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皇家女孩悲慘的命運,身爲公主和格格,在享受了別人所無法享受到的榮華富貴同時,就必須要有爲國犧牲一切的準備了,要知道這榮華富貴可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享受的,有得就有失,這是亙古不變的道理。

曾經的大清朝,雍王府可以說是大清最規矩的王府了,當然,雍正帝雖然狠,但是卻不失爲是一個好皇帝啊,就單單他爲大清江山、黎民百姓所做的一切來說就是一個好皇帝了,不管是古代人還是現代人,都是討厭貪官的,雍正一朝時的貪官可是少的可憐啊,不得不說,他這個抄家皇帝可是讓不少的百姓們歡喜雀躍呢,最後他更是把自己給活活的累死了。

這也不是沒有根據的道理啊,這大清朝有那麼多的皇陵、王陵,絕大多數的都已經遭到了盜墓賊們的瘋狂盜掘和破壞,有的甚至被毀的很慘,甚至還死後被辱呢。但是,只有雍正帝的泰陵卻完好無損,絲毫沒有遭到任何的盜掘和破壞,一直完好保存到了現在,由此可見,就連老天爺都在護着他呀。

呵呵,這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嘛,慈禧和乾隆就是最好的例子啊,死後還不得安寧呢。

想到了這裏,閔旭不由得冷冷一笑,他擡頭看了看天,這愛新覺羅皇家也不是誰都有資格位列仙班、入住天宮的,能夠有資格位列仙班的只有聖祖康熙帝、世宗雍正帝、以及康熙的那排行一到十四的幾個兒子們了,孫子輩的就只有和親王弘晝一個,曾孫則只有榮親王永琪以及廢后那拉氏的兒子永璂二個而已。

哈哈哈,其他的都是沒有資格上天宮的,都是被打入地府受六道輪迴之苦的。

如果那些青春再重來 不過在地府看來,哪怕是上了天宮,那也都是一羣清朝老鬼而已。

不要以爲地府不知道那個嘉慶帝是怎麼死的了,根本就是那太子爺胤礽、和老十胤俄下的手,當然,這裏頭要是沒有康熙和雍正的點頭暗示那是不可能的,所以從古至今,誰也不會想到大清朝的嘉慶皇帝居然是被自己的老祖宗們給弄死的。

呵呵,一個包衣奴才所生的兒子有什麼資格執掌大清江山呀,一個包衣奴才有什麼資格封妃呀,居然還被追封爲了孝儀純皇后呢,簡直就是笑話,真是讓愛新覺羅家丟臉。

也只有乾隆那個敗家子纔會覺得嘉慶是個好的了,哼、、、他也不知道他的後宮有多麼的骯髒,四個嫡子,居然死了三個,就連剩下的那一個永璂,也是沒有活過25歲的呢,這裏頭要是沒有貓膩,鬼才信呢。

呵呵、、、那個敗光大清國庫的乾隆呀、、真是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了呢、、、

其實誰都不知道的是,嘉慶帝的魂魄根本就沒有魂歸地府呢,這麼多年過去了,地府曾經不知道多少次的向那羣清朝老鬼討要嘉慶帝的魂魄呢,可就是沒有一個結果。

爲此,地府也對那羣位列仙班的清朝老鬼很是不待見呢,都已經知道嘉慶帝的魂魄肯定是被他們捏在手心裏的了,可地府就是沒有明着去搶啊,因爲那羣清朝老鬼可不是吃素的啊,他們也不是好惹的呢。 閔旭沒有再去想那些古代的事情了,他冷着一張臉緩緩的走進了茶餐廳,而他的到來則再次引來了人們的側目。

就在這時,閔旭他看到了他最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他看到了劉勝竟然、、、竟然小心翼翼地擦去了樑萍嘴角的污漬,那動作很是溫柔,而那個叫樑萍的女生則是一臉的害羞。

這一刻,閔旭可以說是徹徹底底的明白了呢,他的好同事這回真的是懂了凡心了呢,並且還利用自己給他做掩護呢。

哈哈哈、、、很好、、好極了、、、、劉勝啊劉勝、、看來這地府的法律法規、天界的天規,你都是讀到狗肚子裏面去了呀,又或者是、、、你明知故犯吶、、、不過、、不管是哪樣、、、你這次可是闖下了滔天大禍咯、、、

身爲地府的鬼神居然動了凡心了,恐怕不止是你,和你相戀的那個女生,以及和你們有關係的人,這次恐怕都要跟着遭殃了呢。

這樣想着,閔旭周圍的寒氣和陰氣便愈發的濃烈了起來,讓周圍的人們紛紛打起了哆嗦。

這邊,劉勝和樑萍、詩詩、白靜、汪娜則還在那裏說笑着呢,不一會兒,劉勝也看見閔旭了,不過當他看見自己的好同事閔旭滿臉怒氣的站在遠處,那臉上的紅手印清晰可見的時候,他頓時就慌了神了。

“閔旭、、、你、、你怎麼來了啊、、、?”劉勝驚慌地站起來說道。

樑萍、詩詩、白靜、汪娜四個人一聽也連忙看了過去,當她們看見閔旭的時候頓時就驚呆了呢。

“哇——好帥哦、、你和劉勝是認識的嗎、、、”詩詩有些開心的說道。

“他真的是好帥呀、、、是不是啊、、白靜、、、”一旁的汪娜犯花癡一般的說道。

“是是是、、、他是很帥、、、、”白靜看着閔旭,也不由得臉紅了起來呢。

不過他閔旭是誰啊,這眼前的三個凡間女孩心裏頭是怎麼想的,他會不知道嗎,他不過是懶得去理會罷了。

“閔旭、、、你怎麼來了啊、、你的臉、、、、”此時的劉勝是徹底的害怕了,因爲,他私自跑來人間的事情給暴露了呀,這下麻煩可大了。

此時的劉勝,他閉着眼睛都可以想到自己即將要面對什麼樣的懲罰了呢,只不過是連累了樑萍她們而已啊,唉、、、都怪自己、、居然會動了這該死的凡心、、犯下了這千不該萬不該的大錯、、還要害了那麼多無辜的人跟着遭殃、、都要怪七嬸、、就是因爲她牽的紅線、、身爲一個陰陽師、、明明知道這個樣子的後果是什麼、、居然還敢亂牽紅線、亂點鴛鴦譜、、難道她就沒有想過後果嗎、、開罪了整個地府、、這樣子對她又有什麼好處呀、、、、

“閔旭、、、你、、、、、”劉勝的眼已經有些紅了。

“劉勝、、、那是你的朋友嗎、、、好帥呀、、、讓他也過來坐吧、、、”詩詩笑容滿面的說道。

“是啊是啊、、、既然是你的朋友、、也就別客氣了、、對吧、、、帥哥、、、、”汪娜滿臉興奮的說道。

“呵呵、、、、、”看着毫不知情的四個人,劉勝的內心可謂是苦澀不已啊。

“哼、、、劉勝啊、、既然你身邊的美女們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還不給爺介紹介紹啊、、、、”哼、、、這地府裏頭什麼樣的美女沒有看到過呀、、那孟婆姐姐不就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啊、、還有地府黑幫裏頭的清朝女鬼莎莎、、還有那麼多的女職員、以及那些死掉的女明星們、、、哪一個不是美女啊、、、、

看着閔旭皮笑肉不笑的樣子,這劉勝就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了呢,是肯定不會輕輕放下的了。

“這位叫閔旭、、、是和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劉勝還是小心翼翼的說道。

“你好我叫詩詩、、、”

“我叫汪娜、、、請多指教啊、、、”

“我叫白靜、、、這位是樑萍、、她可是你的同事劉勝的女朋友哦、怎麼樣、、漂亮吧、、、、”白靜滿臉壞笑的說道,讓樑萍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聽了這話,劉勝的頭瞬間就大了起來,媽呀、、、白靜、、、你這是要害死所有的人吶、這話可是說不得的呀、、完了完了、、這下、、是徹底的完蛋了、、、

果然,閔旭微微的皺了一下眉頭,那臉上的怒氣是更加的旺盛了,那周身的寒氣更是噌噌噌的直往外冒啊、、、、、

“是嗎、、、這個爺倒是不知道了呢、、、劉勝啊、、你的膽子可真的是不小呢、、這下頭的工作那麼忙、、你居然還有時間上來談戀愛啊、、還讓我幫你打掩護、、、好啊、真的是好極了呢、、咱們可真的是一對好兄弟啊、、、”閔旭臉部扭曲的說道,他看着衆人,眼神冰冷又可怕。

劉勝已經可以看的出閔旭是真的生氣了呢。

這閔旭畢竟也是地府的公務員啊,陰間的鬼仙啊,那身份就已經擺在那裏了,可以看得見,他這一生氣,周圍的溫度那是要多低就有多低啊。

“、、、、、、”對於閔旭的這一番話,則是讓周圍所有的人們都有些摸不着頭腦起來了呢,大家紛紛有些奇怪了起來,都不明白這閔旭這是在說什麼呢。

但是,劉勝確是懂了閔旭的話呢,閔旭是真的生氣了,在指責他地府的工作那麼的忙,居然還跑到人間來和凡人談戀愛。 閔旭就這樣緩緩的走了過去,根本不理會衆人,他走到了劉勝的跟前,雙眼死死的看着劉勝。

“閔旭、、、你的臉是怎麼了、、這是誰打的呀、、膽子還真不小吶、、、、、”劉勝看着閔旭臉上的紅手印說道。

哼、、、還能有誰敢動手打地府的公務員啊、、不用想也應該知道了吧、、、這除了地府裏的那些高級上司以外、、沒有別人敢有那麼大的膽子了呢、、、、

“打我、、呵呵、、、旁人可沒有那個膽子動手打我呢、、、這是崔法官動的手、、、就是因爲你的事情、、、現在崔法官都已經知道你的事情了呢、、他還誤會我是你這件事情的幫兇了呢、、、所以他動手打了我啊、、、劉勝啊劉勝、、你爲什麼要這麼做、、、現在的你要什麼沒有啊、、、幹嘛要沒事找事、、你談什麼戀愛啊、、你別忘了你自己的身份是什麼、、、現在你就這樣子拉我下水了、、要我也跟着你們一起受罰是嗎、、、你有想過我媽嗎、、我垮臺了不要緊、、你讓我媽以後在那兒怎麼自處啊、、、、、”此事的閔旭已經憤怒到了頂點,他情緒激動地一把抓過劉勝的衣領說道。

但是,這生氣歸生氣,閔旭這點理智還是有的呢,他是不會被憤怒衝昏了頭,因此而泄漏天機的,所以,他十分隱晦的說出了他想要說的話。

“、、、、、、”在一旁的樑萍、白靜、汪娜、詩詩四個女生不由得都疑惑了起來,她們奇怪的看着劉勝和閔旭。

“呵呵、、果然還是露餡了是嗎、、、、崔法官他怎麼說啊、、、、”劉勝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哈哈哈、、、他還能怎麼說啊、、、他只是告訴了我你的事情而已、、可是我不相信、、所以纔會上來看一看的、、、哪知道你、、、、居然真的會這樣做啊、、、”閔旭他咬牙切齒的說道。

“閔旭、、、我承認這件事情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責任、、、所以所有的一切罪責都由我來扛、、所有的懲罰都由我一個人來承受、、好嗎、、、所以、、、能不能放過樑萍、、還有她們、、她們什麼都不知道啊、、、、”劉勝強壓下心裏頭的苦澀說道,此時的他心在滴血啊。

“劉勝、、、你、、在說什麼呢、、啊、、、、”這句話,樑萍她們還是聽懂了呢。

這話是什麼意思啊,劉勝他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呢,一時間,這四個女生都有一些緊張了起來,她們連忙問道。

“呵呵、、、劉勝、、你該不會真的對她動心了是吧、、你要記住你的身份啊、、你和她、、你們兩個是永遠都不可以在一起的知道了嗎、、我保證、、你們兩個要是再這樣冥頑不靈的繼續下去、、將來就會吞下更大的苦果呀、、、要遭天譴的懂不懂啊、、、、”人鬼相戀,必遭天譴,更何況你是一個鬼神呢。

劉勝,如此簡單的道理,你爲什麼會忘記啊。

“喂、、、閔旭、、你這是在說什麼呢、、你怎麼可以詛咒劉勝和樑萍呢、話也不能這麼說的吧、、很過分的呢、、、”這白靜一聽閔旭這話說的,就立馬不幹了。

“是呀、、是呀、、、、”詩詩和汪娜也連忙附和道。

“放肆、、、你們算什麼東西、、我和劉勝說話你們也敢插嘴、、、、”閔旭也瞬間的火大了,他可是鬼神啊,這區區的凡人也敢這麼對他說話呀。

果然,這閔旭的火力一開,周圍的桌子、椅子、鍋碗瓢盆等所有的東西都開始劇烈的晃動了起來,而那天花板上的吊燈也忽閃忽閃的,晃動不已。

只一瞬間,周圍的人們就紛紛地跑開了,自顧自的做起了自己的事情,一副事不關己己不操心的樣子,彷彿這所有的事情都和自己無關似的,這跑開更加是出於了害怕的本能,彷彿理所當然應該這麼做的樣子呢。

一時間,樑萍等四個女生也都被嚇得呆呆地立着不動了呢。

“咳咳、、閔旭、、總之我還是那一句話,請放過樑萍她們吧,她們畢竟還什麼都不知道啊,不知者無罪,所有的錯都由我一個人來承擔吧,放了她們吧,就當是我們同事一場,買我一個面子好嗎?”劉勝還是這樣開口說道。

“劉勝、、你這是在說什麼呢、、怎麼我們一句話也聽不懂啊、、”白靜聽了一頭霧水的說道。

“是啊、、你們這是在打什麼啞謎啊、、”

“劉勝、、、是出了什麼事情了嗎、、”一旁的樑萍滿臉擔憂的拉住了劉勝的手說道。

看着劉勝他們的樣子,閔旭突然之間覺得他們很好笑。

總裁大人壞壞愛 “呵呵呵呵、、你說要我放過他們是嗎、、、那你也實在是太看得起我了吧、我說的話管用嗎、、其實按照那邊現在的形式來看、你應該去找王延、、王法官求情纔對、、畢竟、、現在那裏是他在負責的啊、、但是你要知道、、王延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他會聽你的話、買你的面子嗎、就算是我在那一位的面前再怎麼有分量、、那也是不可以那麼明目張膽的去和他過不去的、我現在羽翼未豐、、根本就不可能爲了你去得罪他的、、所以、、也請你理解我好嗎、、、”閔旭咬牙切齒的說道。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懂了、、在那裏無論是誰、、都不是那麼好相遇的不是嗎、、”劉勝不由得苦笑着說道。

“、、、、、、”一旁的四個女生聽到了這裏,雖然還有一些不明不白的地方,但是也總歸是懵懵懂懂了吧,這陰謀詭計、勾心鬥角的滋味還是聽出來了呢。 “劉勝、、你可一定要想清楚了呢、、你這樣做可以瞞天過海多久呢、、總有一天會被那一位給知道的、、這個世界上還沒有那一位找不到的東西呢、、你要有一個心理準備啊、、萬一事情鬧大了、惹得那一位生氣了、、你們可就完蛋了、、還有所有和你們有關係的人、、恐怕也是逃不掉的、都要被遷怒、劉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這後果、、你們承擔得起嗎、、、”

閔旭看着他們面無表情的說道。

“、、、、、、”樑萍、白靜、詩詩、汪娜四人不由得嚥了一口口水,紛紛看着對方。

“我知道、、不管結果如何、、我也一定會解決的、、”劉勝痛苦的說道。

“你們這是在說什麼呢、、劉勝、、閔旭他是要我離開你是嗎、、爲什麼、、告訴我啊、、”樑萍滿臉痛苦的拉着劉勝說道。

“爲什麼、、哈哈哈、、因爲你們兩個在一起是不會有結果的啊、、若是勉強的在一起了、、後果自負、、我是在爲了你們好啊、、、”閔旭好笑的說道。

“爲什麼我們在一起不會有結果的呢、、我不信、總得有理由的吧、、、是因爲我配不上他是嗎、、、可是那些根本就不是理由啊、、、”

“對啊、、愛情哪裏需要什麼理由啊、只要相互喜歡了就是可以在一起的、、”

“閔旭、、你的話也太過分了、、你這不是拆散人家嘛、、我知道了、、你啊一定是嫉妒人家有女朋友、、而你自己沒有、、所以纔會這麼說的吧、、、”

“放肆、、你們算什麼東西、、我是什麼人、怎麼可能會去和一個女子相戀、、做出那種醜事呢、、、”閔旭氣的不行的吼道。

他可是堂堂的地府鬼仙啊,怎麼可能會去做出觸犯天條、違反地府律法的事情呢,神界冥界一直都是嚴令禁止情感的啊,他怎麼可能還會去明知故犯呢,那不是找死嘛。

當然了,他若是真有那個心思,那麼地府裏面美女如雲,也早就該有所行動了呀。

想到了這裏,閔旭看了看還挽着劉勝胳膊的人間女生樑萍,不由得嘆了一口氣。

“也罷,事已至此,你們自己還是好之爲之吧,反正我也沒有那個權利來管你們,眼下事情比較多,我才懶得來理會你們的事情呢,不過,劉勝啊,最近這幾天,你自己還是小心一點爲好,反正我們都已經收到通知了呢,那一羣清朝老鬼馬上就要來到人間遊戲了呢,這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啊,那嘉慶帝的魂魄是一定要魂歸地府的,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差錯。”這一段話,閔旭是在心裏面說的呢,就是爲了說給劉勝聽的,而又不被凡人所知道。

閔旭說完這一段話,便轉身消失了。

什麼——那一羣清朝老鬼們要來人間了,那麼快啊時間過的。

夜已經漸漸的深了,在那北京的故宮裏邊也陷入了一片的漆黑當中,所有的人們都陷入了沉睡當中。

啪——啪——啪——一陣陣鞭子鞭打的聲音清晰可見。

“啊、、、啊、、、別打了、、救命啊、、二伯公、、二伯公、、求求您了、、別打侄孫兒了好嗎、、二伯公、、您就饒了永琪吧、那都是那個電視劇胡編亂造、、竟給永琪的身上潑髒水啊、、這麼些年了、、您可是在天上看着永琪長大的啊、永琪的爲人、難道您還不能相信永琪嗎、、”故宮的某一處角落裏面,這愛新覺羅永琪那是被一頓鞭子打的是痛哭流涕,哭喊不已啊。

“我說永琪啊、、這可不是孤故意要打你啊、、實在是孤的手癢啊、、你要知道、當年別說是孤的那羣兄弟們了、就連那些個文武大臣們、孤要是一時的不爽、那也是照抽不誤啊、、就連你的皇瑪法孤都用鞭子抽過呢、你也就別怪孤這個二伯公狠心了、、實在是人家好寫不寫的、偏偏要寫你啊、孤只要一看到你、、就會想起那個還珠格格里邊的永琪、一想起那副不着調的模樣、孤就想抽啊、、、”

這邊,太子胤礽手中握着一根細細的黑色軟鞭子說道。想當年,哪個沒有被他用鞭子抽過啊,哦,對了,皇阿瑪和那些后妃們沒有被他抽過,至於他的那些個兄弟們早就被他給抽怕了,只有老大不怕敢和他這個太子爺動手,像老三、老四、老五、、、、、尤其是老十,都對他的鞭子有心理陰影了都。

唉,不過這時間過得也真快,想當年他死了之後立馬就上天宮和皇阿瑪團聚了,這之後嘛,他們也一直都在天宮裏看着呢,緊接着,老八和老九也上來了、、最後兄弟們都到齊了、、也就熱鬧起來了呢。

雖然說,哥們幾個生前鬥得你死我活的,好不熱鬧,可是這死都死了,再大的恩怨和仇恨也該消了吧,而且,皇權這東西也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的,實在是沒必要死了還揪着不放。

再說了,這老四這個皇帝也做的不錯啊,不但把皇阿瑪留下來的爛攤子給收拾好了,還沒有一個貪官呢,作爲一個皇帝那也是稱職的了,就連皇阿瑪看了都說好呢,直誇老四沒有辜負他的期望呢。說真的,看到老十三和他相繼的累死,他也是真的服了呢。

活活累死啊、、、自古以來就沒有一個皇帝是活活累死在御案上的呢,單單這一點,就連老八老九他們看了都沒話說呢,到現在他還可以清晰的想起,當他的皇阿瑪看到老四活活的累死在了御案上、並且那表情是充滿了解脫時的微笑後,皇阿瑪那心痛無比的樣子。 重生之逆天王妃 重生之嫡女無良 因爲老十三和老四的死,皇阿瑪心痛了好久,也愧疚了好久,所以在天宮裏面雖然可以常常見面了,可是,他們都知道皇阿瑪不敢面對老四,因此過了好長一算時間才緩過來呢。

緊接着,他們就一起看着弘曆了,說到這個弘曆啊,這就讓大傢伙都火大了呢,有好幾次他們都要忍不住去問老四了,這弘曆是不是抱來的呀,怎麼這麼的不着調呢。

對於弘曆的家宅、子嗣問題,弘曆他自己是糊里糊塗的,可是他們這幾個祖宗們可是在天宮裏面看的一清二楚的啊,弘曆後院的那些個女人們,除了老四賜婚的一個側福晉烏拉那拉氏以外,沒有一個是乾淨,那個嫡福晉富察氏爲了保住永璉的地位,更是給府裏邊所有的滿蒙女子都下了藥,還偏偏只有弘曆這個蠢貨覺得她是個好的,愣是在她死後,罵死罵廢了永璜和永璋兩個兒子,實在是可惡。

難怪啊難怪,這弘曆的孩子全都是漢軍旗、包衣所生,其他滿蒙出生高的女人居然一個孩子也生不出來。

還有弘曆獨寵的那個高氏,明明就是一個包衣奴才嘛,整個就是一個揚州瘦馬,居然就哄得弘曆成爲了側福晉,到處的給別人上眼藥,最後還下藥害死了永璉,更可惡的是,弘曆居然都不去調查清楚,老四留下來的粘杆處和血滴子居然就成了擺設了,讓他想想都覺得可惜了呢。

最後更是冊封這個害死了自己最心愛的兒子的女人高氏爲了唯一的貴妃,呵呵,簡直就是太可笑了。好不容易高氏死了,更過分的令妃魏氏又出來了,這個女人更是可惡了,居然用藥害死了永璋,並且害死了後宮無數的阿哥,富察氏的七阿哥永琮和烏拉那拉氏的十三阿哥永璟更是首當其衝的被她給害死了,還有九阿哥、十阿哥、五公主,更是爲了爭寵,連自己的十四阿哥和十六阿哥也害死了呢,這弘曆後期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是她生的,其她的人居然都沒有生過,直到她死了,那個淳妃才生下了一個十公主。

哼——這裏邊要是沒有什麼貓膩,鬼才信呢。

那個該死的*女人,居然吹枕頭風吹得讓弘曆連續過繼出去了兩個兒子,弘曆這個不肖子孫,居然讓一個女人牽着鼻子走,他是不是覺得自己的兒子很多呀。最後更是由着那個女人用慢性毒藥害死了永璂。

那個女人靠着有一個管理內務府的爹更是把持着愛新覺羅家的子嗣,簡直就是該死。

當時,大傢伙在天宮裏看着這一切的時候,他的皇阿瑪和老四簡直就是怒不可遏呀,就連他們這一羣兄弟們也是暴跳如雷啊,有誰會希望自己的子孫後代和家族同胞們被着一羣包衣奴才給拿捏呢,更何況這個包衣奴才還是罪該萬死的。

最後,永琪因爲知道了令妃魏氏的所作所爲也被其給設計英年早逝了,爲此來到天宮那麼久了,永琪對這個令妃魏氏可謂是恨之入骨啊,他的那麼多兄弟都被害死、害慘了啊,而罪魁禍首居然還享受着榮華富貴,這叫他怎能不恨呢。辛虧皇阿瑪和他們及時的拉住了要衝下去報仇的永琪,要不然永琪可就闖了大禍了。

哼——弘曆這個該死的不肖子孫,不斷製造文字獄不說,還固步自封,浪費奢侈,六下江南花費巨大,把個老四和老十三辛辛苦苦積攢起來的國庫給敗了個精光,他居然還說什麼是效仿聖祖爺六下江南呢。

哼——聖祖爺下江南那可是爲了體察明情啊,而他呢,是爲了尋花問柳吧,到處留情,到哪都有風流債,連老百姓都說他是風流天子呢。六下江南還對百姓造成了非常重大的災難。

到最後更是閉關鎖國,好大喜功,生活奢侈,偏聽偏信,寵妾滅妻,把個好好的大清江山都給毀掉了。雖然他們兄弟幾個爲了奪嫡而鬧得不可開交,可是誰也不希望這大清的江山滅亡吧,而且還是滅亡的那麼悽慘、那麼屈辱。

看着那幫西方蠻夷打進來,看着圓明園被毀成了那個樣子,說不心痛那都是假的。

難道真的就如太白金星所說的,大清會滅亡的那麼悽慘都是弘曆的報應嗎,都是因爲永璂有帝命,而弘曆卻一直虧待他,最後反而立了一個包衣奴才所生的兒子永琰爲帝,逆天而行所導致的結果嗎?

就是因爲這樣,大清就要亡的那麼慘嗎?就連死後還不得安寧,只有老四一個死後安寧是嗎?

想到了這裏,胤礽不由得停了手,永琪一看大喜,太好了,他的二伯公終於不再抽打他了,於是,他連忙爬了起來。

“二伯公、、您又想起以前那些不開心的事情了嗎?”永琪小心的問道。

“是啊、、雖然都過去那麼久了、、可是有時候、、孤還是會忍不住去想起來的嘛、、”胤礽滿臉不屑的說道。

“也包括了、、您被皇古瑪法兩立兩廢的事情嗎?”這話一說出口,永琪便連忙閉上了嘴巴。

媽呀,他怎麼什麼話都說出來了,這話是他一個晚輩能說的嗎?

這要是二伯公一個不高興了,再抽他一頓可怎麼辦?

“永琪啊、、你再給孤說一遍、、”果然,胤礽的嘴角抽了抽,這太子爺的氣勢可就是不一樣啊。

“別別、、二伯公您別生氣啊、永琪不是故意的、永琪的意思是都過去那麼久了、咱們也在天上看了那麼久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您看咱們這樣在天上過得不是挺好的嘛、咱們雖然辮子沒有剪、可是這衣着打扮可是和現在的人並沒有什麼區別了呀、、、、”永琪嘰嘰呱呱的接下去又說了一大堆。 “也罷、、孤也懶得去想了、、、”胤礽滿不在乎的說道。

“二伯公、、咱們還是進去吧,皇古瑪法他們怕是要不高興了呢。”永琪有些擔心的說道,看了看那邊的乾清宮。

“別、、你要是不怕你皇古瑪法的訓話呢,那你就進去好了,孤還不想進去討罵呢。”

“不、、永琪還是別進去了,皇古瑪法的毒舌可厲害着呢,和皇瑪法差不多,他老人家要是罵起人來,沒有一二個小時是絕對下不來的,永琪還是和您待在一起好了。”

“他們那就叫遺傳,對了,幸好你皇瑪法他從來都不看電視那種東西,不過你可一定要記住了,千萬別在他的面前提起那個叫還珠格格的電視劇懂了嗎,就算是他要看,也要千方百計的阻撓,明白了嗎?”胤礽有些不安和緊張的說道,他現在可不想讓老四看到那些混賬東西,免得老四又生氣了。

“嗯、、永琪知道了,皇瑪法那麼重視規矩,要是他看了那個還珠格格的話,估計會被氣壞了的呢。”

要知道這人間的清宮戲可是不少呢,其中梅花烙、新月格格、還珠格格這三部是最讓他們受不了了的。想當初看的時候,可是把康熙爺、胤褆、胤礽、胤祉、胤禩、胤禟、胤俄、胤祥、胤禵、弘晝這一羣老祖宗老長輩們給氣的不輕呢,就連永琪他自己和十二弟永璂也是很生氣的呢。

結果就是因爲這些東西,康熙老爺子只要一個不開心,就會對着他的那些叔公們叫罵不已,有時候就連自己和十二弟永璂也不放過,也跟着遭殃呢。因此,他的那個好十二弟永璂啊,就轉而跟着皇瑪法雍正帝一起禮佛去了呢,經常見不到面不說,同時也躲過了老爺子的訓話不是嗎?

爲此,他都不知道有多麼的羨慕他的十二弟呢,也幸好十二弟他什麼都沒有和皇瑪法說,到現在,大家都是在瞞着皇瑪法的了。

對於他永琪來說,最可氣的就是那個還珠格格了,居然把他寫得那般的不堪、那般的不着調,身爲皇子阿哥不但不親近嫡母,反而和令妃十分的要好,要知道他生前可是很尊敬嫡母那拉氏的好不好,他和令妃可是死敵啊。

還有福爾康和福爾泰,不過就是兩個包衣奴才罷了,也敢直呼自己的姓名,還敢和他一個阿哥稱兄道弟的,而那個電視裏的自己居然還真的就把他們當兄弟了,天哪,他愛新覺羅永琪什麼時候這麼掉價了啊。

哼、、、福大爺、福二爺、兩個包衣奴才居然也敢在宮裏頭自稱爺了,真的是好大的膽子啊,還夜探坤寧宮,不就是爲了一個宮女嘛,就算不是宮女,那皇后也是有權利過問的呀。

他堂堂的一個皇子阿哥要做的事情可是多得很吶,居然還有時間去和一隻不學無術、瘋瘋癲癲的野鳥瞎搞,還敢在御花園的裏頭亂飛亂跳的,要知道皇家的格格多她一個不多,少她一個不少啊,就是殺了也沒事啊。而那兩個包衣奴才居然也敢在御花園裏頭亂逛亂走,真當這皇宮是他們家啊,竟然還敢出入格格們的住所,哎喲喂,簡直就是不知廉恥啊。

俗話說了,男女七歲不同席啊,這外男隨意進出格格的住所,這皇家的格格名譽還要不要了啊,還嫁的出去嗎?

要知道在大清,但凡是宮女可都是包衣奴才,也就是奴籍啊,一旦沾上了可是一輩子都洗不掉的啊,除非你是秀女,要不然可是連人都不是呢。

那個夏紫薇也真是蠢,明明自己纔是真格格,居然還心甘情願的給一個冒牌貨、小混混去當宮女,讓自己成了奴籍,呵呵,可笑,太可笑了。

自己的親孃都死了沒多久呢,不但不爲自己的親孃守孝三年,居然還穿紅戴綠的了,更是有那個閒情逸致和包衣奴才談情說愛了,可真真是個不孝之女啊。身爲滿清格格,騎馬射箭、滿語蒙語居然都不會,一點滿洲姑奶奶的爽朗氣勢都沒有,整個就是一個揚州瘦馬的樣子。

他幾乎可以確定要是有一天他的皇瑪法雍正帝真的看到了,也一定是會厭惡的吧。有這麼一個孫女,皇瑪法會不會偷偷地在暗地裏解決掉她啊,有可能,很有可能啊。誰讓這個*生子女可是皇家的一大恥辱呢,這種事請,是沒有一個帝王會去承認的,幾乎就是爲了自己的面子着想也是會矢口否認,然後背地裏再處理掉的。

不過,弘曆那個不着調的也許就會認了,這不就是了嘛。

康熙老爺子那就更加不用說了,老爺子一看見她就彷彿看見了當年的董鄂妃,心裏頭膈應的很呢。衆所周知,康熙和孝莊最厭惡的就是董鄂妃了,所以對所有類似董鄂妃的女子都相當的厭惡呢,看看那三部電視劇中的女主角:白吟霜、新月格格、夏紫薇,呵呵,簡直就是活脫脫的董鄂妃翻版吶。爲此,康老爺子當年纔會如此的寵愛性格爽利活潑的宜妃。

對了,還有那個香妃是怎麼一回事啊,回部是不是真的活膩了啊,一個和*男人私奔了七次的女子居然還會被奉爲聖女最後送給皇上啊,如此不知羞恥的女子那皇帝也要啊,頭上帽子變了顏色也沒事嗎?

細想一下,當年從回部來的容妃娘娘可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在養心殿的裏頭,雍正帝正靜靜的坐在軟塌上閉目養神,而他的手中正不停地轉動着一串佛珠,桌子上一本佛經攤開着。

另外坐在一邊閉目養神的則是他的寶貝孫子十二阿哥愛新覺羅永璂了,因爲永璂這個孩子生前雖然是尊貴的嫡子,可是卻過得並不好,雖然有着帝命,但是卻被弘曆這個逆子給虧待了一生,最後居然死的那麼慘,所以對於這個孫子,雍正帝那是十分疼愛的,是發自內心的那一種寵溺。

現在的他們除了衣服穿得和現代人沒區別以外,那辮子還在呢,還沒剪掉啊。

“姑父……姑父……你把我害的好慘呢……爲什麼要把我指給弘曆……爲什麼……你毀了我的一生啊……姑父……我恨你……弘曆把我害的好慘吶…還有我那可憐的永璂啊…我要詛咒你們…詛咒整個大清江山……”

就在這時,雍正帝的腦海裏面再次的想起了當年永璂的生母——烏拉那拉皇后死前的話,他不由得眉頭一皺。

“永璂啊……你恨你皇瑪法嗎……如果當初皇瑪法並沒有將你的皇額娘指給你皇阿瑪爲側福晉……也許你的皇額娘她可以有一個幸福的人生呢……也許你就不用生下來受苦了……”雍正帝嘆了一口氣說道。

聽到了自己最崇拜的皇瑪法所說的話,永璂的心裏頭一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