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他湊下來,在她臉頰邊呼出一大團的熱氣。

“說話就說話,你可以不必湊的那麼近的,我不聾。”夏冰傾本就覺得燥熱極了,被他這麼一吹,更是覺得汗都要來了。

慕月森盯着她發紅的耳根子,還有白皙的脖子,星眸深沉了一些,“反正都在這邊了,我想洗個澡,不如你幫我去放點好——”

“不好,”沒等他說完,夏冰傾就打斷了他的話,“醫生說了,你這種情況不能沾水。”

“可是不洗澡,我很難受,不如你幫我擦身!”慕月森提議。

“你想的美!”夏冰傾轉頭。

他心裏的那點想法,以爲她不知道嗎?

慕月森嘆息,“算了,既然你不願意照顧我,那我也不能勉強你,你出去吧,我自己來,如果你在外面聽到什麼巨響聲的話,直接叫救護車!”

“……”

又來這招!

“慕月森,你能不能換個威脅我的說辭!”

“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你總不能讓我每天都髒兮兮的吧,從你答應照顧我開始,就該想到,我也需要上衛生間跟洗澡的。”

夏冰傾抿了抿嘴。

想要說什麼,卻發覺她沒什麼可說的。

誰讓他這次的確是捨命救了她呢。

“好吧,你贏了!我給你擦身行了吧!”她沒好氣的說,明知這傢伙如今是藉機敲竹槓。

“你好像很不情願,算了,我真的不想強迫你。”慕月森把手從她肩膀上拿開。

這手剛剛一鬆開,他就向失去平衡,往旁邊跌去。

“你小心啊——”夏冰傾驚嚇到,拽住他的手臂往前拉。

哪知這一拉,慕月森高大的身軀猛的向她撲來。

她一下子被撲的倒退了好幾步,腳後跟撞到了太妃椅的邊緣,順勢就往後仰躺下去。

”砰——”的一聲,兩人一起摔在了椅子上。 小燕的這一通安排小鷗是不知道的,要是知道小鷗會阻止。

到不是捨不得那倆錢,而是因爲小燕自以爲是的苦衷。

也就是說,給長輩買一些禮物小鷗是捨得的花那個錢的,但要是用來充門面就沒那必要了。

她和司馬明柏那都是知根底的,俗話說的好,皇帝還有幾門窮親戚呢,更何況她這樣的人家,雖然她不待見呂氏等人,但是出席這種場合,她就會護着她們,因爲她們代表了自己的家族,自己父親的顏面,誰敢來打父親的臉面,她就和誰翻臉。

這叫啥,有錯關起門來自家教育,在外人面前要調轉槍口統一對外。

凡人的百年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入定的時間而已,父母雙親不肯踏入修仙的路途,那麼這短暫的百年她就有義務讓他們過得順順利利的,自個的喜好可以爲了父母暫時放下。

柯大林心中最大的牽絆就是他的兄長與幾位姐姐,然他也不是毫無原則的人,小範圍的滿足一下他的虛榮心,柯小鷗還是能做到的,但凡那些極品親戚一但過於貪婪,不用柯小鷗開言,柯大林自個也會推諉的。

還好,婚宴來的人雖然各有千秋,但來人都知道主家的身份,沒有人會在這種場合裏鬧事,柯小鷗和司馬明柏在伴郎伴娘的陪伴下,老套的給所有的桌子敬了酒,其中包括數個豪華包廂,而裏面坐着的人身份都貴不可言。

七個常委居然就來了三個,加上司馬恆宇就是四人,這個陣不可謂不龐大。

至於還有三位沒來的雖然也隨了禮,禮物價值雖然不菲,但是對柯小鷗和司馬家族來說那絕對是可以忽略不計的,他們沒來的原因柯小鷗沒空去分析,但聰明人會想到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司馬恆宇的政敵。

對於這幾人,柯小鷗讓司馬明柏單獨的送了一份回禮,那就是每人一粒回春丸,有了這一粒回春丸,就等於這些人多了一條命,這個價值那是難以估量的。

司馬明柏在回禮的時候還特地說明了一下,如果這些人不放心拿去檢測了的話,損毀後自己這裏可是沒有的了。


光潤潔白的玉瓶裏,粉綠色的藥丸散發着醉人的芳香,除了一個常委開頭說了句玩笑話外,另外兩位卻是默不吭聲的將藥瓶裝進了自己的口袋。

因爲這個,司馬恆宇回家後在牀上還和徐霞玩笑道,說這個兒媳婦公然幫自個拉人,而這些人收下那藥丸也就意味着站在自己這一方了。

國民男神又被分手了 常委七人,當有重大事件需要常委開會研究討論時,在最後的表決時刻往往是三三對立,那中間的一票可就關鍵了。

婚宴結束後,徐霞在清點收到的禮物時,發現有好多禮金數額過大,整理出名單後,全部一一的退回,而對那些送婚慶、家用品,古董字畫的也找人估價,超過了一定價值的也回補了差價給別人,而這些人統一的都收到了回禮,一小盒包裝精美的美容用品,春之源化妝品廠的創業老牌產品——春露。

外包裝主色調爲綠色,繫着粉色的絲帶,一顆剛從泥土裏鑽出的小苗苗茁壯的成長着,葉片上一粒晶瑩的露珠彷彿隨時會滴落一樣,而背景中的朝陽將小苗苗和露珠畫出了一個美麗的淡金色輪廓,整體構思給人一種寧靜淡泊的感覺。

“不是說新郎家很有錢嗎?咋回禮就給這樣一小瓶東西?”敢這樣說的,只有那個自以爲是柯家大嫂的呂氏,一直以來總在柯大林面前擺着長嫂如母的架子,可是這回參加婚宴,她連坐主桌的資格都沒有,心裏早就不舒坦了,送上了自以爲很貴的禮金,只得到這樣一件不知所謂的東西,那臉拉得越加長了。

而旁邊一個剛退席的女客看了看呂氏,再看了看她周圍的人,臉上露出了鄙夷的神情,“這位大媽,如果你不想要這東西給我,我出錢買。”她看出呂氏和她身邊的人都不懂春露的價值。

呂氏身邊站着的是剛好是她的兩個女兒,聽到有人要買這小盒子裏的東西,異口同聲的問:“你出多少錢?”

“300吧,給你300塊,把春露給我。”那女客也是趁這幾個傻子不懂貨才壓價的。

呂氏立馬伸出一隻手,“一手交錢一手交貨。”此刻她還得澀了一下,心想這可把禮金賺回來了。

那位女客人二話沒說,掏出錢包涮涮的數出3張百元大鈔遞給呂氏,柯大英和柯小英看見那女客的錢包裏厚厚的一沓人民幣時眼都直了。

“我們這也有兩瓶,你還要不?”

“要的。”

當錢貨交訖兩清之後,柯小英還美滋滋的對徐永萍說道,:“二嫂,沒想到男方家給的回禮居然有人會花300塊收,300塊,可以買多少瓶雪花膏啊,可惜那人走遠了,不然你也把那瓶賣給她吧。”

才300塊,就讓柯小英激動的聲音都有點變調了,引得飯店裏的服務員頻頻回頭看,當看到是這幾個土包子時,神情都很怪。

是啊,那個年代,一般的人家的護膚用品基本上是雅霜爲主,再就是百雀鈴,珍珠霜,雪花膏,這其中百雀鈴和雅霜都是1~2元一盒,其它的幾樣全是稱份量的,比如5角錢一兩等等,普通的人家,誰會花幾百元去買一瓶沒什麼味道的春露呢。

在呂氏等人看來,她們還賺了大便宜。

徐永萍看到了化妝品上廠家地址,知道生產廠家就是小鷗的工廠,她當然不會真的聽柯小英的去賣掉春露,只是快走了幾步撇開兩個姑子追上了前面的羅家衆人。

果然,在電梯口,就有識貨的人在交頭接耳。

“真沒想到司馬家能弄到這麼多春露,早知這樣,就和徐夫人買幾瓶了…”

“是啊,都說榮生集團有錢,可是拿出這麼多瓶春露來當回禮,那也太奢侈了點吧。”

“可不是嘛,上個月我還去過春之源的專賣店想買幾盒禮盒裝的,可是營業員告訴我需要禮盒裝的那得二個月之後,我說多花點錢吧,人家說來訂貨的客人都是這樣說的,都想多花點錢早點拿到產品,可是公司生產不出來,她們也沒辦法。”

“我可是聽說黑市上這春露單瓶都炒到2千多了,禮盒裝的還不得上萬啊。”又一個八卦着的加入,聲音略有點高,讓不遠處的柯小英等人聽了個正着,那臉是涮白涮白的,差點沒暈過去,而呂氏當場就嚎開了。

“個挨千刀的騙子啊,只花了300塊就騙走了我們的東西。”她這一哭嚎可是將四周的一圈人都驚住了。

有好事者聽到這裏,四下打聽開了,知道事情經過後,都掩不住的在笑,同時也紛紛的握緊了自己的那份回禮。

好歹呂氏等人走的時候人已經散得差不多了,身份高貴的人早就離開,柯大林和羅美青知道呂氏不顧顏面啼哭時,那臉色也很難看。

呂氏愛沾便宜這事他倆都知道,可是他們也沒想到這人還在婚宴席上沒離開就把人家給的回禮給賣了,最後還大哭大鬧的說自己上當受騙了。

那女客是否有騙她們呢,回答是NO。

因爲春露在商場裏的公開標價就是268元一瓶,人家給300,她們本來就是賺了,根本談不上受騙。

至於黑市上的炒貨價,嘿嘿,那也是需要流通渠道的。

“哭啥,你自己同意賣給別人的,還有臉哭,別忘了這裏是什麼地方,你快收收吧,別在這丟人現眼了。”柯大江看到弟弟和弟媳臉色難看當下也很囧,呵斥着呂氏,雖然也心疼那據說能賣到幾千元的禮物,可是後悔藥卻沒地方找。

“大嫂,快別哭了,今個可是我女兒的大喜之日,這又是在我女婿家的地面上,你這樣鬧騰損的可是我家小鷗的面子,你讓她婆家以後如何看待她。”

“你真是站着說話不腰疼,2000塊啊,2000塊的東西被人300塊就騙走了,換成你,你不心疼啊。”呂氏拍胸頓足的嚎着,因爲那聲音實在太刺耳,聽到動靜的柯小鷗和司馬明柏也走了出來。

這時的呂氏還有柯小英,柯大英三人那臉色都是難看的要命,而呂氏還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小鷗和司馬明柏皺了皺眉頭,司馬明柏想上前,小鷗拉住他道:“你先回裏面去。”

看着鬧騰的呂氏,在司馬明柏理解的離開後,柯小鷗是一臉怒氣的走到人羣中,“阿妹,你這又是在鬧哪一出,不知道這裏是什麼地方嗎?”

“這裏來來往往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在這裏爲了一瓶化妝品就又哭又鬧的,不僅丟了我爸媽和我的臉,更是讓我公公被人指着,說找了這樣一戶人家做姻親。”

對呂氏呵斥完,柯小鷗又對大柏柯大江說道:“大伯,看來我大伯母真的不適合出席這種場合,以後你們家假如有事情的話還是讓興家哥和永萍嫂子傳話吧,至於別的人,能不來往以後就不來往了吧。”

本來她就對柯家村這次來了這麼多不搭介的人很惱火,正愁找不到藉口發落呢,呂氏就送上了枕頭。

呂氏也是萬萬沒沒有想到柯小鷗會這樣不給臉面,當着父母和自家男人還有孩子們的就下了自個的臉,而且以後還不讓她再來往了,一下就傻了。

要知道在北京這些天,吃的,玩的,還有看到的都是她這輩子沒見過,她還想趁機和弟媳再套一下交情,可是她是好了傷疤忘了疼,早在幾年前,柯小鷗就因爲小文被打的事和柯大林頂過,更是下過那個表姑奶奶的面子,這回切身利益到了自個身上,她不發火才怪呢。RS “而是什麼?”區澤雙眼微眯,審視的看着她。

凌島被如此追問,一下子沒了底氣。

她往回退了一下,同時求救的片向院子的方向,只盼區穆夕能出來幫她一把。

可整個院子不但沒有區穆夕的影子,甚至連片落葉都沒有,周圍靜的可怕,除了區澤那咄咄逼人的語氣。

“我想跟你合解!”凌島想了想,冤家宜解不宜結,尤其是在了現在這種劍拔弩張的份兒上,如果自己還不退一步的話,那氣憤就太僵硬,也太尷尬了。

重要的是,現在她還在人家的家裏,不說非法闖入吧,至少她也對人家進行了要身攻擊。

雖然只是一桶冰塊兒,但弄溼了人家的衣服,而且還看了人家的身材,似乎有點兒……不太妥當。

但比起自己用了那麼多年的手機號被黑,這樣的行徑也算是自己大人有大量了。

所以她決定,不跟他計較,算是扯平了。

可對方似乎並不這麼想。

區澤掃了她一眼,厭惡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眉頭再次鎖了鎖,“在你這麼羞辱我之後嗎?”

聽到這樣的質問,凌島瞬間石化了。

“羞辱?!”她驚訝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幾滴水而已,你要不要這麼小氣?!”

“幾滴水?”區澤望着她,臉上沒什麼表情,語氣卻越來越咄咄逼人,“你知不知道,半滴水就可以毀掉一臺價值千萬的電腦?!”

“電腦?!”

這哪兒跟哪兒啊?這個男人還能再不講理一點嗎?!

幾滴水便上升到這種高度,他怎麼不說一滴水都可以殺人呢?!

正在這時,區澤又開了口,“你又知不知道,一滴水可以徹底破壞藥物成份,讓人死於非命?!”

這一次,凌島不驚訝了。

她甚至很認同的點了點頭,畢竟只有瘋子才會有的想法,全都體現在了區澤的身上。

此時此刻,她才知道,她到底惹到了什麼人。

一瞬間,什麼手機號,什麼精神和身體損失,她什麼都不想要了。

她甚至很後悔昨天晚上對這個男人充滿的那些幻象,更後悔在那麼一剎那間,對他產生了不該有的愛慕之情。

她很想回到那個雨夜,回到那個競拍現實,回到不認識他之前,然後踏踏實實的過她的人生,不再被這麼一個的精神不正常的渣男給氣的想要吞冰自殺。

“好吧區先生……”凌島伸出雙手,一副拒絕再聽下去的姿勢,然後一臉平靜的看着對方,“你想怎麼樣?”

區澤看着她,神色微滯,隨即道,“我的襯衣很貴!”

“多少?我賠就是!”凌鳥直直的看着他,此時此刻,他再帥也對自己毫無吸引力了。

畢竟,人品是發自內心的東西!

而帥不帥的……其實看雜誌也是一樣的效果。

雖然這個男人看起來確實比雜誌上的模特還要帥上幾十倍,甚至幾萬倍,但……她凌島也是一個有追求的人,她又怎麼可能爲了這副皮囊,而忽視掉他那令人憎惡的人品呢?!

不可能!

區煊澤看着她盛氣凌人的姿態瞬間消失,整個就想逃戰場的樣子,瞬間玩心大起,又不想這麼快跟她撇清關係了。

“這些冰塊是用特殊的泉水製作,並且澳洲空運而來的。”

“我賠!”凌島直直的看着他,“報個數吧!”

“呵……”區澤看着她不由笑了一下,“我?”

“難道是我嗎?!”凌島有些生氣的看着對方,“襯衣是你的,多少錢你最清楚,冰塊是你家的,價格你也最瞭解!更何況你是索賠方……”

區澤看了一眼地上早已化成水的冰塊,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海賊之奇幻冒險 良久,他才擡頭看向凌島。

“如果我說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很重要,價格無法菇涼呢?”他的眉頭微微的挑了一下,目光挑釁的看着對方。

凌島突然便僵在了原處。

她見過不按路數出牌的,可是卻從來沒有見過這麼不講理的。

這簡直就是耍無賴嘛!

“呵……”凌島突然就笑了,笑的很嘲諷,“你怎麼不說,你是無價之寶呢?!”

“看來,你已經知道我的意思了!”區煊澤很平靜的看着她,“那麼……該賠償多少,要怎麼賠,恐怕已經不需要我說了吧?!”

凌島從來沒見過這麼自戀,自我感覺良好的男人,一瞬間對他的要求除了嘲諷的笑之外,竟找不出什麼詞可以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了。

“好吧區先生……”凌島一副求饒的樣子,卻很是高冷的望着他,“我錯了行嗎?! 我的竹馬青梅 我不該打擾您,不該約您見面,不該怪您黑我手機,更不該闖到您的家裏來!我現在很鄭重的向您道歉,並請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小女人一般見識,可以嗎?”

“這麼說,你不打算賠償我了?”區澤對於她長篇大論的懺悔絲毫不在意,反而一臉疑惑的看着對方,像是在徵求她的意見。

“我很樂意賠償,不過在此之前,請你先賠償我的損失!”凌島用着他的語氣道,“我的手機雖然不貴,但手機號卻比生命還要昂貴,那是跟了我一輩子的號碼,因爲你,它從此在這個世界上消失了,而我通訊錄裏的朋友,全都是無價之寶,說到這裏,想必區先生已經不需要我闡述它的重要性了吧?”

“你闡述的已經很清楚了!”區澤望着她,“一串數字而已,我瞭解!”

“一串數字……而已?”

“比起我的襯衣,和你非法闖入來說,那些虛擬的東西,會顯的比較無足輕重一些,你說呢?”

“……”yuyV

凌島突然想打人了,如果……她能打的過他的話!

不過看他那健碩卻又完美的身材便知道,他一定伸手不凡,所以衝動的想法只是曇花一現之後,她又迅速的勸自己冷靜了下來。

“好吧……”凌島這次徹底認輸了,她看着眼前空有一副好皮囊的男人,無奈的搖了搖頭,“你想怎麼樣?”

“我想我說的已經很清楚了!”區澤審問的看着對方,“是我表達的不夠明白,還是這位小姐你的理解能力有問題?” 醫生到家裏替謝千凝簡單的檢查之後就接到了一條簡訊,看了簡訊之後,柔和的表情立刻露出了愁色,很是爲難txt下載。

封啓澤一直都坐在牀邊看着,自然察覺到了醫生的異樣,於是就直接問清楚,“醫生,什麼簡訊讓你突然變了臉色全文閱讀。”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大概跟封家榮有關吧。

“封少爺,很抱歉,恐怕以後我不能再做你們的家庭醫生了,真是對不起。少奶奶現在的情況很穩定,注意營養和休息,保持穩定的情緒就好,不出什麼意外,孩子能健康的成長。”醫院沉重的把話說完,然後收拾東西,帶着一點慌張離開。

封啓澤不理他,給躺在牀上的人蓋上被子,靜靜的守着她,等她醒過來。

戴芳容則不然,攔住醫生,嚴厲的質問:“醫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做不就不做了,爲什麼。”

“封太太,我真的沒辦法再做了,剛纔收到封先生得力手下唐先生的簡訊,他要我——”醫生難以啓齒,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畢竟兩邊都不好得罪,但相比之下,還是封家榮更不好惹一些。

“又是那個該死的封家榮,他真是想要把我們逼上絕路,可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