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鹿一凡的突然爆發幫助,接下來的幾天,楊嬋總算過上了清靜的日子。

……

……

在二次模擬考即將到來的一個晚上,鹿一凡接到了一個電話。

看了一眼電話號碼備註,上面寫的是「仙劍歌曲投稿」。

「你好,我是鹿一凡,請問您是?」

「請問你是凡語嗎?」

「是的,是我。」

「聽聲音感覺你很年輕啊!我是《仙劍情緣》的導演李國立……」

這個電話號碼備註是鹿一凡自己在投作品的時候自己在海報上找到的,不會是假的。

饒是有了常人難及的能力,鹿一凡仍然有些激動,深吸一口氣,心下恢復了平靜:「李導,您好,請問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當,我是特地來打電話告訴你,你的歌曲被我們劇組錄用了,這邊想問問你關於酬金的問題。劇組打算為這五首歌一共支付給你五十萬酬金,你有什麼意見沒有?」

本來海報上說的是五萬元一首歌的,沒想到劇組居然把酬金提高到了十萬元一首!

不過想想,鹿一凡並沒有覺得意外。

這五首歌,每一首都是大成之作,換做現在的等級來算,估計得是橙月級編曲才能編出來的。

這樣看來,一首十萬,都算少了。

不過誰讓鹿一凡是個新人,沒什麼名氣呢!

對於普通新人來說,人家這種大劇組肯用你的歌曲,都要高興的哭天喊地了,能給這個價錢,只能說李國立這個人很厚道。 想到這個,鹿一凡便不再遲疑:「價格很合理,謝謝李導了。」

「呵呵,不必謝我,這是你歌寫的好,我反而要謝謝你……」

話音未落,電話那頭傳出了一陣嘈雜吵鬧的聲音。

「我上河圖縱橫古風圈十餘載了,還沒聽說過有哪個不服的?李導,這次《仙劍》的曲目為什麼用一個新人的?難道我還不如一個新人嗎?」

「上河圖,我承認你古風曲目編的很好,但是凡語的那些歌你自己也聽了,你捫心自問,人家的歌旋律是不是更加貼合咱們的劇?」

「好,旋律曲調方面我服了,可是古歌和劉菲菲都說這凡語寫的詞比我好,這我就不服了!」

李國立頭都大了,這些個搞藝術創作的怎麼那麼多~逼~事?

不就是被人說了兩句嗎?

你自己技不如人,還不能讓人說了?

「那你想怎樣?」李國立沉著氣說道。

「曲子可以用凡語的,詞必須由我來填!」上河圖直截了當道。

鹿一凡一聽,心中冷笑。

《仙劍情緣》這部劇是史詩級仙俠大劇,上河圖明顯是想靠著這個劇的熱度,讓自己上位。

如果詞曲都用自己的,那他還怎麼上位?

所以他在這兒死皮賴臉,扯東扯西,就是為了讓自己的名字出現在電視劇上。

這年頭,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是親爹親媽都能出賣,更何況自己這麼個無名小卒?

「不行!凡語的詞曲都是與《仙劍》極其貼合的,你沒有必要再重新寫詞了。」李國立道。

「那導演你的意思是我作詞不如那個叫凡語的新人咯?」上河圖胡攪蠻纏道。

「是又怎樣?」 總裁,別耍王爺脾氣 李國立臉色一沉,冷冷道。

上河圖見李國立有些生氣了,也不敢再懟他,只能將火力轉移道:「我不服!你把那個凡語叫出來,我要和他比比,要是他輸了,這詞必須由我來做!」

編曲不是他,作詞也必須是他。

《仙劍》這部劇所有作詞若都是他上河圖,他的身價最少要翻上五倍!

以後,他將不再只是古風圈混的,而是橫跨古風和影視圈的知名大家!

所以,無論如何,他都要爭上一爭!

「我用誰作曲,還用得著你來決定?老子給你那麼多錢,你看看你作出來的都是什麼狗~屎?」

「李導,我們這些古風圈的人,為了咱的劇,推了多少合作,您現在一言不合就把我們給踹了,您說,這不是寒了我們這些人的心嗎?」

硬的不行,上河圖開始來軟的了。

李國立這人偏偏就吃軟不吃硬,這下子他更頭疼了。

「導演,答應他吧,就讓我來和他比試比試。」

那邊傳來了鹿一凡的聲音,李國立心中一震。

「凡語,我知道你很有才,但上河圖已經出道十餘年了,你確定能贏他?」李國立對著電話道。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試試唄,要是我不行,不正好說明上河圖老師作詞能力比我強嗎?那讓他作詞,我也沒什麼怨言了。」鹿一凡輕鬆的說道。

「哎,只好這樣了。你們這些搞歌曲創作的怎麼都這麼愛斗啊……行吧,一會兒我把你倆拉到一個微信群里,你倆就比一比吧。」

電話掛斷了。

很快,上河圖要和凡語現場比試寫詞能力的事,傳遍了整個劇組。

好些人都求導演進群現場觀看,可惜,都被李國立嚴詞拒絕了。

只有古歌和劉菲菲這倆人,死皮賴臉,軟磨硬泡的進了群。

……

……

叮!

「李國立邀請您進入仙劍比試群。」

鹿一凡抱著手機,也沒看群成員,並不知道他的女神劉菲菲和他最喜歡的男演員古歌就在群里潛水著,偷偷觀看。

上河圖:「新人,來了也不知道出來報個道?」

凡語:「李導好,上河圖老師好。」

華夏國娛樂圈等級制度森嚴,上河圖上來就拿身份壓鹿一凡,就是為了讓他有壓力。

上河圖:「你的歌我聽了,編曲能力還有待加強,但是已經勉強能用了。我已經建議李導使用你的曲子了。但是作詞方面,實在有些弱,所以我決定親自幫你改詞,你有意見沒?」

幫老子改詞?

你特么不就是想在老子的曲子上,署上自己的名字嗎?

說的這麼冠冕堂皇,真是不要臉到家了!

凡語:「真的嗎?上河圖老師能幫我改詞真是太好了!」

上河圖一看,這傢伙果然是個新人,被自己唬幾下就上鉤了。

上河圖:「呵呵,客氣客氣,扶助新人上位,是我們這些前輩應該做的。」

在豪華酒店內,身上僅穿著一條粉色~蕾~絲****露出兩條豐盈、潔白大腿的劉菲菲,看到這裡,忍不住崛起性感的嘴唇喃喃道:「這個上河圖,真是為老不尊,不帶這麼騙人家新人的。」

凡語:「呀呀,謝謝上河圖老師,詞您隨便改,只要署名還是我的,您怎麼改都無所謂!哎,還是老前輩有意境,不圖名,不圖利,專門幫我們這些新人,真乃當代的焦裕祿,活雷鋒啊!」

噗~~~~

看到這裡,劉菲菲眼淚都笑出來了。

這個凡語真是太壞了,故意裝傻,把上河圖玩的團團轉。

古歌在房間里也抱著手機笑出了聲來。

這個凡語,陰~吹思婷!

上河圖:「這個,按照我們圈的規矩,幫你改詞是必須要署老師的名字的。老一輩的規矩,不能在我這兒破了呀!」

凡語:「嗯,忽悠,接著忽悠。」

上河圖:「凡語,你什麼意思?」

凡語:「上河圖,叫你一聲老師是看你年齡大,別把人當傻子好嗎?少說廢話了,想怎麼比,你自己說吧!」

上河圖:「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這麼囂張的後輩。李導,你出題吧!」

李國立:「那就請二位為我們劇組的男主角李逍遙作一首詩或者詞吧,字數不限。」

上河圖:「時間限制在5分鐘內吧,省的某些人再臨時上網查資料。」

凡語:「需要5分鐘嗎?1分鐘足矣!」

李國立心中嘆氣,這個凡語也太禁不起即將了吧!

上河圖跟這個劇組已經跟了一年了,無論是男主女主還是配角都十分了解,本身就比你凡語優勢大,現在居然還逞這個能!

1分鐘?

1分鐘莫說是作詩作詞了,就是造個好點的句子都很困難! 1分鐘的時間轉眼就過去了。

上河圖:「新人1分鐘可過去了哈,你的詩作好了嗎?年輕人,知道嘴上沒毛,辦事不牢這句話嗎?」

當上河圖諷刺鹿一凡的話剛一落下,鹿一凡那邊已經將一首詩發了過來。

凡語:「枯藤老樹昏鴉,小橋流水人家,古道西風瘦馬。夕陽西下,斷腸人在天涯。」

李逍遙是一個什麼形象?

從小玩世不恭,直到長大以後,經歷了人情冷暖,最後失去愛人,成為了一個浪跡天涯的落寞劍客。

鹿一凡認為,這首《天凈沙。秋思》十分貼合李逍遙的形象。

果然,當這首詩發到聊天群后,聊天群長達十餘分鐘的鴉雀無聲。

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的李國立,心中的震驚與驚駭難以用言語形容。

這首小令很短,一共只有五句二十八個字,但卻描繪出一幅凄涼動人的秋郊夕照圖,並且準確地傳達出李逍遙凄苦的心境。

李國立是詩歌愛好者,本身也是赤月級詩人,又如何品不出,這首詩中源源不斷的憂傷韻味?

躺在沙發上,李國立對著天花板如夢囈般的喃喃道:「斷腸人在天涯……好一個斷腸人在天涯,妙哉,妙哉!」

同樣被震驚到的,還有劉菲菲和古歌二人。

尤其是古歌。

身為一個演員,經常會出現將角色與自己本身的身份重合的現象。

他扮演的是李逍遙,當讀到這首詩后,腦海中不斷出現的,都是那個失去了愛人,在夕陽下落寞行走的劍俠。

閉上眼睛,古歌甚至默默流出了兩行淚水,腦海中孤寂的感覺,源源不斷。

約莫過了十五分鐘后,鹿一凡鬱悶的發了句:「怎麼沒人說話了?李導,行不行您給個痛快話啊,人家檔期也是很有限滴!」

李國立:「@上河圖,還用比嗎?」

上河圖:「導演,不用比了,我承認,我輸了。這種程度的詩詞,我根本就作不出來。慚愧,慚愧。」

手機前的上河圖,老臉那叫一個臊紅啊!

身為一個詞曲創作者,他何嘗看不出這首詩的牛x之處?

前三句十八個字中,全是名詞和形容詞,無一動詞,各種景物的關係以及它們各自的動態與形狀,全靠讀者根據意象之間的組織排列順序以及自己的生活經驗去把握。這種奇妙的用字法,實在為古今之所罕見!

越是去讀,上河圖就越覺得這詩妙不可言。

1分鐘就能作出這種程度的詩,實乃文學鬼才,日後前途不可限量!

最後,他忍不住又發了句:「凡語,我向剛剛自己對您說的話,表示道歉。」

上河圖道歉了!

這個出了名的倔脾氣,居然道歉了!

李國立看著手機屏幕,感覺像在看天方夜譚一般!

鹿一凡這人也是吃軟不吃硬,既然人家都道歉了,那他也不能好再惡語相向。

凡語:「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這句話,我就送給您吧,希望上河圖老師以後能謙虛一些。」

三人行,必有我師!

多麼睿智的一句話!

能說出這句話的人,思想境界之高,遠非他上河圖所能比的。

連集儒家大乘思想《論語》中的名言都出來了,上河圖又怎麼可能還敢有半點不服?

上河圖:「受教了,凡語老師,您的話,我銘記於心。」

凡語老師!

上河圖竟稱凡語為老師!

這下一直潛水的劉菲菲和古歌紛紛忍不住,冒泡了。

劉菲菲:「(贊)凡語老師才華過人,厲害厲害!」

古歌:「怪不得能寫出《逍遙嘆》這種歌,佩服!」

嗯?!

古歌和劉菲菲這兩位大明星居然一直在群里潛水!

饒是鹿一凡,也忍不住臉上發燙了起來,臉上止不住的滿是笑意。

李國立:「好了,今天的比試凡語勝出,時間不早了,各位,該休息去了,明天還得開工繼續幹活呢。凡語,你的錢我給你打你銀行卡里了,你查一下收到了沒。」

話說完,一條銀行提示簡訊發了過來,提示鹿一凡有50萬元人民幣入賬。

凡語:「謝謝李導了,您早點休息吧。」

互相客氣了兩句,李國立和上河圖就再也沒發話。

鹿一凡正要放下手機,洗漱睡覺時,一條提示讓他微微一愣。

「仙劍比試群的劉菲菲申請加您為好友。」

什麼?

國民女神劉菲菲居然加我為好友?

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劉菲菲微博上可是有5000萬粉絲的真一線明星!

追求者不計其數,隨便發一條微博,至少都是三萬的轉發量!

「天哪!」鹿一凡激動的叫了出來。

從李國立建的群發出的提示,肯定不會是假的。

鹿一凡心想著,這可牛X大發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