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惠珍來了,快進來,飯有沒有吃過鷗媽羅美青熱情的招呼着,這讓柯小鷗真是氣得差一點噎住

媽,你吃你的飯,你來這裏是做客的柯小鷗大聲的吼了一句,氣惱的聲音把屋裏所有的人都震住了,所有的人目光都移到了柯小鷗這邊,眼中都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情

羅美青被小鷗這一嗓子給嚇住了,在她印象中小鷗好象沒和她這樣說過話,特別是在人前不給她留面子

小鷗,別這樣,先吃飯,不舒服我們就出去司馬明柏也很奇怪,但是他明白小鷗肯定不會無的放矢亂發火的

小鷗,你咋這麼和媽說話,柯小莉和柯小燕都同聲的指責小鷗

柯大林知道小鷗心中的那根刺,臉色也是青白的很難看,他狠狠的把一口酒壓進了喉裏,把酒碗往桌上一墩,小鷗,先吃飯

柯小鷗雖然知道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可是就是管不住自己,心裏的氣堵得難受

渣人柯惠珍帶着她的兒子柯振偉一起來的,柯振偉長得精精瘦瘦的,就象是營養不良的樣子

小偉,快到嬤嬤這裏來,來,這是小爺爺,給小爺爺說新年好,一直象個透明人一樣的呂氏這時候出來打着圓場,只不過她這圓場無非是想讓大孫子從自家小叔子那裏撈點壓歲紅包而已

叔啊,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也不去我們那裏走走柯惠珍很奇怪,她不清楚爲什麼小叔家這個三女兒對她的敵意這麼大,如果說是以前那養豬的事情想着也不應該啊,房子都還回去了,不過她也挺能忍的,不會明着和柯小鷗起衝突

柯大林說道:我們早就回來了,你嬸子的小dd臘月二十二辦酒的然後也就沒有在理睬柯惠珍,他很清楚,如果自己再多說,保不定小鷗會當場和自己翻臉了,上一回的事情他可是還記得的,惹惱了小鷗,她是不會給任何人臉面的,包括自己

柯振偉在呂氏的牽引下膽怯的走到了柯大林身邊,呂氏指着柯大林與羅美青說道:小偉,快叫小爺爺,小嬤嬤

柯振偉怯怯的叫了聲小爺爺好,小嬤嬤好,柯大林看着小孩心裏這個糾結啊,這壓歲紅包是掏還是不掏,他擡頭看了一下柯小鷗,而小鷗也正盯着他看

柯大林苦笑的表情讓桌上的人都很奇怪,爲什麼這當爹的還要看女兒的表情,可是這話沒有人敢問出口,明顯的柯小鷗的氣勢就壓住了柯家所有的人

小偉,叫姑姑柯小莉好死不死的走了過去,柯小鷗最氣的就是這一點,不論是前世遜是今生,柯小莉與柯興旺的關係都是如此的好

柯興旺現在的工作是城裏棉紡廠的小車司機,他之所以能有這份工作,完全是因爲柯大林的緣故

柯大林當年去華興籌廠,除了小燕小莉小鷗以外,還可以多帶一個農轉非名額,這個名額就給了柯興旺,因爲柯大林的關係,柯興旺進了全廠最爲傲驕的車隊,當了一名汽修工,而且跟從的師付是汽修技術最棒的,這些都是因爲柯大林的面子,這在六十年代末期,是多麼體面的一份工作啊

身在農村裏的柯惠珍一直想當城裏人,所以在柯興旺回家探親的時候勾引了他

要知道柯惠珍的輩份可是與柯大林同等的,這個事情當時可是在村裏鬧開了,柯大林知道後還打了柯興旺

好好的把他從農村裏帶出來,廠裏那麼多漂亮姑娘不找,要回村裏找個村婦,這如何能讓柯大林不生氣呢

後來柯惠珍懷孕了鬧到華興,這倆人才結了婚

柯惠珍也算有些本事,在鄉下苦熬了幾年後通過自家的親戚把柯興旺從華興調了回來,進了紹興地區最大的棉紡廠小車班,因爲柯興旺是從國營廠裏出來的,汽修技術是相當棒的,棉紡廠很看重他,所以柯惠珍也因此從農村裏跳出來進了棉紡廠當了一名合同制工人,徹底擺脫了農業戶口

柯興旺在華興待了十多年,剛開始是住在小鷗家,後來廠裏分了單身宿舍後才搬出去,做叔叔的和做嬸嬸的經常叫他回家吃飯,而柯小莉和他的關係特別好,經常發電影票,買好吃的,只有老2柯小莉的,卻從來不會給老大柯小燕一份

可就是這樣的人在前世把所有的恩德全忘記了,把柯大林家僅有的一間老屋給盤算走了,趁着93年做土地證的時候把屋主登記成了柯惠珍的名字,這事直到最後那一帶高鐵拆遷的時候才爆發出來,當時的柯小鷗氣得差一點沒殺人

不僅如此,柯小莉的丈夫因車禍出事情切了脾臟,小鷗跑前跑後還從單位裏借錢幫着治病,小區裝管道煤氣,柯小莉說家裏沒錢不裝,小鷗借了錢給她先安裝,可是後來呢,轉不過兩個月的時候,柯振偉結婚,柯家上下除了柯小莉,沒有一個去的,而且柯小莉還送上了一份大紅包,這氣能讓小鷗順嗎?

爲了柯小莉家的事情,小鷗是焦心費力的,最後因爲那幾萬塊錢的借款,小鷗還丟了工作,把自己的生活弄的一團糟

柯小莉老好人的性格是羅美青的翻版,雖然做人處事挺不錯的,可是在錢上面還真的太大手大腳,前世這個結婚,那個生孩子,滿月,過年節的,她送的禮往往超過了她家裏的實際生活水準,加上她的丈夫是菸酒茶不離口的粗人一個,兩口子到了年底就叫窮,可是還硬着頭皮充面子,欠了一屁股債

小偉,叫姑姑,看姑姑給你買的玩具,柯小莉轉身從一邊的禮物堆裏拿起了一個包裝盒

柯小莉,你很有錢嘛,咋從來沒見你給小文和小雅買禮物呢,還有我呢,也從來沒見你買過禮物柯小鷗真的很生氣,柯小莉的錢都是自己給的,憑什麼還在這個時候做好人

小鷗,別說了,先吃飯司馬明柏見小鷗的情緒越來越不對勁,怕她在這裏鬧起來

大姐,回去讓律師重新擬定一份股份分配制,我要取消原來分給柯小莉的那一份配額柯小鷗說完這些放下碗就轉身離開了飯桌

柯小莉這下是真的傻眼了,手裏的東西不知道是遞還是不遞出去

什麼股份?柯大朵問道

小燕,小鷗在說什麼股份,徐永萍也問道

沒什麼,小孩子發發脾氣,不用理她羅美青這個時候只能出來打圓場,然後眼睛示意自家老公快點去勸小鷗,她也不清楚小鷗爲什麼對柯惠珍這麼惱火,可是這個時候要是小鷗再鬧起來,明顯又要給村裏人增一個笑料

柯小鷗不缺錢,她甚至可以給朋友從上海買東西寄快遞,也可以爲了張倩專門研製價值不菲的保健藥丸,可是她不會把半分錢用在仇人身上,真的,她絕對不想自家人再和柯興旺有半點瓜葛,特別是柯小莉,她真的要想想辦法如何才能管制住她,如果她舍不了那個堂哥,對不起,既使她是自己的姐姐,柯小鷗也一樣狠得下心來斷絕關系(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手機網()訂閱,打賞,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是 由. “勞拉,很晚了,去睡吧!”說完,她匆匆向主臥室走去。

掩上房門,她的心仍舊在“撲通撲通”地亂跳着。

背靠着房門,她的心口一起一伏,難以平靜。

就職典禮後就回家吧!

難不成他一堂堂大總統,還能爲了婚外情追到異國他鄉去?

可是……

靳澤衡的事情要怎麼辦呢?

就這樣不明不白了嗎?

慢慢地,她走到了牀前,緩緩坐了下去。

傷腦筋啊!

洛星辰將臉埋進了掌心裏,用力搓了好幾下,直搓得肌膚發燙,內心也沒能夠平靜下來。

“嘟嘟”

“嘟嘟”

牀頭櫃上,手機震動着。

她扭頭看了下,伸手抓了過來。

“喂!”

男性低沉暗啞的單音,在暗夜裏迷人至極。

她嚇了一跳,手機險些從掌心裏滑落。

竟然是總統先生!

他究竟想要搞什麼?

難道需要她直接說出他是有婚姻的,才會罷休嗎?

“喂!你好!”洛星辰打起了精神,禮貌地回話,“謝謝你安排車子送我們會酒店,也謝謝你安排伊莎貝拉……”

她說得客客氣氣,幹乾巴巴。

“小可愛睡了嗎?”

“嗯!”

“那你早點休息,明天我有些忙,只能一起用晚餐了。到時候,我會派人過來接你們。”

洛星辰有些悶悶不樂,腦子裏總是出現站在別墅外面的那個方芸芸。

男人還真是狠心,喜新厭舊就是他們的本能。

“那個……你聽我說,這樣做,你就不怕被人發現了,亂寫一通嗎?就算什麼都不顧忌了,我們都還有孩子,總不能……”

“爲什麼每次你跟我說話,都是那麼疏離?”男人有些不悅。

洛星辰低頭不語。

爲什麼?

因爲她要臉啊!

真是的,厚臉皮的那位你是怎麼想的?

才能想到,她也要和他一樣齷齪才甘心呢?

“有我在,你什麼都不用怕。我要壓下來的事情,沒人敢胡說八道。”爲了解除她的困惑,男人霸道強勢的解釋。

洛星辰都能想象手機那頭,男人說這話的冷厲模樣。

也許,像他那樣的男人就是覺得只要想,就什麼都能得到吧!

可她,不是他啊!

“leo,我離開的時候……看到了你的夫人,你……讓她進別墅見你們的兒子沒有?我覺得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

說完,洛星辰緊張地拍拍胸口。

這話,說的夠明白了吧!

靜靜地,她等着手機那頭男人的回答。

“你介意她嗎?”良久,男人低聲問。

洛星辰將手機從耳邊拿開,狠狠地瞪着,氣不打一處來。

廢話!

能不介意嗎?

哪個女人喜歡去介入別人的婚姻?

就算有,她反正不是那樣輕浮的女人。

“你知道楚湘雲現在在哪裏嗎?”男人沒有跟上她的話題,而是拋出了一個她更感興趣的話題。

很明顯,是在挖坑。

可是洛星辰想也沒想,就跳了下去。

“在哪裏?楚湘雲她在哪裏?”

讓瑞德去查的事情,沒有一點眉目。

現在有人說知道楚湘雲在哪裏,她能不着急嗎?

“你找她做什麼?”男人依舊是不急不慢,語氣很是沉穩。 “媽媽沒忘,可是……”穆井橙有些爲難的看着他,“媽媽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所以……”

“媽媽說話不算話,哼!”小澤不開心的轉身走了。

看着小澤負氣的背影,穆井橙心裏很是自責。

可今天的事情,她真的抽不開身,因爲今天是穆井薇的葬禮。

那爲數不多的參加人裏,她是必須出場的那一個。

而且墓地是自己買的,如果她不去,又有誰去跟對方交涉?

沖喜娘子 “小澤對不起,媽媽今天真的有事。如果可以的話……”穆井橙轉頭看向正在看手機新聞的區少辰,猶豫了一下才道,“讓爸爸陪你一天可以嗎?”

小澤平時很少要求他們陪的,這是爲數不多的一次,而自己卻無法實現,她真的有些懊惱。

而且她昨天晚上一夜沒睡,此刻的她,大腦裏就像裝了幾千斤重的秤砣一般,沉的要命。

加上她和區少辰的關係又這麼緊張,她怎麼可能有心理陪孩子去玩兒?

小澤聽到媽媽的建議,然後轉頭看向區少辰,“爸爸,可以嗎?”

他很少要求區少辰陪着,因爲他知道爸爸很忙,而這次,他真的是想出去看看,因爲他最近一直都在研究電腦,感覺有些無聊了。

他畢竟還是孩子,對外面的世界還是充滿着好奇的幻想的。

尤其是遊樂園這些地方,小澤突然對他們感起了興趣,今天無論如何也不想待在家裏。

“當然可以。”區少辰含笑看着他,“說吧,想去哪裏?”

“海洋館!”小澤想都不想便報出了自己感興趣的地方,“還有遊樂場……”

“沒問題,那我們吃完早飯就出發,怎麼樣?”

“太棒了!”小澤開心的跳了起來。

穆井橙看見兒子開心了,心裏揪着的感覺也便鬆懈了下來。

只是,望着那個有些冷冰的背影,她的心又不自覺的提了下來。

爲了不讓自己再站在那樣一個角度,也爲了不讓自己再沉浸在那樣的一個氛圍之中,穆井橙向前幾步,走到了餐桌前,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張媽早就準備好了她喜歡吃的東西,放在了她的面前,所以穆井橙坐下後,便開始吃了起來。

雖然她沒什麼胃口,心裏也堵的難受,但還是很努力的把那些看起來很可口的東西往嘴裏塞了去。

區少辰看她只吃麪包餅,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然後遞了一杯果汁到她面前,“喝點果汁吧。”

“咳咳咳…………”區少辰突然的殷勤,讓穆井橙一激動,讓剛吃進嘴裏的麪包餅突然卡在了喉嚨裏,一瞬間無法調整自己的呼吸,整個人開始咳嗽了起來。

區少辰立刻輕輕的拍着她的背,有些心疼的道,“沒事吧?”

“沒事!”穆井橙搖頭,可還是有一下沒一下的咳着,但整個人卻已經冷靜了下來。

她轉頭看向區少辰,當對上他關心的眸子時,心裏咯噔一聲,竟不由的緊張了起來。

區少辰看着她,無奈的嘆了口氣,目光卻比之前溫柔了一些,“今天的事情,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他知道今天是穆井薇的葬禮。

只不過,因爲對那個女人的厭惡,他並不打算參加,就算穆井橙提出要求,他也不一定會去。

只不過,他卻有些擔心她。

以她現在這樣的狀態和情緒,真的可以一個人去那樣一個場合嗎?

雖然她和穆井薇之間的關係並不是那麼密切,甚至淡漠的根本沒有出席的必要,但她骨子裏的對穆井薇的那種責任感,那種說不上來的情愫,卻讓她坐視不管。

所以,此時此刻,不管他說什麼,她都不會聽,甚至還會一意孤行吧?!

也因此,他也決定,不再勸她,而是任由她自己去處理那一切。

只是,她真的行嗎?

“沒有。”穆井橙搖頭,然後擡頭看他,面對上他的目光,她的心裏咯噔一下,然後又躲開了來,並且拿起地杯果汁喝了起來,以做掩護,隨即道出一聲,“謝謝!”

區少辰知道她在彆扭什麼,自己又何嘗不是?!

尤其是看着她那一張沒有休息好,完全疲憊的面孔,他就知道,昨天晚上,她又胡思亂想了。

面對這樣的穆井橙,他經常不知道該如何哄她,或者是勸她。

所以最終,只得假裝不知道般,忽視她的疲憊,轉身看向兒子,“小澤,說完了,吃完了的話,我們準備出發吧!”

“早就吃完了。”小澤一副迫不及待的樣子,“那我上樓去換衣服,然後我們馬上出發?”

“好!”區少辰寵溺的看着自己的兒子,臉上的神情溫柔至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