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在殿的除了貝利爾,但凡翼族人全都當場化作了灰燼,剩下的幾個是霍華德的部下,即便是沒有服下百日灰,他們同樣是感同身受,不自覺的抱着膀子,發出惶恐的慘叫。

這一聲聲的慘叫,就像是世界上最嘲諷的笑聲,讓貝利爾感到絕望。

他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恐怖的場景,他的部下無數個萬年來,南征北討何等不易,卻生生在他面前化作了灰燼,所有的一切完全超出了貝利爾的想象。

在他的印象中,即便是死神卡恩、撒旦在時,也無這般本事。

秦侯是神!

是魔!

不,是比惡魔可怕一百倍、一萬倍的存在!

貝利爾現在終於不得不相信,秦羿早已掌控了他們的命運,任憑自己再異想天開,卻始終逃不出被支配的命運。

他們就是炮灰!

這是命!

是詛咒!

“籲!”

“人少了,看起來舒服多了。”

秦羿滿意的點了點頭。

噗通!

貝利爾雙腿一軟,無力的癱坐在臺階上,擡起頭絕望問道:“告訴我,你到底使了什麼法子?”

“法子?”

“這是終結,是神蹟,是懲罰,你應該明白,無論是你,還是伊通又或者路西法,早就該想到有這麼一天。”

“這個天下已經不是你們的了,醒醒吧。”

我在東京創造都市傳說 “現在該輪到你了!”

秦羿冷冷一笑,看向貝利爾的瞳孔紫光再起,無情的宣告了貝利爾的結局。

貝利爾感受到了體內的炙熱,他明白了,他也逃不過,所有人都在秦羿的算計之中,他原本還想拼死殺出去,畢竟他是地獄少有的頂級高手,即便是那樣的機會無比的渺茫。

然而,秦羿簡單的一句話,就像是一把最鋒利的劍,洞穿了貝利爾的最後一絲防線。

逃!

逃到哪去?

他已經失去了翻盤的最後一次機會,巴爾德不會放他入邊境,伊通、路西法、秦侯會到處追捕他,他只能像條狗一樣在地獄裏流浪。

作爲一個領主,撒旦王朝的開創者之一,貝利爾受不了那種底層的嘲諷,他無法想象以後的日子會有多絕望,會有多痛苦。

活着是痛苦,唯有死亡纔是最完美的選擇。

他鬥不過秦羿,誰也鬥不過秦羿,這傢伙簡直就是死神、撒旦派來的復仇者。

是時候爲當年的殺戮贖罪了!

貝利爾沒有任何抵抗,任由那股毒火熊熊燃燒,從七竅、毛孔中透了出來。

他甚至連一句遺言都懶的說了,完全沉浸在這種享受中。

在衆人的注視下,貝利爾安詳的化爲了灰燼,只留下了一顆灰色的魂核。

那是他畢生修爲所化!

一如佛門高僧的舍利子!

雖然隨着肉身、靈魂的消亡,威力至少折損了一半,但對於修煉者來說依然是不可多得的寶物。

嗡嗡!

秦羿腰間的死神詛咒之間猛烈的嘶鳴了起來,顯然劍中的死神亡靈已經感到了老友消亡!

當初貝利爾聯合撒旦封印死神,後又聯合路西法毒殺撒旦,也算是壞事做盡,如今秦羿逼死了貝利爾,也算是替他復仇了。

“屬於你們的時代終將成爲過去,你唯一的使命就是見證新秩序的建立。”

秦羿撫摸着劍身,嘴角浮現出一絲冷笑。

“侯爺,這裏還有幾個,怎麼處置?”

塔里木長刀指向早已嚇傻的幾個天使軍將領。

“你們是要降,還是殺?”秦羿問道。

“我們降,侯爺是神,是神主,我們心甘情願,心服口服!”

幾人連忙跪下來,乖乖磕頭求饒。

秦羿看了幾人一眼,他猜的沒錯,貝利爾能輕而易舉拿下天使城,正是因爲這些廢物的軟弱,曾經地獄最爲強大的墮落天使軍團早已經墮落。

但他現在還不能殺這些廢物,因爲他們是穩定大局的活招牌。

天使軍要重整綻放出光芒,不是殺幾個人的事!

“很好,去通報全城貝利爾的死訊,從現在起,天使城由我接手,同時,召喚霍華德回來。”

秦羿對那幾個將領下令。

城中貝利爾的翼族大旗降落,當那些將領宣告貝利爾的死訊,所有翼兵爲秦侯神蹟所殺時,所有的士兵都顯得很平靜。

他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變化,興許明天又掛上路西法,伊通的大旗了呢?

對他們來說,只要有口飯吃,一切就足夠了。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替貝利爾復仇的義務,每個人很平靜的接受了投降。

不過他們絕不會想到,秦羿要的不是一支窩囊的軍隊,他很快就會將這支天使軍重新打造成王者之師。

“侯爺,你瞧瞧這些廢物,一個個的無精打采,我看還不如全趕出城,殺了得了。”

塔里木對叛徒最爲痛恨,對於天使軍大爲不屑。

“一個兵是好是壞,在於他們的首領。這支軍隊是路西法的,咱們若是能打造成咱們的利劍,那麼對路西法的殺傷力就是雙倍的。”

“我聽說你們蠻兵訓練是最苦的,我把這些人交給你,一個月,有把握煉出來嗎?”

秦羿意味深長的笑道。

“這……”

塔里木撇了撇嘴。

“怎麼,辦不到?”

秦羿劍眉一擡,肅然問道。

“不,既然是侯爺的安排的任務,莫說他們是正規軍,就是一羣豬,我也能把他們變成一羣狼。”

塔里木咬了咬牙道。

“嗯,去吧,跟他們多接觸接觸,這些人曾經是路西法最精銳的部隊,底子還是不錯的,只要把精氣神板正過來,還是不錯的。”

秦羿道。

沒有人比他更精通如何訓練一支鐵師,要知道大秦軍就是秦羿一手打造的。

訓練士兵是次要的,關鍵得是賞罰分明的制度去激勵士兵們進取,讓他們有以軍功多寡的榮辱心。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秦羿這邊在忙着練兵,伊通正忙着攻打勾羅城。

伊通是個很要強的人,他被秦羿這一仗打的有些慘,但並不代表他會妥協,會認輸。

而勾羅城則是他最後的一個考驗。

退,無疑是恥辱。

那樣他的人氣會跌至冰點,路西法會藉着這個點,給他無窮無盡的製造麻煩。

既然如此,他就繼續戰鬥下去。

在一邊向黑羅城、路西法催要糧草,增加援兵的同時,伊通開始用他自認爲無比卓越的軍事才能開始謀劃攻打勾羅城。

不過攻城絕不是一件輕鬆的事,且不說天使城的霍華德像只瘋狗一樣,整天時不時跳出來咬他們幾下,糧草的事也一直沒有解決,伊通還是通過一些中間走私商,自掏腰包高價從這幫人手中買的糧草。

即便是這樣,也不過只能支撐三天而已,方圓三百里,四大城池借遍了,這幫老狐狸沒有一個肯鬆口的,哪怕伊通正面花錢買都沒人敢賣。

作爲一個黑羅王朝的攝政王,伊通有時候想想,也是心寒的緊。越是這種羞辱,越能激發他的鬥志,他發誓將來一統地獄後,一定要將這幫人碎屍萬段。

“將軍!”達西快步走了進來,面色凝重道:“消息來了,有好有壞,將軍想聽哪一個?”

“先說好的。”伊通有些煩躁。

“咱們的新一批軍糧到了,是路西法給的,可維持十天,軍需官順便傳遞了天使長的旨意,讓將軍安心打仗,軍糧會陸續送到。”達西道。

“陸續送到,這個陸續是什麼意思?”伊通放下手中的地圖,皺眉問道。

“我估摸着,路西法還是提防着將軍,如今他是真把你當槍使了,你不回去,他就用糧草吊着咱們,不上不下的,除了拼死攻城,後續的命全掌控在他手裏。”

“咱們要是回去的話,他的軍糧就該變成整個地獄都知道的責罵與懲罰了。”

達西微微嘆了口氣道。

“老狐狸,當真是不念舊情啊,還有好消息嗎?”伊通擺了擺手,懶的去想了。

達西點了點頭道:“咱們現在一共有十二天的軍糧,省省能堅持半個月,按照地道的進度,還須七天就能挖通到勾羅城下,到時候咱們打下城池,就有了跟秦賊叫板的資本了。”

“這倒是個好消息,讓弟兄們加把勁,另外,不要省着炮火,明面上的攻城,該打還得打!”

伊通吩咐道。

“嗯。”達西臉色微變,深吸了一口氣,開始說壞消息:“貝利爾死了,自殺的,秦侯不知道怎麼殺進了天使城,就在昨天晚上,天使城內的翼兵全部化爲了灰燼,如今正式成爲了秦侯的基地,可惜了,天使長這些年處心積慮搬空了大半個黑羅王朝,到頭來倒是便宜了秦賊。”

“什麼?”

“嗚……嗚……”

伊通雙眼一瞪,那張帥氣的臉龐頓時慘白,胸口傳來一陣劇痛,氣憤交加嘴角再次溢出了血水。

“天使長,你,你沒事吧。”

達西連忙扶着伊通坐到了椅子邊,趕緊衝門外大呼:“軍醫,軍醫……”

“不用……我還死不了。”

伊通捂着快要撕裂一般的胸腔,咬着牙花子,望着天花板無比恨然道:“貝利爾誤我地獄,誤我大事啊,天使城落入誰的手中,我都有把握打回來,唯獨落入秦賊之手,此生怕是難求了。”

“大半個地獄的財富,最精良的城防利器,裝備配置最好的士兵,最肥最快的馬,全都在天使城!”

“秦侯這是斷了我半壁江山,要了我的命啊!”

“噗!”

伊通恨到深處,再也無法壓制心頭那股血氣,張嘴狂噴了一口鮮血,舊傷齊發,當場暈死了過去。

軍醫走了進來,仔細的查探了一番,待用淨化術穩定伊通的傷勢後,不由得搖頭嘆了口氣。

“奧克,將軍,他,他不會有事吧。”

達西把軍醫拉到了一邊小聲問道。

“將軍本身外傷並不算重,只要靜養即可,只是他的心脈氣血不穩,隱有崩潰之兆,大勢不妙啊。”軍醫奧克嘆息道。

“怎麼會這樣,將軍修爲高絕,心脈爲要害之處,怎麼會崩潰?”達西不解。

“人最難掌控的就是心氣,將軍終歸是太年輕氣盛了,最近連番爲秦侯所挫,心氣內衝,內火攻心,這個問題無論是東方修真界,還是咱們西方神魔界,都很少有人能剋制,在東方他們叫心魔,又或者走火入魔!”

“論智謀、論天賦,將軍或許不比秦侯差,但要說論心境,只怕是遠遠不及啊。”

奧克回答道。

“那可如何是好?”達西道。

“心平氣和,好生調養吧,除非是你能保證接下來一直能打勝仗,否則最好是讓將軍回去。”奧克直言道。

“我回頭會跟將軍說,記住了,這個消息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以免動搖軍心!”

達西凝重叮囑道。

到了晚上伊通清醒了過來,“達西,幾點了?”

“將軍,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達西回答。

“扶我起來,我要去視察營地,尤其是糧草大營,那可是咱們的命。”伊通清咳了幾聲,英俊的面孔像是蒼老了十歲。

“將軍,屬下有話要說。”達西猛地跪了下來,雙目通紅,拱手拜道。

“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有話但說無妨,用不着這套虛禮。”伊通不快道。

“退兵吧!”

達西道。

“你說什麼,你瘋了吧?”伊通一把揪住達西的衣領,將他提了起來,虎視着他的雙眼,怒吼道。

“奧克來看過了,他說你心火太旺,心脈大損,若是再不靜養,怕是要出大事。”

“如今戰事紛紛,如何靜養?所以,爲了您的身體,還請退兵吧。”

“咱們先回黑羅王朝,坐觀其變,待來日休養好了,再戰秦賊也不遲啊,有什麼比將軍的身體還重要的呢?”

達西流淚苦勸。

伊通氣的直咳嗽,渾身瑟瑟發抖,這是不爭的事實。連番來的挫敗,令他心臟內就像是埋藏了一座小火山,每次噴發的時候都在摧毀、撕裂他的心脈,帶來靈魂、身體上的打擊。

他甚至有種不祥的預感,這座火山某天一旦來個大爆發,甚至能毀滅他自認爲無比強大的肉身和靈魂。

自己的身體,他比任何人都要清醒,只是眼下他真的沒有選擇。 “籲!”

伊通無力的鬆開了手,回到了椅子上坐了下來,喘息了幾口氣道:“達西,你不明白,從在飛羅沼澤我敗給了秦羿,就註定再也沒有了回頭路,我拿老師的命當賭注犯了忌諱,我敗給了秦侯傷了士氣。我所有的一切,都被這個人印上了詛咒,要想做回真正的伊通,要想得到所有的一切,我只有一條路,那就是打敗該死的秦侯,贏回屬於我的一切與尊嚴。”

噬夢仙尊 “我倒是想解甲歸田,好好養傷,但路西法不會給我這個機會的,我現在趕回去,他就能活活逼死我。”

“相信我,打敗秦侯,就是咱們唯一的出路。”

“如果上帝、撒旦真的想帶走我的靈魂,終歸戰死沙場,還是個不錯的選擇,不是嗎?”

對於這個答案,伊通很確定!

“可是……”達西還想勸說。

伊通打起精神,拍了拍他的肩膀,“走,跟我巡查營地去,打起精神,一切纔剛剛開始,我們的敵人沒那麼強大,我們也沒那麼脆弱!”

“是,將軍。”

達西挺直胸膛,向伊通洪聲敬了個軍禮。

這就是他爲什麼死心塌地追隨伊通的原因,伊通並不完美,但絕對是一個有理想的將軍。

達西同樣也有理想,他願意與伊通爲了理想,哪怕是失去生命,也在所不惜。

……

路西法此刻坐在大殿裏,哼着小曲,心中無比的暢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