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熙細嫩光滑的臉頰微微透着紅暈,那是不甘願的怒氣。

哪怕是她被氣炸了,她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

“打是愛,罵是親!老婆,我明白的。”痞痞地笑着,風御野重重地吻了一下雲熙的脣。

“跟你回家,行!以後不提離婚,也行!但是,我不要辭去華爾傳媒的工作。”

“不行,你必須辭去華爾傳媒的工作。你老公不差錢,我養得起你。”

“那就是沒得談了?混蛋,你除了欺負我還有什麼是做不出來的?你跟我媽我姐她們沒區別。”

雲熙幽怨地瞪着風御野,她眼眶泛紅了,淚霧也悄然聚攏。

他怎麼可能跟那兩個踐人是一夥的,他比她們好多了。

雲熙一副快要哭起來的惹人憐愛模樣,風御野皺眉,猶豫了一下,他妥協了,“好了啦,聽你的。但是,你必須跟厲爵保持距離。” “拜見公主。”

“嗯?”慕瀟瀟回過頭看了一眼,發現是穆慈身邊的丫鬟,她象徵性的嗯了聲:“說。”

“我家小姐暈吐的厲害,奴婢一人忙不過來,王爺說他先與小姐一輛馬車,隨後再陪公主一起。”

早該想到的。

慕瀟瀟難得的善解人意:“如果暈吐的實在難受,就不要再坐馬車,擱地上跑幾圈多好?你家小姐在哪?領我去看看。”她伸手就要去拿李尋手上的水袋:“李大人的水不比馬車裏的茶水,或許喝點這樣的水,穆小姐會好的多。”

只是在她的手還沒有碰到水袋,李尋拿着水袋往後一躲,手撲空,慕瀟瀟眯眼。

李尋知道自己行爲不妥,趕緊解釋:“下官再去給公主拿一袋來。”這一袋是公主親口喝過的,出於私心,他不想再被別的女人沾上脣印。

一袋嶄新的水袋遞到手上,慕瀟瀟神色坦然的向身後的那輛馬車走去。

出於不備,穆慈的丫鬟也沒有想到她竟會那麼主動。

車簾被她一手掀開,裏面的一幕和她所料想中的一樣。

美人柔弱無骨的依靠在他的懷裏,男人大手撫在女人的胸口,有一下無一下的撫摸着給她順氣,平緩。

簾子突然被人掀開,夜冰微剛想發火,看到掀簾子的人是她,他的一張俊臉,一變再變,手快速的從穆慈的胸口上拿下來。

許你情深,總裁請放手 穆慈緊張的起身就要下馬車向她行禮,明明是充滿硬氣的身子,又是將門之後,偏偏把自己裝作虛弱無骨,讓男人心生憐惜的嬌柔做作模樣。

身邊的丫鬟把她小心的攙扶下來,沒等她走近,慕瀟瀟揚手就是一巴掌甩過去。

穆慈沒有想到她竟然會打她!

不僅穆慈沒有想到,就連馬車上的夜冰微,還有隨後跟來的李尋,亦是沒有想到。

“你…你打我?!”

穆慈捂着臉,滿滿的不敢相信。

慕瀟瀟譏笑:“想你怎麼說也是一個堂堂將門之女,從小應該會些刀劍,這才坐了多久的馬車,就能虛弱成這樣?”

“我家小姐從來沒有坐過馬車出過遠門,公主你好不講理,憑什麼打我家小姐!”

聽到這裏的響動,水墨丹青二人也急急忙忙跑過來,看到吃虧的不是自家公主,而是另有其人,她們放心了,仗着人多,怒懟過去,也不管發生了什麼事,誰對誰錯:“公主打你家小姐說明你家小姐該打,換作其他人,還不配我家公主動手!”

“你!”

“夠了!”

夜冰微冷着一張臉下馬車,從始至終,他的臉色都是臭的。

他看一眼捱打的穆慈,她秀美的半張臉上被一巴掌打的充血,可想慕瀟瀟是攥夠了死力。

他眸子深處閃過疼惜。

看嚮慕瀟瀟時,他上前拉她:“穆小姐喘不上氣,本王是幫她順氣。”

“順氣?王爺不該給她順氣,你應該湊過去親上一兩口,或許人家這氣就順了!”

“你——”

穆慈臉漲紅,又羞又氣!。

慕瀟瀟把水袋扔在地上,用腳踩上去。水袋口踩開,裏面的水灑了一地,她滿目嘲弄:“虧了我聽說穆小姐暈車難受,特意找李大人要來一袋水,想不到看到的卻是這一幕。孤男寡女同坐一輛馬車,做出這樣的事,穆小姐你是不是忘了,你日後可是要進宮,做我皇叔的女人的!?” 這一場賭博,究竟贏的機率有多大,宇文言卿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自己現在只能去賭,所以她決定放手賭一把。

“我這就去找你媽媽說清楚,儘快解除你和樸英聖的婚約,我們結婚。”上官靖亞信心滿滿地說道。

宇文言卿知道,上官靖亞的出現就意味着自己與樸英聖的婚約將徹底結束,知道這一點,她反而重重的鬆了口氣。

上官靖亞放開宇文言卿轉身就向外走去,他一拉開病房門,還沒來得看清楚狀況,就被一拳打在鼻子上,他一個後退急忙捂住鼻子,血從手指縫裏流了下來。

宇文拓一臉怒容的出現在了門口。

“我還以爲是樸英聖在撒謊,沒想到他說的都是真的!你這個禽獸!我今天非得好好教訓你一頓!”宇文拓急急衝了上來,一把抓住上官靖亞的衣領。

“你繼續打!打完了聽我解釋!”上官靖亞鼻子和臉上全是血,他並沒有還手,任由鼻血流着。

“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我今天就打死你這個僞君子!”

就在宇文拓揮起第二拳的時候,病牀上的宇文言卿大聲喊道,“別打了!大哥,不是他的錯!”

宇文言卿話音一落,宇文拓的拳頭就猛然止住了,忿忿地鬆開手,將上官靖亞一把推開,他也不想妹妹爲難,要收拾這個傢伙,有的是機會,不急於一時。

轉身走到宇文言卿牀邊,宇文拓看着上官靖亞冷冷地說道,“你別想欺負我妹妹!”

宇文言卿無奈地看着哥哥,剛剛那一拳力道十足,她看着都疼,不知道上官靖亞怎麼樣了,鼻樑骨是不是被打斷了。

上官靖亞捂着鼻子,血卻一直沒停過,他一時間也說不了話,衝出房門他得去找個醫生看看,宇文拓這個傢伙下手一點都不留情,他鼻子好像被打斷了。

就在上官靖亞衝出房門的一瞬間,就看到宇文夫人正和一個年輕女人站在一旁說着話,和宇文言卿一模一樣的臉龐,除了宇文言顏還能有誰?看着上官靖亞的模樣,想着媽媽剛剛說的話,她一瞬間就明白了,爲什麼上官靖亞會說認錯了人,他喜歡的人是自己的姐姐。

心裏就像被打翻了五味瓶一樣,宇文言顏呆呆地站在門,眼裏含着熱淚看着上官靖亞,姐姐……他喜歡的女人竟然會是姐姐……

上官靖亞捂着鼻子,看到宇文言顏的時候,他的眼神裏充滿了抱歉,本想解釋一下,但是鼻子實在是太痛,他也只有先去看了醫生再說。

“他……他是……”宇文言顏指着上官靖亞的背影,呆呆地說道。

“你妹妹肚子裏孩子的爸爸就是他……”靈若溪並沒有注意到女兒異樣,現在的情況這麼複雜,她必須得想辦法解決。

“竟然是他……”

宇文言顏無力地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失神的唸叨着。

病房裏宇文言卿看着上官靖亞衝出去的身影,心裏也是很急,出聲斥責着哥哥。

“你打一下就好了,幹嘛要那麼用力?他的鼻子傷得好像很重。”

“他該打!你幹嘛那麼緊張他?”宇文拓不悅地說道,上官靖亞竟然敢佔自己妹妹的便宜,打他一拳都算是輕的了。

“我已經打算跟他結婚了。”

宇文言卿輕聲說道,她知道這個消息有勁爆,也不知道家人能不能接受。

宇文拓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妹妹,她在說什麼?她竟然說要跟上官靖亞結婚?

“你……你說什麼?”宇文拓表情誇張地看着宇文言卿,雖然他不喜歡樸英聖,也不代表他這麼快能夠接受上官靖亞和妹妹結婚。

“我說我要跟上官靖亞結婚,我的孩子得有一個爸爸,我想他也會是個好丈夫的。”宇文言卿低頭說道。

“那樸英聖呢?你要和他解除婚約嗎?”宇文拓問道。

“是的。”這是必然的,而且上官靖亞一定會這樣做。

“你……你們這些女人,我完全不清楚你究竟想要什麼了!你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了!”

先是妹妹宇文晴,爲了赫連軒揹着他跑回中國,再在又是宇文言卿,爲了上官靖亞,竟然要解除自己婚約,這些女人究竟在想什麼,他也不知道了。

氣憤地轉身,宇文拓向病房外走去。

靈若溪看着自己的兒子,重重地嘆了口氣,剛剛他出手很重,看來很是生氣上官靖亞竟然這樣對言卿。

“拓兒,這個男人的背景需要調查一下,我可不想言卿嫁給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

“媽,這一點你不用擔心,他是企門島的大少爺,出名的慈善家,家裏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之所以狠狠揍他,就是氣他竟然敢對我妹妹動手,非得到點教訓不可!”

“企門島的大少爺?難道我說他的名字有些耳熟……”靈若溪很是吃驚,沒想到女兒孩子的爸爸來頭竟然這樣不小,她是應該高興還是憂愁呢?

“那他爲人怎麼樣?”靈若溪還是有些不放心地問道。

“這個傢伙平素的爲人還是不錯,也沒傳過什麼緋聞,只是不知道他對妹妹是不是真心的。”

“我得去找言卿談談。”

靈若溪轉身進了病房,宇文拓就往醫院外走去,路過外科室的時候,剛好碰到上官靖亞包紮好鼻子從裏面走出來,兩個同樣優秀的男人再次碰面了。

宇文拓陰冷的目光死死地盯着上官靖亞,就像他犯了什麼大惡不赦的罪一樣,要知道敢動他妹妹,就等於是在太歲頭上動土。

“要不是妹妹阻止,你現在肯定沒有這麼輕鬆。”

“我很抱歉……但是我希望你明白,我對言卿是真心的,希望你可以理解我。”上官靖亞皺眉說道,包紮後鼻子還是痛得厲害,宇文拓剛剛差點就毀了他的鼻子,醫生說幸虧拳頭有點偏,不然就得動手術了。

“這一點,我希望你用實際行動來證明。”

宇文拓還是沒給上官靖亞好臉色,冷着臉向醫院外走去。

上官靖亞自認倒黴的摸了摸鼻子,宇文拓護妹心切,他之所以會打自己也是因爲心裏面的憤怒所致,他並不怪他。

上官靖亞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向任何人承諾,他會用自己的行動來證明,他會給宇文言卿全世界最好的幸福,這一生一世他都會陪在她的身邊。

回到宇文言卿的病房,他一眼就看到了呆坐在椅子上的宇文言顏,顯然她根本沒有料到他會出現在這裏,畢竟他曾經給她帶去那樣甜蜜的幸福幻想,卻又親手把這一切戳破。

“我也沒想到我們再見面會是這樣的情況,真的對不起……”上官靖亞誠懇的道歉。

“你喜歡我的姐姐?”宇文言顏愣愣地出口問道,眼裏卻依稀有着眼淚,她現在還無法接受這一切,如果是別的女人,她的心裏還能好過一點,但是爲什麼偏偏是她的姐姐?

我愛過你,沒有然後 “對不起,是我認錯了人……希望你可以理解。”

上官靖亞也是感嘆命運的捉弄,要不是宇文言卿出現得及時,這個錯誤只會越來越大,看着宇文言顏悲傷的模樣,上官靖亞也不知道應該怎麼勸解才好。

“我是可以理解,我和姐姐從小到大都經常被人認錯,只是沒想到這一切竟然錯得這樣離譜。” 總裁老爸你丟了媽咪

“你還沒準備好嗎?”司徒昊炎看着面前這個很是緊張的大男人,誒……

“啊!沒事,沒有啦,我,我……我有準備好了。”廉徵好像真的很緊張啊,說話都開始結巴啦!

“希望你真的準備好了,不要這次再次傷害了傾伶,知道?”司徒昊炎再次警告廉徵。

“恩,我知道了。”廉徵愣了愣,然後說道。

“那現在還是先進來等傾伶回來274461915吧!”

“恩,好。”

“君媽咪,上次我就一直想問你啦,什麼叫兒媳婦啊?”穎兒上次通電話的時候就想要問問君媽咪啦,可是沒時間啦。

“哦,穎兒寶貝,兒媳婦的意思就是,額……就是以後你會成爲我家的一部分,就是你以後會和寶寶生活在一起,知道了嗎?”沈君瑜想來想去,就覺得穎兒還太小了,說的太多了怕她不懂了。

“那君媽咪,我現在不能和茗哥哥生活在一起嗎?”穎兒真的很想和茗哥哥生活在一起的。

廉徵一直覺得怪怪的,這個孩子是誰的啊,怎麼好像跟小君很熟啊。

“炎,這個女孩子是誰啊,怎麼看起來和小君很要好啊?”廉徵還是忍不住的問了出來。

“哦,那個孩子很可愛的,你沒看出來嗎?274461915你有沒有覺得她很像一個人呢?”司徒昊炎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小喬真的不求別的,請您輕輕的動你一下您的手指,點擊一下收藏吧,小喬謝謝了,假如您沒有賬號,請花費您一分鐘的時間來註冊個吧,小喬將不勝感激啊!!!

菇涼們啊,喬翹首以待乃們的到來啊,現在手裏有金牌的砸過來吧……3q思密達,下本書喬讓乃們出場的說,快來快來,機會有限喔…… 這個笑容有點苦澀又有點無奈的味道,這種感覺,就好像:明知道底下是萬丈深淵,卻還是看着自己沉淪下去一樣。

口袋裏的手機響起,霍振東看了一眼,轉身,去接了電話。

因爲外面有點冷,傅景遇和葉繁星回去了屋裏,他們今天玩得很嗨,此刻,就阿姨一個人坐在那裏。

她年紀大了,看起來有點孤孤單單的樣子。

聽傅景遇說,這個阿姨在霍家很久了,兒子女兒都在外面,現在還住在這裏,平時幫霍振東打理一下家裏。

當然,雖然說是家,不過只是霍振東自己一個人住這邊。

葉繁星和傅景遇沒有再出門,留下來陪阿姨說了一會兒話。

好一會兒,霍振東才打了電話,從外面回來,聽到阿姨在跟葉繁星談他和傅景遇以前的事情,霍振東站在門口,聽了一會兒,忍不住揚了揚嘴角。

霍家的孩子看着風光,但其實,平時能夠跟爸媽接觸的時間並不多,從小時候起,大多時間都是跟着家裏的傭人長大的。

比如霍振東,在他十歲以前,他能夠見到爸媽的機會,差不多也就一年兩三次。

大部分時間,都是阿姨在照顧他。

所以,他感覺自己跟阿姨還要親近一些。

阿姨對他和景遇的事情,瞭解的也很多。

每次聽阿姨提起過去,都是一種很懷念的感覺。

聽了一會兒,霍振東就走了進來,“又在說我壞話?”

“沒說你壞話。”阿姨看着走進來的他,笑了笑,道:“就是想起以前你跟景遇,覺得挺有趣的,正好星星知道的也不多,就跟她說說。”

一些事情,也就是阿姨才有心思跟葉繁星講,否則,這兩個大男人,誰每天有時間閒下來跟葉繁星講這些啊?

霍振東坐了下來,說起正事:“我剛剛去打電話了,雲朵和雲霄明天回來。”

霍振東這句話說出來,阿姨一臉的驚訝。

葉繁星坐在旁邊,好奇地問道:“那是誰啊?”

霍振東看了葉繁星一眼,耐心地跟她解釋:“是阿姨的兒子和女兒。”

阿姨的臉上,有些不可置信的表情,“真的嗎?不是開玩笑?”

光是知道她兒子女兒要過來,阿姨就無比激動。

似乎這是個比拿了奧運冠軍還要振奮人心的消息。

霍振東說:“剛剛雲霄給我打的電話,是真的。”

阿姨笑了笑,連說話的聲音都有些顫抖,“回來就好,回來就好,我去給他們把房間收拾一下。”

她迫不及待地站了起來,往樓上走。

“不着急吧?”霍振東說:“他們明天才過來。”

“沒事,我早點準備。”阿姨說着,扶着樓梯上了樓。


就算是對這些事情瞭解得不太多的葉繁星,也能夠看得出來,阿姨很高興。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