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頓了頓,說:“這個節目是琳玥姑姑的心血,雖然也不是少了她不行,但是第一集已經拍了,我怎麼能因爲自己的私事就讓大家再拍一遍呢?”

蕭茵聽她這樣說,都快要哭了,她認識的那個夏冰傾,從小到大都是那麼善良,那麼善解人意,爲什麼現在要受如此折磨,爲了一個不聽話的男人而日漸消瘦。

這一切都是慕月森的錯,就算那個小三再怎麼窮追不捨,他難道就不知道拒絕嗎?

蕭茵是看着他們倆一步一步走到一起的,一開始的時候,冰傾厭惡他到極點,誰知道後來愛的那麼深。

“那……你和慕月森,你是怎麼想的?”她試探着問冰傾,生怕觸及到她心裏的傷口。

“我也不知道……昨天晚上,我看到許星恬沒穿衣服抱着他……”夏冰傾痛苦的說。

“什麼?!”蕭茵的火一下子就冒了上來,顧不得聽下面的話,她轉身就跑。

“蕭茵!你去哪裏?“夏冰傾已經無力再追,她後悔自己和她說了這件事,以她的性子,不鬧個天翻地覆是不可能的。

想了想,她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喂,季教授嗎?”

許星恬是哭到凌晨才睡的,連海島上耀眼的陽光都沒有把她弄醒。

“砰”的一聲巨響。

還沒睜開眼看一看來者何人,許星恬就被按在牀上批頭蓋腦的刪了幾巴掌。

“你這個賤人!爲什麼非要去勾引別人的老公!小三應該去下地獄!”

蕭茵一定是生氣極了,她的力道非常大,幾耳光下去,許星恬的臉已經腫了起來。

“你想幹嘛?我會報警的! 穿越星際:妻榮夫貴 “許星恬緊緊的捂着被子,眼睛裏充滿了恐懼。

“哈?你也會害怕?”蕭茵冷笑一聲:“你勾引別人老公的時候,就不怕自己也會有被人打的一天嗎,那還是你學姐的男人!”

“什麼學姐不學姐,她從見我的第一天起就狠狠把我踩在腳下!她就從來沒有看得起我過!不就是嫁了一個有權有勢的老公嗎,她以前還不是跟我一樣!”

久違的眼淚又打溼了許星恬的眼眶,她不滿的衝蕭茵大吼,就像所有錯誤都是夏冰傾造成的一樣。

蕭茵聽了這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雖說以前的溫紫惜已經夠不要臉的了,沒想到還有一個更厲害的角色。

夏冰傾啊夏冰傾,瞧瞧你的男人,都吸引了一羣怎樣的貨色!

不用跟她過多解釋,一個字,打!

夏冰傾掛斷季修的電話趕過來時,蕭茵整個人正撲在許星恬的身上打,雖然這一幕讓她覺得解氣無比,但是她的理智還是戰勝了自己。

急忙將蕭茵從哭喊着的許星恬身上拉下來,夏冰傾大聲說到:“你這是幹嘛,都要把她打死了。”

“你攔我幹嘛?我就是要打死她!打死這個騷浪賤的小三!”

“原來是你!”許星恬死死的盯住夏冰傾,她眼裏的恨把她嚇了一跳。

等不到夏冰傾做任何反應,她一下子撲過來狠狠地扯住她的頭髮。

夏冰傾一陣吃痛,整個人動彈不得,任蕭茵怎麼打,許星恬都不放手,她的手就像兩隻牢牢地鉗子,死死的控制住夏冰傾。

慕月森在沙灘上找了一圈回來才聽見屋裏的動靜,一進房間就看見蕭茵在暴打許星恬,見他進來,許星恬悄悄地鬆開了抓着夏冰傾的手。

“給我住手!”

慕月森一聲令下,蕭茵和許星恬停了下來。

“你就只能是這個樣子嗎?什麼都不肯對我說,全記在心裏,然後拉着自己的朋友來打她?”慕月森盯着夏冰傾的眼睛說。

“慕月森你有沒有搞錯!是這個賤女人先打冰傾的好嗎?”蕭茵驚呆了,他怎麼還幫着別人說話,難道他眼瞎看不出來,這段時間許星恬這心機婊做的那些個事嗎?

這完全不像是以前的三少了。

“我的眼睛沒有瞎,蕭茵,你的確不適合跟我太太一起相處,希望以後你可以和她保持距離。”慕月森冷冷的看着蕭茵,這眼神令她厭惡至極。

“你有什麼資格來評判我的朋友!我告訴你慕月森,咱倆結束了!徹底結束了!”夏冰傾在眼淚掉下來的前一秒對慕月森大吼。

她已經不期望什麼了。

伸手拉過蕭茵的手,她大步的走了出去。

許星恬呆呆的躺在牀上,回想着夏冰傾說的話。

他倆結束了?就這樣結束了?

真的嗎?

她心裏一陣喜悅,可還是帶着忐忑,生怕慕月森會追出去,可過了好一會也不見他出去,許星恬這才放下心來。

她的眼淚“不受控制”的流了下來:“月森……你終於來保護我了……”

說完,她暈了過去。

她裹着被子被慕月森抱着出了房間,一步,兩步,都是那樣的安穩。

這一切都太不真實了,雖然臉上還隱隱作痛,但是她心裏是開心的,只是挨了蕭茵一頓打,就能讓夏冰傾放開慕月森,這頓打挨的真值! 洛婭珊眼中萌發出恨意,當初就應該把她徹底擺平,留着始終是個禍患!但秦母卻回頭問她:“珊珊,她怎麼知道你的名字?”

林雨霏看着洛婭珊的神色,更加確定自己的推測,試探着開口問:“你們應該是舊相識吧?”

洛婭珊如臨大敵,立即開口說:“雨霏姐,我知道你恨我和慕抉哥哥訂婚,但也不能這樣害我!”

林雨霏平靜的看着她,一字一頓的開口說:“我沒有針對你,我只是想查明真相,給我可憐的孩子討個公道!”說到這裏,她的眼眶微微發紅,心中一陣劇痛。

秦母雖然疼愛洛婭珊,也發覺事情有些不對,乾脆警示的看向張曉月,威脅的開口說:“你不要賣弄,快說出你知道的一切!”

秦慕抉心疼林雨霏,立即上前輕輕擁住她,林雨霏依偎在他溫暖的懷抱中,總算穩下情緒。

張曉月有些得意,猖狂的開口說:“林雨霏,我恨你!你奪走了我的一切,我恨不得把你千刀萬剮!”

“啪!”她的話沒說完,洛婭珊便衝上前去,狠狠的巴掌打在張曉月的臉上,厲聲呵斥她說:“滾出去,秦家輪不着你在這裏怕也!”

張曉月反而笑出聲音:“哈哈,洛婭珊,你有什麼一個說我?你只是個可憐蟲!”

洛婭珊唯恐她說出更多,情急之下開口說:“我不認識你這種爛貨,還不快滾!”該死的,她看到這女人就噁心,爲了錢而在男人身下承歡,出賣自己的尊嚴!

張曉月彷彿是吐着毒信的蛇,反而上前抓住洛婭珊的手,猖狂的開口說:“不認識?當初可是你主動找到我,說要和我做一次交易……否則,我哪裏會有秦夫人的手機號碼?視頻怎麼會發到她那裏?”

這番話一說出來,林雨霏身形一晃,果然,她猜測的沒錯!自己的每一步都在別人的謀劃之中,怎麼會不出意外?

秦慕抉冷冷的開口,與洛婭珊當堂對質:“洛小姐,該你說了!”

最受震撼的,莫過於秦父秦母,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肯相信,洛婭珊會做出這種事!

秦母的目光徘徊在三人之間,她們到底是什麼關係?誰在撒謊?

秦母開口詢問:“珊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個女人說的有道理,自己的私人電話,知道的人極少,她們多是富貴之家,不會做隨意透漏他人隱私的事,但,洛婭珊就是其中之一!難道事情真的是她做的?

洛婭珊露出猙獰的表情,逼近張曉月說:“你住口!”

張曉月看着她大小姐的面具被撕破,反而在心中升起快感,陳奕康已經把自己拋棄,現在又落到秦慕抉手裏,自己的一輩子都變得支離破碎!

而林雨霏,依舊是高高在上的總裁夫人!憑什麼?上天太不公平了!即便是心如蛇蠍的洛婭珊,也是顯赫之家的大小姐!

她不甘心!如果自己要死,也要拉一個墊背的陪葬!

張曉月陰測測的開口:“洛婭珊,別白費心機了,就算你讓林雨霏流產,秦慕抉也不會愛上你這種女人!”

這句話如同平地驚雷,炸響在所有人耳邊,林雨霏第一個做出反應,衝上去抓住張曉月:“你再說一遍!”她的孩子,原來是被人害掉的? 蘇遇暖在醫院住下了,於成交了一個星期的住院費,之後便將她託付給徐承亦,說自己有點事要離開,便離開了。

蘇遇暖也沒有問他什麼,他既然什麼都沒說,那就代表他真的有事,而且他救了自己,可能這兩天也沒有回去雷龍那兒。

這會兒回去希望不要出什麼事情才好。

住的第一天就被徐承亦帶去見他媽媽了,蘇遇暖看不到他媽媽長什麼樣,但是她只知道,她媽媽的聲音聽起來很溫和,同時也很虛弱。

徐承亦並沒有說自己的媽媽是得了什麼病,只是帶着蘇遇暖進門,然後笑着說:“媽……這是我跟你說過的,小暖。”

躺在病牀的徐母很溫和地看着她,然後微笑着點頭:“是個溫婉漂亮的女孩子,今天見了我才知道你爲什麼會這麼喜歡她了。”

徐承亦一聽,臉上一紅:“媽,你這是幹什麼呢?”

徐母坐起身來,徐承亦只好趕緊上前,扶着她坐好。

“來,小暖是嗎?過來這邊坐好。”

“好。”蘇遇暖點頭,然後欲走過來,腳下卻一個趔趄差點跌倒,幸好的是徐承亦眼明手快地接住了她,然後擔憂地問:“你沒事吧?”

“我沒事……”

徐母這才看出一些不對勁來,一個勁地盯着她,然後問:“你……你的眼睛是不是……”

“媽……她的事我呆會再和你說。”

雖然這個女孩看起來乖巧可人,可如果是個瞎子,那她絕對不會允許自己的兒子娶一個瞎子的。

想到這裏,徐母心裏一陣悲涼,然後臉也拉了下來。

蘇遇暖被扶着在旁邊坐下,臉上始終掛着笑容。

看到徐承亦對她小心翼翼的體貼模樣,而且看着她的眼神深情得要溺出水來,徐母終是嘆了一口氣,輕輕地搖搖頭,罷了!兒子喜歡就好。

自己的兒子一直都是極其聽話的,只是無論如何他都不願意聽她的話找個對象結婚,給他介紹又拒絕,後來拷問了之後才說自己有心上人了。

仔細問過之後他才坦白那個女孩是誰,還說自己一定會努力的,結果努力了半年也沒有個結果,而且似乎那女孩根本不喜歡他,他整天頹廢得像什麼一樣。

徐母其實很早就想見見能自己這麼優秀的兒子魂牽夢縈,今天一見果然長得很出手芙蓉,很清靈,特別是那雙眼睛,靈動得像一汪泉水般,可惜呀,這麼漂亮的眼睛居然看不到。

想到這裏,徐母看向蘇遇暖,臉上又重新恢復了笑容,然後看着徐承亦道:“兒子,媽想喝水,你去給我倒點暖的回來。”

聽言,徐承亦一愣,然後看了看她,知曉她的意思,便點了點頭,然後說:“好,我去給您倒水。”說完湊到她耳邊輕聲道:“媽您可千萬別爲難小暖。”

“臭小子瞧你說的什麼話,難不成我這婆婆還會爲難自己末來的兒媳婦?”

說着,徐母輕拍他的頭:“還不趕緊去。”

“是!”

這句末來的兒媳婦讓徐承亦聽了很開心,沒有想到媽居然這麼快就接受了。

想着,他帶着笑容走了出去。

蘇遇暖則因爲她的話顯得有些急,她連忙想站起身說:“伯母,其實您誤會了,我和徐大哥並不是您所想的那種關係。”

徐母微微一笑,伸手握住她的手,“你先坐下,別急。”

聽言,蘇遇暖這才坐下,她的手還被徐母握在手裏,她的掌心很溫暖,就好像自己以前小時候媽媽握着自己的手一般。

我的對象騷起來連她自己都怕 “我知道,小亦喜歡你,而且是很喜歡的那種,以前家裏一直要求他趕緊結婚,年紀都一大把了,連個女朋友都沒有,我們家裏都爲他着急得要命,他自己也不急,後來一問啊,才知道是有心上人了。這不……天天想着你……”

“伯母,我……”蘇遇暖有些急了,她是想留在這裏陪她說話,可是怎麼這話題一扯開就全是關於徐承亦喜歡她的事情呢?

真是……

“你別急,我知道你對我家小亦不是很喜歡,可是我們家小亦也是很優秀的,只要你和相處久了,你就會知道他身上的優點。”


“伯母,徐大哥我知道,他真的很優秀,可是我……”

她現在這種身份,怎麼可能會和他呆在一塊呢?

“可是你什麼,你現在不喜歡他,對嗎?”

其實說實在的,這也是其中的一點,她的確對他沒有感覺,但是最關鍵的是,她現在已經是個孕婦,她也不想拖累人。

“唉……我現在得了病,末來的日子也不知道還有多少,有生之年想抱抱孫子的機會都沒有,偏偏我也就這一兒子,偏生這兒子又死心眼,喜歡一個人就會永遠喜歡,可惜呀……也不知道將來……還能不能看到我這兒子娶媳婦。”

聽到這裏,蘇遇暖突然有些傷感起來,握住她的手說:“伯母您洪福齊天,一定會好起來的,以後不僅會看到徐大哥結婚,還會看到徐大哥的妻子,生個小僧孫給您抱抱的。”

徐母一聽便笑了:“你這小嘴兒呀,可還真甜,人心也好,怪不得我家小亦會這麼喜歡你了。”

蘇遇暖只好含蓄地笑。

沒一會兒徐承亦便回來了,然後給兩人都倒了一杯開水,徐母先是接過杯子,然後慢慢地喝了起來。

蘇遇暖也笑着去接杯子,卻因爲看不到的緣故,不小心碰倒了杯子,燙湯的開水頓時淋了自己的雙手。

“啊……”蘇遇暖輕呼一聲,疼得連忙縮回了手。

徐承亦一愣,擡眼看她的手,一片殷紅,當下就將杯子放下,然後上前就抓住她的手拉到自己嘴邊,替她吹着氣。

一邊吹一邊問:“沒事吧?”

“沒事……我沒事,你別緊張……”

雖然自己看不到,可是卻可以感覺得到,徐承亦一向關心她,這會兒緊張成這樣,居然就執起了她的手到耳邊吹氣,雖然看不到,可是卻感覺到自己的手已經被他的嘴巴給親到了。

一想到徐母還在旁邊看着呢,她的臉就一片火熱,縮回了手,可是徐承亦卻握得很緊,盯着她的手,心疼地說:“怎麼會這麼小心呢?還疼嗎?”

“真的不疼了……你放開我……”蘇遇暖輕聲央求道。

徐承亦還在替她研究傷口,擡頭卻見她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處,樣子特別不自然,這時他才注意到自己的母親還在這兒呢。

徐母輕咳一聲:“咳,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啊,你們當我透明就可以了,嘿嘿!”

蘇遇暖不禁有些汗顏,這麼大的人有辦法當成透明的嗎?而且居然還開口說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擺明了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而徐承亦則拉起蘇遇暖,輕聲說:“不行,都燙好了,我帶你看看醫生。”

聽言,蘇遇暖有些驚訝地說:“什麼?只是一些燙傷而已,沒有那麼嚴重的啦,我真的沒事。”

“都燙成這樣了還說沒事,你到底要倔強到什麼時候,每次都是這樣。”

說完,徐承亦看向徐母,輕聲說:“媽,我帶她去找醫生,一會兒就回來。”

“好好,你們快去吧。”徐母笑得自然,朝他揮手,還不斷地擠眉弄眼,用口形說:兒子加油!

徐承亦不顧及徐母有沒有在這裏,跟她交待完畢之後便將不情願看醫生的蘇遇暖徑自打橫抱了起來。

“啊……”

然後便在她的驚呼聲和拍打之中將她換出了門。

望着兩人離去的身影,徐母露出一抹暖心的微笑。

還真的是第一次啊,第一次看到自家兒子這麼在乎一個人,就連這點燙傷都緊張得不得了,好像恨不得傷在他自己身上一樣。

這個傻孩子,平時看起來那麼溫潤,還以爲他沒有喜歡的人呢,。

真是沒有想到,一喜歡起來居然這麼瘋狂。

只是那姑娘,似乎並不怎麼喜歡自己的兒子?

唉……看來自己兒子的感情路程還要有一段好走了。

等到徐承亦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個小時以後的事情了,他走了進來,然後關上了門。

徐母看着他問:“傷口處理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