你也不例外。」

「也許,我活得太久了,已經超過了那些心理學家所能解釋的範圍了。」

蘇沒有作答,只是斜睨著眼睛看著他,嘴角含著一抹譏諷地笑。

何澤漁試圖詮釋蘇的表情,終於還是放棄了。他做出投降的動作,說:「我還是喜歡……習慣和以前的你打交道。簡單,直爽,不拐彎抹角。」

蘇決定一擊致命。「你從不摘掉你的項鏈,總是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衣服的最裡層。你出神或是全神貫注地考慮問題時,總會下意識地隔著衣服撫摸它。而且,任何射線都無法探析其內部。」蘇像獵鷹緊盯著獵物一般捕捉著何澤漁的表情,緩慢地一字一句地說著。

「所以,何先生到底在裡面藏了什麼秘密?在這漫長的兩個世紀里,還有什麼是您念念不忘卻又無能為力的呢?是長生的秘密,還是……過去的情感?」

何澤漁極度克制地臉龐漸漸扭曲了,雙肩抖動著,好像有一股巨大地重擔要把他壓垮似的。他痛苦地輕嘆一聲,雖然極其小聲,但逃不過蘇的耳朵。蘇滿意地一笑,終於作罷。何澤漁在心裡咒罵自己的無能,這麼容易就被打敗,又成了情感的人質。他苦笑了一下,無奈地搖了搖頭。「誰說時間可以治癒一切,難道我活得還不夠長嗎?」

正在這時,何澤漁的腕錶投影出蘇的影像,提示道:「何先生,您的會議時間到了,十二城的領事都已到齊」

蘇禮貌性地笑了一下。「何先生,您不該讓十二城的領事們等候太久,這可不是我們未來城的作風。電梯艙已經為您設定好了,直達負五十層。」說完,她慢慢轉過身去,低頭看著大衛,又變得毫無生氣了。

「你不覺得很諷刺嗎?我竭力想擺脫的東西,卻是你畢生所追求的。」何澤漁看著蘇面無表情的樣子,覺得一半可笑、一半可憐,既是對蘇,也對自己。 「不要啊……」龍戰好像受到了天大的委屈,慘叫了一聲,好像被強暴的小姑娘似地,那股委屈勁頭,讓人聽到都可憐……

黃然的拳頭不斷的招呼在龍戰的身上,此刻的龍戰早已經累壞了!怎麼可能是黃然的對手呢,好像沙袋一樣,被黃然摔來說去。而其他人捂著嘴巴!這兩個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怎麼輪流當期沙包來了……

「咯咯……」香香看到這一幕笑了起來,大家也接著笑了起來。發泄了一陣子,黃然才停了下來,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心裡爽多了!在看看龍戰,好像一個發紫的茄子,被黃然走的胖了一圈,都看不出來原來的樣子了……

「嘿嘿,我就說了,不用真氣我也揍趴下你……」黃然笑了笑,但是語氣中卻充滿了一種沒落的感覺,龍戰也發現了一場。咧著嘴嘿嘿的笑了笑……

「師傅太棒了,隊長都成豬頭了……」香香大聲的喊著,然後快速的跑了下拉,所有人都樂了!香香雖然武力不行,但是在龍組中卻絕對是一個受人尊敬的存在。她的黑客技術,不知道給這些人提供了多大的幫助,因為有香香,龍組的辦事效率最少增加了一半……

黃然和龍戰兩個人,在香香的陪同下,走進了更衣室!兩個人的衣服上都是手印和腳印……

「好了,香香,我去沖個澡,換一下衣服……」黃然笑著說,然後走了進去,香香看了看黃然,然後跟了進去……

「你怎麼又跟了進來啊……」黃然看到香香,無奈的說!香香這個丫頭,總是把自己弄得心煩意亂的!

「我幫你洗澡……」香香樂了,看著黃然笑呵呵的說。

「我自己會,再說你一個小姑娘家,趕緊出去……」黃然推著把香香退到門外,還沒有等香香反應過啦,就把門鎖上了!看著鎖上的們,黃然才鬆了一口氣,然後脫掉衣服,鑽進了衛生間……

「哼……」香香看著鎖住的們,然後笑了笑,從頭上拿下一個發卡,然後弄直,在那個鎖眼裡面輕輕的捅了一下,門就被打開了!香香鑽了進去……

黃然正在洗澡,突然一愣!然後臉上就露出無奈的面容,雖然他的真氣消失了!但是身為太子的他,也不可能別人進去房間都不會不知道吧!

「你別偷偷摸摸的了!坐那邊!你這小丫頭……」黃然的聲音響了起來,本來還惦著腳尖走路的香香,聽得這個聲音手,可愛的吐了吐舌頭,然後大方的坐在床上!龍組的更衣室,其實就是一個豪華的總統套間,裡面什麼都有,平時的時候龍組人員還可以在裡面休息!

黃然洗完澡,穿著睡衣走了出來!香香看到黃然走了出來,吐了吐舌頭,此刻香香坐在床上,兩隻腳不斷的提著!香香穿著一個迷你裙,水晶高跟鞋,上面穿著一件緊身的T恤,顯得非常青春活力。迷人的大腿露在外面,更加充滿了誘惑力……

「我說你這個小丫頭,都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跟小孩子一樣啊!今年都19歲了吧!在我們那裡,都是該談婚論嫁的人了……」黃然敲了一下香香的頭,然後一屁股坐了下來!

「哼,我才不嫁人呢!」香香可愛的晃了晃腦袋,笑著說。

「笑話,哪有女孩不嫁人的啊!」黃然笑著說,然後跳到了床上,躺在了床上,這裡挺舒服的,躺著更加舒服!

「不嫁,要嫁也必須找一個師傅這樣的人嫁……」香香突然轉身趴到床上,看著黃然笑著說。

「哎呀,別!找我這樣的人有什麼好的!*大蘿蔔一個,又當過通緝犯,有當過恐怖分子,更重要的是,我殺了很多很多的人!我自己殺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黃然嘆了一口氣,笑著說……

「殺人怎麼了,隊長他們也殺了很多人啊……」香香笑著說,小嘴撅著,兩隻眼睛盯著黃然,由於姿勢是趴著呢,黃然一眼就能看到香香關鍵部位,嚇得黃然趕緊抬起頭。香香看到黃然的那副表情,然後又低著頭看了看自己,小臉突然紅了,趕緊起來,兩隻膝蓋跪在床上……

「你們隊長不一樣,他們殺的是壞人,心安理得!我卻不一樣,我殺的人,太多太多了!有孩子,有老人,有男人,也有女人!他們有普通老百姓,有的是達官貴人,他們不該死的,但是卻都被我殺了……」黃然嘆了一口氣,慢慢的說。想起死在自己手裡的人,黃然突然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自己為了自己的夢想,卻殺了太多人的夢想!為了自己的野心,讓無數無辜的人死去……

「你別自責了,你雖然殺了很多人,但是你也造福了很多人,你看看現在的中國,現在的亞洲聯盟,每一個人都幸福的生湖,這不是更好嗎?這就是重生,就好像輪迴一樣,必須經歷死亡,才能進入下一個輪迴!自古以來,哪一個帝王不是殺了很多很多的人啊!」香香這個時候可愛的說,黃然好奇的看著香香,香香小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場的可愛……

「我說你這個小丫頭怎麼知道這麼多啊1」黃然突然好奇的問。

「嘿嘿,還不是你這個師傅教的好啊!我沒事的時候,就去看書,我看了很多的書,你說過!每一本小說,就好像一個人生,看的多了,當然也知道的多了啊!」香香歪著腦袋,笑了笑,然後身體一轉,躺在黃然的身邊,然後不顧黃然的發對,拉過來黃然的手,鑽進了黃然的懷抱里……

「別動,讓我躺一會……」香香感覺黃然要動,立刻的說道,然後一把摟住黃然的腰,輕輕的說。

「香香,別這樣,起來……」黃然看著香香說到。

「不起來,我就要躺在師傅的懷抱裡面,我想一輩子躺在懷抱裡面!師傅,你知道我多麼想你嗎?你一走就是三年,從來就不想香香,可是香香卻每天都想師傅!想著你叫我黑客技術時候的場景,想著你的好!所以我就拚命的努力學習黑客技術,我現在是世界上最厲害的黑客了,香香再也不是笨娃娃了!香香好像師傅啊!」香香這個時候委屈的說,眼睛掉了出來!身為孤兒的她,把龍組當成自己家,這裡的人都是自己的兄弟姐妹!但是當第一次見到黃然的時候,香香就喜歡上了這個帥氣的大哥哥,特別是黃然的黑客技術,更是讓香香著迷。在以後的接觸中,香香終於發現原來這個帥氣的大哥哥這麼優秀,雖然黃然和香香相處的時間很短,但是香香卻愛上了黃然……

黃然聽到香香的話,嘆了一口氣! 也曾用心愛過你 自己這是怎麼了,怎麼欠下這麼多啊!每一個和自己接觸的女孩,好像都跟自己有關係似地!弄得跟自己對不起天下女人似地!

「香香,你那是一時的崇拜,那不是愛,你懂嗎!當有一天你遇到你真正喜歡的男孩,你就會明白了,你對我的感覺只是一種崇拜……」黃然慢慢的說。

「不,就是愛!香香不是傻子,香香懂什麼是愛!香香這輩子都是師傅的,即使師傅不要香香,香香也不會跟別人的,香香發誓……」香香搖著腦袋倔強的說道。兩隻小手緊緊的摟著黃然的腰,把自己的腦袋埋進黃然的懷抱里,眼淚更是稀里嘩啦的哭了出來……

「香香,我要結婚了……」黃然突然來了一句,然後把香香扶起來認真的說……

「呵呵,華夏帝國可以一夫多妻,我當小妾就行了……」香香笑著說。

「你真的決定了……」黃然看著香香,自己好像一直都有一種猶豫不決的習慣,正是因為這種習慣,才害了幾個女孩為自己受了這麼多苦!

「恩……」香香狠狠的點點頭,臉上露出了興奮的表情。

「你可要想好了,我的女人可是很多……」黃然笑著說。

「我知道啊!有艾琳娜、瑪雅、葉凝、吳珍珍、柳晴、龍雅琪、黃丹玲、美惠子、美奈子、張穎、趙依依、蕭媚,海玉嚴、朴雅、王嫣然,十五個對吧!還少不少……」香香笑著說。

「你這小丫頭知道的還挺多的啊!不過還沒有說全……」黃然笑著說。

「全了啊!還有誰啊!還有幾個啊……」香香想了一下,然後好氣的問。

「還有兩個……」黃然認真的說。

「還有兩個,你這個*大蘿蔔!你說,還有誰……」香香突然舉著嘴巴說,好像審問犯人一樣,臉上布滿了認真!

「呵呵,第一個叫做白瑩……」黃然慢慢的說。

「啊!小瑩姐姐,連小瑩姐姐都……」香香看樣子和白瑩很疏遠,當黃然說出來白瑩的名字是,香香充滿了驚訝!她沒有想到,連白瑩這樣的女孩都被黃然收了!

「嘿嘿,這有什麼好奇怪的啊……」黃然笑著說,看著香香。

「哼,便宜你了!哪一個是誰啊!」香香好奇的問。

「哪一個人可神秘了,暫時不能說……」黃然突然認真的說。

「你說不說,到底是誰……」香香一下子把黃然撲倒,然後騎在他的身上,笑著說。

「好好,我說……」黃然趕緊投降的說。

「說,是誰……」香香眼睛裡面充滿了好奇!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黃然看著香香,慢慢的說了一句,然後看了香香。

「好啊!你敢耍我,打死你……」香香一聽,臉色一紅,然後大聲的說著,小拳頭在黃然的胸膛上打著,黃然趕緊求饒,而香香像一個孩子,開心的笑著……

(三更了,年會賽預選賽還有一個半小時,大家不能讓大腦掉出去啊!嘿嘿,都看好了,保持在前三十五就行,有票票的,悠著點,如果掉不出前三十五,就不管了!明天決賽第一天,一定要給力啊) 何澤漁到了地下五十層。這裡既是他辦公的地方,也是他的起居室。他走出電梯,本立即迎上前來。

「何先生,會議已經準備好了。十二城領事都已上線,請問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就開始吧。」何澤漁面容冷峻地向會議室走去。

本跟隨著何澤漁來到了一間屋子,裡面安裝了許多全息投影儀,十二城的領事們都已等候多時。本接通了設備,何澤漁坐進了一個巨大的椅子中,全身被掃描著。

「何先生,您已上線。」

「你也連接上吧,有好多資料需要你上傳。」本隨即開啟了自身的雲連接系統。

「十二城領事,大家久等了。」何澤漁禮貌性的打了個招呼。

其他城並不做聲,除了新興的科技重城——鐵人城領事。「我們等了你很久,何先生。您是否應該解釋一下延誤這麼久的原因?」鐵人城領事阿諾·范辛格質問道。

「當然。我之所以延誤與十二城領事們的會議,是因為一件十分緊要又與此次會議息息相關的事情。」十二城領事都望向他。

「我去探望了王大衛。」

「王大衛?」十二城領事議論紛紛。

「是情感智能機器人之父——王大衛嗎?」颶風城領事小泉彩女士問道,她溫柔內斂的臉龐,寫滿了疑問與驚訝。

何澤漁點點頭。「是的,就是大家所熟知的傳奇人物,情感機器人之父——王大衛。」

「他的成就不僅如此,他還破解了遺傳基因密碼。可是,他不是死於一場火災嗎?早在二十一世紀就死了,怎麼會……」阿諾·范辛格懷疑的看著何澤漁。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我會一一解釋給大家。而且,我的秘書——本,也會上傳一些視頻文件。是真是假,你們自會判斷。」

十二城領事這才安靜下來。

「就像你們所了解的那樣,二十一世紀中期,人工智慧產業蓬勃發展,各行各業都可以見到智能機器人的身影。『智人公司』控制著全球人工智慧產業百分之八十的股份。但是……」

「歷史我們都知道。」鳳凰城領事麥克·福克斯失去了耐心,接著說,「那是你們『智人公司』的鼎盛時期。王大衛和你一同創立了這個公司,但是他才是聰明的那一個。他的大腦卓越非凡,無人能及。他所研製的智能機器人的性能遠遠超過了同時期的任何人工智慧公司的產品,他是這個公司的基石。但是,在他妻子不幸離世之後,他就離開了你的公司,隱居山林。從此,你的公司就一蹶不振。就這樣過了五年,王大衛突然向世人公布了他的最新發明——蘇——世界第一台情感智能機器人,和他的妻子長得一模一樣啊。剛開始你欣然接受他們,你以為這可以幫你的公司重回巔峰。但讓你沒想到的是,當時的人們還沒有辦法接受蘇,人類最害怕的就是他們不能理解的事物。於是,人們開始遊行示威,抵制蘇和大衛,以及『智人公司』的產品,甚至還有人揚言要炸掉『智人公司』的總部呢。『智人公司』的股份大跌,瀕臨破產。」說到這,麥克幸災樂禍的朝何澤漁笑了一下。「回顧歷史,總是讓人受益匪淺。」

何澤漁並沒有理睬他,「接下來發生了什麼,誰想來說說呢?我們這裡總有年輕人需要學習一下。」何澤漁環顧了一下十二台全息投影儀。

「接下來,王大衛家燃氣泄漏引發了一場大火,他不幸死於火災。大火燒毀了一切,包括他的機器人——蘇,警察還找到了與蘇有關的機器殘骸。那一年是2032年,雖然大衛的死對你來說是個損失,但卻使你的公司免於一場浩劫。」小泉彩不緊不慢的說。

「很好。」何澤漁鼓鼓掌。小泉彩自信又不失禮貌地笑了笑。

何澤漁接著說:「當時,世人認為大衛和蘇是個威脅,於是大衛和蘇都葬身火海。可是,在『超級細菌』爆發以後,人口銳減,整個人類文明瀕臨消逝。 曾喜歡你的我 人們開始意識到情感智能機器人的重要性,他們的類人性可以幫助我們傳承文明。於是,蘇又重新登上了舞台。如今,你們都知道蘇並沒有毀於那場意外。那麼,如果我告訴你們,當年大衛也沒有死,你們還會那麼震驚嗎?」何澤漁欣賞著十二城領事們臉上震驚的表情,他很享受這一切。做出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最能令他滿足。他繼續說道:「所有人都深信不疑,認為大衛死了,那是因為他的確死了。警察找到屍體,驗了DNA,確實是大衛……」

「你到底做了什麼?」阿諾·范辛格忍不住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我取出了王大衛的大腦,把它冷凍了起來。然後,偽造了這場火災事故。」

十二城領事此時都驚愕的張大了嘴巴。

何澤漁繼續驕傲的說(如果這有什麼可驕傲的話):「哼!王大衛——『人工智慧領域的開拓者』,『二十一世紀最偉大的人』。我怎麼可能殺死一個偉人呢?我怎麼可能毀掉這樣一個超凡的大腦呢?於是我想到了一個完美的計劃——冷凍大衛的大腦,留下一個意外事故,給那些愚蠢而又無知的人。」

這時,何澤漁示意本播放摘取王大衛大腦時的錄像。錄像里,三名醫生正在進行手術,躺在手術台上的是王大衛。一個和何澤漁模樣相似,只是看上去衰老很多的人,正在一旁觀看。站在他旁邊的正是本。他們取出大衛的大腦,放進一旁的冷凍箱內。

「別太驚訝,後面還有更勁爆的呢」何澤漁示意本停止放映。

「這無異於謀殺。」阿諾義正言辭的說,他的臉因極大的剋制而變得緊繃。

「哦?你們突然變成聖人了嗎?哈哈哈——從『超級細菌』爆發到建設城邦,你們還以為自己的雙手未曾沾染鮮血嗎?」

「那不一樣,我們那麼做是為了人類的延續,而你……」

「我所做的與你們有什麼不一樣嗎?如今,我讓王大衛復活難道不是為了拯救人類嗎?相信我,只有他可以解決這一切。」

十二城的領事們面面相覷。他們雖然不能肯定王大衛是他們的救世主,但有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他們自己已經毫無辦法了。

「你剛才提到了復活?」小泉彩頗為冷靜的問。

「還是年輕人容易接受新聞啊。本,給他們看移植手術的錄像。」

數名身著銀白色工作服的科學家正在一間設備先進的房間里忙碌。其中一個人把標有「王大衛」字樣的容器打開,取出一顆大腦,而一旁有一位頭顱被打開的年輕男士正等待被移植。

「這個男人又是誰?是志願者嗎?還是你擄走的另一名受害者?」阿諾·范辛格質問道。

「他是王大衛的克隆人。自從未來城建立以來,我就一直擔心會有這麼一天到來,於是我一直致力於復活王大衛。但問題在於,要為這麼珍貴的大腦找宿主可不容易,我們必須盡最大努力減少身體對大腦的排斥反應。於是,我們開始克隆大衛。絕大多數克隆人還沒成熟,就死於自體免疫性疾病。這是第一位完全成熟,且沒有任何瑕疵的克隆人王大衛。大家可以看出我的良苦用心了吧。」

「既然何先生為人類存亡已考慮如此之多,我們理應欣然接受才是。」一位頭髮花白的長者,打斷了何澤漁的邀功演說。他問:「不知手術之後王大衛恢復的怎麼樣了?既然他是我們僅存的希望,我們當然想看到他平安無事。」

何澤漁知道說話的是巨人城的城主——羅啟梁。這個老頭子最會從中挑事,何澤漁想。

經他這麼一提醒,大家才抓住了重點。

「何先生,王大衛現在情況如何?」小泉彩接著問道。

「本,接通監護室的攝像頭。」

畫面上,一間裝扮復古的房間里,接受大腦移植手術的男子正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旁邊一個女人仰起臉,看著攝像頭,表情很不悅。她就是蘇。

「正如你們所看到的,大衛還在恢復中。顯然凍了兩百多年的大腦,需要復原的時間遠比我們預期的要久。他會受到最好的照顧,醒來只是時間的問題。」

「我很難相信這就是你所說的秘密武器,他就是個原始人。哼,你不是在糊弄我們吧?」麥克說。

何澤漁不屑理會麥克的無知。

「既然他是你所說的武器,應由我們共同看管才對。未來城應做到信息互通、資源共享才是。」羅啟梁開始擔心未來城會獨佔王大衛這顆卓越的腦袋。

一些領事聞言,都開始附和羅啟梁:有的人提議應該每城派出一人建立一個看護組,二十四小時監視王大衛,並隨時向各城彙報王大衛的一切研究;有的人認為應該把他像個實驗鼠一樣關起來。只有海王星城的亞瑟·布萊德和紅城的薇拉·伊萬諾夫娜默默無言。

「咳咳……」何澤漁大聲地清了清嗓子,十二副全息畫面靜了下來。「大衛屬於未來城的私有財產,其他城——也就是你們——對他沒有任何支配權。我想你們對此都非常熟悉,不用我再為大家宣讀一遍《十三城公約》吧。」何澤漁說完,以勝利者的姿態看了一眼其他城的領事們。他們全部敗下陣來,啞口無言,又恢復了慣常的俯首稱臣的態度。

何澤漁讓本停止對監護室的監控,轉而用溫和的聲音對這些領事們說:「本次會議是為了讓各位領事清楚未來城應對此次危機的能力。目前形勢嚴峻,我們應當全力以赴。在此我承諾,王大衛對『起義者病毒』的任何研究都會由十三城共享,怎麼樣?」

「我同意。我相信何先生的公允,他絕不會置全人類的安危於不顧。」薇拉·伊萬諾夫娜用灰色的眼睛掃視著在場的人,用簡短的話語表明了她的立場。

其他領事對此結果並不滿意,但又不想與未來城搞得太僵,只能暫且作罷。羅啟梁見此情景,也不好再繼續爭奪王大衛的所有權。

麥克·福克斯覺得不能這麼就妥協了,他說:「我提議在危機解除之前,未來城應當每日對我們彙報王大衛的最新情況,尤其是他針對病毒的研究內容。」

「沒問題。蘇會向大家實時彙報王大衛的消息,你們可以放心。如果沒別的提議,會議就此結束。」

各領事互相望了望,互道了聲「願您健康」,就下線了。 香香在黃然身上晃來晃去,此時的香香有點不雅。身體騎在黃然的身上,穿的還是寬鬆的裙子,而黃然卻是一身睡衣,由於玩鬧,此刻睡衣已經被香香給掀了起來,香香就騎在他的一條腿上。感覺到香香皮膚的滑嫩,黃然心裡一顫……

香香此時也發現了一樣,紅著臉停了下來,感覺到黃然大腿的溫度,自己騎在他的腿上,敏感部位和黃然的大腿接觸,雖然還隔著一層,但是那種溫度還是火辣辣的傳導過來……

兩個人都沒有動,香香感覺自己有點難受,輕輕的動了一下!這一動不得了,剛才的時候沒有注意!而此時卻發現,自己稍微一動,那個地方就和黃然的大腿產生摩擦,那種感覺,麻麻酥酥的,讓香香一下子癱軟在黃然的身上……

黃然也被香香弄得心煩意亂的!而此刻香香更是不堪,本來不想動,但是卻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似地,不由自主的響動,趴在黃然的身上,輕輕的轉著自己的小蠻腰,這下子黃然可遭罪了!香香趴在黃然的身上,呼吸有點急促,小臉貼著黃然的胸膛,臉上火辣辣的!而此時香香有點迷失了,這是一種從來就沒有過的感覺,想停但是又不想停……

「恩……」香香的動作越來越快,那種火辣辣的感覺讓她欲罷不能,黃然也被香香弄得慾火焚身……

「吼……」黃然終於動了,一把把香香壓在下面,香香被黃然翻了一個身,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黃然一把吻住!

而黃然的手也沒有停,一隻手掀開香香的T恤,伸了進去,攀上大山,另一隻手隨著大腿向上移動,最後觸摸到哪裡,香香的小褲褲已經濕透了,當黃然的手撫摸的時候,香香渾身顫抖……

黃然緊緊的吻著香香,下面的那隻手猶如惡魔一樣,輕輕的撫摸,然後邪惡的伸了親進去……

「恩……」香香渾身上下顫抖了一下,黃然的小手伸了進去,那種感覺讓香香難以控制,突然一隻手抓住黃然的那隻使壞的手,黃然卻不是這麼好滿足的。雖然抓住了,但是他的手指還能活動。開始給香香按摩,他的經驗老套,動作也夠嫻熟,根本就不是香香這個純潔的小姑娘能招架的……

「啊……」香香被黃然弄得忍不住呻吟了起來,但是黃然的舌頭卻讓她欲罷不能,香香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鬆開了兩隻手摟著黃然的脖子,和黃然激烈的親吻著,眼睛輕輕的閉著,不敢睜開……

而黃然已經悄悄的把香香的底褲脫掉,上面的T恤也已經掀了起來,粉紅色的內衣早已經被黃然扔到了一邊……

黃然那隻充滿罪惡的手,動作越來越大,好像按摩一樣。撫摸、揉捏、輕按……

「恩……」過了不到兩分鐘,香香猛地摟緊黃然,雙腿緊緊的家住,渾身一下一下的顫抖。一股熱流從身體裡面流出……

香香感覺自己都好像飄了起來,身體不斷的顫抖,黃然的手還放在那裡,一直手指頭在那裡畫著圓圈,香香緊緊的摟著黃然,過了好長時間才慢慢的停下來……

黃然看著香香,香香睜開眼睛,看到黃然不滿好意的笑容。立刻羞得臉色通紅,趕緊閉上眼睛……

「乖,來……」黃然輕輕的用兩隻手把香香的T恤脫掉,香香也害羞的配合著,迷你裙並沒有脫掉,因為香香穿著迷你群更加有魅力……

黃然輕輕的撫摸著香香的美麗的身體,然後輕輕的俯下身來,慢慢的親吻著!從脖子慢慢的向下移動,香香閉著眼睛,深深的喘著氣,那種被親吻的感覺,讓香香的身體溫度極度的上升……

「恩……」香香腦袋一扭,感覺自己的櫻桃被黃然給含在嘴裡,黃然好像嬰兒一樣,輕輕的吮吸著,舌頭在裡面一圈圈的轉著,香香這下可熱鬧了!巨大的舒服感讓香香晃著腦袋,此刻香香感覺那裡又濕潤了……

「我是怎麼了,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呢!難道我是一個壞女孩!對,香香是一個壞女孩,但是香香的壞只對老公壞……」香香心裡想著。

「老公……」過了一會兒,香香終於認不出叫了起來,兩隻眼睛滿含純色的喊著黃然……

「來了哦……」黃然輕輕的一笑,此刻黃然早已經赤身裸體,香香看著那個巨大的東西,害羞的閉上的眼睛。但是腿卻配合的展開,黃然輕輕的用手扶著自己的罪惡之源,在香香那裡輕輕的上下蹭了幾下,香香感覺到那火熱的東西,身體充滿了期待……

黃然看到火候已經到了,也不再挑逗香香,溫柔的進入……

「恩……」香香突然感覺,自己空虛的身體,被一個東西給充足了!但是接著就是一股疼痛的感覺……

黃然停了下來,試探性的進入。而香香此刻卻是身體向前猛地一衝,還沒有等黃然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最深處……

「恩……」香香忍住痛苦,眼淚從眼睛裡面流出來,但是臉上卻充滿了幸福,黃然看著香香,慢慢的俯下身,在香香臉上親吻了兩下……

香香雙手摟住黃然的脖子,和黃然激烈的親吻著。黃然這個時候也慢慢的動了起來,香香感覺自己好像進了雲端,一種前所未有的滿足感充斥著自己的內心……

香香迷失了!她喜歡上了這種運動,此刻也迷上了這種運動!天生媚骨,應該是香香這樣的!平時一個樣,但是床上又是一個樣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