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艾剛剛去找過管家,通過管家的描述,她大概猜出了夫人的想法,她不知道先生和夫人之前發生過什麼,是怎麼相遇見面的,但,夫人一直不知道先生的身份,現在拆穿了,難免會接受不了。

夫人那麼激動,想要離開,可能,早在先生的意料之中。

慕容晨手握成拳,咬牙切齒的轉身,走到房門口,想要出去。

小艾衝上去,趕緊背對着房門,把身體緊緊的貼着房門,大喊道:“晨少爺,你現在不能進去!先生和夫人正在吵架,鬧矛盾,你去會增加夫人的憤怒。”

“那我就能眼睜睜看着我哥出事嗎?你剛剛也看到了,我哥都那樣……”

“夫人是醫學院的才女,還拿到了畢業證書,她知道先生很危險。夫人再怎麼恨先生,也不會見死不救。夫人很理智,不會不管先生的。”小艾不停的安慰解釋道:“夫人雖然和先生吵架了,在生氣,可是,夫人是愛先生的,先生非夫人不可,夫人怎麼可能見死不救?”

慕容晨懊惱的盯着拼命攔着自己的小艾:“如果,我哥出了什麼事,你也死定了!哼。”

這丫頭說的沒有錯,可能他現在過去,也幫不了哥。

可惡,連個小丫頭都比他知道的多!

難怪,哥喜歡嫂子,卻從來不在家裏和她見面,那時候哥讓他陪着嫂子出去玩,也不許他和嫂子去公司,原來,嫂子不知道哥的真實身份!

可惡,他心裏有一

口很大很大的怨氣,無法釋放出來,壓抑的他窒息!

俞心心完成任務,立刻走出別墅,給媽媽打電話:“媽媽,你安排的任務我完成了!而且,我還得到一個很重要的消息。”

之前她故意把商量好的東西換了,就是怕洛小虞暗中動手腳,果然,她的一個措手不及,讓洛小虞和慕容沝剛好中招。也因爲這樣,她更加能夠確定,慕容沝,很愛洛小虞!

真可笑,洛小虞已經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慕容沝還能接受?

俞心心譏諷,不屑的勾起脣角,把之前和洛小虞對好的戲本,告訴媽媽。


竇莉興奮的眼前一亮,抓緊手中的文件:“你說的是真的?洛小虞真的成功抓住慕容沝的心?那慕容沝有沒有說什麼?”

“不知道,我能來一趟慕容家,已經很不容易了。而且,慕容沝在房間裏,我只能遠觀,不敢靠近,他們的對話,我沒有看到。不過,慕容沝喝下那杯紅酒以後,那反應太驚人了!媽媽,他該不會,用藥過多,變廢人吧?”

“不會。”竇莉滿意道:“你這次完成的很好。你在洛小虞酒裏放東西,洛小虞反應過來,不會放過你。這樣吧,你回來先避避風頭。媽媽給你迎風慶祝。你真是媽媽的好女兒。”

竇莉說完,直接掛上電話。

俞心心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經被掛斷的手機,譏諷的脣角微微上揚。

呵。

臉變的真快!

洛小虞果然很瞭解媽媽,知道媽媽會說什麼話,有什麼反應,提前把所有計劃都計劃好了。甚至知道,媽媽會用感情牌,假意溫暖她的心,哄她。

媽媽知道‘自己和洛小虞的關係鬧的很僵,自己潛入慕容家’很危險,可她唯一有情緒,開始關心的,只是她的結果!

俞心心,徹底的死心了。

如果說,之前還有一絲幻想。

那現在,她已經徹底死心,選擇真心和洛小虞合作。她不希望,再變成之前那樣,突然被逐放的可憐人。

媽媽,你不仁,我不義!

俞心心陰狠的眯起雙眸,脣角的弧度,越發拉長。

——

洛小虞醒來的時候,渾身痠痛,整個身體似乎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

她艱難的,撐着雙手,從牀上,坐了起來。

還是之前的房子,她的心態,卻完全變了。

洛小虞苦澀的看着這房間裏的所有裝飾品,她腦海裏浮現出一幕幕,和慕容沝,和先生在一起的所有畫面。

她曾經糾結了那麼久的問題,她曾經一直徘徊不定的問題,終於解開了。

她卻一點也驚喜不起來。她理解不了,看到她那樣糾結煩惱的時候,先生,啊不,這世界上,從來就沒有她所深愛的那個先生,只有,一個戲耍她的慕容沝。

呵……

神祕的先生,就是神祕的慕容沝!

他們,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

“夫人,您醒了。要吃早點嗎?”小艾擔心的走過來,小聲問道。

洛小虞盯着小艾,心情十分的平靜。

她平淡的吐脣:“不用。”

她沒有胃口,也不想見到任何和先……慕容沝有關的人!小艾,也是他的幫兇之一!

“夫人,雖然先生隱瞞了您,但先生是真的愛你。否則,也不會因爲您怕鬼,擔心您的心靈受到創傷,把一直埋藏在心裏的事情說出來。您知道嗎?翼跟我說,先生準備把在國外的分公司改成他之前告訴您的名字,

爲了您,他打算隱姓埋名一輩子,就是不希望您有想要離開他的想法。”

“先生隱瞞您,是因爲太愛您了。在不合適的時機相遇,沒有說出自己的真名,因爲忐忑和不安,才會一直隱瞞。難道,您感覺不到先生的真心嗎?先生對您所做的一切,還比不上一個隱瞞?夫人,求求您了,別折磨自己,也別折磨先生了,好嗎?”

先生醒來,就一直坐在大廳裏面,不敢進來。

她從來沒看過那樣忐忑不安的先生,他是那樣的無助和不安,小艾看着,都會覺得很心痛。

特別是聽到翼告訴她之前先生爲夫人做的那些逆天的事情,她更加覺得,夫人真的不應該生先生的氣。

先生那樣做,都是因爲太愛夫人了。

說到底,如果不是愛,他爲什麼主動跳出來承認?

以先生的能力,完全有可能隱瞞夫人一輩子。

先生太愛夫人,太在乎夫人,不希望她的心靈,她的身體再受到傷害,才會這樣。夫人也愛先生,爲什麼,還要這麼痛苦的傷害彼此?

夫人難道不累嗎?

小艾感覺到夫人的排斥,欲言又止的咬着牙,站在一旁等候。

洛小虞平淡的掀起眼簾:“說夠了?”

“說,說夠了。”小艾被夫人那冷漠平淡的目光盯的心中一緊,口吃的點着頭。

她剛剛明明看到,夫人眼底的哀傷和痛苦逃避。夫人看向窗外的神情,明顯就在想要逃走。可夫人現在的迴應實在太平靜了!

平靜的,很不對勁。

她都懷疑,自己剛剛是不是太擔心,所以弄巧成拙?

其實,夫人沒有生先生的氣?

小艾晃了晃自己的腦袋。

洛小虞冰冷的脣瓣微張:“那就滾!”

狠厲的雙眸並放着一絲絕情,她面若寒霜,冷冷的盯着小艾,掀開被子,從牀上走了下來。

她從衣櫃裏,找出自己買來的衣服,走向沐浴室。

小艾,不敢置信的站在原地。

夫人剛剛說什麼?

滾……?

夫人,好冷!好可怕……

夫人的眼神,冷漠,狠厲的她從未見過!她現在,完全看不透,猜不到,夫人心裏在想什麼。

洛小虞躺在浴缸裏面,閉上眼睛,將自己整個人都埋在水底下。

她現在,只想冷靜一下。

她不想和任何人說話,也不想見到任何人。

腦子裏,有太多太多讓她覺得嘲諷的回憶,哪一記憶,都無不告訴她,自己有多可笑,有多愚蠢。

她甚至覺得,整個世界全都是假的,沒有一點真實的東西,讓她,覺得全身冰冷,孤獨的可怕!

她所有的信譽,被他一夕之間,全都崩塌。

她,閉上眼睛,躺在浴缸底下,躺了很久。

她穿上衣服,從沐浴室出來,走到餐桌前。

慕容沝和慕容晨早已坐在那裏等待。

他們安靜的坐在一起,目光,默契的落在洛小虞的身上。

洛小虞冷漠的掃了一眼衆人,坐下,緩緩吃着自己手中的食物。

空氣裏,瀰漫着嘯火的味道。

安靜,詭異的可怕。

管家,傭人們全部離開。

慕容晨猶豫了一會兒,強顏歡笑的向洛小虞揮揮手:“嫂子,早上好。”

他只是覺得,場面太冷,如果都不說話,那哥哥和嫂子的冷戰,是不是還要打很久?

(本章完) 洛小虞冷冷的瞥了一眼慕容晨,譏諷的勾起脣角:“不用叫我嫂子,我記得有人答應幫我和慕容沝離婚了。坐等。”

幫她和慕容沝離婚,再和她結婚?

真可笑。

她就像一個傻子一樣,在他面前傻兮兮的當一個小丑。

洛小虞強忍着心頭的怒氣,平靜的,坐在餐桌上,解決自己碗裏的東西。

慕容沝愛看她笑話,那她就,好好演給他看。不是COSPLAY嗎?他能,她怎麼不能?

慕容沝抿脣,目光緩緩,從她身上移開,放下手中的碗,朝洛小虞走過來。

慕容晨感覺到,空氣很奇特,上次小艾跟他說的話,還在腦海裏,趕緊,把手上的碗放下,大步離開。

洛小虞在慕容沝要靠近自己的那一瞬間,後退一步,輕笑着眯起雙眸:“先生,你之前說好要幫我和慕容沝離婚呢?是不是作數?我們現在就去吧? 良田喜事︰腹黑夫君美如花 恩?”

“……”

慕容沝嚴肅的盯着洛小虞。

他伸手,抓住洛小虞的手,想要把她拉過來。

洛小虞早有防備,在他抓住自己手的那一瞬間,使勁的掙脫開來,沉聲,淡淡的提醒道:“先生,我現在是有夫之婦,這樣做,不太合適吧?”

“洛洛,我不會和你離婚,也沒打算和你離婚。”慕容沝堅決的,擰着眉頭,冰冷的脣瓣開啓,許久未說的話,脫口而出。

他的喉嚨有些沙啞,犀利的鷹眸中,充滿了威嚴和霸道的氣息。

他修長的身子,遮在她的面前,將她的視線遮蓋。

洛小虞冷漠的掀了掀脣角:“是嗎?”

慕容沝不語。

“我知道了。”洛小虞平靜的說完,轉身,準備離開。

她沒打算等到慕容沝的回答,也沒打算,他真的會和自己去離婚。逃避,不是她應該做的事情。現在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除了陪他玩下去,她,別無選擇。

她不會軟弱哭泣責備他的捉弄,也絕不會,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懇求離開。

她,要用自己的方式,向慕容沝宣戰。

慕容沝眼疾手快的抓住她的手,強勢的將她身體轉過來,將她按在餐桌上,雙手撐在桌面,鐵青着臉:“洛洛,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但,我慕容沝,絕不會離婚!只要我不放你走,你這輩子都走不了!”

想要用激將法騙他離婚?想要不動聲色的想要逃跑?還是想要報復?

不準!

他統統不準!

已經夠了!

從剛剛到現在,洛洛的冷漠,洛洛的情緒和嘲諷,已經夠了!

就連他現在都看不透,洛洛下一步到底想要做什麼!她的態度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甚至該死的不知道,該怎麼迴應她。

“我應該叫你先生,還是叫你慕容沝?”

“隨便。”

“好。”洛小虞輕笑一聲,平靜的抵着他的心口:“慕容沝,你覺得我會做什麼呢?我有說過我要走嗎?我有說我在想什麼?你還真是神通廣大呢,竟然能猜到,我在想什麼?那你說說,我現在在想什麼?”

“……”

他不知道!

該死的他不知道



他現在看不透洛洛的想法,不知道她想做什麼!

慕容沝懊惱的擰着眉頭,沉重的盯着懷裏的女人,冰冷的雙眸,深深的打量着她的目光,彷彿要把她看穿一般。

洛小虞勾起脣角,伸手,勾着慕容沝的肩膀:“或者~我還可以叫你老公呢?對吧?有個這麼神通廣大的老公真好,什麼都不用擔心,什麼都幫我處理好了呢?我和慕容晨還等着你養家餬口,你是不是該去上班了?”

“洛小虞!”慕容沝很討厭她現在這種感覺,詭異莫測的毫無方向感。

他俯下身子,霸道的吻住那張,不停說着讓他討厭話的嘴,霸道的狠狠吻着,雙眸,狠狠的瞪着她,想要把她給撕碎一般。

洛小虞不以爲意的,迴應着慕容沝,手,順着他的肩膀往下……

慕容沝猛的將她推開,快速的離開別墅。

該死,這不是他認識的那個洛洛。

陵王 她變了!他甚至不知道她變成什麼狀態,什麼模樣,什麼心態!

慕容沝走出別墅,轉身,蹙眉,盯着那個背對着他的洛洛:“管家,派人全方位守住夫人,不許她離開家裏一步!”

“是,先生。”管家應聲點頭。

“翼,安排一百個保鏢,另加裝監控器,除了沐浴室和房間之外,所有地方,都要監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